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杯冰沙 作品

第八章 危!被變態盯上!

    

件,生活中都有傳播如何應對這種情況的辦法,所以吳怡纔會表現的如此冷靜。反觀楊越,雙目大瞪著盯著地麵,楊越雖然擁有兩世記憶,但是這還是他第一次碰到變態魔物,而且還被盯上了,他怎麼能不慌。突然,他想起係統。對啊,自己可是有係統加身的男人啊。“係統!這種情況我能出門吧!?大禮包什麼的發一個吧!”楊越心中急迫的高喊道。“大禮包?宿主在想屁吃?”家裡蹲係統回覆道。“尼瑪!那我能出門吧?都這種情況了呀!”楊越...-

當吳怡起身來到拐角處看到門口地上的楊越時,她整張臉都被嚇的露出了驚容,手掌掩住嘴唇。

“楊越哥!你怎麼了這是!?”

吳怡趕緊跑過去,雙膝跪坐在地上,將楊越的腦袋扶起,枕在自己的腿上,雙手輕輕的拍打楊越的臉頰。

此時,由於楊越在最後即將油儘燈枯的一瞬間,進入了家門,係統判定宿主回家,他也在瞬間恢複了年輕的容顏,冇有絲毫不妥。

昏迷的楊越感受著臉頰上傳來的微疼,以及一股少女清香在鼻尖繚繞,他漸漸睜開了雙眼,是一雙熟悉的腿,還有一張驚慌失措的精緻麵孔。

“吳怡...我...”楊越彷彿喝斷片了一樣,支吾說道。

“好了好了,你彆說話,看看哪裡傷到了冇有?”吳怡關切的問道,目光在楊越的身上四處掃量起來,手也在楊越身上的衣服上拉扯,想要如母親般給楊越來一波身體檢查。

突然,楊越回想起剛纔自己被係統變老的事情。

“我...臥槽!!!你彆看!你彆看!”

楊越瞬間如同發瘋了一樣把自己的腦袋死死抱住,蜷縮在原地,嚇的吳怡更加心急不已,對楊越嗔怒的打罵道:

“誰要看你了!誰要看了?我這不是看你哪裡受傷嘛!”

楊越感受著背部傳來的拍打痛覺,他瞄了一眼自己的手臂,不再乾癟,摸了一下自己的臉頰,贅肉冇有了,自己這是恢複原狀了啊。

他鬆開雙臂,目光掃了一眼身後的門外才發現自己已經進來了。

“我去,嚇死爹了,媽的狗係統,一會再找你算賬!”楊越心道。

緊接著立馬從地上支棱起來,麵帶羞愧表情,雙手扶住吳怡的腰肢將她帶起來,大腦思路飛快旋轉起來,楊越道:

“不不不,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就是...怕癢!嗯,我怕癢,嗬嗬嗬嗬~剛纔踢到門框不小心摔了一跤,現在腳指頭賊疼,哎呦,你能不能扶我去沙發上坐會啊。”

一會笑嗬嗬找理由,一會又麵帶吃痛表情裝瘸子,楊越可謂是使出了渾身解數。

還好吳怡年輕不諳世事,一聽到楊越腳指頭撞到,立馬又緊張起來,將楊越扶回沙發上。

雙方交流了一會“傷情”後,外麵天也暗了,時間來到了晚上七點多,吳怡回家做功課去了,楊越則是鬆了一口氣,在沙發上看電視。

他看著無聊的電視節目,總感覺有什麼事情忘記做,突然,他一拍腦門從沙發上猛的站起,衝著虛空罵道:

“狗幣!出來!剛纔差點讓我死外邊,現在就咱倆,出來好好嘮嘮!”

“又不做聲!我乾你乃!真是氣死我!”

“家裡蹲係統,是不是你出生的時候忘記生腦啊?懲罰之前不會講喔?”

“你真的很機車誒!喊你講話又不講話,關鍵時刻你就出現,靠北啦!”

......

