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小小風 作品

第 9章 虎大壯的高光時刻

    

狠狠吸了兩口煙,把菸頭丟到地上踩了一腳,隨後招呼羊顛峰跟自己過去。見許鷹走遠了,狐墨低頭看著自己手中那遝鈔票。至於許鷹說的話,完全就被狐墨拋之腦後了,還是默默數錢吧。不多不少,剛好一萬。揣進兜裡,狐墨摸出手機,淡定的給地上殘缺的魔仆拍上個照片。深吸口氣緩解緊繃的神經,反手就在妖信上發個朋友圈。配上個標題:“老城區發現冥魔,大家出門記得繞行!”剛發出去不到兩分鐘,狐墨手機鈴聲便響起。〔愛的魔力轉圈圈...-

站在羊巔峰跟前,狐墨咧嘴一笑。

“頭兒,怎麼樣?我可是帶回來很多傷員呐!”

羊顛峰無奈搖頭:“好好好,冇事就好,你個臭小子。”

狐墨笑得很開心,同時羊顛峰也看到了狐墨揹著的小紋。

“這小姑娘?”

既然頭兒問起這小妹妹,那就交給他好了。

狐墨蹲下身示意小紋下來,小紋卻死死勒住狐墨脖子,無論怎樣都不鬆手。

搞得狐墨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把小紋從背上取下。

“頭兒,這小妹妹跟媽媽走散了,你有遇到找孩子的人嗎?”

羊顛峰擺頭:“問問大壯去,他在外邊。”

拉著小紋來到大廳門口,虎大壯一看是狐墨,那表情der一下就變了。

剛剛因為有傷員,他冇有攔住狐墨,這小子自己過來那就不能放他走了。

虎大壯一個健步上前,一把摟住狐墨。

“乾嘛去?”

被人突然摟住,狐墨被嚇得一個激靈,一看是虎大壯,那更冇好氣。

“虎哥,彆強人鎖男嗷!注意形象嗷!”

“嗷你個der,老大說了,你小子回來就彆想走,乖乖在這兒待著!”

虎大壯態度強硬,抱住狐墨就冇有鬆手的意思。

狐墨被勒得難受,掙紮著大喊。

“我是幫找媽媽,虎哥你鬆開!”

虎大壯:“找啥?”

狐墨提高聲音:“找媽媽啊!”

虎大壯:???

你父母不是?

看虎大壯滿臉疑惑表情,狐墨連忙解釋道。

“不是我,是她!是她!”

經過狐墨這麼一說,虎大壯這才注意到狐墨身後還有個小女孩,眼睛哭得紅紅的,可憐兮兮的望著自己呢。

趁虎大壯半信半疑之間,狐墨掙脫開虎大壯。

“虎哥,你有看到找孩子的女人嗎?”

虎大壯擾頭:“不僅有找孩子的,找老婆,找媽,找爸……找啥的都有,一大堆呢!”

狐墨:(●—●)?

這下難辦了,這裡少說也有上萬人,找人無疑是大海撈針。

轟~吼……

狐墨思考辦法之際,城西再一次傳出吼聲。

所有人抬頭看向城西方向,滿臉驚恐。

城西上空直升機盤旋,滅火劑相繼噴灑,其中一台直升機上,主持人神色緊張,鏡頭直給火海中的甲殼冥魔。

〔本台最新訊息,城西萬向彙商業廣場驚現魔王級冥魔,請廣大市民及時避難,妖妖靈113小隊正在現場……〕

客運站中,有人驚呼。

“冥魔,大家快看雲岩直播,真的是冥魔唉!”

一呼百應,人群開始躁動,或相互擁抱哭泣,或絕望呐喊,找人,亦有三五成群盯著手機裡的直播……

畫麵中,裝甲車、坦克陸續開往現場,浩浩蕩蕩的軍隊逐漸對萬向彙商業廣場形成包圍圈。

狐墨也接到了來自妖捕署的任務,前往現場協助救援和封鎖道路。

收到任務通知的妖捕迅速集合,在許鷹的帶領下趕往現場。

羊顛峰受傷冇法行動,664小隊就隻有狐墨和虎大壯被調到了現場。

頂在一線的是妖妖靈113小隊,此刻正在與魔王級甲殼冥魔激戰。

二線是軍隊,而狐墨二人則是在戰鬥圈的最外圍,負責搜救倖存者。

坍塌一半的二層小樓前,狐墨藉著手電的光亮,檢視廢墟中的每一個黑暗角落。

“有人嗎?聽到請回答!”

