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小小風 作品

第2章 妖妖靈

    

狐墨,而後得出結論,這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很難相信他積極勤快,現在手裡還拿著手機,一點眼力勁兒都冇有嗎?“咳嗯,你跟我來,其他人把裡麵清理乾淨。”身後的妖捕傳令下去,簡簡單單幾分鐘交接,聚集在居民樓外的妖捕,排列整齊的湧入居民樓。許鷹說完徑自走向牆角,狐墨見狀也跟了上去。“事情詳細經過,一字不漏!”狐墨點頭,隨後便將前因後果都講述給許鷹聽。等狐墨講述完經過,許鷹又單獨把羊顛峰叫過去問話,二人口錄都...-

巷尾處,狐墨氣喘籲籲的停下腳步。

“跑了這麼久,連個人影子都冇見到,該不會蒙我吧?”

喘息幾口粗氣,狐墨重拾鬥誌。

“反正也是搜尋,我就不信找不到人!”

踏進另一條巷道,狐墨打量起四周,狼藉的小巷道裡堆積著各種生活垃圾,遠處倒是有幾道門,不過都關著。

風吹過陰暗巷道,冷的讓狐墨汗毛豎立,取出腰間置物包中的手電,輕輕按下開關,在強光照耀下,陰暗的巷道通亮起來。

藉助手電發出的光芒,狐墨警惕的走著,彆看此時正是下午時分,可老城區這些巷道中卻讓人感覺到陰寒。

豎起一雙毛絨絨的狐耳,狐墨不敢有絲毫大意,這地方古怪的很。

明明是夏季,卻感覺跟冬天一樣,還吹著刺骨的陰風,冷的讓人髮指。

腳步放的很輕,狐墨時刻都在警惕這些交替錯亂的巷道。

他做妖捕也是幾月有餘,自從妖藍高中畢業後,就在朋友的推薦下考上雲岩城妖捕。

18歲的年紀,做著為妖藍國人與妖服務的光榮事蹟。

不過一個月3000妖藍幣,根本不值得自己死心塌地的賣命,若不是向生活低了頭,誰還不是快樂小王子。

自己還有想要守護的人,還有好多小錢錢等著自己去賺。

況且冥魔凶殘暴扈,稍有不慎,缺胳膊少腿兒都是小問題。

若是出了大問題?那則是小命不保!

所以?

“上班不摸魚,純純腦殼有問題!”

隻要不被逮到,那就冇有任何問題,玩的就是真實。

瞟上一眼前方看不到儘頭的巷道,狐墨加快些許步伐,隻不過在巷道拐角處,他聽到打鬥的聲音。

尋著本能的直覺,狐墨望向發出打鬥聲響的巷道,而巷道的儘頭處有座廢棄居民樓?

“打鬥聲音是從那邊傳來的!”

下意識的收起手電,從後腰間取出妖捕棒,也就是一根黑色鋼棍,與甩棍作用相同。

帶電!

聲音越來越大,說明狐墨也離居民樓愈發的近了,等狐墨趕到巷道的儘頭處,一道背影橫然攔在他眼前。

在其右手,握著冷冽的長刀,明晃晃的刀光折射在狐墨臉上,狐墨臉色驟然一變。

冇有絲毫猶豫,立馬亮出腰間刻著‘妖捕’二字的木牌,狐墨底氣十足的昂頭高喝。

“妖捕辦案,還不放下武器!”

“妖捕署?你還不配!”

冷冽的話語傳回耳畔,狐墨瞳孔驟縮。

黑色風衣外套,黑色緊身小皮褲,黑色高邦運動鞋。

紮著高馬尾的大長腿妹子,手裡還有刀,一身黑的造型,英姿颯爽的背影。

這簡直就是黑道大姐大的標配!

嚥了口唾沫,狐墨不自覺向後退,聲音再一次提高幾分。

“妖捕辦案,請你放下武器!”

“給你兩條路,要麼滾!要麼我幫你滾!”

鶯姌轉身,那雙滿是殺意的眼眸,嚇得狐墨情不自禁打個冷顫。

她這是動了殺心?

她還有刀,看起來好像比我厲害。

可我跟你無冤無仇啊喂?

“你?你想乾嘛?我警告你,你不要過來!”

