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嘯九千 作品

第30章 男人不吉利?

    

還有幾位王子,哪輪到我們!”據說我王就要傳位給烏拉王子。烏拉王子早就對女王垂涎三尺。烏拉王子又如此年輕。又怎會輪到你我。除非等到女王年老色衰。到時候我等要那年老的女人何用?還不如直接交給我家的公狗。哈哈有意思。將女王交給公狗。也隻有兄弟想的出來。太有意思了。不過這主意真的好。若有那天。誰還敢小瞧我們兄弟兩?聞言。矮胖男子大笑一聲。隨即眉頭一皺。“兄弟雖說不管怎樣那女兒國女王還輪不到我們二人。但兄弟...-

“陳愛卿!”

女王頓了頓。

一臉憂愁。

隨即便像是做出什麼決定說道。

“愛卿可知我們女兒國彈丸小國?

又多是女流之輩?

為何一直冇有國家滅了我們?”

是因為大唐國威懾其它小國。

其實也不是!

是一種強大難以想象的力量在護著我國。

然而我國不能擁有男性。

否則就會失去這股力量。

繼而如同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如今相信愛卿也看到了。

我們女兒國的女人容不得愛卿。

那都是因為愛卿的到來觸犯了這股神秘且強大力量。

繼而號稱神水的子母河纔會被人投毒。

烏雞國也膽敢來攻打我們。

這都是你的到來惹怒了神靈的旨意。

所以我們女兒國纔會這般容不得愛卿!”

“這,這也太離譜了”!

聞言。

陳婿終於明白女兒國的女人為什麼要針對他。

而不想針對他的女王隻是想要改變這股神秘力量。

此時。

女王如果說的是真的。

那究竟又是怎樣的一股神秘力量在操控著這一切?

未免也太神奇了。

女王又為何要改變這股力量?

一切的一切。

讓陳婿不禁想到前世看西遊記女兒國情節。

前世陳婿便想過。

女兒國那麼多女人。

又那麼弱小。

為什麼冇有其它國家覬覦。

還有最重要的一段情節。

琵琶精本來想要加害睡眠中的女王。

但女王身上突然發出一記金光。

琵琶精當即嚇得立馬逃走。

難道這與那股強大力量有關?

“那陛下可清楚這股神秘力量?”

想了想,陳醑直接問道。

“不知道”。

女王也顯得的是一臉苦惱搖了搖頭。

“本王真的不知道。

這究竟是怎樣的一股力量。

至於本王如何得知。

那都是上任女王告訴本王。

在由每任女王口口相傳。

隻是口口相傳,女人兒國絕對不能有男人。

否則會受到上天懲罰。

但究竟是為什麼。

冇人知道。

也不知道究竟是怎樣的一股力量。

為什麼不允許我們女兒國擁有男人?

當然。

冇有男人的女兒國。

對於本王穩固江山自然是好的。

但本王與天下所有女人一樣。

還是無比渴望男人。

所以本王想要改變一切。

幫女兒國引進男人。

可最後陳愛卿你也看到了。

這件事情基本很難。

不僅國中百姓強烈反對。

最重要的是那股強大的力量根本就不給本王任何機會”。

“連女王都不知道?”

聞言。

陳醑徹底懵逼了。

不過想想這樣也好。

女兒國不能有男人。

那他就可以輕易勸說女王不要見唐僧。

但無比矛盾的是。

陳醑他自己也是男人。

他如果這樣勸說女王。

那女王豈不是第一個趕走的就是他?

況且即便女兒國不能有男人。

但男人還是可以短暫來到這裡。

如此說來。

唐僧同樣還是能夠與女王見麵。

如此。

除了自己留下來取的女王信任。

然後勸說女王不要與唐僧見麵。

否則這問題根本無解。

好在此刻女王是包容男人的。

也希望為女兒國引進男人。

想了想。

是為了自己。

也是表衷心時候。

陳醑回道:“陛下,臣支援陛下為女兒國引進男人。

不管怎樣。

臣都覺得陛下所作所為都是正確的。

因為上天既然製造了男人和女人。

就是為了不讓一方寂寞。

陰陽協調。

才能更好的繁衍生息下去。

如果一國隻是女人。

又或者是男人。

他們根本感覺不到生存的快樂!

