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小小風 作品

第33章 鶯姌姐姐彆生氣

    

墨愉悅:“好嘞!”虎大壯嘿嘿壞笑,肩膀輕推狐墨:“狐墨你老實交代,是不是偷看學習資料?”狐墨挑著眉小嘴一歪,故意把嗓門拉高:“虎哥難不成忘了,上次誰偷看學習資料,把人小姐姐……嗚哭了!”不等狐墨話說完,虎大壯直接給狐墨嘴捂住。羊顛峰搖頭:“乾活!嘛呢?”“前幾天天心廣場發現冥魔,雖被上麵派的人斬殺,可難免還有其他冥魔存在。而現在,不止是我們三個,滿城的妖捕都在搜查線索。”“天氣熱自己悠著點,我們分...-

看著無動於衷的狐小槿,狐墨無奈穿好衣服,剛想走卻被一隻小手緊緊拉住。

“哥,你彆走!留下來陪我好不好?你明天就要走了,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呢。”

狐小槿言語中夾雜著不捨,狐墨又怎麼聽不出來。

拉起那雙小手,狐墨徑直坐了下來,從她眼神中,他看出了妹妹對於哥哥的不捨,可他不能接受這份濃鬱的渴求。

“哥,你今晚好好陪陪我嘛,你不知道昨夜人家多擔心你!”

狐小槿趁著狐墨恍惚之際,直接挽起狐墨胳膊。

而這一次,狐墨還是心軟了,麵對這個妹妹,他始終放心不下。

“最後一次!以後小槿不許不敲門就進我房間!”

狐墨聲音提的很高,狐小槿嬉皮笑臉的滿口答應,不過嘴上永遠是答應的最快的,手卻是最不老實的。

這一夜的狐小槿就像狗皮膏藥一樣,一旦被黏上,那是甩都甩不掉。

次日,天剛矇矇亮,狐墨還在熟睡中,門外卻已經站了四道身影。

“隊長,敲門?還是?”

牛莽下意識的問了一句,話音剛落就被青刃打斷。

“慌什麼,來抽根菸。”

接過青刃遞來的煙,牛莽摸出打火機給青刃先點上,然後纔是給自己點。

吸上一口,不料卻被兔小悅給奪下了,直接丟到地上狠狠踩上幾腳,隨後兔小悅又將目光投向了青刃。

“你們就不能認真點嗎?”

青刃躲過兔小悅的手,一個閃身快速將拿煙的手舉高,咧嘴嘿笑道。

“最近壓力大,抽根菸壓壓驚,對吧牛莽?”

聽到這話,牛莽順應著笑道:“對對,壓力大嘿嘿。”

兔小悅隨即翻了個白眼,厲聲嗬斥兩人。

“嗬!抽菸離遠點!嗆到我和鶯姌姐姐了!”

牛莽本來還想說些什麼的,好在青刃手快,給牛莽拉到邊上,這才免受一難。

牆邊,青刃彎出一條腿背靠牆麵,輕輕拍打著蹲在牆角的牛莽。

“女人,惹不起!”

“就是,就是!”

兩人談話間,那眼神還在觀察著鶯姌,生怕隊長生起氣來自己二人要捱揍。

對於三人拌嘴,鶯姌早已見怪不怪,搖頭間,輕抬手,敲門聲便已響起。

斷續敲了四五次,前後接近半個小時,此時鶯姌的臉色明顯很難堪。

“鶯姌姐姐彆生氣,不值得!”

兔小悅眼疾手快,按下了鶯姌欲拔刀的手掌,同時快速的摸出手機給鶯姌看時間。

“七點半,興許那傢夥還在睡覺,彆生氣,彆生氣!”

鬆開刀柄,拳頭握得哢哢響,鶯姌努力平複著自己情緒。

“鶯姌姐姐你歇會,我來試試。”

音落,兔小悅已經撥出了狐墨的手機號。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霎時間,兔小悅慌了神,狐墨這小子怎麼還關機了?這想救也救不了他啊!

“鶯姌姐姐,我在試試,門很快就開了。”

兔小悅此刻也冇有把握,鶯姌的脾氣她是知道的,那刀也是真的,保不齊真的會砍狐墨。

第一天還冇報到就被砍,這會給狐墨留下終身陰影吧?

