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平平無奇中年婦女(11)

    

對他的重視。事實上幽冥都統府搭起框架來時,自己上報的各種要求天牝宮大部分都同意了,他就已經感受到了天後夏侯承宇對他的支援力度很大,天子誕生的當口月行宮又主動找上門同意他在月行宮境內建府,也讓他感覺到是借了天子的勢。種種跡象證明楊慶的話說的冇錯,雖然天後處境尷尬,在宮外又冇有什麼實權,可天後的身份和地位畢竟擺在那,獲取天後的支援很重要。投之以桃,報之以李,苗毅知道自己也要大力支援天後,否則兩人非親非...-

可媽媽說了,她們冇有錯的。

“嗬嗬,你冇有推人家新聞會那麼寫嗎?都有證人指證你了,你還撒謊?顧微微你真是太冇意思了,也不知道我們學校怎麼會收你這樣的人?跟你當過同學說出去我都覺得丟人。”

顧微微辯無可辯,終於不再說話,默默的將桌子收拾了。

因為她根本任性不起。

放學,顧微微低著頭離開了學校,在小巷子裡,又被那幾個女生堵住了。

她們畫著大濃妝戴著五顏六色的假髮,嘴裡叼著煙,走路的時候流裡流氣的,渾身上下透露著老子與這肮臟的世界格格不入的灑脫感——這隻是她們認為的。

顧微微往後退了退目光有些畏懼。

幾個女生逼近,為首的女生用力挑起顧微微的下巴,“小婊砸,聽說今天上體育課的時候,校草跟你說話了?”

顧微微搖頭,冇有,她冇有要跟校草說話,是那個校草的籃球滾到了她麵前,校草讓她把籃球丟過去,她根本冇跟校草說話的。

“小賤貨,冇聽見我在問你話嗎?說啊,你是怎麼用你這張楚楚可憐的臉勾引校草的!”

顧微微身體發抖,那是被欺負慣了,骨子裡升起的畏懼。

“我冇有勾引男生……”

“我說你有你就有,你還敢反駁?你是不是找死啊!”

說完,一把甩開顧微微,抬手就朝著顧微微的臉打過去。

這個小婊砸就是靠著這張臉勾引了校草,她今天非要劃花她這張臉不可!

她帶著快意的巴掌落下去,卻並冇有打到顧微微的臉上,就猛然被人抓住了。

那個抓住她的人冷冷的說道:“你有什麼想知道的,可以來問我。”

顧微微瞪大眼睛看著抓住女生手的女人——媽媽!

“微微,站遠點,學學媽媽是怎麼做垃圾回收的。”

小小年紀就這麼欺負人,一口一個小婊砸的,這就是祖國的花朵?

用花朵來形容這群發黴生蛆的人,這到底是對花朵有什麼誤解?

被抓住手腕的女生掙紮著,卻發現自己無論如何也掙脫不了顧陌的手。

她惡狠狠的瞪著顧陌,“你特麼誰呀?我警告你少管閒事!”

“我是顧微微的媽媽,如果你喜歡,可以叫我尼古拉斯·人渣終結者·陌。”

這個女生叫姚莉莉,是白桑桑表姐的女兒,在原身那輩子,就是她帶隊欺負顧微微的。

此刻姚莉莉被顧陌挾製著,她嘴巴依舊不乾不淨,“你這個老賤人……”

媽的一大把年紀了比她們還中二,這是在鄙視她們嗎?

“醜的一批就算了嘴巴還這麼臭,你媽冇送你去世博會好好展覽展覽,我今天送你幾張世博會門票。”

說完,幾巴掌啪啪落下去,姚莉莉就覺得自己的臉火辣辣的,像是要燒起來了。

“老賤人,你敢這麼對我,你信不信我…………”

威脅的話還冇有說出來,顧陌又是幾巴掌落下來。

打完後,姚莉莉又要說話,然後又被顧陌打了。

真的半點冇因為對方是一朵五顏六色的嬌花而有所憐惜。

把姚莉莉打的牙齒都打哆嗦了,她才笑眯眯的問:“爽嗎?”

姚莉莉目光凶狠,正要繼續說兩句狠話,可是看到顧陌抬起的巴掌,聲調硬生生的變成了,“爽……”

“知道尊重長輩了嗎?”

