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杯冰沙 作品

第五章 鄰家少女的告白!

    

她一下。神奇的改變發生了,珍妮特隻感到大腦一暈,全身隱隱發疼,她背後突然伸出兩片薄薄的翅膀,如同蜂翅一般,下一秒,在皮姆驚恐的眼神中,她瞬間消失。“珍妮!珍妮!你在哪兒!”皮姆發了瘋一般大吼大叫,他為自己腦中最不願想到的可怕猜測而害怕,“千萬,千萬不要有事啊。”“亨利!”突然,皮姆聽到了珍妮特的聲音,“你在哪兒?!”“嘻嘻,我在這兒啊!”皮姆突然看到自己眼前多了一個小蟲子,等他定睛一看,突然發現那...-

聽到自己又喜獲50點經驗值,楊越心中也是有些開心,冇想到吳怡還是個送經驗的寶寶,這要是再來幾下,馬上就能升到三級,到時候,身體素質再度翻倍,生活費從每月的2w,翻成每月4w,簡直爽歪歪啊。

隨後,楊越解決完餐桌上的外賣後,將餐後垃圾扔到廚房垃圾桶,洗乾淨手,來到客廳看著沙發上正在平板電腦上寫作的吳怡。

此時的吳怡,背靠著沙發一側,修長的雙腿併攏且微微屈膝,一雙腿便占了三個沙發座位,也不知道她在寫什麼,但平坦的眉頭卻一直微微凝皺著。

“喝點酸奶嗎。”

楊越隨口問道。

“好啊,對了你寫的是什麼類型的文啊?”吳怡問道。

楊越一邊走向餐桌一側牆角的單開門冰箱,一邊回答道:

“玄幻小說,你看過嗎?”

“網文嗎?冇接觸過,不過聽說能靠寫小說賺到錢的人隻有百分之五,而能夠通過寫小說養家餬口的,隻有百分之零點三,你是打算全職寫作嗎?”吳怡問道。

“是的,投了份稿子,結果人家網站給了我一份千字三十元幣的保底,先走一步看一步吧。”

楊越提著一桶2l的酸奶和兩個杯子,來到沙發上,自然的坐下,倒奶。

而身後吳怡也下意識的收回了雙腿,恢複正常坐姿,拿起酸奶,神色平常的說道:

“全職在家寫作也好,我聽同學說,最近與咱們b街相鄰的a街和c街可不怎麼太平,偶爾有魔物出現,不過幸好有龍門機動部隊鎮守,不然真的危險了。”

楊越聞言,默默點了點腦袋。

這段時間他出門找工作,確實在路上聽到不少關於魔物的訊息。

魔物是什麼?

龍門機動部隊又是什麼?

根據楊越穿越過來這個世界一個月的時間裡所得知到的訊息,魔物,是一個統稱,魔物可以是植物,可以是突然變異的人類,可以是路邊的石頭,家禽,海鮮,甚至可以是一棟房子,大廈......根據電視上的報道,這些魔物都是突然之間獲得某種神秘力量,產生變異,對城市進行大肆破壞,並且破壞力也有明顯的強弱之分。

至於龍門機動部隊,這是一個規模龐大的勢力組織,掌管東方青龍,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的二十八星宿城區的安全工作。

龍門裡麵強者無數,等級森嚴,並且每個強者都擁有個人的微博,後援會粉絲團,網站。

當瞭解完這些後,楊越一開始是懵逼的,這不就是異界版的一拳超人世界嗎!

經過一開始的惶惶不可終日,楊越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開始找工作求生存,雖然這是個魔物遍地走的世界,但大部分情況下還是與前世世界一樣,是個文明的現代化都市,經過這些天的適應,楊越心中的惶恐也消除一空。

“不聊這個了,來指導一下我寫作吧,這個課題我不擅長。”

吳怡的話,將楊越的思緒拉回現實,隻見吳怡將自己手中的平板遞到自己的麵前,眼含微羞的注視著楊越的表情。

楊越接過,掃了一眼螢幕,文章標題是:【雙魚男與巨蟹女適不適合談戀愛】

“星座課題啊?”楊越有些詫異。

誒?雙魚座,自己不就是3月13號出生的雙魚座嗎?

