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嘯九千 作品

第5章 司直府邸

    

派來的奸細,你有何證據?”“休要在此信口雌黃,信不信本官告你一個誹謗之罪”?“放肆!”“你一個小小司直竟如此質問本官”?見陳醑根本不將自己放在眼裡。胡美麗目光透露著殺意,冷道:“臭小子,你現在應該叫本官胡寺卿,因為女王已經封本官寺卿了!本官說你是臥底自然有證據”。“本官且問你”。“我們女兒國全是女人”。“你一個男人來我國乾什麼”?“本官在且問你”。“為何你出現,我國子母河便被投毒?”“你剛好又能治...-

哈哈!

想到這些。

陳醑就興奮。

完全忘記他來女兒國。

究竟是要乾什麼的?

他來女王身邊自然是為了完成係統佈置的任務。

阻止女王與唐僧見麵。

不過在此之前。

陳醑一定要獲得女王信任。

也不能用強的。

否則女王的軍隊可不是開玩笑的。

更何況係統任務要求也不允許。

唯一的辦法就是讓女王信任。

否則任務很難開展。

因為女王都不信任他。

難道還會聽他?

關於這點。

陳醑一定要快。

越快取的女王信任越好。

要知道根據係統所提供訊息。

像他這樣的天選之人很多。

如果他不趕快取得女王信任。

讓彆的天選之人得逞。

從而獲得任務成功。

到時候哭都來不及。

當然要取得女王信任。

最好的辦法。

便要解決女王目前燃眉之急。

先誅殺那兩名對女王不敬的烏雞國使者。

然後解救被他們當作人質的女兒國人質。

想到這點。

陳醑當即看向女王懇求說道:“陛下,那兩名烏雞國使者太可惡了”。

“居然藐視陛下,罪該萬死,臣作為大理寺司直,理應將他們捉拿歸案,或者當場處死,然後解救我國被他們當作人質百姓!”

“愛卿你真的可以解救我國人質?”

聞言。

女王美眸一亮。

但很快便黯淡了下去。

“愛卿不枉朕封你為大理寺司直,現在就懂的替朕分憂”。

“不過此事,非同小可,那烏雞國人豈是那麼好殺的,不說烏雞國早有準備”。

“那兩名烏雞國使者據朕瞭解,都有著武道巔峰修為,身邊好手無數,愛卿還是彆去送死了”。

“另外愛卿醫術不錯,這子母河的水是不能喝了,我們女兒國會出現很多像朕一樣的痛經者”。

“愛卿如果真有心,就去幫幫他們吧!”

“還有朕這就給愛卿安排司直府邸,愛卿如今是大理寺司直了,不可能冇有自己的府邸”。

這女兒國國主。

絕對是一個寶藏女孩。

聖明君王。

都如此了。

居然還在想著國家百姓。

陳醑知道此時他說什麼也冇有用。

隻好應允說道:“謝陛下,臣這就去醫治國中百姓,陛下還請注意龍體,有什麼要需要到臣的,陛下儘管吩咐!”

說著。

陳醑便退出女王寢宮。

離開皇宮。

陳醑自然是聽女王的。

冇有去追殺那兩名烏雞國使者。

但後麵可就不好說了。

也不可能完全聽女王的。

他也不急著現在就去找那兩名烏雞國使者。

以他的速度。

烏雞國使者帶著人回烏雞國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

他也根本不用急。

所以他先是回到女王為他安排的司直府邸。

隨後便安排下人采集能夠治療痛經的中藥。

這些藥方陳醑還是懂的。

好歹他前世在婦科實習過。

用紅花。

當歸。

丹蔘。

三七。

茯苓。

熬成藥。

都可化解痛經。

也算完成女王交代他任務。

做完這些。

陳醑便可騰出手來。

去追殺那兩名烏雞國使者了。

“放肆,連本大人都敢阻攔,你們是不是活膩歪了”?

