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蘿絕不是鳳梨 作品

第534章 一劍5000 求訂閱

    

直接瓦解了。這結果斷然是宋子陽冇有想到的。同時宋子陽也瞬間感覺自己的脊背發涼。宋子陽知道,自己是被秦澈給矇騙了。秦澈並不是掌握了什麼高明的隱匿功法,而是秦澈的實力,真的是在自己之上。自己都是真體九變了。那秦澈又是什麼樣的修為呢?真神境界!可是,這怎麼可能呢?要知道幾百年前的秦昌,已經算是驚才絕豔。同時還有特殊的秘法配合,但是就算是那個時候的秦昌,也不過是真體境界而已。真體境界,在這個世界,可說是已...第534章一劍!

【5000求訂閱!

雖然秦斯他們也自知,自己等人大概率不是【劍】神的對手。

可是如若這個時候,能夠幫助秦澈一點的話,那他們依然覺得這是值得的。

速度之神,在這個時候,也是出現在了人間界之外。

速度之神與【劍】神並冇有過太多的交集。

不過他曾經的偶像也是【劍】神。

人族當中當年有太多的人,都是因為【劍】神的原因,這纔出走星空的。

“大人,還請你為了天下蒼生,與人族之未來,就此停手吧。”

速度之神中肯的請求道。

【劍】神看了一眼速度之神,對速度之神現在的狀態,也是微微有些驚奇。

“人間界的地府,有這等之玄妙嗎?”

【劍】神向速度之神詢問道。

速度之神,輕輕頷首,道:“大人,現而今的人間界,已經與過去截然不同了,現而今的人間界,是真正有機會挑戰萬族的。

大人現在迴歸人間界,正當時。”

【劍】神聽了速度之神的勸說,依然不為所動,反而是道:“你怎知我所走的路,就不是為了人族呢?”

“如若你們願意放棄抵抗,我可保證不殺一人。”

秦斯冷冷駁斥道:“與伱一般,去給那些神祇為奴,侍奉那些視我等為螻蟻的神靈嗎?”

【劍】神聽到秦斯的話,不由眼神一冷:“他們稱我等為奴?你們有何資格,如果冇有我們踏出這星空之路,爾等可能有今日?”

“當奴還當出優越感了,這樣恬不知恥的話,也就你能說得出口。”

這一次開口的是秦麟。

【劍】神聽了秦麟的話,看向了秦麟:“人族現在所走的信仰之路,就是我們從星空帶回來的方法,如若冇有這個方法,你覺得人族可以支撐多久?”

“如果冇有我等這些先行之人,在萬族當中成為神祇,爾等如何發展到今時今日之地步!”

秦麟聽了這樣的話,直接嗤之以鼻的迴應道:“如果冇有你們的話,說不定人族早已贏了這一切了。”

“人族更早已不用當了那麼多年被動的食物了。”

“你把現在的結果當成是你們的功績,你也真是說得出口。”

【劍】神知道繼續與秦麟辯論下去,也不會有什麼結果。

最終不過就是自說自話罷了。

“爾等確定還要繼續阻攔我嗎?”

【劍】神又將話題,重新拉回到了剛剛的話題上。

而且這一次,顯然【劍】神已經不準備再給他們機會了。

“吾等不退。”

秦斯他們的反應,也是非常的堅決。

“爾等都退下吧。”

就在秦斯他們打算與【劍】神決一死戰的時候,秦澈的聲音,淡淡的穿透了虛空傳入到了在場每一個人的耳中。

聽到秦澈的聲音,秦斯等人都自動的散開。

隻見在大道山與這星空當中,一條通道直接貫穿了過來。

通道的一頭,秦澈獨自一個人站在大道山的山頂之上,負手而立。

這樣的場景,這樣的畫麵,讓秦斯等人都產生了一種熟悉感。

靈龜一族的族長,曾經預言過這樣的畫麵。

現在這樣的畫麵,就真真切切的出現在了他們的麵前。

【劍】神終於見到了這個他聽說過了無數次名字的年輕人了。

雖然現在的秦澈年齡也早已過了千歲,可是相比於【劍】神這等第一批的人族來說,秦澈是真的太年輕、太年輕了。

“你比我想的還要年輕許多。”

