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刺蝟的棉花 作品

第十六章 瘋了?

    

嘀咕的聲音可不小,清淩等人聽得一清二楚。反倒是新來的上官情站起身來,皺著眉頭。“關你們屁事!”他聲音略帶著少年人的清脆,罵起人來格外清晰。蘇渺渺看著上官情,有些糾結,要不要將人拉回來。“隻敢縮在人群裡指指點點,有本事站出來跟我比劃比劃?”上官情說著,抬起手來,腳下忽然有轟隆聲,塵土晃動。聞湘月深吸口氣,上前一步,摁住了他的手。“太極廣場不可挑事。”上官情皺著眉:“挑事瞭如何。”“他們那些賊鼠之輩,...-

聞湘月動作利落,揮舞著塵玥擋住了來自虎齒獸的攻擊。

蘇渺渺被護在上官情身後,她警惕著看向周圍,防止被偷襲。

清淩盯著聞湘月,小火雀年紀雖小,可它身上的火焰,倒是可以威懾一二。

虎齒獸眼中紅光一閃而過,它嘶吼著,哪怕身上被塵玥劃出不少的傷痕,依舊不管不顧的衝了上來。

聞湘月皺著眉,虎齒獸攻擊越來越猛烈了。

不過幸好,虎齒獸隻有一階,比她修為略微低了些,待到聞湘月抓住機會,騰空而起,一劍便封喉了那虎齒獸。

伴隨著叮鈴一聲,虎齒獸再無掙紮的餘地。

聞湘月從天而落,劍刃插進了地上。

她半跪著,猛地抬起頭來,鬆了口氣。

雖有修為差距,可她到底顧慮良多,況且雁蒼山不安全,這會不能再在這裡耽誤下去了。

“清淩!讓小火雀動手,我們趕緊離開!”

清淩應了一聲,小火雀順勢點燃身上的火焰,直到那虎齒獸的身體被烈火燃起,聞湘月才抬眼看了看。

“我們往那邊走!”

那是一條被月光照亮的蜿蜒小道。

此時更顯得那路格外幽深,但是此處不容久留。

蘇渺渺上前一步,扶住了聞湘月。

“大師姐!你冇事吧!”

聞湘月搖了搖頭,她隻是有些脫力了。

正常來說,一階的虎齒獸,有這麼大的力量嗎?

容不得聞湘月多想,她先帶著剩下的人往小路走去。

一邊走,聞湘月一邊說道。

“剛剛虎齒獸死的時候,我腦中靈識便告訴我,咱們積攢了三分。”

“如今這雁蒼山中,多是凡人,想必最多是二階的妖獸。”

“不過就算是二階,憑藉我們也難以對付。”

上官情皺著眉:“既然我們不能對付,那他們為何還要放入二階的妖獸?”

“不是要保證我們的安全,光是一階妖獸還不夠嗎?”

清淩看了看聞湘月,主動開口:“因為,我們之間不光是對手,也可以合作。”

“二階的妖獸,光是它自身,就是很好的材料,用來煉丹,陣法,甚至鑄造法器,都是很好用的。”

“若是碰見了,能夠殺死,同樣是一筆豐厚的報酬。”

修真界中,一切都要靠自己,尤其是冇有自個家族傳承的。

二階妖獸差不多是築基大圓滿。

林子裡有些僻靜,清淩一邊走一邊跟他們說著修真界的事情。

“咱們修道,分為入門—築基—金丹—元嬰—化神—渡劫—大乘,這些階段。每個階段有初階—中階—圓滿。而一階妖獸對應築基初階,二階妖獸自然是築基圓滿。”

清淩條理清晰:“所以,那二階妖獸的骨,血,肉,均可以用來煉製同等級的法器,丹藥,或者是描繪陣法。”

“這樣好的東西,你若是碰見了,且有能力殺掉,難道會放過嗎?”

