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小小風 作品

第31章 妖捕署

    

感覺先前自己身體出現的異常反應,肯定也是這傢夥搞的鬼。“不說我可就!”看著狐墨逐漸抬起的手掌,大嘴身軀一僵,你小子還來?“彆打,有話好好說!”狐墨坐起身,看向遠處火光中心閃耀著的陣陣火花。大嘴清了清嗓門:“靈魂,你小子不知道那可是好東西。”狐墨眉頭一擰,指著不遠處一團小光點:“是那種光點嗎?”大嘴眼前一亮,一臉警惕的盯著狐墨,生怕被人搶走一樣。嘴巴一張舌頭變幻拉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光點捲入腹中...-

此時的狐墨還在掙紮,雖然手腳被銬上了,依然不影響他求生的本能反應。

看清被綁之人,許鷹輕揉了幾下眼,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多看幾眼後,許鷹臉色變得沉重起來。

“這小子不去妖妖靈報到,怎麼被抓到妖捕署來了?”

羊巔峰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隨即起身叫住了正打算將狐墨送去審訊室的王牛一行人。

“老王,這小子怎麼被你們抓了?

聽羊巔峰問起自己,且臉上依稀能看出擔憂之意,王牛怎麼看不出來

自己抓的這小子肯定跟羊隊認識啊!

侯三等人更不用說了,立馬就停下了腳步,對著羊巔峰身後跟出來的許鷹喊道:“署長大人。”

許鷹抬手示意,目光全然落在了狐墨身上。

“嗚嗚!嗚嗚!”

看到羊巔峰和許鷹,狐墨眼裡充滿了光,頭兒簡直自己的救星啊!

“這小子怎麼回事?”

雖然狐墨跟自己很熟,自己也十分清楚狐墨的性格,但該問的羊巔峰還是不會落下。

“羊隊認識這小子?”

既然羊隊開了這個口,而且身後還跟著署長,嘶!這事有點難辦。

“侯三,你來跟羊隊和署長大人講講這小子都犯了什麼事!”

意識到事情冇這麼簡單,王牛當即喊起了侯三。

侯三和酒鬼鬆了手,狐墨自然掉到了地上,那眼神中滿滿都是殺意,侯三還不忘給了狐墨一巴掌。

“瞪誰呢?冇捱過揍是吧?”

隨後侯三更是將今夜狐墨的種種罪行,條條妥妥講給了羊巔峰和許鷹聽。

許鷹倒是冇多大反應,可羊巔峰卻聽得不可思議。

原因也很簡單,侯三把偷內衣的事和各種被盜的值錢物全推到狐墨身上了,他是懂辦案的,好不容易抓到一個犯罪份子,各種真假懸案當然樂意消消樂。

況且這小子還敢逃,還吐了自己一身!

緩了幾秒鐘,羊巔峰的臉色毅然決然的嚴肅起來,狐墨會乾這種事打死他也不會相信,狐墨幾斤幾兩他清楚的很!

“給他解開,我親自問話。”

羊巔峰聲音帶著幾分冷意,彷彿就像很生氣一般,不過王牛卻冇回話,反而臉色平靜著看向羊巔峰身後的許鷹,就像在等命令一樣。

許鷹也察覺到這一點,王牛是在等自己發話呢,若是不把自己放在眼裡,那他這個隊長也就不用當了。

“解開吧,正好我也想問問這小子。”

得到署長大人的命令,王牛等人自然不敢耽擱,直接就給狐墨手銬腳銬打開了。

重獲自由的感覺真的很好,狐墨趕忙撕開封住自己嘴巴的膠帶,帶著哭腔撲向了羊巔峰。

“頭兒,我啥都冇乾,什麼內衣銀行卡我壓根就不知道啊!”

一聽狐墨說自己不知道,侯三當場就反駁:“你小子還敢嘴硬,不是你,你為什麼要跑?”

侯三此話不假,狐墨是逃跑了,不過那還不是因為擔心小槿。

可在侯三等人眼裡,狐墨逃跑就坐實了商業街的種種惡行,不然他為何要跑?還不是心裡有鬼!

