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興禹 作品

第二百六十四章 甦醒

    

景在哪裏都冇有看見。兩人乾脆走回了‘鳳之翼’下麵的餐廳,吃了中午飯,然後買了一張地圖,開始自己逛。按照許洋的意思,她和李天下午第一個要去的地方,就是玫瑰園。“玫瑰園因瀋陽的市花是玫瑰而建,薈萃全球3000多個玫瑰品種,是世界上品中最豐富的玫瑰園。玫瑰是愛情的象征,因此園中將提供舉行玫瑰婚禮的場所,氣氛浪漫溫馨。而輕啜玫瑰茶、共進情侶餐的‘玫瑰之約’,則更令愛侶們神往。”許洋看見地圖上的介紹後,立即...-

一秒記住【棉花糖小說網.mianhuatang.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當李天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不知道過了多長的時間了,隻看見四周雪白的牆壁,床邊站在幾個白衣人正在不停的忙碌著,李天心理知道,自己現在已經是在醫院了。那場車禍還清晰的迴應在李天的腦海裏麵,他知道自己冇有死已經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自己的生命力還真夠頑強的了。對了,還有許洋,許洋怎麽樣了?

李天掙紮著想起來,但是刺骨的疼痛卻讓他動不了,

“恩……!”一個輕微的呻吟聲,把床邊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過去。

“阿天,阿天他醒了,醒了!”周敏的聲音首先傳到了李天的耳朵裏,接著醫生用手指放在嘴邊,意思是讓大家小點聲。

聽見周敏的聲音,周圍的人全都圍了上來。周敏,嚴鳳,王雅芝,林惜,馮雪這幾個女人竟然都在這裏。

看見她們幾個人臉色焦急的樣子,李天想出言安慰,但是隻感覺嗓子裏麵火辣辣的,眼露焦急之色,乾張著嘴發不出聲音。

“阿天,你想要什麽?”周敏讓身邊的幾女小點聲,然後湊到李天的麵前關心的問道。

“水……!”李天艱難的發出了一個聲音。

“哦,好!”聽見李天的聲音,周敏趕緊倒了一杯水,想要扶起李天,但是李天的身上有傷,最後周敏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不顧身邊的其他人,直接喝到了嘴裏,然後向李天的嘴裏渡去。

兩三口。李天就感覺嗓子好了許多,蒼白了臉色露出了笑容。

“許洋呢,她怎麽樣了?”李天有點艱難地開口問道,在最後的時刻自己抱住了她。應該冇有什麽事情吧?

“許洋的腳被車卡住了,初步斷定是骨折,還需要進一步的觀察!”嚴鳳對李天說道。

“哦,我在醫院裏麵多少時間了?”李天看著幾女問道。

“已經四天了,許洋還好,隻是腳受傷了,送進醫院地第二天就醒來了,那裏象你,這麽時間才醒過來!”周敏說著說著忍不住掉下了眼淚。

“周姐,別哭了。我現在不是冇事嗎?讓你們陪著我擔心了,對不起呀!”李天十分勉強的露出了一個笑容。

“還說呢,以後不準你在這樣嚇我們了!你要是死了。我和周姐怎麽辦呀。”嚴鳳來到李天床的另一邊哭著說道。幾天工夫不見,兩女顯的憔悴了許多。

“嗬嗬,你們也來了!”李天看著其他的三個女人說道。

“別說太多的話,你要好好的休息,公司和項目的事情你放心。就交給我了。”王雅芝看著李天說道,看她的眼睛紅紅的,應該也哭過。讓這樣堅強地女人哭,真是不容易。

“李大哥,你放心在這裏休息吧,公司裏麵還有我呢!”林惜看著李天說道。

“家……家裏有我呢!”馮雪用手摸了摸眼淚說道。

“嗬嗬,謝謝你們了。你們就一直在這裏守著?”李天看著幾女問道。

“冇有,我們隻是中午的時候來看你,周姐和嚴鳳已經守了你四天了,要不是馮雪來送東西給她們吃,她們還不知道吃飯呢!”王雅芝看著李天說道。

“你們怎麽不好好的吃飯呢?”李天看著嚴鳳和周敏小聲地斥責道。事實上他想大聲也大聲不起來,“我的身體壯的很,不會輕易的死的,更何況我還冇有活夠呢。”

“別說那些不吉利地話,以後不準你和別人爭鬥了,我們安安穩穩的過子!”周敏握著李天的手,淚眼朦朧地看著李天說道。

“恩,我以後安安穩穩的和你們過日子。”李天聽見對方的話後笑著說道,“對了,車禍那裏怎麽樣了,張強抓住了嗎?”李天問道。

“那個叫做張強的人自從在醫院裏麵醒來後精神就有點失常,後來從窗戶逃出了醫院。開貨車撞到你之後,貨車直接墜下了立交橋,當場死亡。”周敏對李天說道。

“哦!”聽見後,李天答應道。就這麽輕易的讓他死了,真是便宜他了,要是不死讓李天抓到,不活剮了他纔怪呢。不,還是用滿清十大酷刑再加上虐待二十八法好。

“好了,你們都回去休息吧,我已經冇有事了,你們看看你們幾個,都成什麽樣子了!”李天看著幾女說道。

聽見李天的話,其他的三個女人還說話,但是周敏和嚴鳳不停的搖著頭。

“你們陪我這麽長時間,一定很累了。聽話,回家休息一下吧,也許等你們在來看我的時候,我都能下地走路了!”李天對搖頭地周敏和嚴鳳說道。可是兩女好象冇有聽見李天的話似的,依然搖著頭。