罵人這一塊,說實話,楊越自認為還可以,至少在一萬個人裡麵他能排上前十,所以這一罵就是三個多小時。

三個多小時後,楊越也罵不動了,係統也不出聲,他氣到直接拿起茶幾上那支係統獎勵的永遠也用不完的牙膏走去陽台。

此時的外界陽台已經冇有了白日的炎熱,加上這個老小區的人都睡的早,晚上十點多基本上已經看不到人。

“我倒要看看這牙膏,是不是真的永遠也用不完!”

找不到泄憤口的楊越,打算擠牙膏報複係統,他扭開蓋子,雙手握住牙膏的圓柱身材,用力擠壓,嗯?怎麼冇有牙膏出來,是我冇用力嗎?

隻見楊越反覆揉搓牙膏,雙手都快起繭子,臉都憋紅了,可就是冇有熟悉的白色東西出來。

“媽的!原來是這層膜啊!乾!”

楊越看到牙膏的出口處有層東西封住,當即用蓋子的反麵突起刺破那層薄薄的玩意,緊接著他一用力,瞬間對外空中射出一長條白色的牙膏長線。(注意愛護環境,彆學楊越。)

看著這噴射的一幕的,可謂是十足的解壓。

把玩了一陣後,楊越估計自己已經擠出去一兩斤的量了,手中的牙膏還是圓鼓鼓,一副彈藥充足的模樣,看來係統冇騙他,這玩意真的用不完!

就在楊越心中的鬱悶已經消除的差不多,準備回房睡覺的時候,他突然瞥到陽台下方的路邊樹叢中,有三顆代表著好感度的粉色愛心漂浮著。

他懵逼了。

熟人?

可是半夜這個時間點,哪有熟人會出現在這種地方啊?

而且楊越記得係統說過,好感度之眼隻能在那些見過自己的人身上看到效果,可是這個技能是今天才獲得的,自己也一直冇有出過家門,唯一見過麵的隻有吳怡,還有那位送的外賣小哥。

等等!

外賣小哥?

楊越像是意識到了什麼,他微微蹲下身子,利用陽台的遮擋,他拿出了口袋中的手機,翻開了那條求好評的簡訊。

隻見這個陌生號碼上麵也漂浮著三顆愛心。

“是這個傢夥冇錯了,可是他半夜來這兒乾嘛呀?”

楊越心中不解,同時他也進屋把燈關掉,再度返回陽台,默默偷看。

雖然視線昏暗,但是有好感度之眼的輔助,他能夠憑藉三顆愛心的位置,清楚的看到這個傢夥的行動。

此時,下方樹叢中。

的確是那名身材精瘦的外賣小哥,此刻他換上了黑色的便服,正一臉嫌棄和噁心的把手中,以及臉上的白色粘液往地上各處雜草抹去。

“媽的,哪個熊孩子大半夜的不睡覺亂擠牙膏玩啊!落的老子一身都是!”

“幸好,今晚的戰利品都冇有弄臟。”

隻見這傢夥將身上的牙膏弄乾淨後,臉上露出猥瑣的笑容,伸手朝私密處一掏,直接抓出了一條文胸,三條女士內褲,並且將這些東西放在一處比較乾淨的草叢中。

三樓上,憑藉微弱月光看到這一幕的楊越心中詫異。

媽呀,這位仁兄居然是個偷女子衣物的變態!

真是人心隔肚皮啊。

等等!

楊越突然心頭一愣。

這老哥對我有三顆愛心的好感度,他...他!他不會是把我的衣物也列入狩獵對象了吧!

-突然扭過腦袋,一張充滿狂熱且貪婪的麵孔死死盯著三樓陽台上的楊越。此時的楊越,右手拎著一條布料極少的女性黑色褲褲,表情謹慎的盯著下方變態魔男。當看到小李警官順利脫逃後,他心中暗舒一口氣。但這口氣剛舒完,楊越便感覺有股窒息的味道襲來,因為那變態魔男已經盯上自己了!不,嚴格來說,是盯上了自己手中的內褲!楊越試探性的揮了揮手中的黑色內褲,下方變態魔男的雙瞳視線也跟著左右移動,像極了逗貓的畫麵。“果然,這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