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興禹 作品

第二百六十二章 栽贓

    

秒記住【棉花糖小說網.mianhuatang.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請進!”當聽見裏麵傳來一個冰冷但又十分性感的聲音時,李天推門進入。“是你!”李天和對麵一個坐著的麵前擺放著總經理牌子的美麗女人同時心理驚呼道。看見對方,李天不由的心理感歎這個世界真是小,竟然會在這裏遇見她,而且她還是這家公司的總經理。一想起那天早上她對自己說的話,李天就知道,自己今天的應聘算是白搭了。許洋這幾天總是有點心...-

一秒記住【棉花糖小說網.mianhuatang.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五一長假期間,除了一號李天在許洋家之外,其他幾天,李天都在嚴鳳那裏度過的,許洋在家裏也不甘寂寞來到了嚴鳳這裏。至於王夢,二號就已經回上海與家人團聚去了。

這個假期並冇有去外麵旅遊,而三個女人在一起當然少不了聊天和逛街,李天也隻有捨命相陪,誰讓她們都是自己的女人呢?就讓路邊那些眼紅的人羨慕嫉妒自己去吧。

期間李天又給小貓打了個電話,讓他幫助調查張初遠,隻要有一點違法的行為,一定重重的處罰。

和三個美女成天在一起,時間很快的就過去了,轉眼就又到了上班的時間,又開始了緊張的忙碌。

從劉局長那裏也得到了一個訊息,張強終於清醒過來了,不過已經確定為太監了。當張初遠知道著件事情的時候很氣憤,生氣的離開了醫院,而劉局長也讓李天多多的小心。

李天也學會了出動出擊,幾個晚上就砸了好幾家張氏集團的下屬公司,連一直藏在抽抽裏麵的槍李天也拿了出來,特意的在現場開了幾槍,這樣就是冇事情警察也會把張初遠那調查半天的。現在的張初遠大都在忙碌著平息著這件事情,對付李天反而冇有了工夫,他怎麽也不會想到其實這些事情都是李天搞的鬼。

最後張初遠終於用錢擺平了這些事情,剛想鬆口氣,又一件事情使他徹底的完蛋了。

這個計劃李天已經想了很久,在五一期間。李天在嚴鳳那裏的時候,趁著三個女人在聊天,李天就找到了光頭強。

“強哥,快過來。有件事情想找你幫忙!”李天在二樓的一處坐下,對一邊剛從樓上走下來地光頭強說道。

“恩?找我幫忙?嗬嗬,真是少見呀,說吧,什麽忙?”光頭強聽見對方的話後笑著來到李天身邊坐下。

“你混黑道這麽多年了,知不知道哪裏有賣白粉的?”李天看著對方小聲的說道。

“白粉?你問這個乾什麽?”聽見李天地話,光頭強愣了一下然後問道。

“當然是有用了,別問那麽多了,你到底知不知道,或者你就有?”李天看著對方問道。

“你可不能吸那東西。會要你命的!”光頭強收起的笑容皺著眉頭看著李天認真的說道。

“你想什麽呢?我吸那玩意乾什麽?你看我這身體這麽強壯,象是吸那玩意了嗎?”李天聽見對方的話後說道,“你到底知不知道。我真的有用!”

“阿鳳的爸爸立幫的時候訂的規矩,我們嚴幫的兄弟不準沾那玩意,更不準賣那東西。”光頭強對李天說道,“不過我認識人,你如果真要地話。我可以幫你聯係!”

“好,那你就幫我聯係一下。”李天看著對方說道。

“你準備要多少?”光頭強看著李天問道。

“越多越好,來個百八十斤的應該可以了!”李天看著對方說道。

“你瘋了。百八十斤?五百克就夠槍斃的了,你說你夠槍斃多少回地了?在說如果不是大戶,誰能拿出來那麽多!”光頭強聽見李天的話後瞪大了眼睛說道。

“那就越多越好,越夠槍斃的越好!”李天聽見對方的話後想了想說道。

“你真是瘋了,好了,我這就去幫你問問!”光頭強看著李天說道,然後拿著電話向樓上走去,不一會兒的工夫又走了下來。

“怎麽樣,有多少?”李天看著對方問道。

“五斤。隻有這麽多!”光頭強看著李天說道。

“多少錢?”李天聽見後問道,雖然比自己預計地少了點,但是如果抓到也已經夠槍斃的了。

“市場價一克二百四,我認識,算二百。五斤是兩千五百克,五十萬!”光頭強看著李天說道。

“這麽貴?”李天看著對方問道。

“當然了,這些東西都是暴利呀!”光頭強小聲的說道。

“好,那你約個地點,錢不是問題!”李天說道。

“我已經和那人說好了,想去地時候你找我一起去就可以了。”光頭強看著李天說道。

“好,到時候我找你!”李天說道。

一晃過了一個星期,五一的長假已經放完了,李天也開始了白天上班,晚上去張初遠的公司搗亂的計劃。當然,順手還‘借’來了五十萬,畢竟那些白粉就是為張初遠準備的,難道還要自己花錢不成?之後就給光頭強打了個電話,大家約好了會麵地後就準備去交易。

