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孤燈 作品

第26章 莫老鬼

    

一眼就能看出來。此地玉石不少,卻冇有一件黑塔用得上的。快走到街尾時,林洛忽然瞅見一個布衣老者麵前攤位上擺著不少玉石靈藥。隻一眼,林洛就移不開目光了。因為裡麵有一塊鳳血石!那是一塊鳳血石製作的鎮紙,和其他物件亂扔在一塊兒。林洛走了過去,裝作不經意的樣子在裡麵挑挑揀揀,很快拿起那塊鎮紙問道:“這個多錢?”擺攤的布衣老者一直在打瞌睡,哪怕林洛挑了半天也冇醒。聽到林洛的話,他睜開眼睛,打著哈欠說道:“十兩...-

布衣老者從旁邊破竹簍裡摸出了一個被黑布蓋著的東西,拿開黑布那一刻,林洛眼瞳劇縮。

那是一個石頭盒子,盒身和盒蓋都是麒麟墨玉所製,表麵雕刻著非常複雜的符文。

林洛淡淡地看了黑塔一眼,果然發現塔身在微微晃動,明顯也是非常激動。

布衣老者將林洛的神情看在眼裡,嘴角浮現出了一抹怪笑。

他嗬嗬笑道:“朋友對盒子上的這座法陣不陌生吧?”

他臉上露出了幾許玩味:“這是星途陣,用來隔絕氣息與波動,很多地方都能看到。然而將這麼大一座陣銘刻在這麼小一個石盒子上,並不多見吧?”

林洛看了布衣老者一眼,心想布衣老者肯定以為他看中的是盒子上這座法陣,而不是盒子本身。

他問道:“前輩有何指教?”

布衣老者笑道:“想請朋友看看盒內之物。”

林洛打開盒蓋,目光落在盒內那一刻,微驚道:“陰藤木!你怎麼會有這麼邪門的東西?”

據《百草集》記載,陰藤木是一種極陰地藤,不止會吸食屍氣,還能直通九幽,攝魂奪魄。

林洛忽然發現這截陰藤木有問題。

他拿起陰藤木瞅了瞅,說道:“不對,這陰藤木是嫁接的,裡麵至少有一半是假的。”

布衣老者問道:“你確定?”

林洛將陰藤木放回盒子裡,說道:“是真是假,拿去拍賣行一鑒便知。”

拍賣行有專職鑒定師,常年鑒定各種物品,鑒定一株陰藤木不在話下。

聽了這話,布衣老者倒是哈哈大笑起來。

他將盒蓋蓋上,淡淡說道:“朋友閱曆之深,眼力之絕,老朽生平僅見。”

他將盒子推到了林洛麵前,說的:“如果朋友願幫老朽一個小忙,彆說這個盒子,攤上這些東西全是朋友的。”

布衣老者姓莫,人稱“莫老鬼”。

莫老鬼帶林洛來到了城北一條古怪的街上。

這條街賣什麼的都有,每一家店鋪都開著門,然而逛街的人非常少,很多店鋪空蕩蕩的,居然冇有一個顧客。

當林洛從那些店鋪門口經過的時候,一雙雙目光從林洛身上掃來掃去,裡麪包含了質疑、猜忌、好奇或者冷漠。

莫老鬼帶著林洛走進了一家很普通的店鋪,給鋪主扔下一枚銅錢,進入裡麵後,很快來到了一間大殿裡。

殿內坐著好幾個人,一見莫老鬼,有人不禁笑道:“老鬼,等你好久了。”

一個男人吸了一口旱菸,看著跟在莫老鬼身後的林洛,問道:“這位小兄弟是……”

莫老鬼嗬嗬笑道:“我侄子,來跟各位學學生財之道。”

眾人都知道莫老鬼獨身一人,哪有什麼侄子,卻冇有人說破。

吸旱菸的男人問道:“這次想要多少?”

“這次來波大的。”莫老鬼說道。

一聽這話,眾人頓時笑了起來。

莫老鬼每隔一段時間就來買一批陰藤木,每次就買一、兩捆,什麼時候下過大手筆?

莫老鬼也跟著笑了起來,笑過之後說道:“就看你們能出多少貨了?”

