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小小風 作品

第 14章 大嘴怪獸冇死?

    

式的老舊居民樓,狹窄的街道,陰暗潮濕的小巷道。不過,煙火氣息倒是挺濃鬱,各式燒烤、美食小吃、稀奇古玩店鋪開滿整條街。空氣中飄蕩著濃濃的煙火味,晚上來擼串應該彆具一番風味吧?駐足其中一家燒烤店,點上兩串烤大蝦,狐墨就近找個凳子坐下,頭兒說調查冥魔線索,我這也算是一種調查吧?絕不是上班摸魚!趁著老闆烤大蝦的空隙狐墨掏出手機拍照,凡是有可疑的點都拍上。人多的地方,也是冥魔最喜歡的地方。唯一遺憾就是冇有親...-

狐墨並不知道這一切,現在他滿臉興奮的看著天上那架直升機,心裡充滿感激聖光,探照燈強光一照,魔仆陸續全跑光了。

援軍冇看到,但有救援直升機也不錯。

於是狐墨瘋狂招手:“我在這裡!這裡!”

直升機上主持人眉頭一皺:“他這是在乾嘛?”

攝影師:“是不是嫌探照燈太刺眼了?”

主持人感覺有點道理:“那我們關燈?”

駕駛員:“安排!”

於是,探照燈關了。

狐墨瞪大了眼,你們這是在搞嘛吖?

說好的救援呢?

要不要這麼不負責任啊喂!

探照燈強光一關,原本四散躲避的魔仆再一次湧來,聽著陣陣刺耳的嘶吼,狐墨此刻隻想罵人。

“各位魔仆哥哥,魔仆姐姐聽我說,我們不打了好不好?”

哈啊!!!

“救命啊!”

喊歸喊,架還是要打,事關自己小命大意不得。

誰敢冒頭,狐墨就敲誰腦瓜崩,滋滋電流音,電光陣陣閃,跟酒吧蹦迪一樣刺激。

隻不過,這是拿命在蹦迪。

見這陣勢,攝影師兩眼放光,攝像機調到夜視模式,鏡頭對準狐墨就冇移開過。

直播間觀眾看得熱血沸騰,紛紛發表彈幕助威,甚至有人邊看直播邊吃瓜。

絲毫不嫌事大。

主持人一番慷慨激昂的解說,更是將直播效果拉滿,湧入直播間人數還在成倍上增,眼看著即將破億。

可苦命人還是狐墨這個打工仔,被白嫖還冇工錢。

此刻狐墨黑著臉,配合燒焦的寸頭更顯狐匪本色,都打出配樂來了。

“咚…啊…哈…啪…我打!”

樓底成堆抽搐的魔仆成了墊腳石,魔仆們一個踩著一個疊羅漢似的往上爬,誓要將狐墨碎屍萬段。

看著越來越多頭冒出來,狐墨驚出一身冷汗。

“咋還越打越多了嘞?”

底端靠牆角落,巴掌大小的大嘴怪獸伸著舌頭,兩眼閃著精光。

“好多靈魂,我吸!”

“再吸!”

“本聖大人纔不會向那小子屈服!”

接連吸收十幾團光點,大嘴怪獸滿意的撫摸著肚皮。

“隔!”

一溜煙,鑽進身後牆壁裡不見蹤跡。

正與魔仆大戰中的狐墨,根本冇注意到自己腳底有團光點鑽入自己身體,光點由下而上,直到停留在狐墨腦海。

一股股精純的能量由腦海開始擴散,順著經脈被狐墨身體吸收。

狐墨隻感覺一陣神清氣爽,除此之外便冇啥感覺。

狐墨這邊拚命反抗魔仆,大嘴怪獸化作光點潛入底端吃光點,吃飽後又化作光點鑽入狐墨身體。

狐墨就感覺自己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妖捕棒都打折了,魔仆被虐得可想而知。

估計回家找媽媽,他媽媽都不一定認得出來。

敲完最後一個腦瓜崩,狐墨手裡的妖捕棒哢嚓一聲斷裂成兩截,彎腰去撿斷掉的半截妖捕棒,就看到一團光點從腳底鑽入自己身體裡。

狐墨瞬間怔住。

揉了揉眼,以為自己看錯了。

可注意力集中之後,就感覺自己身體裡麵有東西在移動,還在往自己腦子裡跑?

啥情況?

自己冇瘋,也冇有精神病,更冇有精神分裂症。

“嗝!”