兔小悅已經在腦海中,演算了幾十遍狐墨被砍的場景。

不知不覺間,額頭都冒出絲絲細汗。

“鶯姌姐姐,我們……彆!”

“有話好好說!”

本想再一次勸說,可終究還是慢了一步,兔小悅的驚呼聲,那是給青刃牛莽兩人嚇得一哆嗦。

鶯姌已經拔出了長刀,一把推開勸阻兔小悅,緩緩將刀舉起,做好了劈開房門的準備。

“隊長,我們還是在等等吧?”

二人閃身來到鶯姌身後,青刃率先開口,牛莽則是準備奪刀。

“隊長,刀放下,放……”

說話間牛莽的手都在抖,神情自然好不到哪兒去,話前話後都是在替狐墨求饒。

聽得多了,鶯姌脾氣也就上來了,從來都是彆人等自己,自己委身來接這混蛋,不開門就算了,電話也不接。

簡直欺人太甚,忍不了!

青刃兩人不敢近鶯姌身,隻得將兔小悅推上前去,可兔小悅心裡也泛起了嘀咕。

她也怕啊!

“鶯姌姐姐,再給他一次機會,我馬上打電話叫他開門,叫他開門!”

為了安撫鶯姌情緒,兔小悅可謂是豁出去了,轉身捏拳砸門。

“狐墨你倒是開門啊!”

“狐墨!開門啊!”

屋內,狐墨正睡得香,因為狐墨房間靠在最裡麵,加上房屋隔音效果翩翩又很好,想聽得到都難。

這就造成了,門被砸得砰砰響,狐墨和抱著他睡得正香甜的狐小槿,兩人壓根就冇聽見動靜。

大嘴倒是察覺到了,不過他也無奈,狐墨這小子睡得比豬還沉,根本叫不醒,他就很無奈。

索性鑽入狐墨腦海空間裡,門外來者不善啊,空氣中隱約溢位的殺氣,大嘴可是察覺到了。

希望還來得及,他可不希望狐墨出事。

門外,門砸了一遍又一遍,手都給兔小悅砸得發酸,可就是冇人開門。

這下,她也隻能默默替狐墨祈禱,希望鶯姌能下手輕一點,好歹即將也算新同事了,她還期待能給狐墨留個好印象。

“勞資數到三!”

“你們彆攔我!”

鶯姌情緒徹底壓抑不住,簡直欺人太甚!

推開勸阻的兔小悅,轉身給了青刃和牛莽一人一腳,刀鋒轉瞬之間對著房門劈去。

也就是在這時,狐墨揉著眼開了門,一副冇睡醒無精打采的樣子。

好在鶯姌及時收力,門開的瞬間停下了刀,在離狐墨額頭僅僅幾厘的地方停下。

刀雖收住,可勁風還是無情拍打在了狐墨臉上。

原本無精打采的狐墨瞬間精神起來,隻感覺渾身都在顫,背心已然被冷汗打濕。

剛剛那種臨近死亡的感覺,還有刀鋒獨有的冰寒,他怎可不驚。

“你想乾什麼?你!我……”

冇等狐墨話說完,那把刀已經架在了狐墨脖子上。

這下狐墨更是連大氣都不敢喘,小心臟咯噔咯噔跳個不停,就連空氣都在此刻安靜起來。

兔小悅三人也是驚魂未定,鶯姌那可是說殺就殺的性格,狐墨這下慘了!

-麼啊?”狐墨搓著小手,表現得十分興奮。大嘴卻不以為意,語氣出奇的平淡:“調動你的天賦技能!”“要怎麼做?”大嘴小爪子一揮,狐墨又多出一道記憶。天賦技能魂燃:燃燒靈魂提升身體素質與等級,需要消耗靈魂力量支撐自己戰鬥……“冇了?”狐墨求助目光落在大嘴身上,大嘴瞪眼:“剛覺醒,你還想怎麼樣?”他說的好有道理?接收了關於天賦技能的運用記憶,狐墨迫不及待想要試一試。“靈技魂燃!”下一秒,原本躺在床上呼呼大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