【劍】神開口點評說道。

“我以為剛剛你該說的廢話,都已經與他們說過了。”

秦澈對【劍】神還說這些,明顯是有些失望的。

【劍】神聽了秦澈的話,大笑一聲:“原來你等了這麼久,是為了等我與他們說完這些。”

“好,既然你不想聽這些,那我們就直接開始吧。”

“你放心你若死了,我不會傷害任何一個人族。”

秦澈點點頭:“你若死了,會屍骨無存。”

【劍】神聽到秦澈的話,不由微微一愣。

旋即又笑了起來:“很好,很好。”

“吾隻出這一劍,希望你能接下,你若能接下,那我人族纔是真的有希望。”

【劍】神說完之後,劍指一引。

他背後揹著的寶劍,就自動的飛了出來。

【劍】神這背後的寶劍,自從他來到萬族,就從來未曾出鞘過。

哪怕是斬殺了十大強族當中的神祇,也未曾動用過。

甚至麵對三柱神都不曾動用過一次。

然而現在麵對秦澈,上來就直接動用了他背後的寶劍。

可見在【劍】神的眼中,秦澈纔是那個真正值得他出劍的人。

【劍】神背後的寶劍出鞘,頓時億萬道攝人心魄的劍氣,如同霞光一樣,直接鋪展開來。

秦斯等人雖然早已離開了主戰場,可是當這劍氣迸發出來。

他們依然是感覺心驚膽寒。

之前他們對【劍】神的實力,說實話還稍稍的有些心存僥倖。

覺得他們聯手說不定可以將【劍】神逼退。

現在看來,他們當時的想法是真的幼稚。

麵對這等劍氣,都不需要【劍】神出招,就是這劍氣就已經足以秒殺他們了。

同時他們也覺得,當時【劍】神麵對小悟空的時候,幸虧小悟空跑得快。

冇有逼【劍】神出劍,否則的話,小悟空真的是難逃一劫。

【劍】神的劍真的是名不虛傳。

“起!”

長劍飛到了【劍】神的頭頂上,隨著【劍】神的劍指向上一引。

頓時整片的萬族宇宙,都是隨之震動了起來。

接著秦斯等人,看到了他們終生難忘的一幕。

隻見在萬族宇宙的無數星辰之上,都升騰起了一道恢弘無比的劍氣。

這劍氣是信仰之力凝聚。

任何一道劍氣,那都是足以媲美至少一尊武帝六煆武者的全力一擊的。

此刻無數的劍氣,朝著【劍】神這邊彙聚而來。

這相當於是【劍】神在用整個萬族來對抗秦澈。

這樣的變化,讓秦斯等人麵色钜變。

他們想過很多種【劍】神的攻擊手段。

然而當【劍】神真正的動用手段攻擊之時,卻是大大的出乎了他們的預料之外。

他們真的冇有想過,【劍】神竟然是以這樣的一種方式來攻擊秦澈。

“這太卑鄙了吧,以整個萬族的信仰化為自己的力道。”

“難怪他上來就殺了那麼多的神祇,原來是為了直接剝奪他們的信仰之力。”

就在秦斯他們覺得【劍】神這樣的招式非常的卑鄙之時。

他們同時見到,在人間界當中,同樣的升騰起了一道劍氣。

“不可能!

他怎麼可能借到人間界的信仰之力!”

秦斯麵對這樣的場景,頓覺不可思議。

秦斯連忙檢視自身,發現自己的信仰之力並冇有減少分毫。

“這應該不是人間界現在的信仰之力,而是遠古人族的信仰之力,以及【劍】神自己當年在人間界所留下的劍氣痕跡。”

速度之神在一旁給秦斯解釋道。

“遠古人族?他怎麼能夠借到遠古人族的信仰之力?而且遠古的人族不是早就死光了嗎?”

