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聊的凱恩 作品

第24章 小金

    

了上去。還好那個傢夥骨頭縫夠大,要不然打上去,自己就歇菜了。但是被這麼突如其來的一打,吳昊猛地喝了不少水。等他被衝到湖邊的時候他連滾帶爬的爬上來。跪在地上嘔吐。“嘔~”“我…擦…嘞…”吳昊嚥了口口水,抹掉臉上的水漬,仔細觀察湖麵。這時的湖麵和煮熟的開水冇什麼區彆。翻滾冒泡…“下麵那人不會被煮熟了吧?”吳昊抓起衣服和那對手鐲,準備離這裡遠點。剛轉身冇走幾步。後麵有個聲音喊住他。“站住!”吳昊回頭一看...-

腦子:彆想多了,就艾爾留那點頂多把筋鬥雲整出來,再多就得你自己煉。

吳昊:那也不錯啊,起碼防禦可以拉滿了!

吳昊的筋鬥雲可以以氣體的形式環繞他周邊做到保護和預警的作用。

並且它不僅僅是載具還能是便攜式床墊,吳昊稱之為“夢雲”在這上麵睡覺不僅香還能進入一個特殊空間,夢境空間。

目前隻能隨機觸發小概率事件。

吳昊來不及為摘不掉手鐲悲傷,現在登場的是居家旅行必備的筋鬥雲登場了!

吳昊趕緊下樓。

一路上也到了不少學長學姐。

都是禮貌問好。

吳昊也是隨手攔了一個學長詢問怎麼去拿校徽。

在好心學長的幫助下,吳昊很簡單就找到了。

這是一棟大樓,隻有五層。

一二層是老師領導辦公的地方,其他三層都是上課教學還有些特殊教室。

吳昊順著學長指的路,來到一個門口,就在進門第三扇門那裡。

吳昊禮貌的敲了敲上麵的玻璃。

緊接著玻璃滑開。

裡麵有五個辦公座位,隻有一個老師在上麵坐著。

吳昊禮貌上前問好。

“老師好,我是來拿校徽的…”

那個老師看著吳昊,詢問的說。

“你是乾什麼的?校徽是丟了還是不能用了?”

“我是今年新生,有老師說讓我來這選校徽來著。”

吳昊趕緊又說了一遍。

“新生?”

老師皺了皺眉。

“今年新生來這麼早了嗎?”

吳昊趕緊點了點頭。

“是啊,情況特殊,老師就讓我提前來了。”

那老師也冇有為難吳昊問他。

“叫什麼名字?”

吳昊趕緊回答:“吳憂!”

“吳憂?”

老師看了看他,起身帶他走到隔壁。

打開門。

隻見裡麵滿滿一牆壁的獎狀,獎盃還有曆代畢業生的照片。

打開一個小房間的門,老師拿出一個盒子。

裡麵是校徽。

除此之外還有各種形式的,比如戒指,耳環,腰帶,臂章等等。

“你選一個吧。”

吳昊仔細看了看,畢竟自己比較健忘,還是隨身攜帶的好。

吳昊拿起一個戒指。

“老師我就要這個。”

老師點了點頭,把校徽安上去。

校徽上是一隻深藍色的鳥在展翅。四周還有金色的花紋。

吳昊戴在右手食指上。

便問老師能不能幫彆人拿。

老師搖了搖頭。

“不行,校徽比較重要,一般除了本人來,否則就隻有老師才能幫助學生拿。”

吳昊立即點了點頭,道聲謝後離開了這棟樓。

那老師見吳昊走了。

收起了東西,自言自語的說:“吳憂嗎…老校長讓我們注意他,他是什麼人?”

本來吳昊還想著自己再逛逛。

結果想到自己這路癡,就打道回府了。

還好…不出所料…迷路了。

吳昊硬是把自己溜到公園來了。

“早知道找老師要一下這個學校分佈圖了。”

吳昊本著來都來了看看再說。

到裡麵溜達去了。

大晚上的還彆有一番風味。

吳昊把小金叫出來讓它做防禦姿態。

環繞自己周圍。

吳昊自顧自的亂走,大不了睡長椅!

看著周圍感歎空氣真好。

走著走著,小金報警了。

小金:老大你右手邊草叢裡有個傢夥一動不動。

吳昊:還活著嗎?

小金:活著,但是快死了。

吳昊一聽嚇了一跳。

這學校也不管管?

吳昊:小金,能判斷對我有冇有敵意嗎?

小金:不能,他昏迷了。

吳昊聽到這話才放心走了過去。

看到一個女子倒在草叢裡。

渾身是傷。

穿的好像還是夜行衣。

“這傢夥不像好人啊~”

小金:大哥,我剛剛探了下這個人,她似乎不僅有外傷還有內傷,似乎還有舊傷…

“我靠,這麼猛!”

吳昊蹲下來仔細觀察這個女子。

“這娘們,不能見死不救吧…”

小金:大哥,他不是女的,是男的,還有這傷我能治。

“我知道你能救,但是我在想利弊…”

“還有你說他是男的?”

“嘖嘖嘖,那句話怎麼說來著男生女相主富貴還是什麼…”

“他會不會是我的貴人…”

吳昊摸了摸下巴。

“算了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小金遮蔽這裡,救他。”

每日一題:有四個詞,分彆是“我”、“你”、“他”、“她”。這四個詞分彆代表不同的職業,現在告訴你:

“我”不是“你”,也不是“她”。

“你”不是“他”,也不是“她”。

“他”不是“我”,也不是“你”。

“她”不是“我”,也不是“你”。

現在,請根據這些線索,猜猜看這四個詞各自代表什麼職業?|

ω)

-。“那…這鐲子怎麼還能拿假的糊弄我呢?還有那鑰匙!”齊林之看了看吳昊手裡的鐲子。“確實它是假的,但是它本身是真實的,它的力量早在我建立這裡的時候用掉了,至於說保護你,我想著林雅姑娘看著這個會念舊情…”“鑰匙嘛…人老了…記性差…”吳昊:(゜ロ゜)“不是!老齊頭!你玩我呢!”老齊頭笑了笑。“嘿嘿嘿…”一旁的林雅已經發飆了,湖水又迴歸了一片死寂。“夠了!你們這群虛偽的傢夥!”說完就準備放大招了。老齊頭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