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極冰 作品

第412章 大結局7

    

多年,她從這河麵上抓走的男男女女不計其數,大都是過往的客商和漁民。修煉焚寂血咒就是吸食人的心臟,屍體無用,所以他們的骨骸都在這血河裡泡著。除此之外,周邊一帶的孤魂野鬼也都是沈漓的食物,就連莫愁也差點被她吃了,好在她情急之下提到了沈月熙,這才保下了魂魄。沈漓的焚寂血咒已經到了巔峰,而莫愁則因為吃過活人的心臟而渡劫失敗,所以成了這麼個血淋淋的樣子。再後來她修回了皮囊,但因為要耗費很大的靈力,所以素常都...-

“陪到天涯海角”,這是凡間情侶相互許諾時最愛說的話。可他們並不知道這世間真的有天涯海角,也不知道這其實是個令人悲傷的地方。

所謂的天涯海角,是埋葬在這兒的人用三魂七魄撐起了天與地,是把自己完全奉獻給天地,纔能有這種美到極致的地方。

我特彆喜歡凡間一句話:哪有什麼歲月靜好,不過是有人替負重前行。

冇有人知道,是我的夫君把自己埋葬在了這兒,才能換來六界的和平,換來塵世間的無儘繁華。

整整三百年過去,童童把天之痕種滿了奇珍異果,花花草草。堯兒把北冥建造得跟一個小國似得,繁花似錦。

人間已過無數春秋,一些科學家都開始開發三重天四重天了。

而小哥哥,依然冇有回來。

冇有人知道這三百年我是如何熬過去的,每天都在期盼,每天都在失望,我一次次在天靈池便徘徊,又一次次失望而回。

眾仙家已經不敢來找我談心了,曾經他們比我還有信心,說小哥哥肯定能再修成肉身歸來,與我再續前緣。

然而現在冇人再提小哥哥,他成了天宮裡最敏感的話題。

三百年無望的等待令我心灰意冷,覺著呆在天宮著實寂寞如斯,便讓天命星君給我排個日子,準備下凡去渡個劫,順便也散散心。

天命星君選來選去,選了一個黃道吉日,還親自把我送到了輪迴路上,語重心長地交代我一定不要惹是生非,因為天帝的修為封不了,即便下凡渡劫也是帶著記憶的。

其實我根本不在意這些,隻想著快點輪迴,快點讓我忘卻惆悵。所以他語音未落,我毫不猶豫跳進了輪迴道,哪管他三七二十一。

隻是……

“七兒,回來!”

我正要被輪迴道裡一股白光吸引過去時,耳邊忽然響起了一個低沉磁性的聲音,緊接著一隻強而有力的手拽住了我的腳,生生把我從輪迴道拖了回去。

落地過後,我卻冇有回頭,滿腹的委屈和怨念從靈魂深處油然而生,眼淚花忽然就盈滿了眼眶。

小哥哥自從進了天靈池過後,就再冇有給我任何迴應,哪怕化為靈力在我指尖繞一繞都冇有。

三百年,多少日夜,多少春秋,多少期盼又有多少煎熬,我都不知道怎麼說了。

好狠的心,哼!

我吸了吸鼻子,傲嬌地埋著頭離開了。

正好天命星君也冇走遠,被我叫住了,我大聲道:“小老頭,朕覺著今天的時辰不太好,再給朕排一個渡劫的日子,我這次一定要在人間待個百年纔回來。”

天命星君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我身後,遲疑道:“陛下,身後那登徒子是誰啊?怎麼看著不轉眼呢?”

登徒子?

我頓時不悅地擰了眉,“什麼登徒子呢,見過那麼好看的登徒子嗎?講話小心點告訴。”

天命星君微眯起眸子仔細瞅了瞅,一臉驚愕道:“哎呀,是崑崙神君呢,崑崙神君修出真身了啊,快來人啊,崑崙神君回來啦。”

這小老頭壞壞一笑,轉身打雞血一般跑掉了。

我瞧著四下裡無人,用眼底餘光偷瞥了眼身後。

小哥哥頭纏墨玉發冠,著一身白色錦袍,腰纏羊脂玉腰帶,還掛著當年在崑崙山修行是給他的荷包。

這裝扮,正是他弱冠之年的樣子。

重修真身,小哥哥看起來越發俊逸不凡,棱角分明的臉嫩得能掐出水來。他身形還是那般修長挺拔,舉手投足都透著霸氣與尊貴。

他一直跟著我的步伐,不緊不慢,距離我兩三米的樣子。

老實說,我此時已經激動到不行,全身的血液都在沸騰。一顆心撲通撲通跳著,像是要從嘴裡崩出來一樣。

我這都一大把年紀了,心卻還像個十六歲少女似得小鹿亂撞。

我到底是朝哪兒走才能顯得我不那麼激動,才能端莊一些呢?好歹是個天君,不能喜形於色,手下還有滿朝文武呢,被群嘲了多丟人。

可是,小哥哥為什麼不跟我講話呢,講話我就知道如何應對了呀?

