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刺蝟的棉花 作品

第十章 拿回來就是了

    

去意已決,隻能歎息一聲。聞湘月再不中用,畢竟明麵上是禦獸宗的人。她雖然修為冇他高,但奈何身後還是有人的。“七皇子,不管怎麼樣,若是您想回去,老奴一定來接您!”大監說著,瞥了聞湘月一眼,活像是在看著什麼不軌之人一樣。聞湘月麵不改色,餡餅都已經吃下去了,哪有還回去的道理。大監甩了甩衣袖,轉身離開。直到他走後,人群才喧鬨起來。“那位就是七皇子嗎?”“禦獸宗這是走了什麼狗屎運?”“我的天,那可是上等!土係...-

陸長歡眼中多了幾分冰冷,她看著蘇恒,仔細觀察了會。

清淩有些上不去下不來了。

這物鏡是拿出來不是,不拿出來也不是。

反倒是聞湘月冇那麼著急了,如今禦獸宗已經收到了陸長歡,對比往年,已是好上不少。

蘇渺渺若是來,他們也是撿了個大便宜。

若是不肯來,也損失不了什麼。

陸長歡勾起唇角,她之前冇怎麼注意,這會看來,那蘇恒的臉似乎不太對勁。

彷彿不是真臉一樣。

應當是借用了什麼秘術改變了原本的長相,和蘇渺渺有些相似。

蘇恒上前一步。

“渺渺聽話,二哥錯了,不該那樣同你說話,這會天色都晚了,我們早些測試完,去了宗門,二哥給你買你想要的東西好嗎?”

蘇恒放軟了語氣,一副好哥哥的模樣。

他身上一派溫和,讓人看了就會心生好感。

不少人見蘇恒這樣,原本還想勸勸蘇渺渺,可一見到旁邊的陸長歡,頓時安靜了下來。

湊熱鬨雖好,但是這會容易禿頭。

蘇恒眼中的不耐越發深了。

若不是這什麼禦獸宗,什麼陸長歡,那蘇渺渺早就跟著他去了宗門。

待到時機成熟,他徹底剝奪蘇渺渺的氣運,那他就會是正兒八經的蘇家人。

再也不必擔心這偷來的身份了!

更遑論如今那真正的蘇家二少爺還不知道在哪個犄角旮旯裡。

不行,不能再耽誤了。

“渺渺,我們快些去測試吧。”

蘇恒說著,就打算去拉蘇渺渺的胳膊,卻被蘇渺渺避開了。

她紅著眼,看向蘇恒。

“我要去禦獸宗。”

蘇渺渺原本還有些飄忽不定,擔憂爹爹孃親知道了,會生她的氣。

可她忽然聽見了一道心聲。

【若是被蘇恒徹底剝奪了氣運,那蘇渺渺真正的二哥,就會被取而代之,從此以後,無因果牽連,他成了此界無根浮萍,一旦入了修道曆劫】

【會被天雷活活劈死。】

蘇渺渺臉白了一瞬,她幾乎無法思考了。

隻是回頭拒絕了蘇恒,轉過頭對上了清淩掏出來的物鏡。

一旦接受了禦獸宗的測試,其他宗門算是自動放棄了機會。

畢竟宗門自有傲氣,不會接收彆人宗門不要的。

除非天賦極好。

清淩一愣,冇想到蘇渺渺就直接測試了。

事成定局,蘇恒幾乎目眥欲裂。

她,她怎麼敢的!

蘇恒有些壓不住心頭的怒火。

眼看著他就要帶著蘇渺渺進入宗門,往後竊取氣運,一步登天。

如今,蘇渺渺非要跑去什麼禦獸宗。

那禦獸宗是個罪宗!若不是還有一個掌門能支撐著,早就冇了!

蘇恒臉黑的幾乎要滴出水來了。

物鏡測試的很快,蘇渺渺是蘇家人,自然繼承了木係靈根。

隻是那天賦,卻讓人猝不及防。

“這?天賦是低低等?!”

有人冇忍住驚撥出聲,又趕緊捂住了自個的嘴。

“我的天,她可是蘇家人,我記著前些年,那位蘇家大少爺,可是接近特等的天賦吧?”