巨蟹座是6月22日至7月22日,現在是八月份上旬,如果我冇記錯的話,十多天前自己還參加了吳怡的生日聚會呢。

喲~

這小妮子現在,正明裡暗裡的搞暗示呢,楊越故作淡定的瞥了一眼吳怡,心中暗道。

幸好,前世的時候,楊越玩過一段時間的星座塔羅牌,對十二星座也算熟悉。

“對,星座課題,是學校社團佈置的,你要是不會就算了吧,我上網搜搜。”吳怡有些謹慎的說道。

隻見楊越將電腦還給吳怡,平靜的說道:

“巨蟹女,性格溫和,天真,細膩而感性,喜歡居家,

而雙魚男,位於黃道十二宮最後一位,集合了前麵十一個星座的所有優缺點,自覺,喜歡幻想,浪漫主義,

雙魚男和巨蟹女,就像是長途旅行中遇到豔遇一般讓人心醉,巨蟹的出現,讓雙魚的旅程多了很多快樂,雙魚的出現,讓巨蟹感覺,世界上竟然還有如此與自己合拍的人,

總體來說,這兩個星座的戀愛指數高達百分之百,是天生的一對。”

聽著楊越娓娓道來,吳怡心中感到意外,冇想到楊越連星座都懂,把自己心中要說的台詞都給說完了,難道自己的小把戲,已經被他看穿了嗎?

楊越說完後,隻見吳怡腦袋頂上的好感度從88直接飆升到99!

楊越也是頗有成就感,畢竟自己就說了這麼幾句話就把人家撩的心花怒放,要是放在前世,自己和人家姑娘聊星座,絕對會被噴土鱉,甚至有些女生轉過頭,就把自己當做笑料分享給彆人。

哎,還是少女好撩啊。

“誒,好像你就是雙魚座的吧。”吳怡故作鎮定的淡笑問道。

“嗯,我記得你是巨蟹座的吧,難怪咱們這麼合拍呢,不過小怡在學校一定很搶手吧,追你的人一定很多。”楊越試探道。

“那當然,不過我根本不喜歡他們,而且我爸媽根本不讓我談,他們這段時間甚至都開始有意無意的給我介紹相親對象...哎~”

吳怡麵露憂愁道,無力的發出一聲長歎。

“相親對象?可你纔讀高中啊。”楊越又驚又無語。

十八歲的美少女,在本該無憂無慮的年紀裡,被家裡父母介紹相親,這真是道德的淪喪啊!

“嗯,有次文化考試冇考好,他們就說,讓我彆靠大學,找個有權勢的老總兒子嫁了得了,畢竟有些和我一樣大的女生,都已經生小孩了......”吳怡越說越無奈,彷彿病危的林黛玉一般有氣無力。

楊越一時不知道說什麼。

他冇想到這種問題,在這個世界都存在。

“楊越,這種搭夥過日子的婚姻,你認為能行嗎?”吳怡凝眉問道。

楊越從吳怡的眼神中,看到了彆樣的情愫。

“這得看你們雙方的感覺吧,額...如果相親,你希望男方是什麼樣子的呢?”楊越問道。

吳怡聽到楊越的問題後,雖然表麵表情依舊楚楚可憐,但內心則是鞭炮齊鳴,鑼鼓喧天,人山人海,彩旗飄飄!

“上鉤了!上鉤了!終於上鉤了!我真是太難了!嗚嗚嗚~”吳怡內心的小人已經哭暈在地。

“像楊越哥哥這樣,我就很喜歡啊,就算是相親認識的,我也認了。”

吳怡羞紅著臉,雙臂交叉在胸口抱著電腦說道。

-乎魔怔的奇怪語調,說道:“我不是求你放我一馬嗎?”“你!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你知道每天送外賣被客人罵是什麼感覺嗎?”“你知道頂著近四十度的高溫,偶爾還迷路,騎車差點被大貨車撞死,就是為了按照預定時間送達的痛苦嗎?”變態男越說,他的表情越詭異,彷彿已經走火入魔精神崩潰了一般,甚至連頭頂的三顆粉色愛心,也在瞬間變成了10顆黑漆漆的愛心。可以說是對楊越恨之入骨!“可是你偷的是內衣,為什麼扯到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