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興禹 作品

第一章出獄

    

候後又有點調皮。有時候很有風度,有時候又有點小孩子氣。在加上那健壯的身材,英俊的外麵,讓她平靜的六年的心在起波折。特別是剛纔看見對方細心和關心自己的樣子,心理不由一陣感動。同時心理暗歎自己六年前怎麽冇有語見他呢?如果讓讓自己在年輕幾歲,那麽自己會毫不猶豫的對她獻身。而現在,他也許隻把自己當成了姐姐。“陪我聊聊天行嗎?現在睡不著,自己總是一個人在家覺的挺寂寞的,如果不嫌棄我老,就多待一會兒!”周敏一...-

一秒記住【棉花糖小說網.mianhuatang.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s市郊外北麵一百裏,東北最大的監獄就坐落於此。這裏關押著來自全國各地的殺人放火強姦的重犯。可以說,這裏就是黑暗的聚集地。

在麵積總達幾百公頃的監獄裏,一個男人正拎著手裏的幾件衣服向外麵走去。每但他走過一個牢房的時候,裏麵都會有無數的人向他投來敬重的眼神。他在這裏是一個獨特的存在。別的犯人進到監獄裏麵要剔光頭,而他卻冇有。此時的頭髮已經達到他的脖子處,劍眉下猶如浩瀚宇宙般的眼睛閃閃發光,高挺的鼻梁,白淨的臉孔,壯碩的體格,渾身上下結實的肌肉使人一看就知道充滿了力量和爆發力。任誰也不會相信在這樣一個充滿了罪惡的地方會有這樣一位英俊的人物,比那些所謂的明星男模不知道要高上幾個檔次。在幾名獄警的護送下,他緩緩的走出了這個待了一年的地方。

“呼!”深深的吸了一口外麵的新鮮空氣,李天帶著懷唸的心情看了看身後那四米多高圍牆的監獄。

“李天,兄弟會想你的!”一個年輕的獄警衝大門外的李天喊道。

“天哥,冇事常來這裏玩!”另一個年輕的獄警也隨著喊道。

“我乾了!誰冇有事情上這裏來玩?”李天惡狠狠的向兩人比劃了一個國際通用手勢——中指。邁著顫抖的步子向外麵走去。

“誒?美女!”李天走了兩百多米後,看見兩輛黑色的奔馳,前麵一輛大奔周圍站著四個穿著黑色衣服的人,眼睛上還帶著墨鏡。高大的身材,寬廣的肩膀,渾身上下充滿了力量。顯然,他們就是傳說中‘拿人錢財,替人守命’的保鏢。他們的中間站著一位身穿黑色緊身衣,黑色短裙的美女。飄逸的長髮披在腦後,靈動的眼睛直直的看著李天的這個方向,白淨的臉蛋兒上帶著若隱若現的笑容,誘人的嘴唇真想讓看見它的人上去狠狠的咬上一口。修長的身材堪稱黃金比例。高聳的胸脯,挺翹的臀部。

“好一位絕色的美人。”李天的心理暗歎道,“不過這人怎麽這麽的熟悉呢?”這監獄周圍方圓幾十裏別說是人了,就是鳥也冇有幾隻,哪裏來的美女?真他媽的悕奇。

“李天!”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從那名絕色的美女的嘴裏傳了出來。

“你……叫我?”李天手指著自己奇怪的問道。雖然自己冇有進監獄的時候見過很多的美女,但是印象中似乎冇有這個人呀?

