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小小風 作品

第 16章 我在找我隊友

    

就是真實。瞟上一眼前方看不到儘頭的巷道,狐墨加快些許步伐,隻不過在巷道拐角處,他聽到打鬥的聲音。尋著本能的直覺,狐墨望向發出打鬥聲響的巷道,而巷道的儘頭處有座廢棄居民樓?“打鬥聲音是從那邊傳來的!”下意識的收起手電,從後腰間取出妖捕棒,也就是一根黑色鋼棍,與甩棍作用相同。帶電!聲音越來越大,說明狐墨也離居民樓愈發的近了,等狐墨趕到巷道的儘頭處,一道背影橫然攔在他眼前。在其右手,握著冷冽的長刀,明晃...-

大嘴吃靈魂,狐墨摸黑警惕向外探索,在冇搞清楚情況之前,還是不能莽撞前進。

魔仆極其擅長隱藏在黑暗裡偷襲,這一點狐墨之前就見識過。

沿著路邊緩慢移動,此時前方還是能聽到零星槍聲和爆炸聲,氣浪夾著聲音夜裡傳播的很遠。

不確定附近是否有魔仆,狐墨不敢大意,每一段路都走的格外小心。

成功躲入街邊一處奶茶小廳,摸黑尋找到幾杯奶茶,狐墨大口哆飲。

甜甜的能量進入身體,乾涸的嘴唇逐漸濕潤。

幾杯奶茶下肚,狐墨躺在沙發上,這一路都在強撐,身體也即將到達極限。

不多時,一個盤子大小的光團穿透牆壁,停留在狐墨眼前。

眼前大嘴這副胖嘟嘟的模樣,狐墨都忍不住伸手,想要捏一捏大嘴。

大嘴白了一眼狐墨,徑直飛入狐墨大腦,隨後大嘴身軀乾癟恢覆成巴掌大小。

靈魂能量迅速被狐墨疲憊的身體吸收,那種舒爽感再一次席捲,身體的疲憊一瞬間消散無形。

狐墨猛地站起身來,元氣滿滿的狀態又回來了,這股感覺也太奇妙了吧!

此刻狐墨腦海中的大嘴滿臉懊惱,自己每次吃的靈魂最終都會反哺到狐墨身上,自己隻得到一點點。

這樣下去自己何年何月才能吃掉那小子,自己纔不要被人控製啊!

大嘴垂頭喪氣道:“知道本聖大人的好了吧?”

狐墨乖巧的點頭:“知道!知道!大嘴最好了!”

大嘴:“怎麼感覺這話怪怪的?”

“出發,去找軍隊!那邊安全!”

大嘴眼前一亮,有軍隊的地方就有戰鬥,有戰鬥就會死人,那不就有大把大把的靈魂吃了嗎!

大嘴興奮的飛到狐墨頭頂趴好,揮舞起小爪子。

“狐墨小子,快帶路!”

狐墨都搞不懂,為啥大嘴對於靈魂這麼執著,不過他吃完靈魂回來之後,自己也會得到好處,白嫖的力量不要白不要。

那股力量很神奇,能消散身體的疲憊,想必還有其他效果吧?

狐墨在奶茶小廳內一陣搗鼓,將桌腿拆下做成武器,雖趕不上妖捕棒那麼方便,有總比冇有好。

隻見奶茶小廳內伸出一個腦袋,四下張望。

見冇有魔仆身影,狐墨這才爬出身子,伸展一下四肢活動活動筋骨。

“隊長前麵有人!”

斜對麵拐角處,轎車後走出一隊全副武裝的士兵,此刻槍口正對準狐墨。

“彆開槍!好像不是魔仆!”

聽見動靜,狐墨迅速找好掩體。

“彆開槍,自己人!”

“我是妖捕署陽光664小隊成員狐墨,與隊伍走散了!”

士兵隊長抬手示意身後數名士兵放下槍,越過身前轎車。

“妖捕署的?”

狐墨見士兵隊長走上前,也跟著從掩體後麵探出身子。

“對對對!”

見士兵隊長冇有惡意,狐墨乖巧點著腦袋。

“剛子你帶他去安全地方,其他人繼續肅清魔仆!”

剛子收起武器,走上前笑道:“小兄弟跟我走吧!我帶你去安全地方!”

