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嘯九千 作品

第11章 二王子

    

其不許告訴國師,國師處處為朕著想,但為人過於保守,她要是知道,一定會想儘辦法除了你”。想不到女王心善如大慈大悲菩薩。陳醑忙感激說道:“謝女王陛下!”“但小人還有一事,陛下可準許小人一直留在陛下身邊!”陳醑想要一直留在女王身邊。自然是為了完成係統交予他的任務。留在女王身邊阻止女王與唐僧見麵。如果此刻他走了。按照西遊記劇情。這個任務他根本完不成。屆時以係統尿性。還不知會將他怎樣。前世陳醑可是知道。小說...-

“就算你說的這些值得懷疑”。

“那本官且問你”。

現在外麵都流傳本官殺了烏雞國太子。

“本官在且問你”。

“本官既然都殺了烏雞國太子”。

“又怎麼可能是烏雞國派來的臥底?”

陳醑這話當即便是將朝中那些曾說自己是奸細。

文武百官說的啞口無言。

“這,這!!”

“確實也在理啊”。

烏雞國臥底又怎會殺了烏雞國太子?

這豈不是鬨著好玩?

哈哈!

此時龍椅上女王也被逗樂了。

“朕也覺得此事不可能,你們都冤枉陳愛卿了!”

“朕在此宣佈此事就此作罷”。

“以後愛卿們都不要再提了”。

“以免亂了我朝和睦”。

“退朝吧!”

“至於烏雞國來犯,朕這就去親自督戰”。

“看他們能將我國如何?”

“陛下請容臣說完”。

見女王就要退朝。

胡美麗趕緊道:“據臣所知,陳司直之所以會殺了烏雞國太子。

“皆因他不是太子的人,他真正身份乃烏雞國二王子的人”。

“殺了大王子,二王子順理成章成為太子”。

“烏雞國也有了攻打我國理由”。

“另外陛下可查證”。

“此次帶兵攻打我國的正是烏雞國二王子殿下”。

“如今大王子已死”。

“天下人皆知”。

“隻要烏雞國二王子攻打我國”。

“立下功勞”。

“他太子之位豈不是穩了?”

“而陳大人作為二王子派來的臥底”。

“他一定配合烏雞國裡應外合”。

“屆時我國危矣”!

“胡大人所言極是”。

“且句句在理”。

“這小人就是因為烏雞國二王子才殺了烏雞國大王子”。

“既然如此”。

“何不將此人交給烏雞國發落”。

“捉拿真凶”。

“他們斷無攻打我國理由”。

“自然也會退兵”。

大將軍忙附和說道:“還請陛下明鑒!”

“還請陛下明鑒!”

很顯然朝中不少官員都聽大將軍的。

一時間不少人附和。

要將陳婿交給烏雞國。

胡愛卿與大將軍確實說的在理。

龍椅上女王顯得有些頭疼的抓了抓腦門。

不過她並冇有急著釋出命令。

而是看了看陳婿。

緊接著看向胡美麗。

“胡愛卿你說的確實在理”。

“但本王也不可能聽信你一人之言,繼而冤枉了陳愛卿”。

“朕現在且問你”。

“你說的這些可有人證”。

“物證”?

“如果單憑你一家之言,恐難服眾”。

“也有可能冤枉了好人”。

不得不說。

女王真的是一個無比聖明且負責任的君主。

冇有僅憑幾句話就定了陳婿的罪。

而是要求胡美麗此女拿出證明來。

“陛下英明!”

似乎早就料到這點。

胡美麗有恃無恐。

淡淡說道:“陛下可否準許臣傳來證人!”

證人?

聽到證人二字。

陳婿心臟咚的一下。

一種不祥預感隨即瀰漫全身。

不過他就算是想破了腦袋也不知女人究竟搞的什麼鬼?

笑話。

哪裡有人證?

他根本就冇有做過的事情何來人證?

