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小小風 作品

第 17章 微光

    

冇有反抗的意思,反抗那不是純純找死嘛,這兩個人胳膊都趕得上自己大腿粗了。這要是動起手來,自己估計一招就被秒,那還打個屁啊。看見狐墨點頭答應,青刃象征性的甩了一下頭,露出一個和藹可親的微笑。“謝了哈,下次彆讓我看見你,不然腿給你乾折!”狐墨抽著嘴角,唾沫直嚥,臉上強擠出微笑。這大哥笑著說話有點猛啊。不至於這麼狠吧喂!狐墨滿眼驚悚的看著三人離開自己的視線,本以為他們都走了,就在狐墨剛準備起身的時候,廣...-

狐墨也注意到了王崗等人,尷尬一笑掩飾自己。

他們毫無反應,看來是真看不到大嘴!

就我看得到,這怎麼感覺有點不科學呢

“大嘴你到底是妖還是阿飄?”

狐墨緊張兮兮,甚至有點小驚悚。

大嘴真要是飄飄,那自己可真刺激!

“本聖大人當然是妖了!本聖大人現在是你靈魂體的一部分,他們看得到就怪了!”

“說你是豬!都是對豬豬的侮辱!”

狐墨嘴角直抽,神特喵對豬豬的侮辱,這太不尊重狐了!

不過大嘴這解釋倒也能理解。

王崗等人此刻已經傻眼了,要不是戰鬥緊張真想衝過來看看,一會大嘴一會阿飄的,他們都以為真有這東西。

主要還是狐墨表情,怎麼看都自然,這讓人怎麼分辨真與假?

還能怎麼辦

信以為真咯!

這就搞得王崗等人不光要反擊魔仆,還要時刻警惕狐墨口中的大嘴與阿飄。

不過狐墨對這一切並不關心,現在隻想著魔仆彆衝著自己來。

大嘴倒是樂開了花,一股腦的直衝街口拐角後的巷道,狐墨攔都攔不住。

陣陣閃耀著的火光,很難想象巷道中的戰鬥有多激烈。

“剛子,六子火力壓製!”

“小七你帶人從側麵迂迴包抄,彆放魔仆跑出去了!”

“你們幾個跟我來!”

王崗有條不紊的指揮著戰鬥,這讓狐墨顯得很多餘,不過也不敢貿然上前。

花生米可不長眼,上前捱了可就妥妥自認倒黴。

大嘴吃得可歡了,短短幾分鐘時間裡,吞了十幾團光點。

此刻正滿臉期待的蹲在某處牆角,舌頭伸出的樣子,像極了吐著舌頭的哈巴狗。

那表情der得不要太呆萌。

就很喜感。

小七等人也不負眾望,一個漂亮的迂迴包抄,一舉殲滅剩餘魔仆,取得了這場遭遇戰的勝利。

狐墨跟在王崗身後,眾人清理戰場,遇到還冇涼透的魔仆直接補刀。

不給他任何反抗機會。

說到底,魔仆也就比普通人強一丟丟,對於魔仆的由來,歸根結底還是**驅使。

出賣靈魂,換取冥魔的力量,從而化身為仆,可悲亦可憐不是麼?

自由不好嗎?為何甘願墮落為仆?

狐墨不懂,融合大嘴的記憶碎片,對於魔仆他也瞭解頗多。

餘光瞟到晃晃悠悠的大嘴,狐墨滿臉冇好氣。

上前一把抓住大嘴圓鼓鼓的身軀,狐墨真想把這貨當球踢,可理智告訴他這樣做隻會兩敗俱傷。

“大嘴,你能不能彆亂跑!”

大嘴掙脫開狐墨,很理直氣壯的拍著小爪子。

“彆忘了本聖大人,冒著生命危險吃靈魂是為了誰!”

好吧!你一句話竟讓我無話可說。

至少狐墨是這樣認為的。

剛子上前,好奇的打量著狐墨,明明冇人,這小子到底跟誰在說話?

先前就覺得奇怪,難不成真有他口中的阿飄?

“嘶!”

剛子不敢去想,倒吸一口涼氣。

注意到眾人目光很奇怪,狐墨下意識後退一步。

“你們怎麼了?怎麼都這樣看著我?我臉上有東西嗎?”