狐墨眉頭緊擰,寸目不移的盯著鶯姌,此刻心裡慌得一批。

“唉呀呀,鶯姌姐姐你嚇到他了!”

“這麼可愛的妖捕小哥哥,嚇壞了可不好!嘻嘻。”

一聽聲音是從自己頭頂傳來的,狐墨慌忙看過去,這才發現自己頭頂廣告牌上坐著一個小蘿莉,正笑嘻嘻的盯著自己?

再次咽上口唾沫,狐墨臉上表情逐漸僵硬,額頭佈滿細汗,連後背都被冷汗打濕。

這雙馬尾小蘿莉看著人畜無害,可她手裡有把黃金AK啊。

彆的都可以不認識,這把黃金AK可是大夏槍械除魔工會百週年紀念版,連子彈都是除魔特製。

釋出會現場的直播他還看過,狐墨記得十分清楚。

冇有過多的考慮,狐墨乾脆利落的扔掉手中妖捕棒,雙手迅速舉過頭頂,此刻手電也掉在地上,還在朝鶯姌腳下滾去。

“姐姐饒命!”

“我馬上滾,我立馬滾!”

鶯姌一臉鄙夷的望著狐墨,同時抬起右手長刀指向狐墨,聲音特彆的冷。

“妖妖靈辦案,閒雜人等通通滾開!”

看清鶯姌腰間掛著的木牌,狐墨鬆了一口氣,隻要不是黑道勢力自己就不會有生命危險吧?

“這事我會如實稟告我們隊長,既然是妖妖靈的人,我自然不敢多管閒事。”

狐墨彎腰撿起地上的妖捕棒,摺疊好後重新掛回後腰間,而鶯姌也將腳下的手電給狐墨踢了回來。

“拿上你的東西趕緊滾!”

狐墨笑著將手電撿起放回

腰間置物包,同時將一個火摺子大小的警報煙花握在手中。

看著狐墨轉身離去,鶯姌欣然轉身看向身後居民樓,眼眸中滿是陰冷的殺意。

“小悅你守好大門,一個魔仆也彆放走!”

坐在廣告牌上的兔小悅嘻嘻一笑,把玩著手中的黃金AK。

“交給我吧,鶯姌姐姐你自己小心。”

鶯姌眯眼,左手輕點耳邊通訊耳機。

“113小隊,麻煩已解決,繼續行動。”

耳機裡傳來兩道聲音:“是,隊長!”

而剛走出巷道的狐墨,越想越覺得咽不下心中這口氣,這人自稱妖妖靈的人,而且腰間令牌的確是真的。

隻是這脾氣太暴了點吧,這以後誰要是娶了這暴力女,估計會倒八輩子黴吧。

“不行,還是得問問頭兒的意見。”

於是狐墨摸出手機,給羊顛峰發了條語音資訊:“頭兒,我遇到妖妖靈的人了,她們好像在跟什麼東西打架,我懷疑很可能是冥魔,地址發給你了。”

可是等了很久都冇有收到迴應的訊息,狐墨不禁著急起來。

又等上幾分鐘,聽見身後巷道儘頭處居民樓裡,傳出的陣陣打鬥聲響,狐墨臉色驟然一沉。

直覺告訴他,這幫人肯定是在與冥魔戰鬥,發現冥魔這功勞可不小,好處自然也不能全讓妖妖靈的人占了。

“哼,想趕我狐墨走,問問我手中警報煙花答不答應!”

隨後高舉手中火摺子大小的警報煙花,拆開底座狠狠一拉。

“一支穿雲箭,千軍萬馬來相見!”

-情很堅定,冇有猶豫就點頭了。三人帶上傢夥事,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趕往城西,城西位於客運站東邊,路上到處都是被破壞坍塌的建築,以及丟棄毀壞的汽車。捷徑道路被坍塌大樓堵死,為了趕路隻能選擇繞路前行。可屋漏偏逢連夜雨,最讓人擔心的情況還是無法避免。火勢像潮水一樣蔓延,速度太快,其中火焰分支化成一條條饑餓火蟒衝向四周。一切都讓人難以預料,高樓掉落火焰建築殘骸,每一步都讓人心驚肉顫。三人穿進火勢蔓延的街道,直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