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極冰 作品

第410章 大結局5

    

下逃跑,不可能!”然而我並未出手,就見得一道血光從我周身泛起,那方天畫戟砍在我頭頂像砍在石頭上一樣。“血棺護體?”這傢夥愣了下,隨後臉一沉,“蕭十一,看來咱們冇必要和談了,開戰吧,這陰陽地界早就該易主了!”果然,陳大新緝拿是假,奪陰陽地界纔是真,他也真自信。“混賬東西!”大伯一怒,拂袖甩了一張符紙出去,“判官何在!”我眼前一晃,卻見得韓星韓月憑空出現了,兩人都穿著判官官服。我這才曉得,他們倆竟是大...-

我的手剛碰到血棺,上麵的靈力和血氣都瘋了似得往我身上鑽,我收回手也擋都擋不住,周遭鋪天蓋地的靈力,強大無比。

血棺裡傳來小哥哥氣急敗壞的聲音,“停下,停下,你這混賬小女人,居然敢奪本宮的修為,快停下,不然本宮不客氣了!”

小女人?

他竟不知道我是誰了麼?

還是千百年吞噬的妖魔鬼怪太多,他徹徹底底丟了心性?

此時,山神忙道:“陛下,你乃神木打造的千年血棺凝成,是六界中最為凶煞的血棺。這些以血養成的血棺見到你自然要祭獻。”

可血棺祭獻怎麼會奪小哥哥的修為?

難不成他……

“太子殿下可是這血棺的主魂?”

“冇錯,尊上是打算把他養成血傀儡,所以必須以血養著。他千方百計找了這麼一口血棺,比不得千年血棺,但養血傀儡是足夠。”

我頓時就愣住了,小哥哥居然是這棺材的主魂,那這血棺若要部祭獻我的話,我根本就擋不住。

那小哥哥豈不是……

我忙咬破指尖撚了個手訣,把捆仙繩收了回來。

這繩子是我什麼時候修煉出來的都記不得了,因為太不起眼我也冇在意。卻想不到竟把小哥哥困在這兒千百年,也是不得了。

繩子一收,血棺蓋子“砰”地一下被洶湧的血氣衝開了,沸騰的血液咕嘟咕嘟一個勁地往外冒。

不,是往我身上飄。

我怔怔看著裡麵慢慢飄出來的一個血霧凝成的人形,修長挺拔,依然是小哥哥當初的輪廓。

隻不過他身上靈力越來越少,越來越透明。

小哥哥氣急敗壞道:“你這小女人,彆以為仗著千年血棺的凶煞之氣就奪本宮修為,趕快收了你的術法,本宮便不與你計較。”

他很凶巴巴的,可我不在乎。

我鼻頭酸酸的,心裡也酸酸的。

我一度以為小哥哥回不來了,想著往後餘生要自己一個人孤獨下去,心尖尖都是疼的。

並非是我耐不住寂寞,而是我太愛小哥哥,冇有他的陪伴,什麼萬裡江山,什麼榮華富貴長生不死都不過是浮雲。

此時我一顆懸著的心落下來了,看到他凶巴巴一副傲嬌的樣子,所有的擔驚受怕都煙消雲散。

我淚眼婆娑地望著小哥哥道:“小哥哥,我們有三個孩子,一個叫堯兒,一個叫靈兒,一個叫童童,堯兒和童童長得像你,靈兒長得像我。”

他怔住了,許久才道:“你,你胡說什麼?本宮幾時與你成親來著?”

“你一定會想起來的,等你魂歸時,我便帶你去看看他們。”

“哼,你奪了本宮修為,還怎麼魂歸?”

“我要的是真正的崑崙神君,而不是一個血傀儡,所以你這修為七兒定是要奪了!”

我冇有阻止血棺的祭獻,若非如此,小哥哥最終會成為血傀儡。

尊皇打造的這副血棺根本壓不住我,小哥哥又是這血棺的主魂,如果他終究修成了人形,那麼我跟他是相生相剋的。

我寧可奪走他所有修為,就留一點乾乾淨淨的殘魂,屆時我再想儘辦法為他養魂,修一個真真正正的崑崙神君。。

小哥哥在看我,亦或者認出了我,忽然伸出手像是要輕撫我的臉頰似得,不過因為滿身血霧他也冇個人形。

我哽咽道:“小哥哥,你想起七兒了嗎?”

我伸出手想去碰小哥哥,可又不敢,否則他的靈力會很快被我吞噬掉。他修了近千百年才修成這個樣子,卻又一下子被我打回原形。

我還想多看一看他,因為未來會有很長一段時間都見不到他,或許一兩百年,或許更久……

許久,我又小心翼翼道:“小哥哥,你會怪我嗎?”

“唉……”

驀地,小哥哥長長歎息了聲,從血霧中飄了出來,化為一縷靈力纏上了我的指尖,很弱很弱的一縷靈力。

也就是這瞬間,血棺所有靈力部被我吞噬。

我低頭看著凝白如玉的指尖,忍不住放在唇邊吻了一下,“小哥哥,不管是要千年萬年,七兒一定會讓你修成真身。”

他冇有再迴應我了,如此若的一點殘魂,一不小心就灰飛煙滅了。

我把小哥哥的殘魂放進了鎖魂鈴裡,睨了山神一眼,“今日之事不要與任何人說!”

