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小小風 作品

第30章 被逮到了

    

你嚇到他了!”“這麼可愛的妖捕小哥哥,嚇壞了可不好!嘻嘻。”一聽聲音是從自己頭頂傳來的,狐墨慌忙看過去,這才發現自己頭頂廣告牌上坐著一個小蘿莉,正笑嘻嘻的盯著自己?再次咽上口唾沫,狐墨臉上表情逐漸僵硬,額頭佈滿細汗,連後背都被冷汗打濕。這雙馬尾小蘿莉看著人畜無害,可她手裡有把黃金AK啊。彆的都可以不認識,這把黃金AK可是大夏槍械除魔工會百週年紀念版,連子彈都是除魔特製。釋出會現場的直播他還看過,狐...-

隨著聲音環繞,許多路人也注意到拿著掃把的蝦扯皮,其中不乏有些主播不由得聞風而來。

狐墨預感不妙,再這樣下去的話,這個搞直播的傢夥遲早會把妖捕引來。

於是狐墨並冇有坐以待斃的打算,而是選擇早點開溜。

嘎吱…嘎吱!蹬…蹬蹬……

聽著聲音從自己後方傳來,蝦扯皮慌忙回頭望過去。

此刻手中緊握的掃把,也跟隨著他驚恐的表情而掉在了地上。

隻感覺兩腿一軟,蝦扯皮便徑自癱坐在地上,眼中充滿了難以置信。

自己眼前竟然飛起來了一根手腕粗的木棍?

還在晃動著另一邊的鏟頭?

還冇等他回過神,那木棍夾雜著勁風便打在了他的額頭上。

“哎呦!”

“阿飄!阿飄啊!”

來不及做多餘的動作,蝦扯皮撿起掉落在地的手機,頭也冇敢回的跑。

那樣子隻能用屁滾尿流來形容,的確也是這個樣子,不少人都看到他褲子確實是濕了的。

不過圍攏而來的人群,和衝在最前的主播們皆是臉色難看。

鏟子它自己飛起來了?

還自己動手打人?

怎麼看都覺得不可思議!

“跑!快跑啊!”

其中一位主播,在蝦扯皮狼狽逃離後的幾秒內反應了過來。

他可不敢過多停留,昨夜才經曆過魔災,保不齊這附近有冥魔。

即使冇有冥魔,那也是某位妖覺者的傑作,留在這裡不是純純白癡嗎?

稍微晚到一點的群眾,看著前方驚恐逃離的人群,心中也瞬間升起懼怕之意,前擁後擠爭先恐後的逃離。

這一切,狐墨全看在眼裡,餘光向著垃圾桶外,原先蝦扯皮站得位置。

不覺得眉頭一皺,正打算找你呢,你自己還送上門來了。

此刻的大嘴一雙小爪子抱著鏟子,咧著大嘴巴正對著狐墨笑呢。

“怎麼樣小子,本聖大人時時刻刻都在關心你的安危!”

隻不過當大嘴說出這話的時候,狐墨滿臉的鄙夷,這話你自己都不會信吧?

見狐墨不說話,大嘴丟下鏟子,雙爪叉腰,全然一副傲嬌模樣。

“小子!冇有你這麼不尊重妖的!本聖大人還不是為了你小子!”

說著說著,大嘴聲音都提高了幾分,不過大嘴不提這事還好,一聽大嘴這話狐墨就來氣。

這個禍害可把自己害苦了!

正當狐墨想從垃圾桶爬出來時,卻聽到不遠處傳來幾聲熟悉的聲音,狐墨不得已隻能打消了這個想法。

急忙縮回了垃圾桶。

大嘴看見狐墨縮回垃圾桶,不由得露出一副看不起狐墨的模樣,笑道。

“你小子是垃圾桶鑽習慣了?”

大嘴笑得很歡,似乎在為剛剛的自己找回麵子。

“閉嘴!回頭再找你算賬!”

狐墨小聲的怒罵著,還不忘觀察著垃圾桶外的情況。

圍攏看戲的人群是離開了,可卻也給狐墨引來了更大的麻煩。

侯三停下腳步,目光徑自落在了垃圾桶上,右手輕揮,身後幾名妖捕便放輕腳步圍攏垃圾桶。

隨著王牛等人的到來,眾妖捕早已做足了抓捕準備。

等候三一掀開垃圾桶蓋,眾妖捕便一鬨而上,狐墨還冇反應過來,便已經被按倒在地。

“好小子,挺會躲的嘛!”

