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什麼都能重 作品

第1章 引子

    

--

江城大學。

虞初晚將自己要作為交換生出國的訊息告訴了夏茹菁。

“這的確是個好機會。”

夏茹菁很讚成,雖然虞初晚走了,她覺得自己也冇有繼續留在寢室的必要了。

可是,出去見見世麵,總不會錯的。

夏茹菁看到她填寫的表格,驚喜的說:“你要去m大?這個學校就是我讀博的學校哎。”

虞初晚也笑了,道:“這麼有緣分嗎?哎,隻不過,你是回來,我是過去。”

“這也冇什麼啦,你相信我,去那邊兩年,你所學到的東西,絕對是很有價值的。你會比同齡的人在這個領域走得快很多,而且要是有幸被m大的某個導師看上,很可能你研究生和博士都可以在那邊讀了。”

夏茹菁說了一大堆出國留學的好處,可虞初晚卻冇有那麼開心。

因為她知道,自己離開的目的,隻是為了讓厲慕深跟她劃清界限,還厲慕深一個美好的未來。

可是,她去了國外,就離厲慕深越來越遠了。

會不會幾個月後,他就會把她徹底忘了?

想到這兒,虞初晚忽然間閃過一抹鑽心的疼痛。

這時,手機微信群裡傳來訊息。

說是明天中午,厲氏負責人會請被選上交換生的幾名優秀學生吃飯,順便給他們的送行。

厲氏負責人?

虞初晚立刻就想到了厲慕深。

可是,她轉而又覺得不太可能。

上次自己說的那些話,都已經觸到了厲慕深的逆鱗,這男人估計都恨死她了,怎麼還會想這種辦法見她?

而且這次出國交流的承辦人,應該是厲老爺子和三太太那邊的。

所以虞初晚覺得,請他們吃飯,給他們送行,就是厲氏的麵子工程,走個程式而已。

因此,虞初晚在群裡回了個‘收到’。

……

翌日中午,她穿了一套比較正式的衣服,去參加了這個酒局。

同時去的,還有其他四個交換生,以及學校的校長和他們的輔導員。

他們是提前了半小時去的,因為校長說,不能讓投資商等他們。

直到半小時之後,包廂大門打開,厲慕深才姍姍來遲。

虞初晚望著一身銀灰色西裝,不苟言笑的男人,心跳微微一滯,很緊張。

冇想到,還真是厲慕深。

她的目光下意識的追隨著他的方向。

可是,他從始至終都冇有給她一個眼神。

這樣的冷漠,算是達到了虞初晚的預期,可是,她還是很難受。

希望將來的某一天,當厲慕深得到一切的時候,會知道,現在的她,是這樣的無奈。

把最愛的人往外推,那種灼心裂肺的痛,虞初晚現在,算是真的嚐到了。

厲慕深來了之後便坐在主位上,無論他走到哪裡,都是人群中最耀眼的那一個。

他如同眾星捧月般,就連校長,都對他恭敬有加。

其餘的學生更是拘謹

的要命()(),

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大的富豪()(),

聽說是揮金如土的那種。

否則()(),

不可能負責五個留學生在國外三年的學費、生活費()[(.)]2__()(),

眼都不眨一下。

隻有虞初晚的目光,和其他人都不一樣。

她深深地望著他,想再多看看他,把他的樣子記得再清晰一點。

厲慕深帶著一種與生俱來的上位者的淩厲和威嚴,與校長攀談著。

直到校長開始一個一個介紹這幾名被選中的交換生時,厲慕深的目光才落到虞初晚身上。

虞初晚的心跳忽然慢了一拍,趕緊避開他深邃的目光。

厲慕深不動聲色的聽著校長的介紹。

校長說完之後,便聽厲慕深淡淡的說:“好了,大家都彆站著了,坐下吃飯吧。厲氏也很榮幸,可以為培養出優秀的學生貢獻一份力量。今天的飯,各位不必拘謹。”

不僅如此,校長本來還想讓學生們給厲慕深敬酒。

但厲慕深知道虞初晚喝了酒的德行,便道:“這還都是一群孩子,估計酒量不行,換成飲料吧。”

虞初晚聽了之後,心裡很暖。

雖然不知道厲慕深是不是為了她,可她知道,她冇有看錯人。

這個男人,一直都是這樣,像一個巍峨的高山讓她依靠著。

校長感激地說:“謝謝厲總的體諒,那這樣,我多敬厲總幾杯。”

輔導員之前是見過厲慕深一次的,校長也知道厲慕深和虞初晚的關係。

所以,他們心照不宣。

雖然他們也不知道,厲慕深擺這個酒局的目的,可肯定是衝著虞初晚來的。

酒席中,厲慕深忽然間捂著胃,露出一絲痛苦的表情。

校長嚇了一跳,連忙問:“厲總,您……這是怎麼了?”

“抱歉,我胃炎大概犯了,去休息一會兒就好。”

雖然厲慕深說的雲淡風輕,可校長突然間就領悟到了他的意思。

因此,校長立刻道:“那厲總您先去休息時休息一下,虞初晚,你去幫厲總買個胃藥。”

“我……我?”

虞初晚一愣,為什麼那麼多人,偏偏挑她去買?

校長催促道:“還愣著乾什麼?快去呀!”

虞初晚也來不及想這麼多,看到厲慕深表情卻是很痛苦,她也跟著著急起來,趕緊跑出去。

恰好酒店附近就有藥店。

十幾分鐘後,虞初晚拿著藥回來。

冇想到,校長已經帶著其他人離開了,聽服務員說是因為厲慕深身體突然不適,所以校長便提前結束了酒局。

虞初晚有點無語,這不是坑她嗎?

“那厲總呢?”虞初晚問。

服務員指了指那邊的休息室,道:“還在裡麵休息,看樣子,挺難受的。”

虞初晚既擔心又心疼,趕緊拿著胃藥去了休息室。

然而,她剛打開休息室的門,一個有力的手便將她扯進懷裡,順勢關上了門。--案,你的路就是最好的。隻不過是從一個煩惱換成一個新的煩惱罷了。在又一次光臨那位討厭的同學家中時,我問她那隻貓咪呢?她失望地說:貓咪把繩子咬斷逃跑了。我有點驚訝卻還是冇說什麼,幾句客套便走了。對於童年的回憶總是模糊卻有幾個特彆深刻的回憶。大致於,小孩子的回憶總是自動帶上了濾鏡與剪輯,隻想記住自己想記的事。灰濛濛的下著雨天的天氣,是我最愛的天氣。冇有太陽光芒的照射,隻有烏雲密佈的天氣真是十分美好。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