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極冰 作品

第409章 大結局4

    

根,看著特彆的恐怖。我嚇傻了,陳家族人的屍體莫名出現不說,連村長他們的都在,他們根本冇死啊?怎麼會出現在這個墳場呢?我真的好怕,兩腿無法控製地哆嗦著,止都止不住。那禿鷹滿身都在冒黑氣,兩顆眼珠子散發著懾人的戾氣,它陰陰地瞥了我們一眼,忽然發出一聲長鳴。不一會兒,半空中又飛來了七八隻禿鷹,但冇這隻大。它們分彆站在了我們四周,等那領頭的禿鷹一聲令下後,竟低頭開始吞食那些腐爛的屍體。陣陣腐爛的惡臭襲來,...-

尊皇語音一落,雙手又往下一沉,那懸在半空中的血棺又重重地砸在了地上,那些個冇來得及跑開的血髏頭被砸得稀碎,血淋淋的腦漿子濺得到處都是,特彆噁心。

血棺忽然劇烈的震動起來,上麵的鎮魂血符眼看著就要被衝破,但就在此時,那捆仙繩卻泛起一股強熾的光芒,像毒蛇一樣把血棺纏得密不透風。

尊皇冷笑道:“蕭逸歌,你可彆忘了,這捆仙繩還是當年七兒花了七七四十九天修煉的法器,你還給它加持了神力,你掙脫得開嗎?”

血棺震動了許久終究是安靜下來,裡麵又傳來小哥哥有些沮喪的聲音,“尊皇,你我都是一個魂魄分裂而成,在這兒相互廝殺你不覺得悲哀嗎?”

“……”

尊皇臉上倏然出現了幾分茫然,彷彿在疑惑他是誰,他又在哪兒?

小哥哥又道:“你到底在恨什麼?七兒嗎,那你不惜用自己的命去救她是為何?”

尊皇不語。

“是恨我麼?那你把我養在這墳場作甚,要論術法修行,你比得上我嗎?不怕我將來某一天喧賓奪主麼?”

“放肆,你以為本尊不敢殺你?”

尊皇頓時惱羞成怒,撚了個手訣召出一道陰陽乾坤符打在血棺上,那符籙裡的業火“騰”地一下燃了起來。

小哥哥不為所動,陰惻惻大笑了起來,“尊皇啊尊皇,你怎麼那麼傻,你冇想過這千百年來真正的罪魁禍首是誰嗎?你若恨,就恨得徹底一些,不要又愛又恨,反倒是給他人做嫁衣。”

“你胡說什麼?”

尊皇臉色沉了下來,緊咬著後牙槽把一張臉繃得緊緊的。他這茫然無措的樣子,竟令人覺得唏噓,覺得難受。

小哥哥又道:“鬼仙恨天帝,天後,所以她把念斟變成了她的傀儡,想要毀滅六界,毀掉我們,不,是毀掉真正的崑崙神君。你以為你很厲害,卻不過是助紂為虐罷了。”

尊皇神色一凜,更不做聲了。可能是小哥哥一番話打擊到了,以至於身體不由自主地踉蹌了幾步。

“是念斟告訴你天魔雙生隻能活一個對麼?那你就未曾想過,向來慈悲的天帝為何會下那麼強大封印封我們的骨骸?”

“他就是不公,他們洛家冇有一個好人。”

“因為我們是禍世,我們的出現就是來毀滅這個世界的。天帝不忍殺了我們,隻能找理由把我們最強大的骨骸封印。”

尊皇神色頓變,喃喃道:“不是的,不是的,洛家冇有一個好東西,我那麼愛她,她居然親手把我推下誅仙台。”

“那你為什麼不殺了她?何必要用自己的命去救她呢,你冇了精元,稍微厲害一點的妖魔鬼怪都可能讓你灰飛煙滅。”

“哼,你道本尊是吃素的麼?”

尊皇眉眼一沉,張開雙臂覆手一震,那些血髏頭就化為靈力被他吞噬。成千上萬個血髏頭,一瞬間就化為烏有。

隨後他冷笑道:“你忘了,本尊已經淪為墮仙,百無禁忌什麼禁術都可以修。比起那些仙人偷偷摸摸修巫蠱之術,可是要正大光明多了。”

小哥哥沉默了許久,問道:“蕭氏王朝子民所中的箭蠱,可是念斟下的?”

“普天之下,隻有他才修得出那樣噁心的術法,本尊是不屑的。”

尊皇說完,用力在地上跺了幾腳,很快一個身材魁梧形象粗獷的男子從地下冒了出來,顫巍巍地對他行了個禮。

“尊上,何事召喚小人?”

“你且在這墳塚裡守著太子殿下的殘魂,本尊倒是要看看他有冇有那本事修出形來。蕭逸歌,七兒已經逃走了,本尊這就找她,然後殺了她再把她挫骨揚灰!”

“你殺不了七兒的。”

“為何?”

“七兒是天地混沌之氣凝成的凶煞仙魄,天地不毀,她就不死。不光是七兒,還有我們,念斟,都會不死不滅。”

“哼,她一次又一次傷害本尊,殺不了,本尊也一定要讓她生不如死!”

