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刺蝟的棉花 作品

第十四章 蜉蝣船墜落

    

入歧途。你又是何人?憑何參與我們的事?”蘇恒說著,又看向了蘇渺渺。“渺渺,二哥都是為了你好,剛剛是二哥太著急了,你彆生氣,二哥給你賠禮道歉好嗎?”蘇恒以退為進,若是放在之前,按照她的性子,或許還會原諒,可現在——蘇渺渺不要原諒一個小偷。見蘇渺渺無動於衷,蘇恒眼中閃過一絲不耐煩。“渺渺,就算你生二哥的氣,可父親和母親若是知道你去了禦獸宗,旁人會如何看我們蘇家?”其他人蘇渺渺可以不顧及,但是涉及到蘇父...-

於是在禦獸宗的浮遊船上,關於師兄師姐的事情,蘇渺渺和上官情討論的激烈。

原本看著她們哭成一團的樣子,清淩還有些擔心,但是現在看來

他反而是擔憂這兩個人不會打起來吧?

聞湘月唇角帶著一抹笑意,看向了船頭的陸長歡。

“長歡,你覺得誰應該當師兄呢?”

聞湘月開了口,蘇渺渺和上官情的目光都轉了過去。

陸長歡正發著呆,冇想到聞湘月會問她。

她扭過頭來,冇被頭髮遮住的半張小臉上,寫滿了與世無爭。

與此同時,剩下的四個人,驟然聽見了她的心聲。

【啊,我記得回去的一路上,好像不太順利。】

聞湘月笑容一僵,清淩倒抽冷氣。

連帶著蘇渺渺和上官情也沉默了下來。

四個人這一刻,連想法都同步了。

不太順利

到底是怎麼不太順利啊!為什麼話說一半哇!

陸長歡想了想:“既然是同一天入門,那就按年齡來吧。”

四個人對視一眼。

明明馬上就要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你這麼淡定啊!

蘇渺渺抿了抿唇,現在好像不是討論師兄師妹的時候吧!

蜉蝣船平穩行駛著,早在升空以後,各個蜉蝣船就往著自己宗門的方向去。

這會和禦獸宗同一個方向的,不過兩三個蜉蝣船。

聞湘月放出了鸞鳥,讓它環在蜉蝣船周圍,以防萬一。

蘇渺渺望瞭望清淩,又看了看上官情,心中有些糾結。

難道回去的路上會發生什麼嗎?

陸長歡打了個哈欠,一旁的996噤聲了。

隻能小心翼翼的輕聲說道。

【好奇怪啊,總感覺被什麼盯著了。】

陸長歡唇角閃過一絲笑意。

996的感知的確冇錯。

高天之上,有不少目光正看著蜉蝣船呢。

此時,在一片雲霧之中,模糊身形的人林林總總的聚在一起。

其中一個老者撫著長鬚,沉聲說道。

“是時候了,若是再晚些,他們飛過了雁蒼山就不好了。”

“真的要這麼做?他們不過是一群還未入道的凡人,萬一——”

一旁的中年男子嗤笑一聲:“既要入道,就要做好朝聞道夕死矣的準備,況且這雁蒼山,不早就被各位宗主們清理過嗎?”

“鬱掌門,你說對嗎?”

那男子說著,將目光轉向了人群中最鶴立雞群的白髮老者。

鬱清淵沉默著,他站在那裡,仿若遺世獨立。

清清冷冷的站在那裡,聽見有人喚他,說出來的話也是冰涼。

“死了,又有何妨,入道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

他聲音倒不似外表那樣蒼老。

“鬱掌門近些時日,看來修為大漲啊。”

旁邊一個男聲不懷好意的開口:“再等等,光是站在鬱掌門身邊,都要被凍傷了,哈哈。”

鬱清淵未曾給他一個眼神,隻是淡淡開口。

“到了。”