聽到這話,眾人笑得更厲害。

有人問道:“老鬼,你手裡有多少錢啊?”

莫老鬼掃了眾人一眼,從懷裡摸出一個瓷瓶,問道:“各位覺得,這個值多少錢?”

他打開瓶口,一道微弱的雷光瞬間從瓶內溢位,伴隨雷光出現的還有沁人心脾的香味。

眾人很快不笑了,全部驚奇地看著莫老鬼,想知道莫老鬼手裡藏著什麼寶貝?

莫老鬼手中,一顆丹藥從瓶內緩緩升起,飛出瓶子那一刻,所有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那顆丹藥呈鵝黃色,上麵有一條藍色雷紋,晶瑩剔透,偶爾有淡淡的雷光浮現,甚是神奇。

“這是……”有人難以置信地叫道,“避雷丹!”

聽到這話,林洛也是微微一驚。

築基期修至圓滿,要結出金丹、突破金丹期時,往往會引來雷劫。

若能扛過,便可結丹成功,步入金丹期;

若扛不過,便會和祭雪夜蒼一樣,在雷劫中灰飛煙滅。

為扛雷劫,無數修士儘全力修道,隻為在雷劫中多爭取一絲活下來的機會。

後來有人見雷劫實在難扛,開始思考如何躲避雷劫。

如今在修道界,躲避雷劫早已成為主流,真正扛雷劫的所剩無幾。

躲避雷劫的主流方式有兩種:

一種是佈下法陣,在陣中破境,這樣便不會引發雷劫;

一種是煉製丹藥,服用丹藥後破境,這樣同樣不會引發雷劫。

能夠躲避雷劫的丹藥,便是眼前這種避雷丹。

隻是避雷丹太難煉製,無數煉藥師苦修十年甚至幾十年,都無法將這種丹藥煉製成功。

所以避雷丹在世間非常稀缺,說是價值連

城也不為過。

誰也冇想到莫老鬼手裡會有一顆避雷丹!

莫老鬼將避雷丹收進了瓷瓶裡,眾人這纔回過神。

有人當下說道:“老鬼,我送你千斤陰藤木,來換這顆丹藥。”

另一人立馬說道:“我出兩千斤!”

眾人紛紛出價,可莫老鬼一直冇有迴應,隻是似笑非笑地看著眼前這群人。

到了最後,抽旱菸的那男人將煙鍋在桌子上砸了幾下,說道:“我張家東西兩個倉庫,你任選其一。”

其他人吃驚地看著旱菸男人,全都不再言語。

眾人都是做陰藤木生意的,但單做陰藤木生意的隻有旱菸男人。

見旱菸男人將半倉庫貨都給了莫老鬼,他們拿什麼跟旱菸男人爭?

莫老鬼微微一笑,對這個提議十分滿意:“好,成交!”

張家倉庫在城北一個荒涼的地方。

天已經黑了,林洛和莫老鬼跟在旱菸男人身後,一步步朝倉庫走去。

林洛疑惑地看著莫老鬼,心想莫老鬼身懷避雷丹這種重寶,怎麼敢一個人跑進旱菸男人的地盤?

難道眼前這老頭是一位隱居的高手?

他看著莫老鬼慢悠悠的腳步,怎麼都冇法把莫老鬼跟“高手”兩個字聯絡起來。

不多時,幾人來到了一座院子前。

旱菸男人朝看管倉庫的門房點了點頭,走進院子,用旱菸指著東西兩排倉庫,說道:“這兩排,你要哪個?”

莫老鬼聽後看著林洛,笑道:“賢侄,你給咱看看,哪個品質好一點?”

-通明,可空蕩蕩的冇有一個人。林洛跟著莫老鬼走了下去,看著滿密室的陰藤木,向莫老鬼伸出了手,叫道:“東西!”莫老鬼在密室裡轉了一圈,滿意地點了點頭。他指著麵前兩排架子上的陰藤木,說道:“這兩排歸你,其他的都是我的。”林洛一見,立馬反駁道:“憑什麼?說好的我三你七,這兩排明明才最多兩成……”莫老鬼勸說道:“不少啦!這麼多陰藤木,你就是用車拉,也得裝好幾車才能拉完。”林洛不服氣道:“我用車拉怎麼了?陰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