長此下去。

人不如狗。

因為狗都能體會到公母快樂。

然而女兒國的女人們卻是不能”。

“人不如狗?

狗都能體會公母快樂?

愛卿所言極是。

這正是本王想要看到的”。

很顯然。

陳醑一席話說到女王心坎上。

說實話女王一直都想要改變現狀。

奈何孤立無援。

如今陳醑如此聲援。

女王豈會不開心?

況且留給女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因為她不儘快改變這一切。

當心愛男人唐僧來到女兒國。

她又能想到何種辦法將唐僧永遠的留下來?

所以目前唯一的辦法。

便是讓女兒國所有的女人接納並容納男人。

想到這裡。

女王便想用不容置疑口吻對著眾臣子說道。

“本王意已決!

女兒國從此可任由男人長期居住。

眾愛卿不得再有異議”。

然而就在這時。

以大將軍為首。

眾大臣突然指著陳醑討伐說道。

“無恥小兒。

簡直就是胡說八道。

女兒國怎能允許男人長期在此。

那還是女兒國嗎?

來人將這妖言惑眾的男人拉出去斬了”。

“滾開。

本官看誰敢?”

見一些大臣又想將自己拖出去斬了。

陳醑怒目圓瞪。

“你們這些混賬。

女兒國是女王的女兒國。

還是你們的女兒國。

既然女王都說了女兒國要陰陽調和。

你們一個個都冇長耳朵?

既然如此。

那就切了”。

刷。

一道劍影劃過。

一名鬨的最歡大臣。

當場便被陳醑斬去了一隻耳朵。

嘩!

眼見如此。

眾人目光瞬間無比震驚。

看向那名被斬掉耳朵痛苦哀嚎之人。

與那人被斬掉在地耳朵。

“這,這,尼瑪。

居然有人在皇宮內當場行凶。

這是不將陛下放在眼裡?”

旋即眾人怒不可言。

但懾於陳醑手中絕世好劍。

都敢怒不敢言。

此時也唯有大將軍敢站出來。

“豎子爾敢?你這是在欺我女兒國人無人?既如此,本將軍倒是要會會你!”

說著。

大將軍一聲低吼。

如同虎嘯般便要撲向陳醑。

“放肆!

都給本王住手,住手!”

此時龍椅上女王明顯怒了。

指著大將軍與陳醑。

“你們眼中還有冇有本王!

本王隻是想要為女兒國引進男人,難道就這麼難?

來人將受傷的尚書大人帶下去休息”。

說著。

女王滿臉悲痛與疲憊擺擺手。

“朕累了。

你們也累了。

退朝吧。

都退朝吧!”

退朝!

一旦女王無法決斷事情便要退朝。

看來女王也不是那麼好當的。

既要考慮整體利弊。

也要考慮大臣們的想法。

稍有差池。

便會鬨個不休。

雞犬不寧。

真是太不容易了。

“國師你究竟什麼意思?”

這時!

陳醑突然看向國師。

很顯然都如此地步了。

陳醑想要看看國師究竟什麼態度。

因為這事隻要國師表態。

就好辦了。

女王也不會如此的孤立無援。

-,不僅會拍馬屁,心思還如此歹毒”。想到如此。陳婿暗暗發下狠誓。回去不讓胡美麗那女人付出慘痛代價。他枉為人。另外這件事情已經鬨大了。陳婿明白烏雞國的人絕對饒不了他。同時也會逼女王交出人來。屆時恐怕他就難了。當然。陳婿絕對相信女王。絕對不是那種忘恩負義小人。隻是苦了女王。烏雞國肯定會在這件事情上大做文章。屆時真的出兵女兒國也不一定。也不知女王能否扛下這壓力。陳婿暗暗苦笑。緊接著他身形閃動。便向著女兒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