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小小風 作品

第 8章 湧動的人群

    

啊!頭兒,救…啊!……”嘟嘟……被掛斷電話的一瞬間,羊顛峰一股危機感湧上腦海,狐墨出事了。而此刻的狐墨,正癱坐在地上,手機則是在滿臉氣憤的鶯姌手裡,脖子上還架著寒氣逼人的長刀。“叫你滾,你還搖人是吧?”狐墨瘋狂嚥著唾沫,說不害怕那都是假的,說話都帶有些顫。“姐姐,我我,我是妖捕,我們是一個單位的,把刀,刀,收起來。”這時,鶯姌身後走來兩個壯碩肌肉男,一個頭上冇毛的光頭,一個一頭短髮,嘴裡都還叼著煙...-

客運站大廳門口,狐墨坐在台階上,看著手裡的手機,心一橫還是撥通了那個電話。

“哥,你怎麼了?為什麼不接我電話啊!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

“你說話啊哥,說話啊!”

“嗚嗚…”

沉默了幾秒鐘,狐墨紅了眼眶。

“小槿,原諒哥哥的自私,對不起!”

“這一次恐怕真的凶多吉少,你要學會照顧好自己!”

“另外,彆告訴姐姐!”

掛斷電話,狐墨看向城西的方向,心中已經做好最壞的決定,那便放手乾吧!

大不了18年後又是條好漢!

騎上停車區的小摩托,正準備掛檔,手機提示音響起。

打開妖信一看,嘴角上揚。

“狐墨,去萬向彙商業廣場,協助妖妖靈救援受困群眾,另外,萬事小心!”

語音訊息是羊巔峰發過來的,這就說明頭兒已經認可自己了。

“頭兒,等我回來接你吧,蕪湖!”

回上一條語音,狐墨一腳油門,小摩托瞬間咆哮飛馳。

帥不過三分鐘,狐墨就被滿街的汽車堵得臉色發青,嘴角狠狠抽動著。

打臉來得太快,有些不適應,絕不是我狐墨的問題,是小摩托它自己走不動道。

小摩托藏在路邊水果店內,狐墨著手尋找店內所有能用上的工具。

捲簾門外,火蛇還在咆哮,建築坍塌夾雜著求助聲響起。

“媽媽,媽媽,嗚嗚…”

“跑啊,快跑!”

“大哥看到我女兒了嗎?留著兩根小辮子,大概這麼高,小紋!小紋!”

......

關上捲簾門,旅行包往肩上背,狐墨衝向人群。

“大家彆擠,有序撤離,跟我來!”

“妖捕哥哥,媽媽,媽媽,嗚嗚…”

紮著兩根小辮子的小女孩拉著狐墨衣角,正疏散人群的狐墨蹲下身,小女孩哭的很傷心,狐墨便摸著她的小腦瓜安慰。

“小妹妹彆哭,有什麼哥哥能幫得上忙的嗎?”

看著眼前的小女孩,狐墨不禁想起了小槿,小槿也跟她一樣愛哭。

小紋一個勁的哭,口中喊著要找媽媽。

可狐墨哪裡知道誰是她媽媽,躁動的人群湧向狐墨所在,狐墨也隻能丟掉旅行包背起小紋,一邊疏散人群,同時也幫小紋找媽媽。

小紋趴在狐墨肩膀上,依舊哭的梨花帶雨,眼淚不停往外竄。

人群的末端,數十個妖捕和妖輔出現在狐墨視線。

揹著傷員,抬著擔架,最後麵還跟著十來個手持武裝步槍的妖捕。

什麼情況?

領頭妖捕看到狐墨,直接就吼出聲:“愣著乾什麼,快帶著孩子跑,後麵有魔仆!”

魔仆?

狐墨順著人群末尾看去,火海中陸續衝出數隻恐怖怪物,跟自己白天在廢棄居民樓看到的一模一樣,這就是魔仆?

怪不得跟自己看到的冥魔照片不一樣。

當時自己還以為這是冥魔。

魔仆衝出火海,斷後的妖捕開槍射擊,可在近距離情況下,顯然槍又快又準。

兩撥火力壓製,衝在最前的幾隻魔仆被打成篩子,靠後的魔仆直接鑽進火焰裡逃竄。

除了最開始直麵魔仆那人死亡,可以說是大勝,裝填好子彈,領頭妖捕看向狐墨。

“寒街88中隊隊長鹿千帆,你呢?你是哪個部分的?”