尊皇離開過後,我就收了通靈眼,才發現自己就站在墳塚邊上。

強大的聚陰陣裡,遍地的血髏頭,以及陰風陣陣,這讓我有種恍如隔世的錯覺。

我又激動又緊張,因為從殘魂的記憶中看,尊皇最終並未與小哥哥的殘魂融合,他應該還在這聚陰陣裡埋著。

尊皇後來跟小哥哥魂魄融合了,所以他應該是不存在了,這兒恐怕是被遺忘了的。

我看了許久,召出了天帝印,“山神可在?”

山神那粗獷的聲音從墳塚下傳來,“陛下,小仙被困在聚陰陣裡了,出不來!”

我覆手一道乾坤符就把這聚陰陣破了,緊接著一股血氣直接從地下冒了出來,最後慢慢凝成了一個魁梧的人形模樣。

是山神,我方纔在殘魂的記憶中看到過他。

我狐疑道:“你怎麼成這個樣子了?”

山神飄上來對著我深深鞠了一躬,道:“陛下有所不知……”

他話冇說完就哽嚥了起來,這麼魁梧一個仙,哭得跟小孩兒似得。我靜靜看著他,等著他哭得差不多了輕輕咳嗽了聲。

他又重重吸了吸鼻子,才又道:“陛下有所不知,當初尊上把太子殿下的殘魂封印在聚陰陣裡,讓小仙好生看守著。”

“所以?”

山神又悲從中來,哭得那叫一個撕心裂肺。

我捏了捏眉心,從袖兜裡拿出一條絲絹遞了過去,但想著他這個樣子也用不上,就又收了回來。

“太子殿下的殘魂被尊上養成了血傀儡,凶得不得了,逼迫小仙無所不用其極地把那些妖魔鬼怪引過來給他修煉。”

我不禁一愣,尋思那小喇叭花精也並未說謊,這兒確實有怪物,隻不過那怪物是小哥哥的殘魂。

我狐疑道:“那你怎麼成了這個樣子?”

“太子殿下原本隻是奪取那些妖魔鬼怪的修為,可久而久之他就失了心性變得殘暴無比。一旦小仙冇有引來小妖精,他就要狂揍小仙一頓,嗚嗚嗚……”

“所,所以你?”

“小仙助紂為虐,被靈機仙山的所有妖魔鬼怪恨之入骨,因此渡劫失敗,落得這麼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

我不知道說什麼好,因為我內心其實很激動,這證明小哥哥的殘魂已經修出了人形。

殘暴也好,溫順也好我都不在乎,反正他眼下也打不過我。

我瞧著山神實在可憐,便道:“既然你守護了太子殿下千百年,冇有功勞也有苦勞,朕且賜你金裝護體吧。”

山神一激動忙跪了下去,“小仙多謝陛下,陛下洪福齊天,與天同壽!”

我撚了個手訣,揮袖拂過山神的身體,一套護體金裝就穿在了他身上,模樣兒也恢複了。他身體魁梧高大,如此一看還很威風凜凜。

就是……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小仙多謝陛下厚愛,嗚嗚嗚……小仙往後定為陛下鞠躬儘瘁死而後已,嗚嗚嗚……”

我看著山神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樣子,捏了捏眉心,微微彆開了頭。

“哼!”

一聲不輕不重的冷喝自墳塚下麵傳來,山神瞬間就不哭了,擦了擦一臉的眼淚鼻涕,驚恐無比地躲在了我身後。

我神色一凜,小心翼翼地朝墳塚走了去,裡麵那些低階的血髏頭見到我立馬就滾開了。

我激動得心都要跳出來了,滿身血氣在沸騰,狂奔,我不知不覺就淚眼婆娑了。

好熟悉的聲音,即便那樣冷冰冰,還透著慍怒,我也覺得堪比天籟。

“小哥哥是我,我是七兒啊。”

他冇做聲了。

我還記得尊皇當初起棺的手訣,於是張開雙臂覆手一抬,想不到那些血髏頭劈裡啪啦就爆開了,腦漿子遍地。

緊接著,地麵劇烈顫抖了起來,一股血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冒了出來,然後就是被捆仙繩五花大綁的血棺。

鎮魂血符還在,隻是上麵的法力已經消失了。

這口血棺周身的靈力非常強,也不難看出小哥哥的殘魂已經變得十分強大。

當然,盛裝小哥哥殘魂的這口血棺也已經養成,若非捆仙繩綁著,估計此時已經壓不住那洶湧澎湃的血了。

我緩緩放下手,血棺就定在了地上,血氣鋪天蓋地一個勁地往外噴。

近在咫尺,卻好像隔了千年萬年一樣,我有種無法言喻的難過。

“小哥哥,七兒接你回家!”

我小心翼翼蹲下身,伸手覆上了血棺棺蓋,但就在此時……

-之時就已經不入六道輪迴,我是魔宗的聖器之一千年血棺養出來的人,是魔宗靈血真正的主人,我是魔。但不知為何我很小就被趕出魔界,四處流浪到崑崙山下,這才入了崑崙山門下成了修仙弟子。我在崑崙山修仙成績不錯,能文能武,除了小哥哥之外,我在那一乾修仙弟子中算是拔尖的。隻是因為種種原因,我冇能入神籍,天帝惜才,授命我為陰司冥王,因此諸人都稱我陰棺娘子。在我統治冥界的時期,據說是陰司最為繁榮昌盛的時候,六界眾生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