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嘯九千 作品

第9章 被陷害

    

。胡美麗此女毫不猶豫說道。好一個功是功,過是過,絕不混淆來說。此事任誰聽了。都會認為胡美麗此女功過分明。但隻要不傻。便會聽出。她這是在提醒女王。陳婿還是有罪之身。萬不可給他升官加爵。這便是此女說話藝術。看似公私分明。實則用心險惡。但卻讓人絲毫挑不出任何毛病來。另外還在提醒女王。她同樣有功該獎勵。真可謂是一箭三雕。“陳愛卿確實還冇有洗脫罪名”。女王瞬間為了難。想要獎勵陳婿。文武百官。朝堂。甚至規矩上...-

“你媽的”。

早就看眼前這個馬屁精不順眼了。

陳醑目光透露著冰寒。

“是你這女人要斷後”。

“又不是本官”。

“滾開”。

說著。

陳醑一把推開女人。

便要離去。

站住。

“陳大人不要忘了你身份”。

然而此女卻是喝道:“你一個小小司直,本官乃堂堂大理寺少卿,本官命令你留下來與本官一起斷後。

說著。

此女不由分說將一包袱強行扔到陳醑腳下。

“撿起來,本官命令你撿起來”。

“老子撿你妹!”

陳婿一腳踩在包袱上。

隻見咕嚕嚕一顆大好人頭便露了出來。

然而就在這時。

數十名烏雞國士兵趕了過來。

領頭將領。

一名身穿重甲手持長劍中年男子。

定睛一看陳婿腳踩的那顆人頭。

頓時眼睛佈滿血絲睜的瞪圓。

隨即便是一聲如同虎嘯般的怒吼。

“你,你這小子居然殺了烏拉王子,本國太子,本官要將你碎屍萬段,誅滅十族”。

“烏拉王子,烏雞國太子?”

陳婿當即明白什麼。

一看罪魁禍首胡美麗早已化作一道殘影離去。

“媽的賤女人居然陷害老子”。

事到如此。

陳婿還能不知道怎麼回事?

他被胡美麗這女人設計了。

故意將烏雞國太子頭顱拋給他。

主要是算準了時間。

栽贓陷害他。

讓他成為殺害烏雞國太子的人。

這下子他算是跳入黃河都洗不清。

烏雞國的人豈會放過他?

知道在怎麼解釋也冇有用。

陳婿不由分說。

手中絕世好劍化作一道長龍向著前方劈砍而去。

轟!

然而就在這時。

一把數百斤重的錘子突然擋在陳婿近前。

隻見先前那名中年將軍。

身子突然拔高兩丈。

手持重錘。

如同一隻蠻獸向著陳婿這邊緩緩走來。

這是遇到了妖怪了嗎?

眼見如此。

陳婿心中一慌。

早知道西遊記世界會出現妖怪。

冇想到這麼快就被他遇見。

完了。

就算實力最差的妖怪。

也不可能是他這種凡夫俗子所能夠比擬的。

即便係統說他現在擁有者天人合一修為。

擁有天下無敵實力。

到底還是凡人。

這回恐怕要死在妖怪手中了。

“宿主,這是蠻力術,巨力術的一種,凡修一樣可以修煉,不然凡修裡麵也不可能有那麼多奇人異事,所以你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

這時。

係統機型般語音在陳婿腦海中提醒說道。

蠻力術隻是一種簡單的術法。

戰王實力的人就可以學習。

當然不同人學。

威力天壤地彆。

如天上的巨靈神使用此術法。

瞬間便被撕開一座山峰。

“戰王,什麼是戰王?”

明白一切。

陳婿好奇問。

“戰王乃凡修的一種”。

係統答道:“凡修共分為武者,武師,武靈,武王,武皇,武宗”。

“武宗便是真正的王者”。

“俗稱戰王”。

原來如此。

明白這些。

陳婿接問道:“武宗上麵是不是還有其他修為,那我又是凡修中的什麼修為,你之前說我是天人合一,但冇有明確說明我的修為!”

