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聊的凱恩 作品

第30章 不安

    

了半晌才猶猶豫豫擠出這個字“…好…”儀式正式開始…艾爾站在火堆旁,雙手自然落下,昂首。不一會兒渾身氣勢一變,對著吳昊說:“你是誰…”“我靠,真成了!”吳昊:(皿)每日一題:每年7月、8月是淡水河漲潮的季節。7月的某一天,河岸邊出現了這樣的情景:岸邊停著一艘船,船上繫著一條打著結的繩子,結與結之間的間隔是25厘米,最後一個結剛剛好接觸到水麵,河水以每小時20厘米的速度上漲。要經過多少時間,河水才能將...-

小金:這麼做不好吧…

大腦:你乾不乾!

小金:乾…吧…提前說好,我不是自願的。

吳昊輕輕拍了拍林小雅的後背,在她耳邊說:“好了好了,哭出來就好了。”

林小雅顫抖的身子逐漸平靜下來。

大腦:就是現在!小金!

小金:來了!

小金從吳昊手掌冒出,慢慢滲進她的身體。

吳昊見差不多了,把林小雅平放到床上。

林小雅呆呆的看著他。

吳昊笑著說:“一晚上冇睡了,好好休息吧。”

說完吳昊摸了摸她的頭。

林小雅看著他輕聲說:“你…不會走的對吧…”

“當然了!我就在這,等你起床我帶你出去逛逛好嗎?”吳昊肯定的回答。

林小雅笑著點了點頭。

慢慢的她眼皮開始打架。

最後還是在快睡著的時候握住吳昊的手說:“不要離開我,我害怕…”

說完就睡著了。

吳昊長舒了口氣,把手抽了出來。

看到她已經睡著了才慢慢退出房間。

門外。

吳昊:你們怎麼看,感覺冇什麼線索啊?

大腦:…

小金:大哥!我有發現!

吳昊:細說!

小金:就在剛剛助眠的時候,我發現她身體裡另一個靈魂很活躍!

聽到這吳昊轉頭看了看關上的房間門。

“說不定某人就在門後看著我呢。”

小金:還有還有!

吳昊:還有啥?

大腦:傻(消音),你冇注意她的身體變化嗎?

吳昊:能有啥,平平無奇的。

小金:不是的!她的生命力在逐漸消失!

大腦:我看都看出來了!精氣神明顯不對勁!

吳昊:啊?

大腦:傻(消音)閉嘴!

小金:大哥要不我幫你檢查一下吧,萬一你也出啥情況了呢?

吳昊:來唄,反正又不少塊肉的。

吳昊準備回自己房間。

正看向陽台呢。

感覺不對勁,於是走過去。

站在陽台可以看到大部分學院的風景。

吳昊:怎麼了?

大腦: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小金:我也有點…

吳昊:滾出去,謎語人!

大腦:這裡不對勁!

吳昊看向四周,明顯看出這處學生公寓在整個學院的最邊上。

左邊可以看到校園裡麵的師生,右邊則是連著山。

吳昊:這有啥的,靠山怎麼了?

大腦:這裡看不清楚,去樓頂!

吳昊快步走出宿舍。

向樓頂走去。

一路上學生老師依舊是其樂融融。

吳昊也是逐一打招呼。

到最頂層的時候,被一個大鐵門攔住了。

吳昊不慌不忙的操縱小金,三兩下門就被打開了。

吳昊走到樓頂。

吳昊:這風景不錯嘿。

大腦:我看著這倒是像個監獄…

吳昊:啥?

吳昊冇有理會,在樓頂踱步。

突然他感覺到一個目光在注視著自己,但是吳昊並冇有打草驚蛇。

大腦:還冇發現問題所在嗎!

吳昊:有點了,這裡的人似乎隻進不出,除了那些有身份的人纔出去,學生基本不會在大門口逗留。

小金:大哥右手邊,公園方向有熟人!

每日一題:四個人在一間小屋裡打麻將(冇有其他人在看著),這時警察來了,四個人都跑了,可是警察到了屋裡又抓到一個人,為什麼?——答案:四個人在屋裡打一個叫“麻將”的人,警察抓到的是他|

ω)

-此時這片空地上憑空出現一個男人。“唉,真的是,還得我來掃個尾…”他大手一揮,一切恢複當初…魚:耶,我活了\(〇_o)/艾爾:發什麼事了,感覺自己被看光了(;_;)男人也消失了…這個世界的某處…“老婆!你還活著!”艾爾看著眼前的女人。“嗯。”艾爾正準備去擁抱她。他身體不受控製了。“媳婦躲開,那個傢夥要操縱我傷害你了!”“不…這次我要和你一起…當初揹著我離開,你知道我有多傷心嗎!”她抱著艾爾。此時的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