晚上和光頭強來到了海澱附近的一家酒吧,外表看起來和普通的酒吧一樣,不過裏麵裝修的卻很好。門外的停車場轎車停滿,都占到了自行車道上。這酒吧是著中等檔次地,所以魚龍混雜,什麽人都有,保安和混混還在一起聊天呢。

光頭強也是道上成名已久的人物,進去的時候挺多的人都跟他打著招呼,‘強哥強哥’的叫著。

兩人直接來到了二樓的一個包間,進去時裏麵一個人也冇有。

“人呢?”李天問道。

“已經去找了,等一會兒就來了,錢帶了嗎?”光頭強問道。

“放心,箱子裏麵呢!”李天拍了拍手中的包笑著說道。

過了一會兒門打開了,走進來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身材不高,不過肌肉卻很發達。

“強哥這麽有時間,竟然會來我這個小店,真是榮幸呀!”對方走了進來看著光頭強笑著說道。

“老虎,你可真會開玩笑。你這裏如果是小店。那外邊的那些算什麽?雜貨鋪?”光頭強笑著說道,老虎,大概就是這人的外號吧。

“嗬嗬,這位兄弟是?”老虎看著李天對光頭強問道。

“一個朋友。就是我跟你說的那事地買主!”光頭強小聲的說道。

“哦,可靠嗎?”老虎拉著光頭強小聲的說道,乾這行的都要十分地謹慎,這可是掉腦袋的事。

“我拿這多年在江湖上的名聲擔保!”光頭強說道。

“好,既然強哥都保證了,那我就相信了,不過你這個朋友的膽子可不小的,五斤,夠槍斃五分鍾的。好了,我先出去拿貨。你們先等一會兒!”老虎說道,然後向外麵走去。

過了一會兒,老虎又走了進來。不過可以看見外麵有好幾個混混把守著,看樣子這個叫老虎的還真謹慎。

“都在這裏呢,五斤兩千五百克,一克也不少!”老虎把一個大箱子放在桌子上看著李天說道。

李天把箱子打開,裏麵一小包一小包的全是。從最底下拿出一袋。打開後用手粘了一點然後在手裏搓了搓,放在鼻子前聞了聞,還不錯。想當年李天去雲南執行任務的時候與金三角打過交道。所以對這些東西還是有一些瞭解的。

“這是五十萬,一分不少!”李天把箱子放在了桌子上,反正都是從張初遠那裏‘借’來地,花的也不心疼。

老虎從沙發底下拿出一個點鈔機,快速的數著,一會兒地工夫就完事了。

“好,確實是五十萬,兄弟講信用,合作愉快。來乾一杯!”老虎點完鈔票後笑著說道,這次他一定又攢了不少錢。

打開一瓶紅酒,三人碰杯喝了下去,要不是因為這是紅酒,李天可不跟這個叫老虎的乾杯。

“強哥,我這裏新來了幾個俄羅斯的妞,要不要?”看樣子這次他掙的不少,看著光頭強大方的說道。

“拉倒吧,上次就和我說是俄羅斯妞,結果呢?是新疆地,我可不信你了!好了,我們還有事,先走了,你自己去玩吧。”光頭強笑著說道,然後帶著李天走出了這家酒吧。

“看你的樣子,對白粉很瞭解呀。”路上,光頭強看著李天說道。

“恩,一點兒。”李天笑著說道。

“剛纔的貨是好地嗎?”光頭強又問道。

“還行,a減,不過槍斃人是夠了!”李天笑了笑說道。

“靠,真搞不懂你在乾什麽!”光頭強看著李天說道。

“嗬嗬,對了,這件事情不要讓阿鳳知道。”李天說道。

“我知道了!”

……

之後的一天夜裏,李天再次行動,手裏拿著兩個黑色的箱子,分別裝著兩斤和三斤的白粉。張初遠的家他早已經打聽好了,直接來到對方的住處。

張初遠的家也是一棟別墅,三層樓,根據調查,張初遠是住在二樓的,而張強是住在三樓的,現在張強住在了醫院,而張初遠地老婆已經死去多年了,所以現在家裏除了張處遠外就隻有一個保姆了。

在下半夜兩點,這是一個人意誌最薄弱的時候。李天不費吹灰之力的從正麵走了進去,怕有什麽動靜會吵醒樓上的人,李天直接把裝有兩斤白粉的箱子放在大廳沙發的下麵。之後李天又來到了車庫,把剩下的一個裝有三斤白粉的箱子放在車的後備箱裏麵,仔細的想了想,冇有什麽疏漏的。

好了,大功告成,李天又大搖大擺的走出了張初遠的別墅。而後,李天就給小貓打了電話,讓他找人來趕緊處理這件事情。

事情做的毫無破綻,李天放下了電話,然後笑著向自己家的方向走去,明天就等著好訊息吧。

-較普通的菜,卻要了一瓶比較好的紅酒,看對方笑的樣子就知道對方還不知道這酒的價錢,李天心裏暗地的笑了笑,然後放下了菜單。“不知道李總今天找我出來有什麽事情,我們似乎並不是很熟呀!”田榮點了一支菸笑著對李天說道。“我和田總你可是有過一麵之緣,怎麽會不熟呢?況且田總這些日子,時時想的在下,總不望給在下一點驚喜。”李天笑著對田榮說道。“驚喜?我怎麽不記的我還給李總送過東西呢?”田榮聽見李天的話後一楞,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