戰鬥圈一線的戰鬥很激烈,狐墨在最外圍依舊聽得心驚肉顫,走路都十分小心。

餘波盪漾在空氣中,連吹到臉上的風都無比灼熱。

狐墨簡單看了一眼戰鬥的方向,低頭繼續做自己的事。

“快來人,這邊有人還活著!”

聽到聲音傳達耳畔,狐墨猛然抬頭,尋找起聲音的方向。

隻能聽個大概,具體位置還不能判斷,畢竟隻有一聲。

“救命,救!”

那個聲音再次響起,狐墨直接招呼虎大壯。

“虎哥,那邊!”

狐墨直奔身後巷道,虎大壯也第一時間追趕過去。

可等狐墨二人進入巷道後,那個呼喊聲再也冇有響起過。

地上的火焰已經熄滅,整個巷道瀰漫著濃濃的腥臭味道,那股味道直衝腦海,讓人作嘔。

狐墨憋了兩分鐘,便堅持不住蹲在廢墟邊緣嘔吐。

虎大壯拍著狐墨後背安慰:“這才哪跟哪兒,你小子能不能有點出息。”

“這股味道太臭了,嘔!”

虎大壯滿臉嫌棄的走開,生怕自己也吐出來,藉助手電的光不停的搜尋四周黑暗的角落。

股股灼熱氣浪吹襲,蕩起空氣

漣漪,高樓建築殘骸掉落炸裂,大地顫抖。

狐墨身軀搖晃,踉蹌站穩身型。

“虎哥,得趕快找到呼救那人,這邊樓層隨時有坍塌風險!”

“狐墨你過來,你看裡麵是不是有人?”

嗯?

一聽有人,狐墨快步飛奔,穩穩停在虎大壯身旁,時間應該不超過5秒。

虎大壯一腳踹開擋在身前的焦黑窗架,狐墨伸著腦袋看向虎大壯指示的巷道裡麵。

手電的光束移動到地上的黑影,看清之後兩人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地上躺著一具屍體。

“這屍體赫然是被什麼東西啃食過,衣服是妖輔的樣式,缺口處還在溢血,證明這人剛死!”

虎大壯當了8年妖捕,經驗老道一眼便看出來。

“狐墨快跑!”

虎大壯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魔仆,剛剛的聲音就是這人發出來的,是他的求救聲。

狐墨:(#°Д°)!!!

哈啊!!!

不等兩人反應,廢墟二樓視窗處跳下一人形怪物,張開裂口衝著狐墨咆哮。

狐墨:Σ(っ

°Д

°;)っ

虎大壯眼疾手快,妖捕棍已然握在手裡:“狐墨快跑,你虎哥幫你頂會。”

魔仆?還是活的?要了狐命啊!

狐墨已經跑出去老遠,回頭還不忘喊道:“虎哥你加油,我去找幫手!”

虎大壯嘴角直抽:“你小子真跑啊?”

“算了,老大交代了,出了事得護著你點,當哥的隻能做這麼多了。”

“醜八怪,彆以為俺虎大壯是嚇大的,幾斤幾兩,試試才知道!”

音落,虎大壯手中妖捕棒一甩,按下按鈕妖捕棒瞬間電光閃閃。

哈啊!!!

“啊你個der!”

趁著魔仆趴在地上吼叫之際,虎大壯暴起狠狠一棒敲在魔仆頭上,滋滋電流環繞魔仆身軀,掙紮幾下後便不再動彈。

-目,拉起狐墨就往上跑。轟!爆炸餘波掀飛二人,炸斷台階,好在樓比較結實,簡簡單單晃了一下下。“咳咳,你想炸死哥是吧?”狐墨趴在樓梯台階上,腦袋暈乎,耳鳴目眩。“我也冇用過這玩意,誰知道威力這麼大!”剛子第一個爬起身,順手拉了狐墨一把。狐墨捂著頭,目光落在樓梯平台上,此刻樓梯平台已經炸塌,看這樣式直通樓底,這下通往樓下的路徹底冇了。自己二人被困在台階上了,上麵被堵死,樓梯平台塌陷處還有一個裸露上半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