清淩無奈:“所以啊,我們現在還是要多加小心,咱們禦獸宗倒是不缺二階的妖獸,保命纔是最重要的。”

蘇渺渺和上官情對視了一眼,雖點了點頭,可心中到底是有些期待了,待到他們入門以後,是否也能早日如大師姐一般,直麵那些妖獸。

聞湘月斬殺虎齒獸的模樣實在是過於瀟灑。

而另一邊,準備前往焚空封印的陸長歡卻被擋住了去路。

她皺著眉,看著眼前完全相同的兩條路。

“996,該走哪條路?”

996委屈巴巴:【宿主,我好像調不出更清晰的地圖了,要不您自個選一條?】

“996想選哪一個?”

陸長歡語氣溫和,絲毫冇有生氣,996感動的淚眼汪汪的。

【宿主!走左邊!】

陸長歡點點頭,頭也不回的走了右邊。

996:QAQ

【宿主,你不相信我嗎?!】

“996,我隻是排除了一個錯誤選項”

陸長歡話音未落,她腳步一頓,看著前麵不遠處黑漆漆的龐大身影,眉頭微挑。

“統啊,你這次這麼準嗎?”

陸長歡有些無奈,正想轉身往外走的時候,忽然嗅到了一股香味。

與此同時,一柄冷劍,抵上了她的脖頸。

“我還正發愁冇有誘餌呢,這不就送上門了?”

男人聲音低啞,他靠近著陸長歡,眼中滿是惡意。

“你就是那些宗門送進來的新弟子吧?不過一介凡人,獨自在外,倒也有些作用。”

“瞧見那頭妖獸了嗎?去,把它引開。”

陸長歡站在原地,絲毫冇有想過去的意思。

男人身披黑色鬥篷,並不露麵,遮住了半張臉,隻餘一雙眼睛。

他話裡的意味分明,顯然是知道各大宗門臨時舉辦的這場測試。

“怎麼,不願意去嗎?”

他微微挪動手上的劍,語氣越發不耐煩了:“你去引開它,或許還能活,但是你現在不肯去,我就一定不會給你活路。”

陸長歡歪了歪頭:“可是,你要我去引開它,不就是讓我送命嗎?”

男人眯了眯眼:“但是隻要你能逃開,就還有一線生機。”

“哦,是嗎,可是我覺得,相對比我,它恐怕對你更感興趣。”

男人與哦謝不耐煩了:“再跟我耍嘴皮子,我這會就送你走!”

“送我走?你不是不肯,而是不敢吧?”

男人一愣:“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陸長歡輕笑一聲,眼中俱是冷意:“我的意思便是”

她拉長了聲音,猛地轉過身來,那放在她脖頸上的劍,驟然擦過了她的胳膊。

男人猛地睜大了眼睛,似乎冇想到陸長歡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血液順著他的劍逐漸滴落下來。

陸長歡身上的傷口還在滲血,血腥味順著風逐漸飄飛過她們的耳邊,向著那頭的妖獸過去。

男人驚呼一聲:“你瘋了!”

若是被那守著寶物的妖獸嗅到了血腥味,難免會發起狂來。

可這個時候的妖獸,最是難對付。

如水的月光灑落整座雁蒼山,落在了陸長歡的肩上,猶如流蘇一般,垂落在了她的身上。

陸長歡抬起手來,讓風帶走更多的血腥味。

“我是凡人,你是修者,你說,那妖獸,會追著我不放,還是——”

“要你的命?”

-攻擊,不過是一個凡人,如何躲得過去。男人暗自得意,打算趁著猩目生吞她的時候,再去悄悄拿了寶物離開。隻是他洋洋得意的目光突然停滯了一下。那二階妖獸,徑直穿過陸長歡,竟然一躍而起,直直的衝著他來了?!男人呼吸幾乎停了,他慌亂的操控著法器升空,但是猩目的血盆大口已經在他的腳下了。在被打落以前,男人嗅到了一股血腥味,他這才反應過來,那把劍上,有陸長歡的血。而不遠處,陸長歡晃動著受傷的胳膊,笑著和他打了個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