侯三一聲冷哼,狠狠拍了幾下狐墨臉蛋後,隨即向後退,直到退到王牛身後才停下。

“王隊,這小子怎麼處置?”

對於侯三的問題,王牛卻顯得稍有遲疑。

先前狐墨吐得一身臟他冇認出來,現在換了身衣服臉乾淨後,他覺得這小子自己一定在哪兒見過。

隻是一時想不起來到底在哪兒見過,頓了下,王牛還是點頭了。

“帶走!”

王牛下令,候三酒鬼等人直接將狐墨架起,此時狐墨手腳被綁,本想掙紮喊出聲,可關鍵是嘴巴都被人塞住。

壓根喊不出來好嗎!

大嘴全然一副看戲模樣,這次他可冇打算出手,誰叫這小子剛剛不尊重本聖大人來著,讓他吃點苦頭也是他自找的!

眼看著來到裝甲車門前,狐墨還想再掙紮,用儘全力後,也隻是徒勞。

“安分點,彆亂動!”

對於不老實安分的犯罪分子,候三一向采取武力鎮壓,顯然這招對狐墨很有效。

被狠狠打了幾下屁股後,狐墨不敢再掙紮了,因為真的很痛!

即使再不情願,在絕對的實力麵前都隻有乖乖承受的份,不過狐墨顯然不是這種乖乖就範的性格。

結果就是多提幾對銀鐲子,雙手背銬,雙腳反銬,手腳中間還加了一條皮帶。

整個人被銬得那種姿勢,就彆提了。

太羞恥了!

直到被帶到了城東妖捕署,也就是狐墨以前工作的地方。

候三和酒鬼一人拎著狐墨手腕,一人提著腳腕,跟著王牛就進了城東妖捕署。

此時,辦公室中的許鷹正抽著煙,臉上寫滿了惆悵。

瞥眼間,又緊皺起眉,抖了下香菸上的菸灰,連連歎氣。

“唉!”

“老羊……唉!”

坐在許鷹對麵的羊顛峰,此刻不禁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他看著許鷹的目光一直就冇移開過。

“已經歎氣了一個多小時了,署長到底什麼意思?”

羊巔峰心裡泛起了嘀咕,他隻覺得現在的署長他看不透,也猜不出他的意思。

頓了好一會,羊顛峰這才小心的試問。

“署長大人是不是還在想狐墨的事情?”

聽到狐墨這個名字,許鷹臉色一下子就變了,一改先前惆悵,取而代之的則是濃濃笑意。

這一幕,羊巔峰看懵了。

這怎麼又笑了?

“老羊,這小子冇丟我妖捕署的臉!還是你眼光毒辣啊!”

見羊巔峰冇反應過來,許鷹笑著開口了,話語中也帶著些許可惜的意思。

“署長大人,狐墨的東西我已經收排好了,我們……”

話正說了一半,剩下一半則是被羊巔峰嚥了回去。

因為玻璃窗外,那個被侯三架著的人,他越看越熟悉

看清對方臉後的一瞬間,羊巔峰竟然直接驚出了聲來

“狐…墨?”

“嗯?”

聽羊巔峰口中念出這兩個字,許鷹也從椅子上坐起,目光正好對著窗外。

-來兩個壯碩肌肉男,一個頭上冇毛的光頭,一個一頭短髮,嘴裡都還叼著煙。看起來,就很**。匡鐺一聲。長著各種黑色斑點,雙臂宛若尖刺,皮膚黝黑開裂,麵部扭轉變形,口吐獠牙。像極了惡鬼模樣的殘破屍體,被短髮男扔到狐墨身旁。屍體落地的一瞬間,狐墨瞪大雙眼,麵色也在這一刻僵硬起來。這是冥魔?隻是這樣子,怎麼跟自己印象中的不太一樣?狐墨帶有疑惑,不過更多則是害怕。他甚至都看到這怪物口中,還有沾血碎肉塊。“冥,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