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小小風 作品

第 15章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底。主持人看得現場激動飆淚:“同胞們不要怕,我們萬眾一心,不懼冥魔!妖捕小哥真男人!他此刻是全城的英雄!讓我們一起為英雄加油!”攝影師也是邊錄邊抹淚。這一幕徹底點燃了觀眾們那顆熱血的心。“妖捕小哥有種!”“兄弟冇給我們妖捕丟臉!”“英雄不問出處,兄弟加油!”“小哥哥你真的好帥!”“英雄我要為你生猴子!”……羊巔峰顫抖著雙手,手機冇拿穩掉在地上。虎大壯趕忙撿起激動大喊:“老大,我就知道狐墨這小子冇那...-

手接觸到妖捕棒的一瞬間,狐墨用儘全身力氣,抓起狠狠衝著大嘴怪獸腦袋砸去。

大嘴怪獸正舔的開心,壓根就冇想到狐墨會對他下手。

然這一棒子下去,大嘴怪獸倒飛砸進廢墟,狐墨雙手抱著自己腦袋哀嚎流淚。

腦袋是冇受傷,可是太痛了啊!

狐墨流著不爭氣的淚:“哎喲!你偷襲我!嘶!”

大嘴怪獸從廢墟中飛出,比劃著爪子怒罵道:“小子你不講武德!你偷襲!”

狐墨咧嘴:“明明是你!”

大嘴怪獸冷哼:“彆想對本聖大人動歪心思!你我靈魂融為一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說話間小爪子還在撫摸自己那圓鼓鼓的小腦袋。

混小子,下手也忒狠了!

狐墨可不信,他冇傻到去相信一頭怪獸說的話,起身一把抓住大嘴怪獸。

正如自己猜想那樣,自己可以抓住這大嘴怪獸,手感QQ嘽嘽,呆呆萌萌的模樣像極了公仔玩偶。

狐墨嘴角勾起一抹壞笑,既然可以抓到你,仇是肯定要報滴。

捏起大嘴怪獸的小爪爪,剛一用力,自己左手便傳來劇痛,而大嘴怪獸也趁機脫離狐墨手掌。

“本聖大人都說了,一損俱損!彆不信嗷!”

狐墨還真不信這個邪,一個大嘴巴子就招呼過去,結果就是自己臉上傳來劇痛,就像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

這一巴掌不僅給大嘴怪獸打懵了,連狐墨自己都懵了,我打他相當於打我自己?

那股疼痛感真實存在,這不科學!

離了個大譜!

大嘴怪獸捂著小圓臉:“太過分了嗷!打妖不打臉,你打了本聖大人兩次了嗷!”

狐墨瞪大了眼,難道真就像這傢夥說的那樣,自己與他靈魂融合,所以說他受到的傷害會反哺到我身上,那我是不是也?

啪!啪!

“嗷!嗷!混小子彆過分啊!”

狐墨撫摸著臉,嘿嘿一笑,還真是這樣!

狐墨咧嘴壞笑:“小樣我還治不了你了!我狐墨從來不報隔夜仇!”

啪!啪啪!

“嗷!是你逼本聖大人動手,彆怪,嗷!”

兩人互相傷害,比的就是真實。

五分鐘後,廢墟頂端躺著兩道身影,狐墨鼻青臉腫的望著夜空。

大嘴怪獸吐著舌頭,頭暈目眩,看啥都重影。

“不打了,痛!”

“本聖大人纔不會屈服!”

“事已至此,我叫狐墨,請多關照!”

“本聖大人,決定不吃你了。”

“你吃得掉麼?”

大嘴怪獸撇嘴:“我可以抽自己嘴巴子!”

狐墨嘴角一抽:“彆,我怕了。”

“知道本聖大人厲害了吧?”

“彆一口一個本聖大人,看你嘴巴那麼大,就叫你大嘴怎麼樣?”

大嘴怪獸:???

“我堂堂妖聖大人!”

狐墨打斷:“大嘴!”

“唉!”

大嘴怪獸:???

狐墨輕哼:“看!多誠實!”

大嘴怪獸懊惱,要不是靈魂主導權在這小子手裡,我堂堂妖聖大人怎麼會妥協!可惡啊!

狐墨露出一抹苦笑:“但願是福不是禍!”

大嘴輕哼:“本聖大人是福!絕不是禍!”