狐墨:“陽光664小隊成員,狐墨!”

鹿千帆愕然,又問:“你們隊長呢?怎麼就你一個?”

狐墨搖頭:“隊長他們都受傷了,這裡就我一個。”

鹿千帆沉默兩秒:“我需要你協助轉移傷員,能做到嗎?”

狐墨遲疑:“我?”

鹿千帆:“對,前麵那片老城區發現大量魔仆,我們人手不夠!”

一聽見老城區三個字,狐墨倒是想起來了,下午自己不就在老城區發現的魔仆嗎,還有那幫變態和暴力女,就說這條街怎麼這麼眼熟。

吐出一口氣,狐墨笑道:“好,客運站那邊有醫生,我帶他們過去!”

鹿千帆點頭,一臉感激:“謝謝!”

兩人談話間,火海中心傳來吼聲,這一刻,所有人都驚恐的望向火海深處。

冥魔出現了嗎?

遠處,相對完好的一座高樓頂端,鶯姌手握望遠鏡,看見狐墨她就恨的牙癢癢,要不是今天狐墨攪局,這些魔仆早就被她們消滅乾淨了。

鶯姌狠狠一跺腳:“混蛋,彆落我手裡,不然要你好看!”

兔小悅按下快門,回頭一臉笑嘻嘻:“那個小哥哥看著好狼狽呢,鶯姌姐姐我們還是先解決那個大傢夥吧!”

青刃和牛蟒一臉的興奮,正在檢查武器,嘴裡煙依然叼著。

鶯姌神色逐漸變得冰

冷,看向兔小悅說的那個大傢夥,一尊體型超過4米高的怪物,渾身披著漆黑的甲殼,頭頂長有巨大尖角,滿口獠牙。

像極了加大版的屎殼郎,還是兩條腿站立那種,此刻正發出吼叫。

“113小隊,任務,消滅甲殼冥魔,至於那小子,等會在收拾他!”

兔小悅三人滿眼放光,異口同聲道:“收到!”

幾聲魔吼,打破了這個夜晚,這一夜註定不會太平。

狐墨嚥了嚥唾沫,目光一直看向火海。

一旁的鹿千帆神色凝重:“88中隊全體都有,做好戰鬥準備!”

隨即回頭看向傷員和妖輔們。

“你們跟著狐墨去客運站。”

想了想,鹿千帆還是走到狐墨跟前。

“狐墨,拜托了。”

狐墨:(⊙_⊙)?

鹿千帆:“我們斷後你們走!”

不等狐墨他們反應,魔仆再一次反撲而來,攻勢異常凶猛。

鹿千帆舉槍就近找好掩體,開槍射擊。

“趕緊走,我們頂住!”

小紋害怕的死死吊住狐墨脖子,一度讓狐墨感覺到了窒息感,組織好群眾撤離,狐墨也不敢停留,帶著一眾傷員和妖輔,直奔客運站。

客運站外廣場,此刻早已擠滿了人,人群中有一婦女還在焦急的找著自己的孩子,虎大壯和一眾妖捕也組織起秩序,看著陸續湧來的避難人群,妖捕們也是一個頭兩個大。

狐墨帶著眾人趕到,人群中也讓出一條將近一米寬的道路,妖輔們可不敢耽擱,在狐墨帶領下趕往候客廳。

安置好傷員,狐墨也鬆了口氣,提前給羊巔峰發訊息還是管用的,傷員的情況可耽誤不得。

-,隻得待在垃圾箱。呼吸漸漸變得急促起來,那味道可想而知,狐墨這輩子再也不想鑽垃圾箱了。當然,這次除外。已經發生的事情,後悔也遲了。狐墨悄悄探出腦袋,偷偷觀察情況,聽到腳步聲的瞬間又縮了回去……不多時,巷道口傳來的腳步聲愈發近了,雖有點稀疏,不過斷斷續續,還是能聽到有人在喊:“老鐵,剛剛隻是意外!開玩笑?你蝦爺會怕那小子?”“彆讓老子再看到他!”蝦扯皮滿臉的鬱悶,一直想給直播間老鐵們整活,這不正巧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