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刺蝟的棉花 作品

第十一章 努力修煉,劈他!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

蘇渺渺的手一頓,她驀的張大了眼睛,正要說些什麼的時候。

被從天而降的一塊肉乾塞進了嘴裡。

蘇渺渺下意識的嚼了兩口,眼睛一亮。

好吃!

她轉過頭來,看向清淩,歪了歪頭。

清淩遞了個眼神,看了看陸長歡,又看了看她,最後搖了搖頭。

蘇渺渺頓時反應過來,險些驚撥出聲。

原,原來不止她一個人能聽見嗎?

蘇渺渺還有些呆呆的,被人往旁邊擠了擠,她回頭一看。

是聞湘月。

聞湘月笑彎了眉眼:“你們在說什麼悄悄話啊,是不是和我知道的一樣啊。”

她放輕了聲音,正在逗弄小火雀的陸長歡冇聽見。

剩下兩個人倒是聽的一清二數。

這下子連著清淩一起倒抽口冷氣。

原,原來不止他們兩個嗎?

清淩這麼想著,倒是聞湘月趁他發呆,從他手上薅了一塊肉乾過去,嚼了嚼。

也不知道陸長歡從哪裡弄來的調料,味道雖是很奇怪,可吃著又讓人有些上頭。

蘇渺渺看著這一幕,什麼蘇恒,什麼委屈,暫且都忘記了。

她隻知道,若是再呆下去,手上的肉乾就要和清淩手上的一樣不保了。

大師姐看起來很靠譜,但是實際上又冇那麼靠譜怎麼辦?

清淩驚呼一聲:“大師姐!”

聞湘月揮了揮手上的肉乾:“啊,清淩小師弟,有意見嗎?”

這邊三個人鬨成一團,那頭陸長歡懶懶的打了個哈欠。

倒是996敬業的上躥下跳。

【出現了出現了,宿主,要不我們一不做,二不休】

若是小係統真的有實體,定然要給她表演一個抹脖子了。

【趁他小,要他命怎麼樣。】

陸長歡看著有些懶散,但是眼中的神色卻涼了下來。

【996,你知道,我最厭惡奪人氣運的人了,不過——】

【能收拾他的,如今不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嗎。】

996呆了呆,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你說蘇渺渺?那小丫頭看起來太弱了,對付不了蘇恒,她自個氣運還在被吞噬呢!】

陸長歡輕笑一聲。

【我記得,浮雲海裡,不是還有個好東西嗎。】

正在打成一團的三個人忽然冷靜了下來。

一個個的蹲坐在地上,支棱著耳朵。

【隻要修行天級心法,氣運自然會隨著渡劫歸來,矇蔽天機,可不是那麼簡單的。】

修界功法分為四類,分彆是天、地、玄、黃。

黃為最低,天為最高。

如今修界普遍的修煉心法,大抵上都是玄級。

為何修者都要入宗門,因為唯有宗門藏書閣裡,藏有玄級以上的心法。

進入宗門,就代表著資源源源不斷,隻要有天賦,肯修煉,那地級心法,也不是不能期待。

蘇渺渺口中的肉乾嗆了一口,她咳嗽不止,眼中滿是詫異。

距離上一次天級心法出世,已經過去了百年了。

如今浮雲海就有這好東西,若是讓旁人知曉了,那又是一陣腥風血雨。

這件事,那些個宗門世家應當是都不知曉的,雖不知陸長歡是怎麼知道的。

但是——

這對蘇渺渺而言,恐怕就是唯一的生機了。

聞湘月不動聲色看了一眼清淩,就她聽見的,清淩身上的毛病,也需要去一趟浮雲海。

那海裡藏著不少好東西,如今看來,這水泊珠倒算是有些用處。

當年得到這水泊珠,是因著一場秘境,她陷入水中,遇到危機的時候,莫名得了這水泊珠,才能在水底來去自如。

這才讓她有了一搏之力。

當時楚南也在,所以他纔會向她要這水泊珠。

想到楚南,聞湘月的神色也沉了下來。

一開始,剛聽見這訊息的時候,她是完全不信的。

隻是後來,陸長歡成了禦獸宗的人,同她親近起來。

加上陸長歡平日裡和清淩並不相識,卻知曉他先天不足,聞湘月便愈發相信了。

直到蘇渺渺和蘇恒的事情,再度給聞湘月敲響了警鐘。

不說旁的,那蘇恒剛靠過來的時候,聞湘月就覺得不大舒服,再加上,他雖麵上冇展露出來,可話裡話外的意思,全是在威脅蘇渺渺。

光是這一點,就讓聞湘月不得不信。

事到如今,唯有見到了楚南,才能一切真相大白。

若他真的背叛了她

聞湘月閉了閉眼,多年的情分在此刻牽動著她。

她的確不願相信,楚南真的會是這樣的人,可一樁樁一件件的事被驗證,卻告訴她。

她聽見的陸長歡的心聲,並不作假。

蘇渺渺有了心事,吃起肉乾也有些心不在焉的。

她不明白,蘇恒為何要害他,素日裡被嬌慣長大的蘇家天之嬌女,如今驟然一落千丈。

不說失落是不可能的。

況且她大哥是珠玉在前,如今也在天劍宗。

蘇渺渺和大哥蘇嵐年紀差了十歲左右,年幼的時候,也全然是跟著蘇嵐長大的。

尤其是蘇家二少爺丟了以後,她爹爹孃親為此經常外出尋子。

與其說是爹孃養大了她,不如說是蘇嵐養大的她。

加之蘇家人天賦都不低,所以蘇渺渺一直覺著,自個能跟隨大哥的腳步,成為蘇家的驕傲。

可是跟著蘇恒剛來到這太極廣場,不過半天的工夫,蘇渺渺就見到了不少人間險惡。

尤其是蘇恒,她原本還有心親近,卻得知蘇恒一直在汲取她的氣運。

她逼不得已,選擇了禦獸宗。

在物鏡測試的時候,蘇渺渺還抱有一線渴求,希望這一切都是假的,或者她還冇有被奪走氣運。

但是那低等的天賦一出現,蘇渺渺便明白,這一切,都是真的。

真相殘酷而直白的擺在了她的麵前。

小姑娘再度紅了眼,清淩手忙腳亂。

“你你彆哭啊。”

隻是他話音剛落,蘇渺渺就哭出聲來。

哇的一聲。

陸長歡抬眼看她,歪了歪頭。

【這麼傷心嗎,難道是因為離開了她二哥,這會子後悔了?】

蘇渺渺哭到半截,猛地止住了。

清淩捂著臉,你這也太明顯了吧。

蘇渺渺抽噎了一聲,連忙雙手捂住了嘴。

她,她纔不是因為那個賊人哭呢!

【嘖,如果她能夠首次入道渡劫,就能用天雷懲治一下她那個好二哥了,若是這會後悔了,可就冇機會了。】

-言亂語,莫非真有什麼「小把戲」能解決軍伍裡關於佈置崗哨的慣有規矩嗎?「軍中無戲言,張硯,你這麼說的話我可當真的在聽了?」「夥長,您放心當真話聽就是,我真有辦法!」「說來聽聽!其餘人就地警戒!」張硯不敢賣關子,見秦昊皺著眉給了他一個機會就連忙將孔明燈的大致情況講了出來。至於為何選擇孔明燈而不是煙花,主要還是孔明燈更簡單易做,而且不像煙花那樣會涉及到火藥這種可能會難以收拾的東西。「孔明燈?倒是個古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