“當然是叫你了,這裏除了你還有別人嗎?”女人走到李天的身邊,親切的摟著李天的胳臂說道。

“你……你是誰呀?”李天問道。

“你……,你還說會想我呢,這才一年你就把我忘的一乾二淨了!”女人聽見李天的話後生氣的說道。

“給個提醒?”李天小心的問道。

“可愛的寶寶!”女孩兒紅著臉小聲的說道。

“你……你是‘太平公主’?”李天驚訝的說道。也難怪,一年前自己冇有進監獄的時候,她才二十歲。按理說二十歲的女人已經發育的很成熟了,但是她卻長的很嬌小,胸平的跟搓衣板兒似的,那屁股就更冇有話說了。特癟!冇有想到一年冇見,小姑娘竟然出落的這麽的標致,和一年前完全的不是一個人。真是女大十八變,越變越妖豔。

“呼!”的一聲,李天感覺一陣勁風向自己襲來,連忙向後退了一步。女孩兒的腳尖擦著李天前額的頭髮揮了過去。

“你……你怎麽能這麽說呢!你看看我哪裏平了!”女孩皺著眉頭說道,同時還挺立著身體,把她凸凹玲瓏的身材表現給李天觀看。

“你……小丫頭你做豐胸手術了吧!”李天還是有點不相信,小聲的問道。

“你……你討厭!”嬌呻後向後麵那輛奔馳跑去,“爺爺,你看看李天,人家好心來接他,他還象原來那裏來欺負我!”女孩對著車窗說道。

“好了,阿嬌,不要淘氣了!”一位花白頭髮的老人從車裏走了出來,沉穩中透著精乾,精神也異常的飽滿,自然的有一股威嚴感。

“國家安全域性第十三處隊長李天向首長報道!”看見老人後,李天立即站穩腳步,英俊的臉上有冇有剛纔的那分懶散了。表情嚴肅的站在老人麵前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這老人就是中國現存的四大上將其中的一位——關海月將軍。

“嗬嗬,不用這麽的嚴肅!搞的我好象是來審查你一樣。”老人笑著看著李天說道“嗬嗬,說的也是。我現在已經不是您的手下了。我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老百姓。”聽見老人的話,李天原本嚴肅的臉頓時變的舒緩了下來,又恢複到原來懶散樣。很欠揍!

老人冇有絲毫的介意,反而拍了拍李天的肩膀,“還生我的氣呢?”老人問道。

“不敢!”

“你還說冇有生氣?”

“您是首長,您說的算!”李天說道,全世界也就隻有李天敢用這種語氣對他說話了。

“你怎麽能這麽和爺爺說話呢!”旁邊的女孩兒說道。

“好了。不關李天的事!我們還是進車裏在說吧!”老人冇有怪罪李天,反而拉起李天的手向車走去。

奔馳在告訴公路上奔馳著,看見路邊不斷的向後倒退的樹木,原本懶洋洋的李天陷入了深思。

“哎!”老人看見李天的樣子後深深的歎了一口氣,然後繼續說道,“這一年來委屈你了!”

“嗬嗬,冇有什麽,在裏麵過的還不錯!”李天回過神來笑著說道。

“當時都告訴你了,要控製點,不要和那個外國女人有關係,可是你就是不聽,怎麽樣?被人連累了吧!”老人看著李天說道。

“哼,色狼。被一個外國狐狸精迷住了,活該!”女孩兒氣鼓鼓的看著李天說道。

“嗬嗬,您也不是不知道我的本性,對美女冇有免疫力。再說了,一個男人與一個千嬌百媚的女人長時間的處在一起,您說我能控製的住嗎!哎,怪就怪在我長的實在是太帥了。原本我以為東西方的審美觀念不同,象我這樣一個東方大帥哥到了西方後會變成醜角,冇想到還是把美女勾引了。哎,是金子總是要發光的,到哪裏都會發亮的!”李天非常自戀的說道。

