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嘯九千 作品

第10章 胡寺卿

    

不笨?爺就讓你們看看。爺的廬山真麵目。嗖!嗖!嗖!數道血紅劍影先是解決胖瘦使者身邊數十名侍衛。緊接著!一個身材高大青年手持絕世好劍。便出現在胖瘦使者麵前。此青年自然是馬不停蹄趕過來的陳婿!呼!看著瞬間便被陳婿秒殺的數十名侍衛好手。胖瘦使者眼睛都瞪圓了。隨即目光注意陳婿。“小,小子,你,你不是那個給女王治病的那個太醫嗎?”顯然胖瘦使者還記得陳婿!隻是冇想到這小子居然如此厲害。瞬間便能秒殺他們數十名侍...-

“豈有此理,真是欺我女兒國無人了”?

龍椅上女王大為震怒。

當即指向女兒國大將軍。

“愛卿即刻給朕帶兵迎擊”。

“本國已經有數百年冇敵國來犯了”。

“烏雞國竟如此膽大妄為”。

“當真是不將朕放在眼裡?”

“烏雞國為何會如此興師動眾?”

大將軍聞言。

回稟道:“陛下據臣所知,是我國一個名叫陳婿的小子殺了烏雞國太子”。

“烏雞國纔會如此”。

“臣建議不如將此人交給烏雞國,以免大動乾戈”。

“另外臣也聽說了,那小子是一個男人,並非我國之人,既然如此”。

“此人闖下的禍端與我國何乾?”

“況且烏雞國非我國所能敵”。

“若不是因為大唐國他們早就將我國滅了,此般那小子殺了烏雞國太子,本就無理在先,即便大唐國也不會說什麼,所以臣建議將此人交出去”。

陳婿?

朕親封的大理寺廝直?

聞言。

女王先是一愣。

隨即便是滿臉的不可置信。

“怎麼可能?”

“陳愛卿怎麼可能會殺了烏雞國太子?”

“定是那烏雞國國主想朕下嫁給他出的餿主意?”

“此事說來皆由朕,大將軍是不是不肯出兵,你若不出兵,朕便親自督戰”。

此時女王是真的怒了。

士可殺不可辱。

烏雞國都欺負她如此地步了。

她怎麼可能在忍下去?

當即便決定親自督戰。

直到趕走烏雞**隊。

“陛下請三思!”

這時!

大理寺少卿胡美麗。

胡大人突然站出。

“陛下是覺得陳司直是冤枉的?”

“所以這才決定親自督戰”。

“但據臣所知”。

“陳司直根本就是烏雞國派來的探子”。

“臥底”。

“不然他一個男人為何會出現在我國?”

“並且又無比巧合的是”。

“此人的出現”。

“子母河就被人下毒了”。

“又無比巧合的此人幫助陛下治療好了痛經”。

“於是合理合情的留在我女兒國?”

“一切的一切都說明此人都大有問題”。

“陛下還請三思”。

“嚴查此人”。

胡大人言之有理?

如此說來陳司直身份確實值得懷疑。

他定然是烏雞國派來的臥底。

若不是他的出現。

烏雞國何故對我國大動乾戈。

很顯然胡美麗此般言論得到朝中官員認可。

眾人討論後。

幾乎一致認為陳醑就是奸細。

而此時眾人隻等著女王開口。

隻要女王開口定那賊人惡名。

眾人絕對一擁而上。

將陳醑碎屍萬段。

你···們,你···們!!

此時女王也冇了主意。

有些頭疼的癱坐在龍椅上。

片刻,目光突然冷道。

“宣陳愛卿覲見”。

“朕要他當麵證實他不是烏雞國派來的奸細”。

與此同時。

皇宮門口。

陳醑正一臉焦急的等著麵見女王。

自從解救人質回到司直府不久。

他便聽說烏雞國打來了。

並且還是因為他。

他自然想要麵見女王說明一切。

如果女王不相信。

他便親自帶領女兒**隊打敗烏雞國為止。

可惜他隻是一個小小的大理寺司直。

還冇資格進朝堂麵見女王。

所以他一直等在皇宮門口。

隻求門口宮女能夠帶他去見女王。

然而他一個小小司直根本冇資格見女王。

任憑他如何請求。

還是被宮女侍衛無情擋在皇宮之外。

就在這時。

一名女王親衛突然走出殿外。

“你就是陳司直?”

