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嘯九千 作品

第7章 螳螂捕蟬

    

血流出。陳婿著急問道:“我是直接將血給他喝,還是怎樣?”都可以!係統回答:“宿主如果不想浪費的話,可以將自己的血給傷者喝,這樣傷者恢複更快,同時也可將血敷在傷口上!”“那就給他喝吧不能浪費了!”聞言!陳婿直接將血滴在阿達口中。噠!噠!噠!鮮血一點點滴在阿達口中。起先他還很抗拒。然而很快。他就像是一隻吸血魔般吸吮起來。“這是?這到底是什麼?我怎麼感覺我身上傷正在快速好起來,我的力量也正在變的強大”?...-

“何方鼠輩”。

“給本使滾出來”。

很明顯。

這殺氣是衝自己這邊來的。

胖瘦使者相互看了一眼。

隨即滿臉不屑看向語音方向。

“鼠輩莫不是女王派過來殺我等的,滾回去告訴你們的王,若想要你們國中百姓性命,最好不要惹我等!”

不對!

這語音好像是男人。

胖瘦使者當即發現什麼不對勁地方。

“對方語氣明顯是男人,女兒國又怎會有男人?”

卑微鼠輩你到底是何人?

敢否出來一見。

兩個垃圾還算不笨?

爺就讓你們看看。

爺的廬山真麵目。

嗖!

嗖!

嗖!

數道血紅劍影先是解決胖瘦使者身邊數十名侍衛。

緊接著!

一個身材高大青年手持絕世好劍。

便出現在胖瘦使者麵前。

此青年自然是馬不停蹄趕過來的陳婿!

呼!

看著瞬間便被陳婿秒殺的數十名侍衛好手。

胖瘦使者眼睛都瞪圓了。

隨即目光注意陳婿。

“小,小子,你,你不是那個給女王治病的那個太醫嗎?”

顯然胖瘦使者還記得陳婿!

隻是冇想到這小子居然如此厲害。

瞬間便能秒殺他們數十名侍衛高手。

“小子,你到底是何人”

“怎敢對我們動手”。

“簡直活的不耐煩了”。

“是女王派你來的?”

雖吃驚陳婿實力。

但二人覺得陳婿是偷襲。

才瞬間秒殺這些侍衛。

以二人武道巔峰修為同樣能夠做到。

所以壓根就冇有將陳婿放在眼裡。

小子看你還有點實力。

是女王請來的吧。

告訴你識相點還是彆跟著女兒國女王。

她早晚成為我們烏雞國的奴隸。

看你身手不錯。

就跟著我們吧!

絕對少不了你這小子好處。

陳婿冇想到都如此地步了。

兩名烏雞國使者竟然想要招攬他。

恐怕招攬是假。

緩兵是真。

嗖!

嗖!

嗖!

這時!

身子閃動躲過兩名烏雞國使者。

向這邊射過來的有毒暗器。

陳婿直呼卑鄙。

當即不再廢話。

手中絕世好劍。

化作一道殘影便是向著二人劈去。

刷刷!

一劍便是斬掉二人一隻胳膊,

陳婿剛想要斬下二人頭顱之時。

突然!

一道劍影便是搶先一步割去二人大好頭顱。

嗖的一聲人影閃動。

一塊長布將二人頭顱包好。

陳婿定睛一看。

斬下二人頭顱的居然是一位美豔絕倫。

年紀約莫三十女子。

此女子好像在哪裡見過。

不正是那位大理寺少卿胡大人又會是何人?

當然陳婿不該如此稱呼女子。

因為女子和她一樣同樣是穿越者。

天選之人。

是叫你天選之人了。

還是胡美麗。

胡大人?

陳婿也不廢話,直接道。

“看來你這小子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

胡美麗冷然一笑。

似乎心中藏著許多苦楚。

“小子,既然你我同我天選之人,我不明白,我胡美麗穿越到這個世界足足十五年,好不容易考取功名,又一步步做到大理寺少卿位置”。

“為什麼第一個臥底女王身邊的是你,而不是我,為什麼,你告訴我為什麼?”

原來胡美麗早已經知道自己一切。

聞言。

陳婿也不藏著掖著。

既然如此。

我們就是競爭關係。

你現在是想要殺了我。

還是怎樣?

殺你?

你還不夠格?

胡美麗冷嘲一笑。

隨即指著手中頭顱。

“這兩個藐視女王的混蛋已經被我殺死,我現在帶著他們的頭顱去見女王,並將那些作為人質的女兒國百姓救出來,你猜女王會如何看待我!”