這時。

陳醑剛走出府邸大門口。

便被兩名看門的衙役攔住。

這兩名衙役不像是自己府邸的。

而自己的看門衙役卻一臉緊張的躲的遠遠的。

看樣子自己的看門衙役都很怕他們。

所以任由他們作威作福。

竟連自己家大人都敢攔。

“你就是新上任的司直?”

一名像是領頭黑臉衙役不屑道。

“一個小小司直又算的了什麼,實話告訴你,我們是大理寺少卿胡大人派來的”。

“我們大人命令你哪裡都不能去,就在這裡為我們女兒國百姓治療痛經好了”。

“大理寺少卿胡大人?”

聞言。

陳醑當即便是一愣。

冇想到他剛上任大理寺司直。

便有上級給他

下馬威。

而且官階還不低。

要知道大理寺最高長官乃大理寺卿。

二把手就是大理寺少卿。

往下便是寺丞。

寺正。

評事。

主簿。

錄事。

在下麵便是司直,司獄,司務。

想不到堂堂二把手大理寺少卿。

足足跨越下麵五個等級來給自己下馬威。

而自己究竟有多大的麵子。

纔會造成如今局麵?

況且這個胡少卿自己也不認識啊。

什麼時候得罪他了?

明白一切。

陳醑好奇問道。

“二位本官並冇有得罪你們家大人,為何不許本官出門?”

“什麼時候得罪我們家大人?難道我們家大人就不該管你嗎?”

兩名衙役一臉傲慢。

隨即不耐煩說道:“小子識相的話,趕緊回府,否則彆怪我們二人對你不客氣!”

“他媽的,這是要造反啊”。

兩名小小衙役居然狐假虎威。

公然藐視自己這個大理寺司直。

從六品官員。

士可忍孰不可忍。

轟!

陳醑當即一掌將這二人轟飛。

管他是什麼大理寺少卿派來的。

打了再說。

“來人將這二人拖去埋了”。

做完一切。

陳醑對著手下命令說道。

此刻司直府所有下人都嚇尿了。

不過還是有人由衷佩服陳醑自家大人膽量。

當即有幾名不怕死的。

將這二人拉出去活埋了。

“你們都不怕死嗎?”

見這幾名手下還有些膽量。

陳醑淡淡說道。

“我們本就是跟著大人的,大人有什麼閃失,我們都一樣,有什麼好怕的”。

一名身型如同鐵塔般壯婦。

冷冷說道:“屬下願誓死侍奉大人!”

看的出這名壯婦是這幾名不怕死下人的頭。

陳醑顯得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好!你們既如此忠於本大人,本大人絕對虧不了你們”。

事後。

陳醑得知。

壯婦與幾名不怕死下人。

原本是女王派過來協助他的親衛。

難怪如此膽大妄為。

不過女王也不可能真給貼身親衛給陳醑。

這些都是上了年紀。

或者排不上號親衛。

所以纔給了他陳醑。

當然不管是不是女王不要的。

陳醑還是很感激女王。

想不到女王如此體貼。

他目前也冇什麼功勞。

居然將自己親衛送給陳醑。

一種莫名感動。

這讓本就對女王想入非非陳醑悸動。

不過他不知道的是。

女王人品在好。

哪會一開始就對他這麼好。

完全是看在他有些醫術。

能夠幫助女兒國中人。

這才加強對陳醑的保護。

卻不想歪打正著。

引起陳醑好感。

也引起大理寺少卿胡大人妒忌。

也就是說大理寺胡少卿知道此事。

所以纔會派人來的。

-蚯蚓般躺在地上。在劇烈咳嗽幾口鮮血後。陳婿緩緩站起身子。“媽的!”他大罵一聲。心中頓時五味雜陳般苦澀。大師兄不愧是大師兄。承認他根本不是大師兄對手。要不是魔鬼肌肉人及時出現後果將不堪設想。“係統,係統你出來”。陳婿當即呼叫係統。“我是不是很冇用的天選之人!”“宿主本係統已經清除黑客病毒,係統已經重新升級了一遍”。係統回答說道:“宿主不是冇有用,而是本係統升級太慢。所以為彌補宿主,本係統給宿主一次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