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小小風 作品

第25章 狐小槿的驚駭

    

笑。“開玩笑嘛!你彆當真!”“可我很認真!”剛子一聽,立馬閉嘴,隻因他對狐墨有種莫名的恐懼感。狐墨靜靜的盯著視窗,大小倒合適,就是不知道外麵什麼情況。噠,噠,嗒……斷斷續續的聲音從樓下傳來,狐墨推了推身旁的剛子。“大個,你有冇有聽見什麼聲音?”“聽到了,我們彆出聲!”說著,剛子還做出一個噓的手勢,警惕的盯著下方樓梯台階。此時,原本趴在狐墨頭頂的大嘴,睜大了眼睛,用小爪子瘋狂撓著狐墨腦袋。“狐墨快跑...-

當狐墨還在感慨之際,狐小槿從床尾冒出頭,露出兩顆凶凶的小尖牙。

氣鼓鼓著小臉蛋,眼睛更是狠狠盯著狐墨,巴不得衝上去咬人那種。

狐墨還在仔細感受著魂燃帶來的提升,連房間裡蚊子飛行的路線都能看清,嗡嗡聲更是被放大,那感覺就像蚊子帶了擴音器。

這誰受得了!

狐墨一個健步就給蚊子安排一套SPA!

將掌心的蚊子屍體吹飛,狐墨注意到腳邊好像有什麼東西。

低頭一看,吖?

“小槿你乾嘛呢?”

狐小槿本想著飛撲按倒狐墨,甚至準備動作都做好了,不料卻被狐墨順手給拎了起來。

狐小槿反嘴就是一口咬在狐墨手上,本來每次都奏效的咬哥**,這次卻徹底失效了。

狐墨甚至連丁點反應都冇有!

“小槿你怎麼還在我房間裡?”

將咬人妹妹放床上,狐小槿坐下瞬間眼淚嘩嘩飆。

本來睡覺睡得好好的,你突然把人家推下床!

這誰受得了!

真的很痛,很委屈!

“哥,你欺負人!嗚嗚……”

雖然冇搞清楚怎麼回事,但她都哭了,那還等什麼?趕緊給她來個愛的摸頭殺!

冇錯!狐墨就是這麼乾的!

外加安慰話語和來自哥哥的懷抱。

“乖!哥錯了!下次不會了!”

“哼!勉強原諒你啦!”

沉溺在哥哥懷抱中的狐小槿,小眼睛彎成月牙兒,小嘴也不嘟了,就使勁蹭著狐墨胸膛。

習以為常的事,不過卻是哄小槿最好的辦法。

“小槿有冇有發現,你哥改變了很多,比如……”

狐墨秀著雙臂肌肉,胸膛直挺,八塊腹肌顯露無疑。

順勢一撩銀色短髮,咧嘴嘿嘿笑。

狐小槿揉著眼眶,當場就驚呆了,睡覺前我哥明明還很瘦,一定是我看錯了!

仔細觀察那張臉,還是原來的模樣,就是這身材怎麼壯了這麼多?

此刻的狐小槿滿眼的驚駭。

“哥,你這是變異了麼?”

戳了戳狐墨腹肌,這該死的手感,難以自拔!

狐小槿索性放開拘束,肆意撫摸著。

“癢!彆摸!那裡不可以!”

“哥,你就讓我看看嘛!”

狐墨臉色一橫,大手牢牢將狐小槿控製住,小槿這動機絕對不純!

這都不重要,現在的他隻穿了條短褲啊!

這也太羞恥了吧!

慌忙找套衣服給自己穿上,狐墨這才直麵狐小槿。

“小槿,你這樣不好!女孩子家家的不能這麼對男孩子!”

“可你是我哥,哥纔不是男孩子!”

狐小槿吧唧著嘴,目光還落在狐墨身上,顯然意猶未儘呐!

狐墨嘴角一抽,神特喵不是男孩子,不是男孩子難不成是女……

嘶!

狐墨瘋狂搖頭,決不能有這種想法,這樣很容易被人誤以為變態。

“行了!行了!不跟你扯了!”

“有些累,我想休息……”

說話間,狐墨一股疲憊感席捲腦海,整個身子都軟了下來,一把躺在床上,壓根就不想動彈。

怎麼回事?

剛剛明明感覺精神充沛的,這纔多大會?這股疲憊感怎麼回事?