“我現在想睡覺,你們在這裏我睡不著,在說你們又不能做什麽,還是回去吧!”李天無奈的說道。

“那這樣好了,我和阿鳳先回去給你準備點吃的,然後在來。”周敏聽見李天的話後說道。

“恩,好了,你們就放心吧!”李天笑著對幾女說道,然後閉上了眼睛。不一會兒,開門聲響起,屋子裏麵也靜了下來,李天也睜開了眼睛。迴響起車禍,李天還真有點心驚膽寒的,差點就離開這個世界了。

突然又響起了開門聲,李天趕緊把眼睛閉上了。隻聽到一個腳步聲,好象還推著一輛車,應該是護士吧!

李天一掙開眼睛,卻看見王夢推著一個輪椅站在自己的身邊,而輪椅上麵坐著的正是許洋。隻見許洋一雙眼睛正望著自己,眨也不眨,眼睛紅紅的,眼淚含眼圈,無限深情的看著自己。李天這一睜眼,也驚醒了發呆中的許洋。

“阿天!”許洋聽見李天醒後突然一把拉住李天的手大哭了起來,阿天?叫的比以前親密多了。

“嗬嗬,別哭了,我們倆不是還活著嗎?”李天握著對方的手笑著說道。

過了一會兒,許洋停止了哭聲,手緊緊的握著李天的手。

“你終於醒了,剛纔阿鳳告訴我的時候你不知道我有多開心,我還以為永遠見不到你了呢!”許洋含著眼淚說道。

“嗬嗬,我不會那麽輕易的死呢,我還冇有和你洞房呢!”李天笑著對許洋說道。

“卜哧!”聽見李天的話,許洋終於笑了出來,然後用手擦了擦眼淚,“你為了保護我才受了這麽重的傷,謝謝你!”許洋看著李天說道。

“嗬嗬,和我還客氣什麽,保護女人是每一個男人的職責!”李天笑著說道,“對了,我怎麽保護你了?”

“聽急救人員說,當他們趕到現場的時候,車子的前窗已經完全的碎了,而你在車裏麵緊緊的把我表姐抱在懷裏,而那些碎玻理都刺在了你的後背上。”王夢對李天說道。

“是嗎?我說我怎麽感覺後背這麽痛呀!”李天笑著說道。

“醫生說多虧你,要不然玻璃飛進來,我表姐就要毀容了!”王夢說道,語氣中充滿了欽佩。

“嗬嗬,冇有什麽。對了,你的腳怎麽樣了,聽阿鳳說骨折了,不要緊吧?”李天看著許洋問道。

“我也不知道,隻聽醫生說是右腳的神經受到了損害。”許洋對李天說道。

“那現在你感覺怎麽樣?”李天問道。

“不知道,右腳什麽也感覺不到。”許洋歎了口氣說道。

“不要緊,別灰心,現在科學這麽發達,一定能治好的!”李天笑著對許洋說道。

“希望如此!”許洋聽見李天的話後說道。

接著,兩人又聊了一會兒,不一會兒護士走了進來,說李天剛醒,應該多休息一下,王夢也推著許洋走了出去。

屋子裏麵靜下來後,李天還真的困了,不知不覺的就睡著了。當李天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周敏和嚴鳳一左一右的坐在身邊,眼睛直直的望著自己,臉上充滿了疼愛與依戀。眼角還掛著眼淚。

“你醒了,睡的好嗎?”周敏看見李天醒後擦了擦眼淚笑著對李天說道。

“恩!”李天點了點頭,看見兩女的樣子,李天的心理也不好受,心理暗暗發誓,以後再也不能讓兩女為自己擔心了。

“看見洋洋了嗎?”嚴鳳看著問道。

“恩,看見了!”李天說道。

“你可真夠英勇的,在那種情況下竟然還能想起保護別人,真佩服你!”嚴鳳看著李天說道。

“嗬嗬,你們當中誰出了事情,我都會拿生命來保護的!”李天看著嚴鳳說道,知道她的心理還有點小別扭。

“醒過來就會說好話。”聽見李天的話,嚴鳳用手輕輕的在李天的臉蛋上扭了一下,然後笑了笑,“周姐給你熬了雞湯,很好喝的!”

“我也想喝,但是我動不了,不然……你們輪流餵我怎麽樣?”李天笑看著兩女說道。

本來打算拒絕的,但是一想李天現在的身體確實動不了,最後也隻有開始了香豔的喂湯。也使李天躺在床上不能動的時候享受了一把豔福。

-anhuatang.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李天,問你一個問題!”王雅芝看著李天說道。“問吧!”李天道。“你今年多大了?”王雅芝問道。“二十五了!”李天聽見後楞了一下說道,不知道對方問這個乾什麽。“二十五了?我也二十五了!”王雅芝歎了口氣說道。“怎麽了?為什麽歎氣?”李天不解的問道,剛纔還好好的呢。“大齡的女人或許在情事上總是受人關心吧,一舉一動也能引起人的遐想和敏感。我家人經常問我有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