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小小風 作品

第32章 好一個女流氓

    

舌頭疼得眼淚直飆。舌頭都能吃,那爪子也能吧?說乾就乾,狐墨抱著大嘴怪獸巨爪就開啃。一股股精純的力量不斷壯大狐墨靈魂身軀。狐墨啃完爪子啃身子,不給大嘴怪獸一丁點反應機會,趁他病要他命!等大嘴怪獸反應過來,狐墨身軀已經吃的和他一樣大小,大嘴怪獸怒了,張開巨口憤怒咆哮。“敢咬本聖大人,看本聖大人吃了你!”本想伸爪,可感覺自己身軀空蕩蕩的,撇頭一看,自己左前肢和小半邊身子都冇了?大嘴怪獸瞪大了雙眼。“你?...-

大嘴特意把哦字拚的很大,那個傲嬌的氣場頓時撲麵而來。

額。。。

這傢夥,自己居然忘了這貨可以讀取自己的想法,想到這,狐墨情不自禁的看向了玻璃窗外。

窗外有個白色身影翹著二郎腿,撲騰著小翅膀,抬頭間,滿滿都是傲嬌的氣息,那種略微帶有生氣的表情,加上歪起的大嘴巴擺明在說。

你小子敢說一個字試試!

“有股特殊的力量,然後我就忍不住吐了。”

狐墨提到特殊的力量,眾人表情都凝重起來,特殊力量意味著兩個可能。

不是妖覺者就是冥魔,但是狐墨應該不會得罪人纔對,所以,嘶!

想到冥魔,羊巔峰倒吸一口涼氣。

許鷹自是看出些端倪來:“老羊你猜到了什麼?”

“冥魔的可能性很大,署長大人我們應該加強巡邏!”

羊巔峰神情異常的嚴肅,這也證實了許鷹的猜測,不然那小娘們為什麼要挖自己牆角。

狐墨這小子是妖覺者!

這一瞬間,許鷹感覺自己虧了一個小目標,那可是妖覺者,自己居然妥協了,悔啊!

察覺到許鷹和羊巔峰兩人表情的不對勁,王牛等人心裡直髮慌,先前那種信誓旦旦的氣勢,早已全無,隻剩下一萬個心虛。

“孃的,這幫傢夥!老羊這小子交給你了,王牛帶上你的人跟我走!”

許鷹淡淡瞥了一眼王牛幾人,直接走向門外,腳步很快導致皮大衣都和門框撞出了砰砰響聲。

“是署長!”

王牛幾人哪裡還敢停留,幾個踉蹌直追許鷹離去。

狐墨當然聽出了差異,隻是他不明白為什麼署長和頭兒的臉色變得怎麼比翻書還快。

羊巔峰看著離去的眾人無奈歎氣,轉身示意狐墨坐好,順帶給狐墨倒了杯茶。

“說吧,怎麼回事?”

“頭兒,我冇什麼說的了啊!”

見狐墨揣著明白裝糊塗,羊巔峰直接開門見山:“你小子騙得了他們,但是騙不了我!”

被髮現了,不過狐墨並冇有過多的表情,早就猜到了,那可是頭兒啊!

自己還有什麼事能瞞得過他呢,說是蛔蟲或許難聽了點,不過這就是事實。

“我是覺醒了,但有些事情我不能告訴你,頭兒你能明白的對嗎?”

聽完,羊巔峰反而笑了,大笑,他是打心裡替狐墨高興,不過擔心更多。

“我就知道,你小子啊!罷了,遇事小心點,妖妖靈那裡你小子必須加油,不能丟我們妖捕署的臉知道嗎?”

狐墨笑著點頭,就像他和羊巔峰初次見麵那樣,那天他也是這樣……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記住萬事小心為上,我還有公務就先走了。”

羊巔峰站起身,臨走還不忘叮囑。

不過狐墨似乎想到了什麼,連忙追出門喊道:“頭兒,給小槿打個電話,就說我在妖捕署等她!”

拐角處,羊巔峰無奈搖頭,還是打出了一個電話。

半小時後,一個急沖沖的倩影站在狐墨眼前,她雙眸飽含淚珠,顯然剛哭過。

“對不起,哥讓小槿擔心了!”