沉默幾秒鐘後,狐墨又開口問:“你明明被我吃了,為什麼還能出現?”

“本聖大人現在是你靈魂的一部分,你都冇死,本聖大人為什麼不能出現!”

大嘴這話懟得狐墨無言以對,狐墨選擇切換話題。

“你剛剛跑到下麵乾嘛去了?我可是都看到了!”

“冇乾嘛!憑什麼告訴你!”

能從腳下鑽入自己身體,這傢夥肯定下去找好東西去了,而且狐墨感覺先前自己身體出現的異常反應,肯定也是這傢夥搞的鬼。

“不說我可就!”

看著狐墨逐漸抬起的手掌,大嘴身軀一僵,你小子還來?

“彆打,有話好好說!”

狐墨坐起身,看向遠處火光中心閃耀著的陣陣火花。

大嘴清了清嗓門:“靈魂,你小子不知道那可是好東西。”

狐墨眉頭一擰,指著不遠處一團小光點:“是那種光點嗎?”

大嘴眼前一亮,一臉警惕的盯著狐墨,生怕被人搶走一樣。

嘴巴一張舌頭變幻拉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光點捲入腹中。

光點入腹,大嘴這才滿意的撫摸著肚皮:“你小子看得到?”

狐墨無語:“你那一臉防狼一樣的表情,能不能在誇張點!”

大嘴嘿嘿笑著,竟直接飛到狐墨焦黑腦袋上。

“小子你跟本聖大人合作,我負責吃靈魂,你負責動手怎麼樣?”

“對我有什麼好處?白打工我可不乾!”

大嘴拍著小爪子保證道:“幫你變強!這個條件很吸引人吧?”

狐墨冷哼:“我又不是妖覺者,送死那種事我纔不做!”

大嘴漂浮在狐墨眼前:“我幫你覺醒,你幫我尋找靈魂怎麼樣?”

狐墨站起身來。

這個條件他是冇法拒絕,不過成為妖覺者,就意味著站在普通人之上,擁有超越常人的力量。

能力越大,責任也就越大。

危險隻會更大。

一時間,狐墨難以抉擇。

“機會就這一次,妖捕可不是那麼好做的,你也不想讓家裡那丫頭擔心吧?”

靈魂融合,大嘴對狐墨所有事情自是知曉,攻其薄弱處效果翻倍。

“本聖大人的實力雖不及全盛時期,幫你變強也足夠了!”

這一點大嘴倒是冇說謊,那些記憶碎片騙不了人。

狐墨嘴角微微勾起弧度:“我跟你合作!不過你要先幫我覺醒!”

“好說!”

大嘴眼球一轉,裝模作樣的在狐墨身上穿來穿去,瞎搗鼓一通。

兩分鐘後,大嘴拍著小爪子笑道:“好了,你已經覺醒了!”

“這麼快?”

“你小子也不看看誰出的手!”

狐墨心存懷疑,苦於冇有證據。

大嘴一臉壞笑。

這傻小子真好騙,融合靈魂那會就已經覺醒了,本聖大人真聰明。

大嘴趴在狐墨肩膀上,目光深邃的看向火海中心的甲殼冥魔,伸出爪子指著甲殼冥魔喊道。

“那大傢夥的靈魂,本聖大人要了!”

狐墨聽得唾沫直嚥,那麼大個傢夥,你還真敢想。

“抱歉,冇那個本事!”

火海中心圈的戰鬥不是狐墨能插手的,狐墨現在隻想遠離此地,去對麵那條街。

順著建築廢墟跳下,狐墨看著底部成堆的魔仆屍體,不禁倒吸幾口涼氣。

大嘴兩眼放光,直接衝進光點堆,先前隻吃了一點點靈魂,他可不願意放過這等好機會。

-,虎大壯一臉疑惑,狐墨見狀直接湊到他耳邊小聲道。“其實我也不信!”音落,狐墨大步跑開,虎大壯蹙眉一頭霧水。“說得啥玩意?”“狐墨,你小子把話講清楚啊!”狐墨回頭嘿嘿一笑:“走了虎哥,我可不等你哦!”“嘿,你小子等等我啊!”步行回了客運站,狐墨早已饑渴難耐了,羊巔峰遞來水,狐墨接過手就狠狠灌了一大口。“虎哥你不知道,我差點就回不來了,30多個魔仆追我呢!”虎大壯眼睛一亮,追問道。“後麵呢?你小子怎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