所以此女最終目的肯定是隨便找人來汙衊他。

既然是隨便找的人。

那就好辦了。

大不了他咬死了說不認識此人。

何以證實?

又或者說隨便找來的人不足以證明。

“陳愛卿你什麼意思”。

見胡美麗此女竟然真的有人證。

女王並冇有急著傳喚。

而是看向陳婿。

隻見女王美眸如天上星辰。

那眼神似乎想要看透陳婿。

又或者想要給陳婿一個機會。

如果是真的那就承認了。

如果是假的。

放心。

有她女王在。

不管怎樣?

都會秉公處理。

本就冇做過的事情。

還怕什麼人證。

另外陳婿倒是要看看。

到底何人來證明。

當即點頭說道:“陛下傳人證吧,臣身正不怕影子歪!”

好!

好一個身正不怕影子歪!

見陳婿都如此回答了。

女王當即命令說道:“胡愛卿你即刻帶人證來見本王!”

“臣遵旨”。

陳美麗當即走出殿外。

很快一名年紀約莫二十歲左右。

女兒國普通百姓便被她帶了進來。

看到年輕女子的一刹。

陳婿瞬間便愣住了。

他打死也想不到。

因為被胡美麗帶進來的人證。

竟然是他從地牢中救出的女兒國人質。

那名他印象深刻叫做蘇蘭的女人。

此女給陳婿印象很有正義感。

為人也很機智勇敢。

陳婿還想著將此女收為己用。

完全冇想到此女會背刺他。

投靠胡美麗此女?

在經過陳婿身邊。

此女並冇有過多停留。

也冇有正眼看陳婿。

怕是心中有鬼。

然而接下來此女動作。

她突然顯得很是害怕指向陳婿。

並對著女王跪拜道:“陛下就是此人,民女親眼看見他身穿烏雞國官服並和烏雞國人有說有笑,並,還要,還要羞辱民女!”

“如此說來他不是烏雞國派來的奸細”。

“民女打死也不相信”。

倒是忘記了。

自己進入地牢確實穿著烏雞國官服。

然而在殺了那些守衛後。

就將官服給脫了。

冇想到這反而成了自己通敵的罪名?

在狠狠的看了一眼蘇蘭此女後。

陳婿看向女王。

“陛下此女完全是汙衊,當時臣確實身穿烏雞國官服”。

“但卻是為瞭解救國中百姓,不得已為之”。

“當臣將人質救出,陛下不同樣看到了?”

“陛下他撒謊”。

蘇蘭趕緊道:“若不是陛下及時出現,民女一夥人早就被此人給殺了!”

“此賊子明顯是在演戲給陛下看”。

“也好獲得陛下信任”。

“接下來此賊子要乾什麼,就算是民女這種不懂政治的也想的到,他一定伺機留在陛下身邊,在乾著見不得人勾當”。

“胡說八道!”

“完全是胡說八道!”

被自己救出來也不止此女一個。

他們都可以證明自己就是清白的。

陳婿趕緊接道:“本官有冇有想要殺你,你自己心裡明白,敢不敢叫上和你一起之人全部來作證?”

“好了好了!”

“你們不要再吵了”。

“吵的朕頭疼”。

這時!

大殿之上女王也聽出個七七八八。

此事如果深究下去。

肯定要將全部的證人都傳喚過來。

但此時女王已經頭疼難忍。

-醑疑惑不解之時。他心神突然回到現實。隻見在他正前方。女王正一臉憔悴。心事重重模樣。也不知道在想什麼?而女王跟前除了國師還有自己。那兩名囂張的烏雞國使者早已離去。此時。不用陳醑想。也知道。女王之所以如此。皆因為那兩名囂張的烏雞國使者。兩個可惡的烏雞國使者居然將女王氣成這樣。女王也真是心善。為了女兒國百姓居然將那兩名混蛋放掉。士可忍孰不可忍。女王能將這件事情忍下。陳醑一刻也忍不得。當即!便要請求女王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