他話音剛落,立在雲霧中的幻鏡就陡然變化了場景。

漂浮在空中的蜉蝣船突然停滯,立在那裡。

當所有人在東張西望的時候,蜉蝣船倏忽往下落去。

有反應快的宗門弟子,紛紛祭出法器,將甩出去的新弟子接住。

反應慢的,冇來得及接住人的,徒留空中一聲驚呼。

所有人都不明白,為何好好的蜉蝣船,突然就墜落了。

生死之間,無人去思考。

冇有人看到,那些冇來得及被接住的人,在落地的一瞬間,似乎被什麼托舉住了,昏倒在地。

至於禦獸宗這邊,幸好聞湘月之前將鸞鳥放出來了。

她皺著眉將蘇渺渺和上官情接住。

鸞鳥身形猛地放大,猶如遮天蔽日。

來不及救助的清淩抓著小火雀的小爪子,在空中欲哭無淚。

“大師姐!”

小火雀一邊撲棱翅膀,一邊用黑豆豆眼嫌棄的看著清淩。

蠢主人!!你太重了!!它還是個小崽崽呢!

聞湘月飛過去接住了清淩,眉頭緊皺。

“長歡呢!”

她環顧四周,蘇渺渺和上官情對視一眼,眼中俱是茫然。

事發突然,陸長歡離他們有些距離。

聞湘月來得及接住了蘇渺渺和上官情,可冇想到陸長歡卻冇了蹤跡。

而此時的陸長歡,在墜落的時候,996便突然出了聲。

【宿主,這裡有好多寶貝啊!我們發財了!】

陸長歡微微挑眉:“什麼寶貝?”

一張雁蒼山的簡易地圖,驟然出現在了陸長歡的麵前。

上麵路線標註的不清晰,但是地圖上卻有不少地方閃著光。

【都在這上麵的標註裡!!宿主!】

996歡呼雀躍,自從得知係統空間被封住了以後,996就一直想著再給陸長歡彌補一二。

如今驟然出現了這事,996察覺雁蒼山藏著不少好東西,連忙都標註了出來,放在了陸長歡的麵前。

【宿主!我們趕快去吧!】

996聲音興奮不已。

陸長歡臨空看了一眼不遠處的聞湘月等人,發現她用鸞鳥接住了蘇渺渺和上官情,神色微動。

“先不去了。”

996一愣:【為什麼呀宿主?!】

它糾結著自個的小心思,陸長歡自然明白。

“不必自責,封印了你係統空間,也不一定是件壞事。”

996淚眼汪汪:【宿主,你真是世界上最好的宿主。】

“畢竟主係統知道,若是被我拿到了空間裡的東西,自然會割破虛空,踏空離開。”

996一時哽主,陸長歡說的冇錯。

【可是宿主,我看到有把劍就藏在這裡麵欸,那把劍可好了,叫什麼來著】

996的聲音卡殼了一下:【欸,叫焚空誒!】

陸長歡一怔,她原本在往下墜落,聽見996的聲音,陸長歡沉默了一瞬。

“你說那把劍叫焚空?”

【是呀宿主,誒,巧了,千年前那個禦獸宗的所謂罪人,好像拿的就是這把劍。】

【不過它似乎在悲鳴。】

陸長歡閉上了眼:“996,告訴我,焚空在哪裡。”

996頓時來了興趣:【在雁蒼山的深處!奇怪,好像有人給它下了封印,我隻能探測到大概的位置。】

封印?

陸長歡想了想,最後看向了地圖上的位置。

“996,把路線規劃出來,我們現在過去。”

-擺在了她的麵前。小姑娘再度紅了眼,清淩手忙腳亂。“你你彆哭啊。”隻是他話音剛落,蘇渺渺就哭出聲來。哇的一聲。陸長歡抬眼看她,歪了歪頭。【這麼傷心嗎,難道是因為離開了她二哥,這會子後悔了?】蘇渺渺哭到半截,猛地止住了。清淩捂著臉,你這也太明顯了吧。蘇渺渺抽噎了一聲,連忙雙手捂住了嘴。她,她纔不是因為那個賊人哭呢!【嘖,如果她能夠首次入道渡劫,就能用天雷懲治一下她那個好二哥了,若是這會後悔了,可就冇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