“宿主越來越融入這個世界了”。

係統答道:“戰王之上自然是戰皇,俗稱武聖,又稱天人合一,陸地神仙!”

“原來我現在是武聖”。

“那在往後我是不是神仙了”?

隻能說半個。

係統答:“武聖上麵還有個境界武帝,當宿主修為到達武帝後,便真正一隻腳踏入神仙範疇!”

居然還冇到神仙修為?

聞言。

陳婿顯得有些苦楚。

就算他現在是武帝還冇有成為神仙。

那他多久才能趕上孫悟空這樣的仙君?

如果趕不上孫悟空他拿什麼阻止女王與唐僧見麵?

屆時任務不能完成。

還不知道係統會將他怎樣?

“宿主不要灰心”。

係統接道:“本係統佈置的任務是讓你阻止女王與唐僧見麵,或者讓女王不要愛上唐僧”。

“又不是讓宿主殺了孫悟空,所以這任務說難也難,說簡單也簡單,就看宿主怎麼做!”

況且宿主目前實力也不弱。

吃了極品大還丹後。

即便宿主隻有武聖修為。

但一樣能越級單挑武帝。

“可終究不是神仙的對手?”

就在陳婿顯得有些心灰意冷之時。

隻見這時。

中年將軍突然手持重錘轟了過來。

“小子拿命來,能死在本戰王鐵錘下,乃是你的造化”。

“什麼檔次也配說造化”。

轟!

陳婿手中絕世好劍如同一道閃電般揮出。

直接便將中年將軍連同重錘斬成了兩半。

啊!

小子。

“你,怎麼可能?”

“本戰王一定是在做夢”。

滿臉痛苦。

一隻手捂住斷臂。

中年將軍滿臉的不可置信。

他甚至覺得這是在做夢。

他堂堂戰王。

烏雞國前十強者。

怎麼可能就這樣被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給打敗了。

一定是他大意了。

給了對方機會。

然而下一刹。

一道劍氣直接劃過中年將軍喉嚨。

臨死他眼睛睜的大大的。

他究竟惹到一個怎樣的存在?

“大,大統領死了”。

“此子唯有大將軍與丞相方能對付”。

“快”。

“快去稟報大將軍”。

一旁士兵見狀紛紛丟下武器。

有些在撂下狠話後。

也跟著逃命而去。

陳婿也懶的去追這些小嘍囉。

他也不擔心這些士兵回去告密。

反正這件事情也是紙包不住火的。

況且胡美麗那女人既然陷害他殺了烏雞國太子。

此事定然留有後手。

即便他殺光眼前這些人。

還是會有人前往烏雞國告密。

“媽的那個小賤人,不僅會拍馬屁,心思還如此歹毒”。

想到如此。

陳婿暗暗發下狠誓。

回去不讓胡美麗那女人付出慘痛代價。

他枉為人。

另外這件事情已經鬨大了。

陳婿明白烏雞國的人絕對饒不了他。

同時也會逼女王交出人來。

屆時恐怕他就難了。

當然。

陳婿絕對相信女王。

絕對不是那種忘恩負義小人。

隻是苦了女王。

烏雞國肯定會在這件事情上大做文章。

屆時真的出兵女兒國也不一定。

也不知女王能否扛下這壓力。

陳婿暗暗苦笑。

緊接著他身形閃動。

便向著女兒國方向而去。

此時。

女兒國朝堂。

一連接到幾道邊軍來報。

說是烏雞國舉兵來犯。

要不是有子母河擋著。

早已經殺入女兒國了。

-了,希望你一定要配合,否則休怪本將軍無情”。見女王與國師離去。大將軍皮笑肉不笑看向陳婿。隨即指了指胡美麗此女。“說來此事還有胡大人蔘與,胡大人作為你的頂頭上司,你就聽從胡大人安排吧!”“胡大人!”就知道此事少不了胡美麗此女。陳醑無所謂點了點頭。“那就麻煩大將軍與胡大人了”。“麻煩本將軍?笑話!”大將軍一臉傲慢。擺了擺手。“本將軍還有很重要事情需要處理,這點小事哪輪到本將軍,陳大人你就聽從胡大人調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