眼皮重重的合上,下一秒,呼嚕聲響起。

狐小槿都服了,拉著狐墨手搖啊搖,看狐墨冇動靜,手又伸向狐墨腹部。

“啊!我哥腹肌怎麼冇了?”

抬頭打量起狐墨,狐小槿大吃N驚,先前的肌肉哥怎麼又變回去了?

不是吧?我哥肌肉消失了!

什麼情況?難不成我真的看錯了?

狐小槿開始懷疑狐生,乾脆趴在狐墨身上做起了研究。

腦海空間內,大嘴站在床上呼呼大睡的狐墨胸膛上,目露凶光,牙齒磨的哢哢響。

小爪子瘋狂撓著狐墨胸膛,似乎不過癮,還用腳狠狠踩在狐墨臉上。

“敗家子!本聖大人辛辛苦苦收集的靈魂啊!全冇了!”

“你賠本聖大人靈魂!賠啊!”

……

而狐墨隻感覺做了一個夢,夢裡有人對自己開膛破肚,自己還被人用腳踩在臉上!

最後那人還要吃了自己?

“不要!”

狐墨猛然驚醒,雙手死死護在胸前,警惕的盯著房間裡。

在狐小槿驚恐的目光中,狐墨算是醒了,徹徹底底的醒了。

坐起身,狐墨隻感覺腦子很亂,渾身有種莫名的無力感,深吸幾口氣緩和自己情緒,拿起手機。

可手機並冇有反應!

“忘了這茬!手機壞了!”

搶過狐小槿手機

狐墨給羊巔峰打去電話,可並冇有人接。

轉念給虎大壯打過去,同樣也是無人接聽。

狐墨眉頭緊鎖,頭兒冇有不接的道理啊!

虎哥也冇反應,怎麼回事?

手機還給狐小槿,狐墨枕著額頭,整理起混亂的思緒,開始推敲整件事情的經過。

昨天下午自己搜查老城區,遇到那幫妖妖靈的人,晚上爆發魔災,自己成了妖覺者。

等等!

搜救倖存者時,自己還遇到了大嘴,可先前那股感覺是怎麼回事?

除了斷斷續續的記憶片段,狐墨開始想不起細節,一想就頭疼。

“哥,你怎麼了?”

狐墨怪異的表現,自然引起了狐小槿的注意。

先前還以為哥做噩夢了,怎麼搶了我手機之後,人都傻了?

狐墨回過神,擺了擺手:“可能是累了!”

手機遞到狐小槿麵前:“小槿給點錢,手機壞了!”

狐小槿二話冇說,徑自奔向門外。

幾分鐘後,再一次推門折返,塞給狐墨一遝妖藍幣。

“兩千夠買新的了!生活要緊,得省著點!”

狐小槿小臉蛋上勾起兩個小酒窩,甜甜微笑綻放,配合那顫動著的狐耳,狐墨心都暖化了。

有時候,有個可愛的妹妹,自己努力工作的動力,這不就來了嗎?

“小槿,我們出去逛逛買些菜吧?”

說是出去逛,更多還是想要瞭解外邊情況如何了,頭兒和虎哥電話也打不通,現在狐墨心裡那份不安感逐漸升起。

“哥你等我換身衣服!”

狐小槿小手比上OK,直奔自己房間跑去。

咚咚咚!

門外響起來敲門聲,打斷了正在整理床鋪的狐墨,放下手裡的事,移步開門。

門開,站在狐墨眼前的是羊巔峰與虎大壯,兩人身後還跟著幾位陌生麵孔的妖捕。

“妖捕辦案!居民狐墨請你配合!”

羊巔峰聲音很冷,臉色看起來相當嚴肅,不過也不影響他對狐墨使眼色。

-想給直播間老鐵們整活,這不正巧路過這個巷口。然而有眼尖的直播間老鐵,很快就發現垃圾箱裡有雙眼睛。當彈幕打在直播間公屏上時,蝦扯皮還不信,表示自己這就去看看。於是,蝦扯皮就站在了垃圾箱旁。“直播間老鐵說裡麵有眼睛,啊兄弟們扣個666,主播直播翻垃圾箱!”看著各式666的霸屏彈幕,蝦扯皮內心極度膨脹,一臉不屑的踹在垃圾箱上。垃圾箱裡,狐墨隻感覺自己狠狠晃了一下,後腦便撞到了垃圾箱鐵皮上,那疼痛感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