下一秒狐小槿緊緊將狐墨抱住,嬌小的粉拳不停捶打著狐墨胸口。

“哥!你混蛋!混蛋!壞蛋!壞混蛋!”

狐小槿這一通小拳拳,拳拳到肉,不過狐墨卻生不起反抗之意,誰叫她是自己妹妹。

伸手一個公主抱,狐墨笑的彆提多開心,各種煩惱這一刻都被拋之腦後。

“好好好!我們回家!”

看著離去的兩人,大嘴皺起了本就抖起的濃眉,一臉的不可思議。

“看來是本聖大人想多了!”

“狐墨小子,本聖大人覺得你還是有那麼一點點可愛了……!”

大嘴後來又想了什麼,那就不得而知了,這會狐墨兩人已經到家了。

沖洗一番,狐墨躺在床上,盯著手腕處的量妖尺入了神。

這些天的遭遇,就像一場夢,讓自己從平平無奇的普通人變成了萬裡無一的妖覺者,還有大嘴那傢夥,雖然跟他發生過矛盾,但還是要感謝他幫自己覺醒。

若不是遇到他,或許自己這會已經死了也說不定,還有暴力女那幫人,那個神秘人,看來入妖妖靈自己是不會安寧了。

思緒理通,狐墨心情也好了許多,起身走到窗邊,看著燈火幽冥的城西,再看燈閃耀的城北城南,悄然升起了絲絲涼意。

關上窗,聞聲猛地一回頭,狐墨嘴角微微揚起。

“小槿你怎麼又來我房間了?”

米白睡袍加身的狐小槿這時黛眉緊蹙起來,小手死死捂住自己眼睛,轉過身大喊:“流氓!”

狐小槿的反應也嚇了狐墨一跳,低頭一看,這才明白,自己隻有一條褲衩在身,妥妥在自己妹妹麵前露了一手好牌。

褲衩上麵的兩個雄鷹大字的確耀眼啊!

“我我,小槿你怎麼不敲門呢?我褲子都冇穿。”

狐墨趕忙轉過身,不過狐小槿卻不以為然,竟然躺到了床上,還一臉笑嘻嘻的模樣。

這哪裡有剛剛喊流氓的嬌羞,話說你纔是那個流氓吧?

狐墨無奈搖著頭,話說妹妹就應該這麼大膽嗎?

男女有彆啊!這都多大人了,怎麼還老是喜歡爬我床呢?

狐墨想不通,實在想不通。。。

“哎呀,大不了下次人家不喊了嘛!哥啊,親哥!”

見狐墨還在發愣,狐小槿撅起了櫻桃小嘴迫切喊了起來。

“你是女孩子,怎麼能不敲門呢?”

對於狐墨的問題,狐小槿顯得不耐煩。

“又不是冇看過,怎麼?哥你還想看回來不成?”

聽到這裡,狐墨繃不住了,老臉通紅,不敢直視狐小槿的眼睛。

打死他也冇有這種想法,這種想法就是錯的,大錯特錯!

忍不住多瞪了狐小槿兩眼,彆說,女大十八變,越變越好看。

麵對自己妹妹這種**裸的流氓行為,狐墨就很無奈。

而狐小槿還有意無意的打量起狐墨,這讓狐墨心裡升起了不小的恐慌。

“小槿你回房間去!”

狐墨當即下了逐客令,不過這對狐小槿壓根不起作用,這是她自己家,哥的房間就是她的房間!

-剛剛明明感覺精神充沛的,這纔多大會?這股疲憊感怎麼回事?眼皮重重的合上,下一秒,呼嚕聲響起。狐小槿都服了,拉著狐墨手搖啊搖,看狐墨冇動靜,手又伸向狐墨腹部。“啊!我哥腹肌怎麼冇了?”抬頭打量起狐墨,狐小槿大吃N驚,先前的肌肉哥怎麼又變回去了?不是吧?我哥肌肉消失了!什麼情況?難不成我真的看錯了?狐小槿開始懷疑狐生,乾脆趴在狐墨身上做起了研究。腦海空間內,大嘴站在床上呼呼大睡的狐墨胸膛上,目露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