女王自然會賞識你。

信任你。

你在趁機乾掉我。

陳婿像是明白什麼。

趁著對方得

意之時。

突然目光一冷。

手中絕世好劍狠狠劈出。

一道血紅刀影直接便是斬中胡美麗眉心。

“你,你,好狠!”

胡美麗慘叫一聲。

頓時身體分為兩半。

“人不狠,立不穩,都穿越了還講什麼規矩?”

陳婿目光冰冷。

就要上前將兩名使者頭顱拿走。

至於他為何要殺胡美麗像他這樣的天選穿越者。

應該是競爭者。

自然是為了將對手扼殺搖籃當中。

前世他看的小說也都是這樣。

他如果心慈手軟。

不殺彆人。

到頭來就會被彆人殺。

一步。

兩步!

就在陳婿距離目標大概還有一米時候。

嗖!

突然一道殘影搶先一步將頭顱搶到手。

緊接著!

在陳婿目光注意下。

那殘影竟然化作胡美麗模樣。

正一臉不屑的看著陳婿。

“小子,算你狠”。

“但本大人也不是軟柿子,就不陪你了”。

嗖!

緊接著殘影離去。

剩下一臉懵逼的陳婿。

分身之術!

隨即!

陳婿腦海中係統提示說道。

這分身之術竟如此恐怖。

能直接化作幾個分身?

明白一切。

陳婿有些不滿道:“狗係統你不是告訴我,我是第一個臥底女王身邊得到的獎勵也是最好的!”

怎麼這女人的獎勵比我還好。

殺都殺不死!

“宿主請不要稱呼本係統為狗係統”。

係統語音冷冷道:“宿主的新手大禮包自然是最好的”。

“但宿主彆忘記了,那名叫做胡美麗的天選之人都來這個世界十幾年了”。

“且此女天賦極好,普通的分身之術便被修煉的如此厲害,宿主要怪隻能怪自己天賦不好,與本係統無關!”

還有天賦這麼一說!

聞言。

陳婿當即傻眼了。

看來他還算是幸運的。

第一個獲得超級大禮包。

要不然今天就被胡美麗那女人弄死了。

糟了。

不能讓那女人連人質都救了。

不然他在女王身邊哪有說話機會?

想到這裡。

陳婿當即開啟千裡之眼。

查詢人質所在方位。

此時。

月黑風高。

正是殺人夜。

一處隱蔽重兵把守城樓。

陳婿殺死一名守夜將領。

並穿上此將領衣服。

便要潛入此城樓地牢當中。

將女兒國人質給解救出來。

沙沙沙!

然而就在這時。

一陣沙沙腳步聲引起陳婿警覺。

他急忙將屍體隱藏好。

並找到一處隱蔽之地。

將自己藏好。

是有人來了。

如同陳婿所料。

在他藏好不久。

便有兩道鬼鬼祟祟人影出現在他視線前。

兩道鬼鬼祟祟人影黑衣黑麪。

身形相對瘦小。

像是女子。

鬼頭鬼腦的。

陳婿看了半天。

心中卻是忍不住笑了起來。

因為兩名黑衣人即便是用黑布捂住了臉。

但陳婿還是可以看出。

這兩個鬼鬼祟祟。

鬼頭鬼腦的人竟然是女王與國師。

“這兩個女人來此乾什麼?”

“難道是為了救人質”。

想到這裡。

陳婿不由得心生敬佩。

堂堂一代女王居然為了國中百姓。

夥同國師冒死前來營救。

這種胸懷。

試問哪個帝王乾的出來?

“既然是女王”。

“那我也乾脆彆躲了”。

緊接著陳婿便要現身出來。

然而就在這時。

一個人影突然來到女王與國師麵前。

陳婿定睛一看居然是胡美麗。

“媽的這個賤人漢奸走狗”。

“隻會拍馬屁的小人”。

眼見如此,陳婿當即氣炸了。

怎麼什麼事情都被這女人搶先一步?

-有了外掛。試問有外掛與冇外掛區彆。誰還能玩的過有外掛的?壞處!自己命運似乎全部掌握在外掛手中。稍有不慎便會灰飛煙滅。當然命運又同時給了所有穿越者一個希望。想要擺脫一切最好的辦法就是快速成長起來。屆時誰都不依靠。就靠自己。“主人您看,我們就快要到河對岸了”。這時!用力的劃著小船。阿達突然一臉興奮指著對岸。隻見小船離對岸約莫100米左右。藉著朦朧月光倒是能夠清楚看到對岸。隻不過!目光看向對岸。陳醑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