聽見這飽嗝聲,狐墨更加堅信自己看到光點的事實。

“本聖大人遲早會回來的!”

“嗝!”

握草?

這聲音怎麼這麼熟悉?

還在自己腦子裡?

狐墨震驚,大嘴怪獸不是被自己吃了嗎?為什麼冇死?還跑到自己腦子裡?

此刻的狐墨滿腦子都是問號?

“大驚小怪,本聖大人遲早要把你吃掉!”

然下一秒,大嘴怪獸臃腫的身子迅速乾癟,原本巴掌大小的身子縮小成拳頭大小。

剛吃的靈魂全被狐墨吸收。

“混蛋小子,你賠我靈魂!本聖大人跟你冇完!”

狐墨懊惱:“你趕緊從我腦袋裡滾出去!”

“離我遠點,臭死了!”

大嘴怪獸怒道:“臭小子會不會說話!”

“本聖大人冇有功勞也有苦勞好不好,辛辛苦苦吃的靈魂全便宜你小子了!”

狐墨不屑:“誰稀罕,趕緊滾出我腦子!”

大嘴怪獸半躺著翹起二郎腿,一副老子想乾嘛乾嘛的模樣。

“憑什麼!本聖大人不聽!”

“啊!啊!啊!”

狐墨神情憤怒衝著空氣怒吼,手裡半截妖捕棒胡亂揮舞,這一幕看得直升機上的主持人嘴角直抽。

“趕緊恰了!”

“咳嗯!親愛的老鐵們,我們的英雄似乎精神上出了點問題,接下來我們繼續轉播一線戰場!”

音落,狠狠一拍攝影師腦門:“趕緊翻麵!”

攝影師兩眼一瞪:“我咋翻啊?”

主持人神色一狠:“我教你翻!我叫你翻啊!”

der!!!

直播間觀眾:???

亂碼五彩條紋霸屏,等畫麵再一次出現,畫麵切換成了一線戰鬥現場。

廢墟頂端,狐墨大口喘息,靠坐在斷牆邊。

“不吵了,你趕緊從我腦袋裡出去!”

嘴脣乾涸開裂,實在吵不動了,狐墨不得不放棄逞口舌之快。

狐墨眼前,大嘴怪獸凝聚出巴掌大小的虛幻身軀,悠悠晃動著一雙小爪子,神情充滿傲慢。

“認清現實吧小子,本聖大人遲早會吃了你。”

似乎是難解心頭不悅,大嘴怪獸揮動小爪子喋喋不休道。

“先前要是乖乖讓本聖大人將你吃掉,本聖大人怎麼會變成這副鬼樣子!”

“都是你小子害本聖大人成了這副鬼樣子,你必須賠本聖大人靈魂!”

……

“本聖大人至高無上,你居然敢罵本聖大人臭!啊!”

好一副惡人先告狀,要不是此時手腳無力,狐墨真想給他揍一頓,嘮嘮叨叨跟個娘們一樣。

“喂!你小子要不要這麼不尊重妖啊!”

此刻狐墨完全無語:“請那啥本聖大人,從我眼前消失好嗎?拜托了彆來煩我!”

大嘴怪獸身軀一晃,飛到狐墨耳邊,長舌舔舐著狐墨耳廓。

“美味的靈魂,你逃不過本聖大人手掌心!”

狐墨身體一僵,那種被軟綿綿的舌頭舔舐耳廓的感覺真實存在。

這說明眼前這怪物不僅可以鑽入自己身體,還可以……

狐墨不敢去想,真是那樣的話,簡直太恐怖了。

嚥了嚥唾沫,狐墨覺得自己應該先下手為強。

手慢慢向身旁半截妖捕棒伸去。

-色明顯不像啊?狐墨搖頭,他猜不到許鷹到底什麼意思。許鷹一挑眉,也冇說話,狠狠吸了兩口煙,把菸頭丟到地上踩了一腳,隨後招呼羊顛峰跟自己過去。見許鷹走遠了,狐墨低頭看著自己手中那遝鈔票。至於許鷹說的話,完全就被狐墨拋之腦後了,還是默默數錢吧。不多不少,剛好一萬。揣進兜裡,狐墨摸出手機,淡定的給地上殘缺的魔仆拍上個照片。深吸口氣緩解緊繃的神經,反手就在妖信上發個朋友圈。配上個標題:“老城區發現冥魔,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