彈刺蝟的棉花 作品

第八章 我要去這個宗門!

    

唯有見到了楚南,才能一切真相大白。若他真的背叛了她聞湘月閉了閉眼,多年的情分在此刻牽動著她。她的確不願相信,楚南真的會是這樣的人,可一樁樁一件件的事被驗證,卻告訴她。她聽見的陸長歡的心聲,並不作假。蘇渺渺有了心事,吃起肉乾也有些心不在焉的。她不明白,蘇恒為何要害他,素日裡被嬌慣長大的蘇家天之嬌女,如今驟然一落千丈。不說失落是不可能的。況且她大哥是珠玉在前,如今也在天劍宗。蘇渺渺和大哥蘇嵐年紀差了十...-

圓臉師弟漲紅了臉,惡狠狠的瞪了陸長歡一眼。

隻是陸長歡毫不在意,施施然走到了屬於禦獸宗的位置上。

畢竟禦獸宗是三大宗之一,給出的位置還是不錯的。

所以那空地上,隻有陸長歡一個人站在那。

她無趣的環顧四周,996卻跟個八卦螺旋機一樣,不停的跟她講周圍發生了什麼。

清淩一手捧著火雀,一手從靈囊裡掏出張椅子,做工還不錯。

“宗內終於有小師妹了!”

他語氣裡滿是輕鬆:“太好了。”

【啊,他原本是宗裡的小師弟嗎?】

清淩一愣,眨了眨眼,他剛剛,有聽見什麼嗎?

【天賦不錯,隻可惜有缺陷。】

清淩猛地看向陸長歡,臉色有些難看,許多回憶紛湧上來,那些話他原本以為都忘記了,現在卻曆曆在目。

“啊,就是那孩子。”

“可惜了,身體先天不足,哪怕有好的天賦,也無法積攢靈力。”

“廢物!”

他攥緊了手,小火雀察覺到了他的情緒,啾啾了兩聲。

陸長歡抬眼看向清淩,微微歪了歪頭。

【不過,也不是不能治,若是有浮雲花,倒是可以試一試。】

清淩原本攥緊的心陡然放鬆下來,隻是,浮雲花難得一見,哪怕身處在浮雲海旁的浮雲宗,也百年冇有過浮雲花了。

這是鎮宗的東西,他不過是禦獸宗一個小小的弟子,如何能求的這東西。

【咦,我記得大師姐的那個渣男不是要水泊珠嗎,他好像就是在這次出海的時候,找到了浮雲花。】

清淩屏住呼吸,看了一眼聞湘月,神色複雜。

哪知道聞湘月也同他對視,兩個人眼神交流了一會後,聞湘月眉頭皺起。

清淩身上的問題,全宗門上下都知道。

他師父也曾尋來掌門為他瞧過,可先天不足,哪是那麼好解決的。

隻是若解決不了,那清淩無法修行,隻能像是漏了水的木桶,這頭修行著,那頭消散著。

到底也不是個辦法。

聞湘月不動聲色的看向陸長歡,眼中有了打量。

她到底是誰,為什麼能夠聽見她的心聲?

陸長歡又是怎麼知道這些事情的。

【可惜了,應該多帶點蜉蝣船的木板,這地方大,烤點肉挺不錯。】

聞湘月嘴角微微抽動了一下,她居然懷疑陸長歡是某位大能,可真的是

想太多了。

清淩略略有些不好意思的湊到她身側,掏出一個油紙包來。

畢竟他家小火雀將人雞腿吃了,總歸是虧欠的。

“我自己做的,不過隻能用來解饞。”

裡麵的是一些肉乾,但是就香味而言,和美味恐怕沾不上邊。

但是陸長歡卻不介懷,雖然996暫且不能用係統空間,可到底還是有些作用的。

藉著清淩手上的東西,兩個人堂而皇之的在那裡點了火,架在上麵烤起肉來,加上陸長歡手中的一些“好東西”,放進去以後,那香味幾乎十裡飄香了。

“什麼味道?”

“這收徒進行了這麼久,早就餓了,如今到底是誰在勾人饞蟲?”

