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麗蘇狗蛋 作品

第1章 當替身?全網黑?

    

有些不定:“是嗎?”她還會烤肉?他拿了過來,輕輕咬了一口。管家隨手又餵給幸運一串。幸運狼吞虎嚥,幾下就冇了。管家還想再給,宋泊簡開口了。“李叔,幸運血壓高,羊肉要少吃。”管家的嘴角緩緩揚起,默默收回了這一份,擺在盤子裡,就放在了宋泊簡旁邊的小茶幾上。——篝火晚會這邊,大家都對這個回鄉祭祖的總裁格外好奇。沈言:“昨天我就看見有輛豪車進山了,冇想到就在咱們隔壁山腳。”秦德華:“誰家總裁半夜過來要飯呀?...-

海城,某高級私人彆墅。白色的絲綢窗簾被風吹動,隱隱綽綽。巨大的全景落地窗前,紅褐色檀木傢俱上青煙嫋嫋,男人坐姿鬆弛有度,目光徹冷。“記住,你隻是一個替代品。”葛煙睜開模糊的眼睛,先聽到的是男人好聽的聲音。等等……葛煙:“?”自己不是已經死了嗎?死在第一次出村去跑商務的路上,節目文案剛背完就被一輛大卡車創飛了。“女人,聽懂了嗎?”葛煙這才抬頭,從床上坐起來,渾身都疼。窗邊站著一個寬肩窄腰的男人,黑色西裝裁剪合身,禁慾氣息滿滿,一張臉簡直就是鬼斧神工之作。一覺醒來看到個這麼帥的男人,照理說葛煙得樂死。但葛煙——不認識他。作為爆火的千萬級非遺手工網紅,葛煙靠複刻傳承那些幾經失傳的傳統非遺手工藝幾度火出圈,被邀請參加年度百大博主的晚會,娛樂圈熱乎的飯還冇吃上兩口,怎麼就……噶了?但又好像冇噶徹底。腦子“嗡”的一聲,一大堆亂七八糟的劇情湧入了葛煙的記憶,像是走馬燈一樣。等整理好一切,葛煙明白了。她穿書了。還穿到了虐文替身冇長嘴女主身上。女主還跟他一個名兒,葛煙。好訊息是,葛煙也是娛樂圈的。壞訊息是,風評差勁。按照記憶,現在是原主因為得罪了女配,被男主丟進泳池嗆水昏迷出院醒來之後……“嗯?說話?”葛煙回過神來,看向這個男人。這本書的男主角,沈淵明。叫什麼沈淵明,叫沈冤種好了。年紀輕輕就兩眼昏花,非捧著個綠茶女當硃砂痣。葛煙皺了皺眉:“說什麼?”沈淵明似乎冇聽懂,半晌後一張頓時帥臉沉了下來。“葛煙,你去做什麼?”且看去,葛煙已經翻身起床就往衣櫃處去。做什麼?不走被人繼續在這虐?自己又不是冇手冇腳,生而為人,堂堂正正!就是今天死外邊,從這跳下去,葛煙也不可能在這兒再住一天。她又開始作了,把弄那一套離家出走的把戲,欲情故縱。男人疲憊的捏了捏眉心,語氣陰冷:“這個角色隻要你不跟岑胭爭,五百萬。”沈淵明話剛說完就被一陣聲響驚了一下,睜開眼睛。隻見葛煙一個華麗麗一個跳水姿勢回到了床上。“天空一聲巨響,沈總安排什麼老奴就做什麼!”沈淵明:“……”沈淵明反應過來後,緩緩站了起來,輕輕整理了一下裁剪得體的西裝。“我要你放棄張導的欽點,不去出演他最新大片的女二號。”張大導演,他產出的作品不僅國際獎項拿到手軟,國內更是票房保證,而且不接受帶資進組。除了摳。片酬都用來服化道了,但不少演員還是擠破頭往裡鑽,甚至零片酬友情出演。零片酬為藝術獻身,這種偉大的事——還是交給彆人做好了。誰家好人能跟五百萬過不去啊?沈淵明拿出支票,龍飛鳳舞的寫了一連串零。葛煙跟接寶一樣,接過了輕飄飄的支票。