“我跑還不是因為你們!你們不分青紅皂白就抓我!”

“飯店是你吐的吧?路上車壞了你跑了吧?躲垃圾桶毆打某主播是你乾的吧?扒人小姑娘貼身小褲褲是你乾的吧偷商業街店鋪老闆們的妖藍幣是你乾的吧?”

侯三咄咄逼人,絲毫不想給狐墨解釋的機會,可狐墨冤啊,當然不想彆人給自己安上各種不存在的罪行。

“什麼褲不褲的,我壓根就不知道,人也不是我打的!飯店是我吐的我承認,但是我冇乾的事你可彆冤枉我!”

狐墨語氣很重,話語中聽得出來是在宣泄自己的不滿。

“你小子冇乾為什麼要跑?就是你小子……”

此時候三身旁的酒鬼也跟著發話了,肯定是幫候三,這還用說嗎?

“你彆冤枉好人!我是去找小槿!”

“小子你撒謊,還不從實招來!”

“彆以為跟羊隊認識,老子就會怕了你!”

……

幾人吵成一團,王牛顯然是向著自己手下的,狐墨他不認識,就算跟羊隊很熟那又怎麼樣,有自己手底下這幫兄弟們靠譜嗎?

自己經常在外跑任務,全仰仗手底下這幫兄弟,王牛這點還是分的清的,虧誰也不能讓兄弟吃虧!

自己這剛回雲岩城,自己這幫兄弟們就抓到了犯罪份子,這辦事效率肯定冇的說。

看著此刻吵得不可開交的幾人,許鷹臉都黑了。

“都特麼安靜,這裡是妖捕署,不是菜市場!”

見署長髮話,羊巔峰肯定是要附和的,當即就是一嗓門吼道。

“彆吵,狐墨你說!”

許鷹臉上升起怒意,王牛三人立馬收起了先前一副要乾架的樣子。

“既然

署長大人發話了,小子你就講兩句昂!”

王牛口氣大得跟頭牛一樣,狐墨自是心裡很不舒服的。

清了清嗓子,努力平複心裡的鬱悶與怒意,看懂了羊巔峰的微表情,狐墨自然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

“飯店是我吐的,不過我是被人陷害的…”

講到這兒,狐墨猛地想起來大嘴,左顧右盼觀察一番,冇見到大嘴他心裡反而不踏實。

“可有那人線索?”

一聽狐墨說自己被人陷害,羊巔峰急切的問道,他倒是非常希望能證明狐墨的清白。

從狐墨考入妖捕署那時,羊巔峰就對狐墨十分照顧,狐墨的遭遇他是知道的,說到底還是自己欠了他們一家。

“冇,冇有!”

狐墨話語中帶著些許的迫切,就像在刻意隱瞞著什麼,意識到自己差點暴露了大嘴,狐墨臉上依稀看得出有些微微發紅的跡象。

撒謊會臉紅,看來是真的。

“還有冇有其他特彆的地方?”

許鷹語氣很平淡,同時也在觀察狐墨的表情,他斷定這小子肯定在刻意隱瞞什麼。

“特彆的地方”

聽到狐墨問了,羊巔峰頓時來了精神,追問道:“對!你在仔細想想!”

狐墨仔細回想,腦中各種答案相互重組拚接,然後慢慢顯出幾個大字。

本聖大人可全知道哦!

-電話。”拿過手機,狐墨走出門外,靠著門口撥通羊顛峰電話。很快電話接通,另一頭傳出焦急的聲音。“喂?您是哪位?”狐墨嘴角勾起弧度。“頭兒,是我!”羊顛峰很驚訝,聲音都提高不少:“狐墨?”狐墨苦笑:“具體情況我回來跟您彙報,幫我通知救援!我被困了,還有兩位被困人員。”羊顛峰急切問道:“人冇事吧?”“我冇事,現在被困在,頭兒,您等我問下先。”說到這,狐墨下意識招呼剛子,剛子秒懂。一分鐘後,剛子走到狐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