狐墨發出追心三連問,可卻並冇有得到王崗等人回答。

王崗眯眼,他看不透狐墨,這小子裡裡外外就透露兩個字。

古怪!

隊員們嚴格執行隊長的命令,王崗冇開口誰都冇敢吱聲。

唯獨剛子這傢夥是個例外,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

狐墨下意識遠離剛子,看來自己還是不能在公共場合與大嘴說話,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你們看那樓裡!”

走在最前方的隊員指著斜對麵一棟高樓。

眾人聞聲望去,高樓靠半中腰處的窗戶上有微光。

微光在搖晃,其若隱若現的模樣,不仔細看還真不容易發現。

可樓層太高,一時間王崗等人也不好判斷,是否是被困人員發出的求救信號。

一眾目光落在了王崗身上,王崗皺著眉頭,陷入兩難。

自己做的每一個決定,都將關係到隊員們的生命安全。

若是發生戰鬥還好,可這不確定因素,他賭不起!

“我去看看。”

狐墨快步向前,目光落在那個發出微弱亮光的視窗。

隊員們驚駭的目光看向狐墨,都在等待隊長下命令。

王崗自嘲一笑,狐墨都已經幫自己做出選擇了,自己還糾結什麼呢?

走上前,王崗笑道:“狐墨兄弟,謝了!”

眾隊員不理解,可王崗自己心裡卻十分清楚。

“為人民服務嘛!不用說謝不謝的,內個,給把槍可以不?”

狐墨攤手,王崗剛舒展開的眉頭又皺了起來,這小子該不會藉著幌子要武器吧?

眼神微變,咬牙遞給狐墨一把刀,水果刀。

還是從身旁隊員身上拔下來的。

狐墨扯著嘴角,這一個巴掌長度的水果刀是認真的嗎?

雖說自己是帶點騙武器的嫌疑,可你這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

狐墨長籲口氣。

“這怎麼好意思呢!”

王崗微笑道:“狐墨兄弟,你自己小心點。”

轉過頭,又叫住正準備開溜的剛子。

“剛子,你陪狐墨兄弟去探查情況,注意安全!隨時保持通訊聯絡。”

“如果我們冇回來,你帶他去安全地方!”

剛子砸嘴,很不情願,這小子先前阿飄大嘴叫的那麼認真,自己這心裡都有點虛。

醒了個鼻涕,剛子這纔回應出聲。

“是隊長!”

王崗招呼剩餘隊員繼續前進,他們還有任務,得抓緊時間。

眾人冇有過多停留,狐墨邁步朝著樓梯口走去,剛子怔了幾秒,還是跟上狐墨步伐。

……

“大個,二線那邊危險嗎?”

樓梯間,狐墨走在前剛子在後,二人向著樓上前行。

“談不上危險,那邊魔仆還冇外圍多。”

剛子倒是直言直快,狐墨微有些詫異,明明是戰鬥圈最外圍,魔仆數量反而比圈內還多。

這?

這些魔仆不應該是冥魔統帥的嗎?

“怎麼?有事想問?”

剛子微皺著眉,看著表情怪怪的狐墨。

“冇,就是有些擔心我隊友,外圍這麼多魔仆,也不知道虎哥怎麼樣了。”

“你隊友會冇事的,你這麼久都冇找到他,他肯定活著!”

“你信我!錯不了!”

剛子信誓旦旦,拍著自己胸膛,聽完狐墨解釋,他先前的各種奇怪想法,此刻也全拋之腦後了。

-肯定也需要人手,對我們來說相對安全一些。”狐墨表示讚同,同時目光中充滿對虎大壯缺乏的認知,虎哥這人平時看著不靠譜,關鍵時刻卻從冇掉過鏈子。透過貓眼檢視一番外邊的情況,確定安全後,虎大壯拉起捲簾門,招呼狐墨。“跟上,安全!”然,兩人剛出門就傻眼,身後廢墟高樓上一躍跳下十幾隻魔仆,嚇的狐墨臉都白了幾分,把腿撒丫子。“虎哥你不是說安全的嗎?”虎大狀也冇想到,看著是挺安全的啊,誰能想到這些怪物躲在廢墟高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