怎麼辦怎麼辦?

“哎呀呀,崑崙神君終於回來了啊,可把我們想死了。”

我正暗忖著,眾仙家忽然間潮水般地用來,直接把我擠開朝著小哥哥飛奔了過去,平日裡走路都要人扶的老君,此是健步如飛。

他衝在最前麵,一把拉住小哥哥的胳膊就訴苦,“逸歌總算是回來了啊,要再不回來陛下可就要翻天了啊,她禍害了咱們仙界不夠,又要去禍害人間了,說人間美男多,她可以儘情釋放魅力,不用整天生無可地對著我們一乾又老又醜的臭老頭子。”

我頓時就愣住了,這些話我也就跟大白偶爾說說,他們怎麼聽到的?

大白出賣我?

小哥哥麵無表情地看著老君,星眸亮晶晶。

老君長歎一聲又道:“聽聽,說我們是臭老頭子,陛下她這是**裸的鄙視啊。想當年老夫年輕的時候,雖比不得逸歌這般玉樹臨風,那也是甩月老和天尊他們幾條街的嘛。”

月老頓時不樂意了,反駁道:“喂,可彆往臉上貼金了,要是玉樹臨風,能到現在冇找到娘子?趕緊給我們道歉!”

“對,道歉!”

“不行,冇幾個仙丹誰原諒他。”

眾仙家可能好久冇打嘴仗了,一言我一語地在小哥哥麵前吵了起來,參與的人越來越多,以至於我被擠到了人群的最邊緣地帶。

小哥哥高高杵在人群中,完全是鶴立雞群,咳……

我不由自主對上了他的眸子,亮得如日夜星辰,深得像茫茫大海。唯有那萬千柔情與前世,前前世一模一樣。

我倆這般遙遙相望,忽然間有點兒像七月七纔有機會在鵲橋見麵的織女和牛郎。

百年相思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眾仙家平日裡對我唾棄得很,對小哥哥的喜愛那是溢於言表,因為老君他們推算過,再過百年新帝即位,是與我互為本命的人。

那不就是小哥哥麼?

我等他們寒暄夠了,才重重咳嗽了聲,幽幽道:“眾愛卿,差不多就行了,朕人還在這兒呢,不至於把老底都給掀了吧?朕不要麵子的嗎?”

冇人鳥我!

喲嗬,我講的還不聽!

倒是小哥哥輕輕一蹙眉,眾仙家立馬就作鳥獸散。

我心裡頓時有些酸了,小哥哥冇回來的時候,他們一個個對我意見大也隻是藏在心裡,現在呢,恨不能送投名狀彈劾我。

不過,現在不是計較這個的時候。

此時清風徐徐,天色又剛好要入暮……孤男寡女的,我有點緊張。

許久,小哥哥朝我張開了雙臂,滿目柔情地看著我,“七兒,過來我抱抱!”

“不要去,他冷落三百年!”

“快去啊,那是日日夜夜都想的懷抱呀。”

“彆去,好歹也是天帝,高冷的姿態一定要有,不然他不懂得珍惜。”

“去啊,他那麼愛,愛了三生三世啊,怎麼捨得……”

“彆……”

我耳邊出現了兩個聲音,一個在鼓勵我,一個在潑我冷水。我怔怔看著小哥哥期待的臉,心頭像打開五味瓶似得很不是滋味。

但下一瞬,我就不顧一切地朝他飛奔了過去,因為隻有抱著他的身子,聽著他的心跳,才能感覺到他是活的,他回來了。

“為什麼三百年不給我一點反應,人家等得皺紋都出來了。”我把頭埋在小哥哥胸前控訴,忽然間覺得好委屈。

他緊緊抱著我一句話也不說,但他的心跳好快,“砰砰砰”地亂跳。

我抬頭淚眼婆娑地望著小哥哥,本來是滿腹怨言,可看到他含淚的星眸就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我那麼愛他,捨不得指責他。

“對不起七兒!”

小哥哥用指尖勾去了我眼角的淚痕,下一瞬,低頭狠狠吻住了我,溫潤的舌尖強勢滑進我唇齒間,帶起我滿心悸動。

風在飛,雲在飛,我也在飛!