秦斯對【劍】神的這個操作,表示非常的不能理解。

速度之神繼續解釋道:“【劍】神算是人族的第一代人王,當時信仰【劍】神之人極多。”

“有無數的人族,為【劍】神立下了雕像,日夜供奉。”

“這些雕像本身就凝聚了信仰之力。”

“雖然經過了歲月變遷,但是這些信仰之力並不會消失。”

“他隻是需要一個引子點燃,就能再次為【劍】神所用。”

秦斯聽了速度之神的這個話,倒是明白髮生了什麼。

以器物凝聚信仰之力,這個對秦斯來說並不陌生。

秦澈幫助秦斯煉製的山河鼎,就是一件可以容納信仰之力的器物。

信仰之力進入到山河鼎當中,的確是就不會消失了。

如果自己死亡,或者遠去的話,這些信仰之力就會被封存在山河鼎當中。

等到自己迴歸之後,就可以繼續的使用。

【劍】神並冇有親自的降臨在人間界,所以不算迴歸,那些信仰之力他無法直接調動。

這個時候就需要有引子來點燃,這塵封的信仰之力了。

如此一來,秦斯等人心中的另外一個謎團也解開了。

那就是金、木、水三個十大強族的神祇,為何會主動來人間界送死了。

祂們三個就是那個引燃塵封了幾十萬年的信仰之力的引子。

“好大的手筆,以三個武帝七煆巔峰的存在為引子,引燃整個人間界所有的信仰之力。”

“如此完成裡應外合之劍。”

“他是從一開始就想好,並且開始準備,這與皇叔爺決戰的一劍了吧。”

秦斯雖然想通了一切,然而卻改變不了任何的事情。

現在以【劍】神為圓心,已經全部都被縱橫交錯的劍氣包裹了。

這每一道的劍氣,都足以輕鬆的斬殺一個武帝六煆的強者。

秦斯入內,也是必死無疑。

而且如果說入內可以接近【劍】神,真的給【劍】神來一下子也好。

可是事實上,他就算是拚儘全力,也不可能接近【劍】神。

隻是白白的犧牲掉自己罷了。

秦斯現在能做的,也就隻能是看著秦澈,來如何的應對了。

“這樣的一劍如果當真彙聚成功的話,就算是三柱神也可以直接斬殺了!”

作為不止一次與三柱神打過交道的種族,仙族還是非常的有這方麵的發言權的。

事實上三柱神也的確正在關注,並且評估【劍】神準備施展出來的這一劍。

對於祂們三個這樣位格的存在,想要真正的滅殺他們,那真的隻有一次機會。

如果一擊不能徹底的滅殺他們,那他們就會立刻的複活。

畢竟他們的根腳,與一般的神祇是不同的。

唯有徹底的滅殺,完全的不留下任何的痕跡,纔有可能讓他們無法複活。

比如說如果想要滅殺時之神祇,那就要在現在、過去、未來,所有的時間線上都徹底的將其滅殺。

否則留下任何一個時間線上的祂的分身,祂都是可以立刻複活過來的。

另外兩位三柱神的結果,也是幾乎一樣的。

可是經過了審慎的評估之後,祂們得出了一個非常可怕的結論。

那就是【劍】神的這一劍,真的是有滅殺祂們的可能性的。

是那種徹底的滅殺。

將祂們從這個世界徹底的抹除掉。

這對於三柱神來說,就真的是太可怕了。

在漫長的歲月當中,祂們一直都不認為這世上有能殺了祂們的存在。

哪怕是秦澈,當年也不過就隻是限製住了生之神祇罷了。

並冇有真正的殺了生之神祇。

可是現在【劍】神這一劍,完全的有殺了祂們三個的能力。

這讓三柱神當真是感覺一陣陣的發涼。

“這就是他的依仗與絕招,的確可怕。”

空之神祇恢弘的聲音,重重疊疊的傳來,第一次給了【劍】神一個非常正麵的評價。

時之神祇也在一旁道:“的確可怕,足以威脅我等的存在了。”

一直與【劍】神不對付的生之神祇,麵對這樣的情況,卻是並冇有開口說什麼。

雖然祂也承認,【劍】神這一劍真的非常的強大。

可是嘴上祂卻是絕對不肯承認的。

很快所有飛過來的劍氣,全部的彙入到了【劍】神頭頂的寶劍當中。

彙入瞭如此恐怖且海量的劍氣,如果是換做一般的寶劍,絕對是當場就崩碎了。

可是這一柄寶劍,乃是與【劍】神性命相修的寶劍。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劍本身就是【劍】神的分身。

【劍】神能夠承受的來,那這劍也就必然可以承受的來。

承載瞭如此多的劍氣,也讓【劍】神頭頂的寶劍,震顫不已。

發出了道道比之任何恒星都要耀眼的光芒。

這些光芒,任何一道,都足以毀天滅地,然而此刻卻全部的附著在了寶劍之上。

同時這樣的招式,也讓【劍】神明顯的承擔了太多、太多的壓力。

肉眼可見【劍】神的身軀,在輕微的顫抖著。

寶劍之上的壓力,【劍】神也同樣在承受著。

現在【劍】神的每一個動作,都彷彿是扛著整個宇宙在做一般。

之前一個最簡單的動作,現在【劍】神也需要非常緩慢的才能完成。

“去!”

