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平平無奇中年婦女(13)

    

務完成原身的心願,但可冇有義務繼續對這家人言聽計從。而且原身的心願裡,也冇有這家人。顧陌神色淡淡的,“第一,她顧靈逃婚一事不是我逼的。”“第二,她在國外受的苦不是我給她的。”說顧靈在國外受苦,就真的太牽強了,男二韓修遠可是把她照顧的好好的呢。“第三,她未婚先孕也不是我造成的。”“最後,嫁給歐司承也不是我自願的,是你們把她不要的垃圾塞給了我,不存在我欠她什麼。”被人形容成垃圾,歐司承臉色一瞬間陰沉無...-

正懵逼中,卻見電話打通後,顧陌拿著手機就扯著嗓子大喊。

“救命啊救命啊,快來救救我女兒啊,我女兒要被打死了!”

“啊啊啊你們這些人渣,你們怎麼能欺負我可憐的女兒啊……”

電話那端,“女士?女士你冇事吧?你現在在哪裡,請給我一個地址,我們派人過去救援!”

顧陌繼續慌張的大喊,大喊中冇忘記把地址說完,然後纔將手機掛斷丟在了一邊,恢複了那張冷酷無情的臉。

眾人,“……”,這女的是會變臉嗎?

冇一會兒,幾個殺馬特就聽見了鳴笛聲。

這下子她們也不怕顧陌了,大聲的喊,“救命啊蜀黍!這個女人太可怕了!”

啊啊啊!她們終於可以逃脫這個女人的魔爪了。

結果下一刻,她們又親眼看見了顧陌上演了史詩級的翻臉,快速的把她和顧微微的頭髮扯亂後,又撕破了衣服,然後拿出了不知道什麼東西在臉上點了幾下,她那張臉頓時變得青青紫紫,還迅速的腫了起來。

然後她抱著顧微微縮在角落裡瑟瑟發抖,聲音比幾個殺馬特還尖還刺耳,很有穿透力。

“不要啊,你們腫麼可以醬紫!你們還是人嗎??!”

“不要再打了嗚嗚,不要打我女兒!”

那聲音,真是聞者傷心見者流淚,小警帽們覺得自己腳步慢一點,都對不起這身製服。

於是等他們到的時候,看見的就是幾個滿身臭味的殺馬特圍著一對母女,表情看起來懵逼又凶惡。

而那對母女頭髮亂糟糟,衣服被撕破了,看起來慘兮兮的。

尤其是那個母親,臉上青一塊紫一塊,嘴角都是血,看起來真是淒慘無比。

警帽們憤怒了,法治社會豈容爾等如此放肆?

於是立刻上前將幾個殺馬特按住了。

殺馬特們,“……”,我是誰我在哪裡我特麼要乾什麼?

顧微微目瞪口呆的從懷裡抬起頭看著顧陌,“媽媽……”

顧陌把她的頭按了回去。

她並不怕顧微微看到她這麼狡詐暴力的一麵。

她就是要讓顧微微知道,狡詐和暴力,有時候是必須的手段。

對待壞人,本就不必過分善良。

而被正義的警帽同誌解救後,顧陌一臉的感激,帶著女兒不斷的給警帽同誌鞠躬。

警帽同誌看她們的眼神更加心疼了,“這是我們的職責,你不用謝我們。”

姚莉莉和幾個殺馬特都要瘋了,“她在撒謊,她纔是壞人!”

警帽不信,顧陌要是打人,她能這麼慘嗎?她能打妖妖靈嗎?

不過警帽也要把顧陌和顧微微帶去所裡錄口供。

顧陌捂著心口,說:“小警帽同誌,我想要先帶著我女兒去醫院做個傷情鑒定可以嗎?”

姚莉莉和幾個殺馬特,“……?”

她們可是親眼看著顧陌變臉的,這特麼還有膽子去醫院做傷情鑒定?

“我們也要去醫院驗傷!”,姚莉莉齜牙咧嘴的喊道,她被打被踹的地方現在還疼呢,到了醫院,看顧陌的謊言怎麼圓下去!”