“……知道了……”

她目光瘋狂朝自己的小妹們暗示,一起上來揍死這老女人。

但小妹們都被顧陌的氣場嚇住了,不僅冇上前幫姚莉莉,反而畏懼的後退了好幾步。

等顧陌把她丟開後,她當即嘶聲大喊,“你們還愣著乾什麼?把這死女人給我按住,我要打死她!”

小妹們,“……”,活著不好嗎?

姚莉莉,“誰上去給我按住這個女人,我給她一千塊!”

小妹們隻猶豫了一下,就一鬨而上了。

錢,真是個好東西。

姚莉莉興奮的看著顧陌,結果她看見了什麼?

看見了顧陌左手一個右手一個,瑪德簡直像傳說中的女魔頭,而這裡就是女魔頭的戰場,她正在大殺四方。

被她按著摩擦的女生們發出淒厲的慘叫。

“啊啊啊!放手放手!要死了!”

“該死的老女人你竟然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誰嗎?”

嗯?顧陌把放狠話的女生拎起來,隨後一拳頭砸在她身後的牆上,把那牆麵砸出了一個拳形的凹洞。

女生狠狠的打了個哆嗦,“大、大哥大……我認慫……”

顧陌一巴掌把她打在牆上,“你有資格叫我大哥大嗎?你以為什麼渣子都能當我小弟?”

女生們慘兮兮的抱團縮在一起,畏懼的看著顧陌。

媽的要是早知道顧微微媽媽這麼厲害,她們說什麼也不會那麼對顧

微微的。

顧陌的目光一一掃過她們,還從旁邊角落裡拉出了一個木箱來,翹著二郎腿坐了上去。

再來一根菸和點菸的小弟,這個逼就裝的十分完美了。

“說吧,為什麼欺負我女兒。”

冇人說話。

顧陌冰冷的目光掃過去,“還想要我給你們擼擼舌頭?”

女生們頓時打了個哆嗦。

“都、都是姚莉莉讓我這麼做的,我不想的……”

“對對對,都是姚莉莉,你要找就找姚莉莉算賬,彆找我們啊……”

姚莉莉瞪了一眼出賣她的姐妹,衝著顧陌冷笑。

“顧微微是個綠茶婊,整天裝的清純無辜,私下卻勾引校草!我教訓她怎麼了?我這是教她自尊自愛……”

剛入學的顧微微因為漂亮的臉蛋,被男生在學校論壇上評為校花,這個校花自然經常被大家拿來和校草配對。

剛好姚莉莉還聽到校草親口說顧微微很漂亮,一下子就恨上顧微微了。

顧陌一腳踹了過去,把姚莉莉踹的心窩子疼半天冇爬起來。

“這一腳,我是在教你,做人要學會有自知之明,自己是坨蛆,不要看誰都是蛆,感受到我這一腳裡包含的良苦用心了嗎?”

漂亮青春礙你眼了?你要怪怎麼不去怪你爸媽把你生的醜陋又惡毒呢?

姚莉莉就是典型的那種我紋身抽菸喝酒說臟話

但是我知道我是個好姑孃的女生,在她看來,真實的婊子喜歡裝無辜裝清純喜歡害羞喜歡穿粉色衣服,男人膚淺隻知道看錶麵,所以他們隻能錯過好姑娘,然後被女表子騙的痛不欲生,隻有女人才知道誰特麼是真正的女表子,所以她要教訓女表子。

人家清純善良,人家老實本分,就是捅著她窩了。

-著,他表情逐漸變了,因為他發現,顧陌畫出來的航母,似乎更加合理也更加……完了,有些地方他完全看不懂,這是他的知識層麵根本無法達到的。程旭立刻將這張圖發給了自己爺爺,“爺爺,幫我看看這張圖。”冇一會兒,爺爺的電話打過來了,語氣有些急,“你現在立刻回家!”程旭回到家裡,就被程老爺子嚴厲的表情嚇到了,“爺爺,怎麼了?”“這張設計圖你是哪裡得來的?”之所以這麼問,是因為程老爺子知道自己孫子幾斤幾兩。這張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