“陳大人!”

“正找你”。

“快!”

“跟我去見女王”。

很顯然女王親衛是見過陳醑的,當即不由分。

要帶著陳醑去見女王。

“多謝!”

聞言!

陳醑看了看那名阻攔他多時的宮女不再廢話。

隨即便是跟著女王親衛快步向著皇宮裡麵走去。

而此時。

看著進入皇宮陳醑。

竟然真的是一個男人。

皇宮中文武百官瞬間便怒了。

“放肆!”

“何方妖魔鬼怪!”

“竟私闖皇宮?”

這是看不起男人嗎?

見一名身穿重甲婦人指責自己最歡。

陳醑大喝一聲。

“滾開!”

“本官是陛下親封的大理寺司直,今日又得陛下召見,進入皇宮有何不可?”

“你,你!!”

重甲婦人當即氣得怒不可言。

“臭小子,你可知本官是誰?”

“本官乃女兒國堂堂大將軍,你敢對本官不敬,本官一定懇請我王即刻斃了你”。

肅靜!

此時!

龍椅上女王已經夠煩的了。

見自己的大將軍與自己親封的大理寺司直居然在朝堂上吵起來了。

還有冇有將她這個女王放在眼裡?

當即目光冰冷。

冷喝一聲。

言歸正傳道:“陳愛卿你可知本王宣你何事?”

“大理寺胡大人與朝中文武百官都說你是烏雞國派來的奸細”。

“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不愧是女王。

直接切入主題。

省的麻煩。

聞言!

陳醑眉頭緊皺。

看向不遠處。

幸災樂禍大將軍與一眾文武百官。

倒是胡美麗此女一副風輕雲淡事不關己模樣。

可想而知此女城府究竟有多深。

要不是女王指名就是此女栽贓自己。

陳醑此刻絕對蒙在鼓子裡。

此時此女想要置身事外。

陳醑豈能讓她如意。

隨即走向此女近前質問道:“胡少卿,胡大人你指責本官是烏雞國派來的奸細,你有何證據?”

“休要在此信口雌黃,信不信本官告你一個誹謗之罪”?

“放肆!”

“你一個小小司直竟如此質問本官”?

見陳醑根本不將自己放在眼裡。

胡美麗目光透露著殺意,冷道:“臭小子,你現在應該叫本官胡寺卿,因為女王已經封本官寺卿了!本官說你是臥底自然有證據”。

“本官且問你”。

“我們女兒國全是女人”。

“你一個男人來我國乾什麼”?

“本官在且問你”。

“為何你出現,我國子母河便被投毒?”

“你剛好又能治病,醫治好我王痛經”。

“本官且問你,這世間豈有如此巧合事情,還說你冇有圖謀不軌”?

好一個胡美麗,胡大人。

用心險惡。

現在居然都被女王封為寺卿了。

堂堂大理寺一把手。

官至正四品。

陳醑感歎。

如果冇有此女倒打一耙。

又搶著他功勞。

單憑他誅殺烏雞國使者。

解救人質。

如此功勞。

女王怎麼說也要給他連升幾級。

卻不想被眼前女人得了便宜。

如今此女全然有備而來。

陳醑自然不能亂了分寸,冷道。

-王。任憑他如何請求。還是被宮女侍衛無情擋在皇宮之外。就在這時。一名女王親衛突然走出殿外。“你就是陳司直?”“陳大人!”“正找你”。“快!”“跟我去見女王”。很顯然女王親衛是見過陳醑的,當即不由分。要帶著陳醑去見女王。“多謝!”聞言!陳醑看了看那名阻攔他多時的宮女不再廢話。隨即便是跟著女王親衛快步向著皇宮裡麵走去。而此時。看著進入皇宮陳醑。竟然真的是一個男人。皇宮中文武百官瞬間便怒了。“放肆!”“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