“嘔……!”女孩兒裝做嘔吐的樣子,臉紅紅的看著麵不改色的李天說道,“你還真是自我感覺良好呀。大色狼一個,罰你到監獄裏思過,活該!”女孩兒毫不客氣的說道。

突然,李天轉身雙手緊緊的抓住女孩兒的雙手,眼睛變的清澈幽深還帶有一絲的深情,深深的看著對方。女孩被李天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但是碰到他那深炯的眼神的時候,臉不自覺的紅了起來,很久以前他就是她暗戀的對象,十三處是國家安全域性的王牌,而他就是十三處的王牌。以前兩人執行任務或學習的時候,她都主動要與他分到一組,為的就是與他有多一點兒相處的時間,那個時候他總是說她是一個小孩子,所以她就一直冇有向他表白出來,況且她還是一個女孩子。現在看見李天這樣看著她時,她內心的深出的某根神經一顫,身子變的顫抖,呼吸也變的急促,眼神變的迷離。被李天所深深的吸引。

“嗬嗬,冇有想到我一年冇有踏入紅塵,魅力還是這麽的無限!”突然,李天又恢複到原來的那一副自戀的表情說道。

“你……!”女孩兒被李天氣的說不出話來,眼睛的深處帶著點沮喪和失望。

“好了,你們兩個不要在我這個老頭子麵前打情罵俏了。”老人製止道。

“爺爺……你也幫著他老欺負我!”女孩兒聽見老人的話嬌呻道。

“好了,阿嬌。該談正事了!那件事情對你的影響不好,所以經過我們的商議,才決定罰你進這個地方麵壁思過並撤消了你的證件。”老人說道,然後看了看一邊的李天,“我希望你能回到十三處!”說完不知到從什麽地方拿出一個綠色的小本,上麵赫然寫著“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域性”幾個字,李天冇有去拿,這個東西對他來說是最熟悉不過了。因為他從二十一歲就有這樣一個小本子,已經四年了。

“我……我不想回去了!”李天低這頭看著那小綠本子說道。

“為什麽,難道就是因為我們罰你思過嗎?”老人皺著眉頭說道。

聽見老人的話,李天搖了搖頭說道,“我還要感謝您讓我思過呢,正是因為這樣,我纔看透了許多的東西。知道我所需要的是什麽了!”

“什麽?”

“平凡!我想要的是平凡的生活。我已經不喜歡從前那些打打殺殺的生活了”李天平靜的說道。

“平凡的生活?難道普通的生活比國家的利益還重要嗎?”聽見李天的話,老人說道。

“國家利益?難道我想過著普通的生活就危害到國家的利益了嗎?”李天說道,然後就開始沉默不語。

“你真的想好了?”老人沉思後問道。

“恩,很長時間了。原本以為出來後拿前幾年辛苦贈來的錢買一個房子,然後找一個合適的工作,最後找一個美女當老婆的。冇有想到您會親自來接我!”李天平靜的說道,眼中還充滿了一種對普通生活的嚮往。

“恩!”老人想了一會兒後點了點頭。

“您同意了?”看見老人點頭,李天興奮的說道。

“不同意又能怎麽樣呢?再怎麽說你也是我一手看著長大的,我也希望你過著你想要的生活!”老人歎息道。

“謝謝您了!”李天說道。

“不用謝我,我有一個要求!”

“什麽要求?”李天就知道不會這麽簡單的。

“你也知道,最近國家不是十分的安寧,而十三處裏象你這樣的人才還是不多。答應我,拿著它。我隻在萬不得已的時候去找你。畢竟你也是我們手中的王牌!”老人看著李天說道,手裏拿著國家安全域性的證件。

“好吧!”李天想了一會兒點了點頭說道。為的隻是眼前的這個老人。

******修正稿

-?我好象並冇有得罪你們呀!”何津裝出一副很無辜的樣子對語氣不善的三個女人說道。“哼!”三女聽見何津的話後同時冷哼了一聲,把頭扭到了一邊,到是很齊。“周敏,我們這麽當年冇有見麵了,單獨聊一聊怎麽樣?”何津的眉頭稍微皺了皺,對其他三個女人當著其他人的麵冇有給他麵子很生氣,但是又不好發作,所以看著周敏問道。聽見何津的話,周敏一時間不知道怎麽辦纔好,平時的堅決的樣子一下子又冇有了。其實周敏她也想與何津談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