“這味道,這輩子若是能吃到一次,那邊圓滿了。”

待到所有人將目光放在了禦獸宗那邊的時候,才發覺那禦獸宗的人,放著好好的地盤不要。

如今正點了火,在上麵烤肉呢!

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本事,那肉烤的又香又誘人,惹了不少的饞蟲。

清淩先看了看手中的烤肉,又看了看陸長歡。

“你這東西,是從哪裡得來的?”

還冇等他話音落下,便有人湊了過來。

“就是你們在烤肉嗎?”

開口的少女穿著鵝黃色衣裙,看起來嬌俏極了,隻是抬著自個的小尖下巴,看起來有些不好相處。

少女名叫蘇渺渺,乃是修仙界蘇家的小女兒,性子驕縱,但是又嬌憨可愛的緊。

雖是修仙世家出身,但是若想要入宗門,那些前麵的測試,一個也不能少,所以蘇渺渺也自然來到這裡測試了。

陸長歡冇有開口,倒是跟在蘇渺渺身後,一個長相頗為普通的青年開了口。

“渺渺,你如今已經入了道,凡間物什,還是少碰為好,若是吃多了,對你的修行不好。”

修道之人,一旦踏入了後天的門,便能疏通筋骨,讓靈力瀰漫全身。

這個時候,若是再用些凡食,非但不能助長修為,反而讓自個的體質變得更渾濁了些。

蘇渺渺皺起眉頭:“我想吃的東西,你管我?”

青年,也即是蘇恒摸了摸自個的鼻子。

“可是渺渺,如今你好不容易入了道,若是再耽擱了,那就麻煩了,畢竟你也不想蘇家有廢物的名聲吧。”

蘇渺渺臉頓時漲的通紅,她是蠢笨了些,天賦低了些。

可爹爹孃親依舊愛護她,並且希望她平安順遂,哪怕此生都無法達到祖爺爺的高度。

這新找回來的哥哥可真煩人!

蘇渺渺想著,眼睛卻先紅了。

陸長歡看了她一眼,眉頭微挑。

【啊,這小姑娘還不知道自個的氣運被剝奪了。】

蘇渺渺要落下來的眼淚猛地止住了,誰?是誰再說話?

【她越是覺得麵前的人是她的親哥哥,她越被剝奪的厲害,以後她無論如何修行,都不會有一點長進,畢竟修行的都成了她麵前那個人的了。】

蘇渺渺下意識的回頭看向陸長歡。

蘇恒眉頭皺起,他心中略有不滿,好不容易讓蘇渺渺跟著他來測試,若不是為了她的天賦和靈根,他纔不會容忍這樣的嬌嬌女。

蘇恒麵上的笑容未改,隻是看著蘇渺渺,似乎在看一個鬨脾氣的妹妹一樣,無可奈何。

“好了渺渺,等到測試結束,恒哥哥帶你去買你最想要的東西好嗎,爹爹和孃親還在等著我們的好訊息。”

【哇哦,能有什麼好訊息,她身上的氣運都被剝奪一半了,就算是測試,也不過是個廢天賦廢靈根,若是能趁早離開還好,若是不能離開】

蘇渺渺攥緊了手,不是,你話彆說一半啊!

這也太難受了吧!

她會怎麼樣,會會死嗎?!

蘇渺渺一想到這樣的後果,臉都白了。

眼見著蘇恒要來拉扯她,蘇渺渺往後退了一步,想也不想指著一旁。

“我要去這個宗門!”

-的。”“若是碰見了,能夠殺死,同樣是一筆豐厚的報酬。”修真界中,一切都要靠自己,尤其是冇有自個家族傳承的。二階妖獸差不多是築基大圓滿。林子裡有些僻靜,清淩一邊走一邊跟他們說著修真界的事情。“咱們修道,分為入門—築基—金丹—元嬰—化神—渡劫—大乘,這些階段。每個階段有初階—中階—圓滿。而一階妖獸對應築基初階,二階妖獸自然是築基圓滿。”清淩條理清晰:“所以,那二階妖獸的骨,血,肉,均可以用來煉製同等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