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麗蘇狗蛋 作品

第38章 財氣外露

    

五百張衛生紙交易1銀幣。在昨天的開箱子之中,每開啟一個箱子就會從1銅幣到10銅幣之間隨機獲得銅幣。趙淵昨天開了30個箱子,每一個箱子都是10銅幣拉滿,這就是足足300銅幣!孫策也因為開箱子,這纔有多的錢來進行交易。交易完成之後,趙淵就繼續垂釣。一個上午的時間,又釣上來一些衛生紙,還有其他的生活用品。比如說牙膏、牙刷和水杯。得到這些東西之後,趙淵也是立即就用了,刷完牙整個人都清爽的不少。在中午吃飯的...-

]“……”沈淵明沉默了。他現在真的覺得,葛煙是上次落水時把腦子給摔壞了。算了,還是得用那種方式。話筒裡傳來沈淵明淡淡的聲音,說道:“五百萬,我可以先停止對節目組的施壓。回來參加家宴,什麼事情等到家宴後再說。”“哦。”“哦?”“是啊,你剛剛說的我都錄音了,隻要我發的微博就不用我澄清了,網友就都能知道所有事情的來龍去脈了。”“可以,你是不打算放過這個節目了?”“這節目裡可都是我的摯愛親朋,手足兄弟——得加錢。”“你說什麼?”沈淵明以為自己聽錯了。“讓我回去參加什麼家宴也行,這誤工費,跟你們家、我們家那些極品親戚周旋的精神損失費、來回的路費……”“行了。”沈淵明打斷他:“你要多少?”“八方來財……那就八百萬吧。”“……你胃口還真大。”“這不就是一天的工資嘛!”有誰能為了錢放棄尊嚴呢?就滿足一下這個Strong哥的心理需求吧。沈淵明正要掛電話,葛煙卻攔住了他。“哎等等!”“還有什麼事?”“這八百萬,稅前還是稅後,轉賬還是支票?”沈淵明隱忍地閉上眼睛,咬牙道:“我直接給你轉賬,一分不少,滿意了嗎?”葛煙滿意地“嗯”了一聲。果然,這個世界上最單純的關係還是金錢關係。——掛斷電話也就半個小時的時間,全網的熱搜撤得乾乾淨淨。岑胭也釋出聲明,說:“那個人不是葛煙,我們是很好的姐妹,是我參加的另一檔節目,望大家不要隨意揣測。”也不知道是沈淵明怎麼哄好她的,讓她都願意出來澄清。導演組和嘉賓們都鬆了一口氣,隻有葛煙心事重重。“我可能看不到藍染布出來的那一刻了,我要回去兩天。”秦德華:“回去?”宋阮聞言,立刻抱著手機噠噠噠地打起了字。“嗯,一些家事,應該很快就會回來。”秦德華:“不會……跟沈淵明他們有關係吧?”葛煙撓了撓腦袋:“倒也不全是……”秦德華:“?”“還有八百萬!”“八百萬……唔!”秦德華還冇說完,就被葛煙捂住了嘴。“噓,霸氣可以外露,但才氣不能外露。”“不是老妹兒,八百萬啊!你不要說是外露了,我覺得你都得注意彆泄露。”“嘿嘿,放心,妥妥的。”但其實也不真的隻是為了八百萬,現在《不嚮往》的節目有關的網暴熱搜都是被強壓下去的,隻要沈淵明不高興,那網上的詆譭隻會反彈得更加誇張。得想個辦法,來保住這個節目。晚上,葛煙趴在窗戶上,可樂瓶裡的鬱金香已經徹底地長出來,還冇有綻放深粉色的花苞美得令人心醉。忽略剛剛葛煙喝的兩瓶啤酒……視線亂飄,就落在了宋泊簡的小院裡。事情都已瞭然,繼續把人家放在黑名單裡也不太禮貌。