一聽要走,大嘴急了,連忙用爪子撓著狐墨腦袋。

“狐墨彆走啊!跟著他們!跟著他們有靈魂吃!”

狐墨:-_-#

“狐墨快點拒絕啊!靈魂再向本聖大人招手,啊多麼美味的靈魂!”

狐墨無語到極點,一想到大嘴吃靈魂也是為了幫自己變強,當然選擇幫助他啦!

於是狐墨繞開剛子,徑自走向士兵隊長。

“內個,我能不能跟著你們?”

王崗蹙起了眉,讓狐墨跟著自己等人是件很危險的事,一旦發生戰鬥,自己等人恐怕無暇顧及狐墨安全。

隊員們紛紛看向王崗,剛子則是咂嘴站在一旁,有些不知所措。

見王崗沉默,狐墨繼續道:“我隊友跟我走散了,我在找我隊友,他叫虎大壯你們有遇到他嗎?”

隊員們一番交流,得出結論,他們妖捕是遇見不少,不過都表示冇見過虎大壯。

王崗也搖頭。

狐墨歎氣:“虎哥生死未卜,我一定要找到他!”

王崗欣慰一笑,這小子還真是仗義,這時候還想著隊友。

他一個人確實挺危險的,順道帶著這小子也成。

“我們可不保證你的生命安全!”

“我會保證自己安全的,你們放心!”

音剛落,身後巷子裡衝出一人。

“隊長,發現魔仆!”

緊跟而來的便是密集槍聲響起,伴隨巷道裡閃起火光。

所有人的神經,都在這一刻緊繃起來。

“剛子,六子,小七守住巷口,其他人原地防禦!”

“狐墨你能照

顧自己嗎?”

王崗很鄭重的看向狐墨,狐墨掂量著手裡桌腿笑道。

“這玩意一樣招呼!”

王崗微笑著點頭,顯然是認可了狐墨。

“自己小心!”

狐墨就近找好掩體,此刻注意力全然集中到了那條巷口,除了槍聲和爆炸聲外,還有嘶啞的吼叫聲。

魔仆湧上來了!

這個念頭深深刺激著狐墨大腦,握住桌腿的手心開始冒出冷汗。

哈啊!!!

聲音從眾人身後響起,剛子眼疾手快扣動扳機,子彈咆哮劃過夜空。

魔仆應聲倒地,大嘴已然飛出。

“大嘴你乾嘛?回來!”

狐墨驚得喊出聲,可大嘴卻不以為然,一口將魔仆掉落的靈魂吞入口中。

狐墨不敢大意,緊握桌腿蹲到轎車掩體後麵,警惕著四周。

大嘴飛回趴在狐墨肩膀上,伸上一個懶腰。

“你不怕他們看見你啊?”

大嘴瞟了眼狐墨,小爪子一攤:“他們又看不到我!”

看不到你?

狐墨愕然,看其他人一點反應都冇有,狐墨望向大嘴,麵露疑色。

“他們看不到你,那為什麼我能看到你?”

大嘴冇好氣的瞪了一眼狐墨:“你是豬嗎?”

“你纔是豬!”

麵對狐墨的回答,大嘴並冇有太大反應,很隨意的樣子,讓人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什麼。

“怎麼不說話了?”

“本聖大人不想搭理你,怕影響智商!”

狐墨也冇想到,自己有一天會被一頭怪獸嫌棄,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而狐墨的反常舉動,也吸引了王崗等人的注意,隻是他們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

明明冇有人,狐墨到底在跟誰說話?

難不成被嚇出了精神妄想症?

-小哥。〕〔狐墨:妖捕小哥哥好帥,好勇敢,好崇拜哦!〕發出去不到兩分鐘,就有人艾特狐墨跟著附和評論。〔帥比狗:確實可憐,應該尿了吧?〕〔兔寶寶:肯定尿了!哈哈哈!〕……看著一連串的回覆,狐墨臉黑的不行,正當狐墨看得入神呢,狐小槿悄悄撲到狐墨身上,一把搶過狐墨手機。看到那張圖片那刻,心裡狠狠一顫,鼻子酸酸的,豆大的淚珠冒出眼角,小手將眼睛揉得紅紅的。狐墨搶過手機,也冇有說話,伸手去抹狐小槿眼角的淚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