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玄淩波 作品

第501章真正的傳承

    

,是手指上的墨玉扳指。這扳指很好看啊!袁老說道。一些不值錢的小玩意兒。李清玄笑著吹了吹茶杯裡的茶葉。確實,自己的妻子在宮中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婢女,哪有什麼錢,送給自己的肯定價值也不會太高。這袁老仔細端詳著李清玄拇指上的墨玉扳指。作為當朝大儒,袁老本身就出生於世家,見多識廣。他可以很輕易的看出這枚玉扳指價值不菲,甚至不是花錢都能買到的。這麼好的東西,他上次見到還是在宮裡麵呢。這一枚扳指恐怕都要頂自己一...--

“接下來你們誰來?”

天舞帝尊的目光掃過其餘的眾人。

每個人都心頭生出寒意。

一個古字就有這麼大的威力,一百零八個古字落下來,還不得生生被鎮死。

傳承雖好,但也要有命拿。

一時之間,大家都陷入了沉默。

李清玄則腦子急轉。

如果得到傳承需要擋下一百零八個古字,那唯有地仙境纔有可能得到傳承。

自己豈不是白來一趟。

但所謂傳承,終究是為了給自己選擇合適的傳人。

想要通過,肯定是有訣竅的。

天舞帝尊雖是女子,但才情驚豔。

一百零八個古字融合了一百零八道法則。

那麼想要通過她的考覈,或許並不在於對抗。

因為對抗很明顯冇有希望,或許是領悟,或者是融合。

領悟那些古字中的道則。

融合一百零八個古字,其實便等於得到了她的傳承。

隻是古字威力如此強大,如何領悟。

天舞帝尊必定不想直接把有資格得到她傳承的人鎮死。

那麼會不會是一百零八個古字並非一次性鎮壓而下,而是等到領悟了其中一個,纔會釋放出第二個。

李君抬頭望去。

隻見墨麟族長快速的遠離天舞帝尊,而在天舞帝尊的眼中,帶著失望之色。

她真正希望的應該是墨麟族長在對抗當中,能夠領悟古字的法則之力。

而不是隻知道一味的對抗與逃離。

“你們誰還想得到我的傳承,請接受我的考驗。”

天舞帝尊冷冷的說道。

古字在她的頭頂熠熠生輝,眼看隨時就要落下。

不死鳳一族大長老,紅袍老祖,包括墨麟族長,其他幾位高手都快速拉開距離。

天舞帝尊眼中的失望之色越來越濃。

當年她在前往仙門之前留下傳承,就是希望即便自己隕落了,也有人可以繼承自己的功法。

而這次地仙秘境開啟以後,若是無人能得到她的傳承,那她的分身也將消散。

而傳承也將隨之塵封,永遠都冇有重見天日之時了。

“唉!”

她幽幽的一歎。

“一群膽小如鼠之輩。”

“既然冇膽量接受考驗,就滾出小世界吧,不然你們都要死。”

天舞帝尊話落。

紅袍老祖等人對視一眼,眼中雖然有些不甘,但感受到天舞帝尊身上越來越恐怖的氣機,知道再不離開,恐怕將會是生死危機。

“走。”

毫不猶豫的紅袍老祖選擇轉身離去。

先留得性命,再想想如何獲得地仙傳承。

隨著紅袍老祖的離開,不死鳳一族的大長老等人,包括墨麟族人,也紛紛遠去。

在他們看來,地仙小世界既然開啟,那短暫的時間內不會關閉,他們可以出去再想辦法。

“我們怎麼辦?”

幻魔大將等人都焦急地望向李清玄。

天舞帝尊身上的氣機越來越恐怖了,隨時就要動手,讓每個人的心中都升起了危機之感。

“你們先出去,我留下。”

李清玄說道。

“這……”

幻魔大將等人臉上露出遲疑之色,顯然不願意把李清玄一個人留下來。

“放心,你們出去吧,這是命令。”

說完,又望向畫芷。

投給畫芷一個堅定的眼神。

畫芷頓時點頭。

她與李清玄心有靈犀,見到夫君的表情,頓時知道夫君自有定計。

“一定要小心。”

畫芷說道,然後衝幻魔大將等人點了點頭。

幻魔大將等人雖然心中還有一些擔心,但也不再多說什麼,紛紛化為流光,向外麵飛去。

幾息以後,小世界內就隻剩下了李清玄一人。

“你怎麼不離開?”

天舞帝尊冷冷的說道,眼睛之中充滿了淡漠。

在她的頭頂之處,古字的氣機越來越可怕了,讓李清玄都感覺到心底升起一絲絲的寒意。

“我想接受你的考驗。”

李清玄開口說道。

天舞帝尊的分身露出了幾分訝意:“你不怕死?”

“一百零八個古字,代表一百零八道法則之力,我若能領悟一道,便是莫大的造化。”

李清玄冇有什麼隱瞞,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天舞帝尊點了點頭。

“這麼多人唯有你看明白了,你倒是有緣人,那就開始吧。”

話音落下,巨大的古字綻放著神輝,向李清玄鎮壓而下。

恐怖的氣息瞬間將李清玄籠罩。

李清玄本來想放出道身抵擋,畢竟道身也算是本身實力的一部分。

卻發現道身剛剛出現,便被恐怖的氣機鎖定,動彈不得。

知道天舞帝尊不允許他用道身。

李清玄直接摒棄雜念,全力應對起來。

古字落下,李清玄演化所學過的各種功法。

神像鎮獄勁,天魔策,祝融劍法…

但還是一下子被砸的橫飛出去,身體都差點龜裂。

隻是李清玄並不後退,直接演化天地洪爐,將古字包圍起來。

一邊承受古字對自己身體的傷害,一邊領悟其中蘊含的法則。

“竟然是火之法則。”

李清玄臉上一喜。

而與此同時,畫芷等人飛出門戶以後,頓時紅袍老祖等人都瞪大了眼睛。

因為他們發現,李清玄不在了。

“李清玄去哪裡了?”

紅袍老祖沉聲問道。

“你算什麼東西,無可奉告。”

畫芷直接冷冷的回懟。

“女娃,你找死!”

紅袍老祖正要動手,元聖大將已經抬手一刀劈出,斬向紅炮老祖。

緊接著,幻魔大將,赤陽大將,畫芷同時出手。

大戰爆發。

三大魔將皆是大乘境巔峰,再加上畫芷。

紅袍老祖竟然很快就被打的節節敗退。

這才知道即便冇有李清玄,也不是畫芷等人的對手。

“快看,那道門戶關閉了。”

突然有人發出一聲驚呼。

正在大戰的雙方,也紛紛停下,望向那道門戶。

隻見此刻那道門戶正在不斷的縮小,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在眾人的眼前。

“這是怎麼回事?”

每個人臉上都露出了錯愕之色。

尤其是畫芷和三大魔將,更是充滿了擔憂。

李清玄還在裡麵冇有出來呢。

--早朝回來。你說奇不奇怪,昨夜京城有一家店鋪失竊了,隻丟了一盒胭脂,可賊卻留下了銀子。本來這種小事是不必驚動我的,可薛剛說這件事情很蹊蹺,很有可能丟失的胭脂盒裡藏著巨大的秘密,或許和紀家宅子被血洗案有關畫芷緊皺著眉頭說道。是嗎?李清玄悄悄抹了一把冷汗。如果妻子知道昨夜失竊的那盒胭脂就是自己送給她的這一盒,會不會讓自己晚上打地鋪。今天中午我們到外麵吃飯吧,有家店的鴨子做的很不錯。畫芷這樣說道。我記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