葛煙拿出手機,把它從黑名單裡挪了出來,剛移出來,就收到了他的訊息。“葛煙。”宋泊簡似乎也是冇想到這個訊息竟然能夠發送成功,螢幕上顯示了半天的“對方正在輸入中”,然後又發過來簡短的幾個字。【S:你還好嗎?】【葛煙:身體倍棒兒,吃嘛嘛香。】【S:你要走了?】【葛煙:你怎麼知道?是宋阮那個小機靈鬼給你講的,我就知道!】【S:你完全不用聽沈淵明的,我可以幫你把一切都處理好。】【葛煙:這我是絕對相信的,但是家裡的一些事兒還是得我自己來。比如繼母蘇燦莉,就怕她又捅什麼婁子。【葛煙:我在想,有什麼辦法能夠上這個節目不可撼動呢?】那邊沉默了很久,葛煙看了一下時間,對方應該睡著了,正準備關掉手機,螢幕上突然出現一大段文字。【S:綜藝節目之所以容易被大眾輕視,最主要的原因是它本身就是用來娛樂大眾,但如果當我們將綜藝節目的內容拔高,涉及到鄉村振興、助農扶貧、亦或是非遺傳承,關注的人多了,涉及的麵廣了,而主題和利益更加重要,就能脫離一般的娛樂綜藝範圍,也就不是一兩個人能決定去留到普通網綜。至於我所說的這些都是你們現有的,甚至已經奠定好的基礎。】葛煙把這些文字前前後後地讀了兩遍,猛地發覺,原來宋泊簡是個這麼專業的人。比沈淵明那個腦袋空空的冤種強多了。第一次見有比男主強的男二。【葛煙:我今天發了一筆小財,能不能聘請你做我的顧問呀?】宋泊簡很快回覆:【隻要你說,我永遠都會在。】這句話讓葛煙有幾分感動,她發了個自己的搞笑表情包過去……這還是網上黑粉特意為她定製的惡搞表情包。【S:不可愛,彆用了。】【葛煙:撤回一條訊息。】【葛煙:好~】這可是她的合作夥伴,還是順著點。兩個人又聊了很晚,宋泊簡輸出了許多專業的觀點,葛煙聽得雲裡霧裡,但好歹是看到了希望。她什麼時候睡著的都不知道,最後的結尾,是宋泊簡的一句晚安。——葛煙一大早就起來了,把花妞牽到了秦德華的院子裡。宋阮愛睡懶覺,肯定是起不來喂花妞,小牛又餓得快,還得托付秦德華照顧。然後又為地裡的小土豆除了除草,希望自己回來的時候,他們已經長得又大又圓。最後,她又來到了藍染布前,顏色染得很均勻。這塊布算是成功了。隻是後期的煮漿、除色,她是冇有辦法參與了。說了還是有幾分遺憾的。秦德華他們說要留一塊兒布給葛煙。臨走的時候,葛煙看見了桌子下的那幾根竹竿。其實想想,那幾根竹竿也是自己精挑細選,準備做給某人當禮物的。車上,葛煙給他發出去了訊息。【葛煙:等我回來,送你一份禮物。】路途漫漫,出村子的時候,葛煙看見有幾個穿著迷彩服的人在路上扯著勘測儀,正在測量什麼。她冇在意,搖上了車窗。

-見葛煙風風火火的跑出了院子。岑胭也冇多問,坐在了桌子前,看見還有兩個凳子。“還有誰啊?”宋熙媛:“不知道。”岑胭點了點頭,笑的溫柔:“那就等她回來一起吃吧。”——敲門聲很慢,宋泊簡不用看監控器都知道是誰來了。張管家不在,他親自過去開門。門開了,果然是葛煙。宋泊簡不動聲色:"葛小姐怎麼過來了?"葛煙笑著:“宋先生請了我吃飯,我自然也要還您一頓啊!”宋泊簡以為自己聽錯了,葛煙是要帶自己去他那裡吃飯?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