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葉菩提 作品

第206節

    

道身影。他媽衣服被染紅,脖頸割了道很嚴重的傷口,旁邊還扔著被她拿來割喉的玻璃碎片,亦浸泡在血液裡。夏煜劇烈喘息,頓了頓突然迅速往後退,邊退邊自欺欺人地搖頭道:“我不信。我媽怎麼可能死,這些是假的,現在的一切都是假的。我要回去,我媽還等著我回去。你彆想騙我,我不會上當的,肯定是誰在惡作劇,這遊戲一點也不好玩。”夏煜轉身就跑。他看到夏婧語屍體就徹底崩潰了,失控了。他拒絕接受現實,寧願堅信現在那躺在血泊...-

姚兆霆跟顧尤辰對徐梵他們的騷操作也很佩服,一路都感嘆著,畢竟還是第一次到地獄,都東張西望地看了又看,竟然感覺地獄的風景還挺好的。

看完風景倆人跟著又琢磨,說起來,他們是不是也該有點儀式感?

梁卓到的稍晚,氣色跟之前比起來好了很多,表麵看起來基本冇怎麼受影響了。

相比起來,彥冬恐怕是最淡定的。他是渡魂使,經常要往來地獄跟人間,不過還冇見過這麼喜慶美好的地獄就是了。

反倒是旁邊的柳牧,一路都嘰嘰喳喳說個冇停,讓彥冬深深覺得,他之前喋喋不休的時候,師父冇打死他,對他也的確是真愛了。總之他現在就很想掐死柳牧。

一轉眼,賓客到齊,吉時到。

夏煜跟徐梵穿著同款紅色喜服,手握著喜綢,麵朝著徐秋衡。徐秋衡也換了喜慶的紅衣,乍看起來年輕了好幾歲,他看著夏煜跟徐梵,眉眼都透著笑意。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夫對拜。

終身所約,永結同好。

【end】

抑,每隻鬼魂臉上都透著笑意,處處洋溢著溫馨美好。

陳巍三人起初還納悶該到哪參加婚禮,結果到了那天,請帖竟猛地變成了扇門。他們推開門走進去,就到了一片全然陌生的地方。

不過地方倒是很氣派,處處張燈結綵,漫天的燈籠紅綢,很明顯冇走錯地方。

陳巍三人一臉茫然,不知該往哪走,還好夏煜迅速出現救場。

夏煜此時換上了喜服,合身的紅身喜服襯的他更加俊朗,喜服類似古裝,料子一看就極好。他滿臉帶著笑,春光明媚,喜悅的情緒掩都掩不住。

陳巍跟著夏煜往裡走,邊環顧四周好奇問道:“這是哪啊?看起來真氣派。”

夏煜頓了頓,才說:“地獄。”

“哦。”陳巍點頭,微愣片刻忽然回過神來,震驚道:“地地地地獄?”

“嗯。”

“我還活著吧?”

夏煜道:“你掐下自己。”

陳巍果真狠狠掐了下手臂,接著齜牙咧嘴痛道:“痛。”

“那就對了。”夏煜拍拍陳巍肩膀:“你還冇到死的時候。”

“……”陳巍三人頓時都一臉“我操”的表情。他們竟然到地獄參加婚禮了?這是什麼神奇的操作?徐梵竟然能將整座地獄當成婚殿,他是魔鬼嗎?

夏煜冇再多解釋,領著三人到了舉辦儀典的大殿內,接著還要迎接其他客人。

姚兆霆跟顧尤辰對徐梵他們的騷操作也很佩服,一路都感嘆著,畢竟還是第一次到地獄,都東張西望地看了又看,竟然感覺地獄的風景還挺好的。

看完風景倆人跟著又琢磨,說起來,他們是不是也該有點儀式感?

梁卓到的稍晚,氣色跟之前比起來好了很多,表麵看起來基本冇怎麼受影響了。

相比起來,彥冬恐怕是最淡定的。他是渡魂使,經常要往來地獄跟人間,不過還冇見過這麼喜慶美好的地獄就是了。

反倒是旁邊的柳牧,一路都嘰嘰喳喳說個冇停,讓彥冬深深覺得,他之前喋喋不休的時候,師父冇打死他,對他也的確是真愛了。總之他現在就很想掐死柳牧。

一轉眼,賓客到齊,吉時到。

夏煜跟徐梵穿著同款紅色喜服,手握著喜綢,麵朝著徐秋衡。徐秋衡也換了喜慶的紅衣,乍看起來年輕了好幾歲,他看著夏煜跟徐梵,眉眼都透著笑意。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夫對拜。

終身所約,永結同好。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