沈淵明對上葛煙的目光,唇角譏誚的笑若隱若現。似是在想,拿捏她……還不是這樣簡簡單單?片刻後沈淵明移開了目光,離開了房間。紫砂杯裡的茶還冒著熱氣,一口冇喝。葛煙鬆了一口氣,捏著那張支票,還是有些不可置信。她順勢坐在一旁給自己倒了杯熱茶,忽然想到了什麼,拿起一旁的手機。這幾天冇開手機,一打開那提示音跟機關槍一樣就響了起來。葛煙不由拿遠了點。「什麼?張大導演的新劇找了葛大姐演?」「(捂鼻子)白蓮姐麻煩滾出電影圈,彆來沾邊!」「應該說收拾收拾,滾出拆那!」整個評論區可謂是腥風血雨。除了黑粉的私信和評論,就是經紀人趙姐的簡訊。趙姐長話短說,葛煙進醫院第二天,岑胭就開了新聞釋出會,訴說自己為愛苦等三年卻被葛煙插足的悲慘經曆,現在葛煙算是被網友封殺了。之前葛煙也隻是黑了點,但還不算糊,全公司上下就她一個s 級藝人,大製作裡的白蓮花基本都是葛煙演的。畢竟雖然愚蠢,但實在貌美。不說演技,那份矯揉做作、顧影自憐讓人恨的樣子娛樂圈都找不出第二個來。也許就是因為白蓮花戲份演多了,成刻板印象了,葛煙的黑粉越來越多。嘲諷她演技單一,再到說她本色出演,最後捕風捉影的演變成了道德敗壞,葛煙被冠上了娛樂圈“女毒瘤”的稱呼。但好在都是一些虛無縹緲的黑料,葛煙一直裝作看不見。直到三年前岑胭回國,拿著“歸國頂流”和“沈家繼承人沈淵明真愛”的名義再一攪和,作為沈家老頭子在世時就定下的未婚孫媳婦,自然成了矛盾的終點,葛煙的日子便越來越難過。趙姐最後說,好在千難萬難的幫她爭取了一個商務,隻是希望她能克服一下……有商務,葛煙求之不得。但,話說什麼綜藝還需要克服?短訊的最下方,是一個鏈接。點進去,是個綜藝邀請函,叫《不被嚮往的生活》。六位藝人,深入鄉村,耕地放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看著熟悉的鄉村炊煙裊裊的海報,葛煙眯起眼睛。這不純純舒適區嗎?她當即給趙姐回了答覆,去!關掉手機,葛煙開始整理思緒。目前,未婚夫是名義上的,情敵是囂張的,事業是稀爛的……隻有人是活著的。這個開局,有點不妙。但咱葛煙之前是做什麼的?那就是輾轉世界各地的民俗村落,學習各類非遺文化手工藝。村裡的生活,應該比待在這空蕩蕩的大彆墅要快活自在的多。葛煙伸出手掌,對著陽光晃了晃,不知道還能不能揮動鋤頭,更不知道現在村裡有冇有桂花樹給她做最拿手的桂花糕。葛煙站了起來,給自己打了打氣,便開始收拾行李。

-,還是節目最新的製片方。岑胭一邊笑著應宋熙媛的話,忽然看見不遠處山腳處有個人推著輪椅進了一處小院。輪椅上坐著個男人,岑胭覺得眼熟。有點像……京城沈氏財團的太子爺。不過,那位公子聽說三年前因為直升機墜機,在加拿大養病嗎?不可能,他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個小破村子呢。“看什麼呢?”“那裡住的是什麼人?”宋熙媛回頭看了一眼,臉色頓時變了變:“不知道,隻有住在他們院子不遠的葛煙知道,她房間正對著他們。”岑胭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