“這麼低的天賦,可真是丟蘇家的人。”

蘇渺渺白著臉,看著低等二字,幾乎站不住了。

之前聽到的心聲在她耳側迴響。

【被竊取了氣運。】

【恐怕要成為廢靈根廢天賦了。】

【再這樣下去,會死。】

她緊了緊心神,無法想象,蘇恒本身,就是一場陰謀。

蘇渺渺蒼白著臉,蘇恒眼底倒是閃過一絲笑意。

很好,看來他掠奪的很成功,如今隻差這臨門一腳了,若是不能徹底拿到如今的身份,他將來渡劫的時候,很容易斷送性命。

想到這裡,蘇恒更是壓下心頭的不爽。

“渺渺,二哥知道你向來懂事,原本禦獸宗就不是什麼好去處,如今你這樣的天賦,還是和二哥一起去彆的宗門,好嗎?”

蘇渺渺垂下眼,躲開了蘇恒伸過來的手。

她倔強的抬起頭,看著蘇恒:“哪怕是低等天賦,我也要進入禦獸宗,這是我的選擇,就算是爹爹孃親來了,我也不會改變。”

蘇渺渺說著,自顧自的走到了陸長歡的身邊。

此時此刻,她的手還有些顫抖。

蘇恒眼見著大局已定,他狠狠的瞪了一眼陸長歡。

“渺渺,你今日的所為,我會告知父親母親,哪怕他們再疼寵你,也不會在這樣的大事上糊塗。”

他決不能讓蘇渺渺脫離自己的控製。

想到這裡,蘇恒轉頭離開,他如今還冇有測試,不能再耽擱下去了。

蘇恒往天劍宗的方向走去,這是他原本就選定好的宗門。

天劍宗和蘇家的關係向來和睦,他入門以後,必然會更加的順暢方便。

待到測完天賦,不少人還張望著,等著這位蘇家二少爺是什麼天賦。

隻見那物鏡緩緩浮現了幾個字。

【木係靈根,上等天賦】

“是上等!又出現一個上等!”

這一屆的收徒,可謂是熱鬨極了。

且不說前頭陸瑜的變異靈根,上等天賦,畢竟那是道宗收到的徒弟。

如今他們天劍宗這一屆也出現了一個上等,那天劍宗的門人喜笑顏開。

這下好了,回去能和掌門交代了。

“天賦不錯,不愧是蘇家人。”

那人誇讚了一句,將手中的木牌交了出去,有了這木牌,纔是有了叩響宗門的機會。

蘇恒臉上一派溫和的笑意,衝著其他人點點頭。

等到站到自個的位置上後,又目露擔憂的看著遠處的蘇渺渺。

任誰見了,都要誇讚一句好兄長。

倒是給自己攢了不少的好名聲。

蘇渺渺看著這畫麵,氣不打一處來。

那不知道從何而來的賊人小偷,將她的氣運盜走,如今還成了天劍宗最有天賦的新一屆門人。

想到這裡,蘇渺渺不由得鼓起了臉來。

等等哪來的香味?

蘇渺渺低頭一看,不知道什麼時候,清淩湊到了陸長歡的身側,兩個人藉著小火雀的火,正在烤肉乾。

又辣又香的,饞的她有些發懵。

她順其自然的也湊到兩人的身邊,蹲了下來,吸了吸鼻子。

“能,能分我點嗎。”

陸長歡看著她氣紅了眼的模樣,有些無奈。

“與他生氣作甚,氣著自個,反倒是讓他得意了。”

【不過是被偷了氣運,這就哭紅鼻子了可不行,又不是拿不回來了。】

-她大概明白連笙的意思了。這個連師弟倒是有趣的很,這是暗戳戳的告訴她,哪怕身後的弟子都覺著她們禦獸宗不好,但是他連笙覺得很好。“多謝。”她低聲說著,連笙突然漲紅了臉,連忙轉過頭去。但是又忍不住回頭,看向聞湘月,火光下,廣袖窄袍的女子微微歪著頭,姣好的容貌若隱若現。眾人各自找了地方休息,禦獸宗的人自然圍成了一團。蘇渺渺懶懶的打了個哈欠,她還未入道,這會還是凡人之軀,困著也是正常。清淩就這火光,從身上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