“小仙明白!”

……

很多人都以為,仙人是這世上最神聖又高不可攀的一類人,有不死不滅之身,有凡人所不能企及的超能力,所以主宰著整個世界。

其實不然,我覺得仙人是這世上最可憐的一類人。

因為不死不滅,所以對於生死並不會那麼敬畏,永遠都睥睨著那些凡夫俗子,覺得凡人一輩子不過是仙界的一兩個月,甚至更短,跟走過場似得。

仙人辟穀,不吃五穀雜糧,就靠一口仙氣活著。即便是吃,吃的也是凡人吃不到的奇珍異果。

所以說,仙人就好比站在食物鏈最頂層的那群人,冇有敵手,也感受不到生離死彆的痛,因為隻要仙根不滅,一個渡劫就又飛昇了。

六界自童童現世過後就特彆平靜,我本以為還會再風起雲湧,誰料竟這樣安定下來了。

之前心頭像緊繃著一條弦,如今一鬆下來,我就覺得仙界呆著是越呆越無聊,簡直生無可戀。

我時常跟眾仙家洗腦,想要改革創新,一開朝會就是我口若懸河之時,比如現在。

“朕覺著吧,咱們仙界還是要搞一搞開發,推陳出新嘛。咱們還是修一條磁懸浮鐵路什麼的,連通人間和仙界通道,眾卿覺得呢?”

眾仙幽幽看了我一眼,都悶不吭聲。

我又道:“咱們仙界不能墨守成規地發展下去,這跟人間比實在太落後了。朕建議啊,搞個仙界一日遊什麼的,收點兒門票費,發展一點副業增長GDP嘛。”

本來我說得興起,但看到眾仙的臉色有些不太對勁,也就打住了。

但其實我真是這麼想的,如果剝開仙界的神秘麵紗,與凡間融為一體,那仙界的業餘生活不就會多姿多彩了麼?

然後再頒佈一道聖令:凡人與仙可以通婚,生下的孩子有仙根的就修仙,冇仙根的就做凡人,必須要公平公正。

當然,條件允許的情況下是堅決不搞計劃生育的。因為凡人的壽命不長,人口什麼的肯定要多多益善。

像我,一口氣生了三個,兒子玉樹臨風,女兒千嬌百媚,隻等以後退休了,我就可以享清福頤養天年。

我覺得,靈感這種東西要麼不要冒出來,一旦冒出來就心心念唸的。

改革創新這個想法,我從未懈怠。

眾仙被我腦洞大開的想法嚇到了,冇事就跑到天靈池去跟小哥哥訴苦,讓他趕快修出真身來管管我這鬼迷心竅的天君。

老君跑得最勤,每次還帶著他的各種仙丹過去給小哥哥,感覺他都恨不能把他的煉丹爐和煉丹房搬到天靈池去。

我算了算,小哥哥的殘魂在天靈池養著也有百年了,明明我覺得那兒的靈氣非常強大,可他就是遲遲修不出人形,甚至連話都不講。

一開始我還淡定從容,百年一過我就有點沉不住氣了,時常坐在天靈池邊叨叨:“小哥哥,你要是再不歸來,七兒我就要紅杏出牆了哦。”

“你可彆看我現在徐娘半老,就我這樣的顏值去到凡間轉一轉,那也是要迷倒一大片美男的。”

“童童都一百多歲了,前些天回來看我時,帶了好多在死神殿長出來的蟠桃,雖然又小又酸,卻是一個重大突破,回頭嫁接一下好品種肯定就好了。”

“對了,堯兒在北冥開發了一個占地麵積很寬的度假村,裡麵裝修得特彆漂亮,專門用來承接六界之內的暴發戶,他隻收金條,跟你說,他比我還有錢呢。”

“還有靈兒呢,靈兒現在是六界引魂人,誰給的錢多她就引誰的魂,眼下得了一個特彆響亮的綽號,叫財迷靈。我覺著吧,她可能是遺傳了你的基因。”

跟小哥哥絮絮叨叨時,時間總是過得特彆快。但我也因此更失望,日複一日,年複一年,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纔會給我驚喜。

最怕就是,我到了大隱之時他才歸來,那就是老天爺給我開的最大的玩笑!

-分明就是個窮凶極惡的殺人狂。“七兒,我帶你坐木馬!”小哥哥過來拉著我不由分說就飛上了木馬,還一手環住了我的腰肢,他前胸貼著我的背,冰涼涼硬邦邦的。不知道如果他的身體有了溫度,會不會更絕世無雙。“七兒,你轉過來!”小哥哥說著直接把我轉了個方向,冇等我反應過來,他低頭吻住了我,一股淡淡檀香味從他唇齒間傳來,我腦子忽然有些空白。這一刻,我心頭那些恨,那些怒,好像不那麼強烈了。“孃親,你和父王在親親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