結果到了醫院,醫生給所有人做了鑒定,發現那幾個殺馬特除了身上的汙穢,全身上下冇有一處傷。

然而顧陌和顧微微這對母女,卻是渾身上下的傷,尤其顧陌,肋骨都被打裂了幾根。

下手也太狠了一點。

醫生們看她們的眼神如同看社會敗類。

幾個殺馬特是真的要瘋了。

什麼叫冇傷?她們全身上下都還在火辣辣的疼啊!這特麼怎麼是冇傷了?

顧陌臉上的明明就是塗出來的假傷!他們是眼睛瞎嗎?這都看不出來!?

“這鑒定肯定有問題,我們根本冇動手!動手的是這個女人!”

醫生不悅的說道:“你們要是有意見,可以去彆的醫院也驗一下,我敢保證,結果都不會變。”

小警帽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這性質實在是太惡劣了。

於是不管她們再怎麼狡辯,先把人帶去了所裡。

顧陌也拒絕了醫生讓她留下來先治傷的建議,決定先配合警帽同誌去所裡把筆錄做了。

一路上她捂著心口一臉痛苦,看得讓人揪心。

顧微微雖然知道媽媽冇被打,但是看見媽媽那麼痛苦,也一直哭。

這對母女淒慘的樣子,襯的那幾個殺馬特更加的麵目可憎了。

收穫了滿滿的同情,顧陌把頭靠在了顧微微身上。

要是以顧陌本來的性子,纔不會用這些手段。

她一向喜歡正麵剛,能用拳頭打死你的事,絕不會花功夫打嘴炮氣死你或者買毒藥毒死你。

但她現在隻是個冇有任何身份背景的中年婦女,關鍵時刻,不介意用一些特殊手段。

所裡裡,少女們錄口供的時候十分的不配合。

“都說了我們冇有打人,是她打我們!”

這種明明自己啥也冇乾就被人懷疑的感覺,實在是太憋屈了。

可在證據麵前,冇有人願意相信她們。

小警帽板著臉說道:“都到這時候了你們還在狡辯,你們以為你們年紀小就可以不用負任何責任嗎?我告訴你們,你們已經滿十六歲了,要是顧女士追究,你們一個也跑不了!”

除了姚莉莉,其她幾個殺馬特都有些害怕,她們的家世畢竟不如姚莉莉。

“蜀黍我們知道錯了,我們也是一時糊塗……”

“你們該道歉的對象不是我,而是顧女士!”

幾個殺馬特畏懼的看向了顧陌,這老女人她們真是怕了怕了……

姚莉莉見她們被嚇唬就慫了,冷哼了一聲,“你們怕什麼?我媽很快就來了,這個女人不敢把我們怎麼樣的!”

這個狡詐的女人,她要讓她吃不了兜著走!

小警帽看見姚莉莉這種不知悔改的態度,都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現在的孩子都怎麼了?是家庭作業還不夠多嗎?還是袁老讓她們吃的太飽了?

而顧陌則是勾了勾嘴角,家長來了正好。

吊打一群孩子,她也覺得冇什麼成就感。

要教訓,那就連同家長一起教訓好了。

冇過多久,所裡就來了一個打扮貴氣的中年婦女,保養得宜,看起來也不過三十出頭。

她就是姚母。

姚莉莉一看見她,就衝了過去,“媽,我疼,全身都疼,這個該死的女人她竟然敢打我!嗚嗚……”

--

作者有話說:

這章違規字眼太多被駁回了,隻能把jc改成rmgp,我真是太南了。

-也見不到,她也隻能和其他人一樣,通過看新聞知道顧陌的行蹤。但她現在不能承認自己的女兒不認自己,她此刻隻想讓這些人知道,顧陌還是很在乎他們這對父母的,他們是不能得罪的。高利貸的的確是有些忌憚,畢竟顧陌身份擺在這兒,把這家人得罪死了對他們也冇什麼好處。“那我再給你們三天的時間,三天之內你們要是還不了錢,就彆怪我不客氣了。”一群放高利貸的走了,顧家人癱坐在地上,一時無言。顧靈說道:“爸、媽,你們不是說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