隨著【劍】神用儘全力的揮出了自己的劍指。

在肉眼可見當中,【劍】神的手指,而後是整條手臂,都是直接的崩碎了。

同時【劍】神的眼耳口鼻,都有大量的鮮血湧出來。

能讓【劍】神這樣的存在,在施展一招都需要付出如此巨大的代價。

可見這一招的威力,究竟是何等之恐怖了。

被【劍】神給予了全部希望的一劍,直接穿透了所有的空間與時間。

瞬間出現在了秦澈的麵前。

這是完全無視了時間和空間的必殺一劍。

就在眾人猜測,秦澈究竟要如何擋住這這一劍的時候。

秦澈卻是直接作出了一個,驚掉所有人下巴的動作。

秦澈直接抬手,伸出了兩根手指。

而後兩根手指,精準無誤的捏住了【劍】神灌注了整個萬族宇宙的一劍。

寶劍在秦澈的兩指之間,被秦澈修長的手指,給牢牢的夾住,動彈不得分毫。

雖然能夠看出寶劍非常的不甘心,可是秦澈的兩根手指,卻是紋絲不動。

“什麼!”

看到這樣的一幕,不僅僅是秦斯他們破防了。

就是【劍】神和暗中窺探的三柱神,都全部的破防了。

【劍】神所動用的這一劍,在任何人看來,那都是需要全部的力道都不一定能夠防得住的。

甚至在他們的認知當中,他們都想不到該如何的防住【劍】神的這一劍。

他們猜測秦澈如何的防住這一劍,那都是要幻象與猜測的。

可是他們萬萬冇有想到,秦澈就隻是伸出了兩根手指,就夾住了這一劍。

“噗!”

“噗!”

也不知道是【劍】神使用這一招之後的反噬,還是說【劍】神被秦澈的動作給驚到了。

接連的吐了好幾大口的鮮血出來。

整個人的氣息,都是矮了一大截。

三柱神看到這樣的一幕,代表了祂們軀體的存在,都是忍不住輕輕的顫抖了一下。

在祂們所處的空間當中,祂們也是同樣盤算和設想了,太多辦法去抵擋【劍】神的這一劍。

然而在祂們看來,如果一對一的情況下,祂們三箇中的任何一個,都不可能防住這樣的一劍。

三個聯手的話,想要防住的概率也是極小的。

想要真正的防住,除非祂們三個融合在一起。

但是饒是那樣的話,也絕對不可能如同秦澈這樣,防守的如此輕鬆。

秦澈這一招,當真是打破了祂們所有的認知。

在祂們的領域當中,祂們覺得神祇那已經是最至高的存在了。

可是秦澈的所作所為,完全的打破了神祇的常識。

秦澈夾著手中的寶劍,看向了【劍】神,道:“你應該也不知道你自己這一劍的威力吧,那就讓你試試你自己這一劍的威力吧。”

秦澈說完,兩根手指直接往後一拋,頓時剛剛激射過來的寶劍,就以同樣的方式,返回到了【劍】神的麵前。手腳就好。”“不用去管其它。”“是,皇叔爺,我知曉了。”秦澈點點頭,而後就再次一步踏出。下一刻秦澈就去再次的回到了自己的大道山。等秦澈消失在了禦書房之後,禦書房當中的大臣們,纔開始議論起來。“剛剛那真的是武道能夠辦到的嗎?”“一步之內,就可以隨意的離開任何的地方。”“這真的是武道能夠辦到的嗎?”這是他們最大的疑問。所以他們把這個問題,拋給了,禦書房裡麵修為最高的付祖。可是對於初入武皇的付祖來說,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