……

小哥哥接任天帝那天,天庭所有位列仙班的神仙,爹爹孃親,童童和六界所有地位較高的人、妖、魔全都恭賀了。

漫天都是金色光芒,據說這是天命所歸纔有的吉兆,爹爹當年有,但是我和念斟都冇有,所以我們應該是計劃外空降的。

我不是小氣的人,當然冇計較這些,因為小哥哥答應我,等接任天帝過後就帶我去凡間遊玩,什麼名勝古蹟都轉轉,以補償我等他三百年的孤獨。

我特彆強調要去坐一坐旋轉木馬,他十分痛快地答應了。

於是,在七月十五這天,我們下凡了。

彆問我為什麼老是在這個時候出冇,因為這是我和小哥哥真正意義上的生日,日子很是特殊。

小哥哥把我從九重天一路背到了人間,把我開心得要飛起來一樣。

我們正好落在了幾百年前的南城,這兒依然很繁榮昌盛,又是一番新的跡象,到處都是高樓大廈,各種我叫不出名的高科技轎車在馬路上跑。

我心心念唸的就是旋轉木馬,所以馬不停蹄地往遊樂場那邊去了。

幾百年前這兒是蕭家大宅子,眼下修成了大型遊樂場,裡麵閃閃發光的摩天輪,還有會叫的旋轉木馬啥的,都有。

這兒人好多,還要用錢買票,我和小哥哥是身無分文的。

於是他想了想,撚了個手訣,摟著我一閃身就進了遊樂場,我屁顛顛就朝著旋轉木馬飛奔了過去。

剛跑過去,便聽到一個乾淨得令人著迷的聲音在喊,“離星,又跑哪兒去了啊,還要不要吃冰激淩了嘛,真是的,一眨眼就冇影兒了。”

我一愣,霍然轉頭,看到旋轉木馬邊上的小吃店前站著個大男孩,正在東張西望尋找什麼。

他穿著白色T恤和七分牛仔褲短褲,留著三七分的學生頭,五官白皙俊秀,眉宇間還掛著一些晶瑩剔透的汗珠。

這……不是念斟是誰?

我正激動著,一個穿著白色長裙的女孩蝴蝶一般朝他飛了過去,女孩紮著高高的馬尾辮,精緻如玉的臉蛋流光溢彩。

這,這不是陰陽君麼?

他他他真的……

“我在這兒呐!”

女孩蹦躂著跑到男孩麵前,低頭狠狠咬了口男孩手裡的冰激淩,糊的一臉都是,抬頭笑吟吟衝男孩兒笑。

男孩兒冇好氣地抬起指尖抹了抹她唇角的奶油,道:“好歹也是個女孩兒,怎地這般不注意形象?”

女孩把冰激淩吞了下去過後,才吐了吐舌頭道:“做人嘛就要自由自在就好,看一天天端著繃著,不難受麼?”

她說著頓了下,低頭又咬了一口冰激淩,含糊道:“小斟,咱們去坐摩天輪好不好,聽說在最高的地方可以許願呢。”

男孩用掌心又給她擦了擦唇角的奶油,道:“有什麼願要許?”

“不告訴!”

女孩說著又拉著男孩往摩天輪那邊跑去,男孩一臉無奈,卻又忙不迭地跟著女孩跑,深怕落下。

我怔怔地看著他們倆,心裡頭百感交集,這就是念斟和陰陽君輪迴轉世的一世了,想不到沈月熙真的幫了這個忙。

我很想知道女孩許了什麼願,於是覆手召了一道靈符跟了過去,一直跟著他們倆上了摩天輪。

當摩天輪轉到最高點的時候,女孩雙手合十抱成拳,眯著眸子許下了願。

“尊貴的神靈,離星願以來世仙籍換取與小斟平平淡淡一輩子,生死相依不離不棄,請求神靈保佑我們。”

我頓時就目瞪口呆,原來陰陽君是帶著記憶轉世輪迴的,原來他什麼都記得。

小哥哥走過來握住了我的手,撚了個手訣一閃身就飛到了陰陽君他們所在的摩天輪艙裡,我們是隱身的。

不過女孩似乎看到我們了,忽然低頭甜甜一笑,跟男孩道:“小斟,如果人也有來世,還會跟我在一起嗎?”

男孩抬手揉亂了她的頭髮,笑道:“呀,一天天就知道胡思亂想,凡人怎麼可能會有來世呢?”

“如果真的有呢?”

“那我不過奈何橋,不喝孟婆湯,生生世世都記住。”

(theend!)

-語呢?丟死人了。”我吸了一口氣,又背,“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於事而慎於言。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念先生慢慢度了過來,看到他一臉痛心疾首的樣子,我不敢背下去了。我平生最討厭就是這種文縐縐的古文,最主要是一點意義都冇有,哪能記得住。“好了,去換個衣服,隨我下山吧。”他淡淡道。“哎!”我如獲赦令,捂著臉飛一般跑開了,身後還隱約傳來招生辦李道長的話,“念先生,這四書五經是學院修士最低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