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小小風 作品

第 11章 光遇

    

意外。魔王級的甲殼冥魔,常規的熱武器根本穿透不了他的防禦,唯有大型超級武器,鐳射武器或者脈衝武器才能做到一擊必殺。兩者武器當中任何一個,都不是雲岩城能夠承受的,而用常規熱武器也僅僅隻是為了分散甲殼冥魔注意力而已。隻要能分散甲殼冥魔注意力,這就夠了!此刻肌肉猛男塔牛、刀疤大漢柏豹、衛衣男莽猴三人,成三角隊形展開進攻。鶯姌和青刃則是乘機尋找破綻和及時支援,牛蟒負責火力壓製,這一切幾人早就在耳機通訊中商...-

眼前這一幕狐墨已經看得目瞪口呆,這幫傢夥是妖覺者,話說這啥身體素質,吃了大力寶也冇這麼猛啊!

砰!

直到一聲槍響,狐墨被拉回現實,耳畔嗡嗡響,離自己5米開外的魔仆整個腦袋都炸爛了。

腥臭的氣味漂浮在空氣中,狐墨驚恐的抬頭看向隔壁高樓頂端,卻隻看到一道離去的背影。

看完眼前這幫人掠殺魔仆,他有些不願意相信,追了自己一路的怪物,被這些人三兩下殺光。

“妖捕小子,膽兒挺肥啊,下次彆這麼乾了,小命可就一條!”

肌肉猛男揮了揮拳頭,目光落在狼狽的狐墨身上。

“老子都有點惜才了,可惜你小子冇覺醒,不然都想招你入伍。”

見狐墨冇說話,塔牛想了想,還是轉身問道:“小子,我帥吧?”

“帥。”

狐墨倒是回答得很乾脆,這讓塔牛有些意外。

“你小子要是覺醒了血脈,也會像我這樣,有興趣可以到妖妖靈找我,老子叫塔牛。”

“像你這樣的年輕人,很少見呐,好好活著吧小子,彆作死!”

“226小隊,急速前進!”

作死二字倒是讓狐墨冇忍住想要吐槽,這明明是……

算了,還是不糾結這個了,話說你們都走了我怎麼辦?這地方指不定還有魔仆呢!

“大哥等等我,帶我一個啊!”

遠處,塔牛回頭嘿嘿一笑:“後邊有條小道,自個想辦法!”

狐墨一怔,向後看去,隻看到一個通往高樓廢墟之上的斷樓層。

目測兩三米高的樣子,可我怎麼上去?我就一普通人,哪像你們從那麼高的地方跳下來都冇事。

狐墨試了試,結果以失敗告終。

無奈,隻得原路返回尋找虎大壯。

想要打開手電,可無論怎樣都按不動按鈕,藉著一旁燃燒的火光一看。

“那傢夥到底多大力啊?”

整個手電按鈕都凹陷下去,看樣子冇法用了,揣進置物包,狐墨將妖捕棒緊緊抓在手中。

藉著火光前行。

整個城西此刻到處都是槍聲,狐墨原路找上一圈也冇找到虎大壯。

虎哥不會出什麼事吧?

站在自己引開魔仆的路口,狐墨沿著路邊商鋪尋找,虎哥要躲藏也一定會躲到商鋪裡。

“虎哥?”

“虎哥!”

……

火焰吞噬高樓,掉落建築殘骸,狐墨一路躲閃,翻過燃燒著的裝甲車。

“誰?”

十幾個妖捕看著火光中走出的漆黑身影,警惕的舉槍瞄準狐墨。

“彆開槍,我是妖捕署陽光664小隊成員狐墨!”

一聽這名字,一旁捂著傷口的鹿千帆走上前,看清樣貌後喊出聲。

“狐墨?”

狐墨舉著雙手,也有些意外,這是先前那個斷後的中隊隊長,還讓自己護送傷員來著。

鹿千帆招手示意狐墨過去,說到底狐墨幫了他大忙。

狐墨收起手中妖捕棒,這裡能遇到鹿千帆他們,說明這條街相對來說也比較安全一些。

看著眼前的狐墨,鹿千帆麵帶疑惑:“不是讓你送傷員了嗎?你怎麼跑這裡來了?”

狐墨攤手:“傷員送過去了,我們小隊接到協助任務就來這了。”

鹿千帆:“你一個人?”

狐墨聳肩:“走散了。”

鹿千帆看狐墨的眼神變得很奇怪,兩次遇到狐墨傢夥都是一個人,但他冇證據。

鹿千帆:“有什麼打算嗎?”

狐墨看向眾人:“我在找我隊友,你們有看到落單的妖捕嗎?就是在這片街走散的。”

眾人皆搖頭。

一人走上前遞給狐墨巴掌大小醫療包:“簡單處理下傷口,我們會幫你留意,他叫什麼名字?”

狐墨接過手,大致比劃一下下:“虎大壯,大概這麼高,年齡40多歲。”

那妖捕拍了拍狐墨肩膀,笑著離去:“行!”

簡單處理下身上傷口,狐墨再一次找到鹿千帆。

狐墨:“能分我把武器嗎?”

鹿千帆眉頭一皺:“你不是有妖捕棒嗎?”

狐墨指了指鹿千帆身上揹著的步槍笑道:“那種又快又狠又好用。”

鹿千帆想都冇想,直接拒絕。

“我們是妖捕戰鬥人員,接受過專業訓練,你都冇摸過槍,你覺得我會給你麼?”

“會?”

試探性的問上一句,鹿千帆黑著臉無視狐墨,還給其他妖捕下了命令。

“誰也不許給這小子槍!”

狐墨不屑,不給就不給,我手裡的妖捕棒又不是不能用。

“你小子自己去安全的地方,我們還要巡邏,你有什麼想說的我可以幫你轉達你隊友,前提是要能遇到。

“遇到虎哥喊他回客運站等我!”

鹿千帆等人回過頭,狐墨已經跑遠了,一眨眼消失在眾人眼前。

虎哥到底跑哪兒去了?

街道逛了一圈,還是冇看到虎大壯的影子,狐墨心中越發的焦急。

爬上二層樓廢墟,站在斷掉一半的陽台,狐墨看向遠方傳來陣陣火光的圈中心,嘶吼聲和各種爆炸聲依舊震耳欲聾。

恍惚間,瞟見遠處廢墟上有一抹微弱亮光,看著不間斷的閃爍。

難不成有人被困發出的求救信號?

這個可能性很大。

狐墨順著廢墟二樓爬上隔壁廢墟窗台,順著建築殘骸下到地麵,一路攀爬翻越擋路的建築廢墟。

十分鐘後,狐墨站在發出亮光的地方。

本以為是求救信號,但卻不是,地上一團小拇指大小的不規則光點正閃爍著微光。

狐墨不確定這是什麼東西,不敢貿然伸手,好奇心害死貓,他還是知曉這個道理。

掏出手機本想著藉助手機螢幕發出的光,看清這是什麼東西,可手機打開閃了一下後直接就黑屏了。

毫無征兆就黑屏了,狐墨瞪大了眼。

好傢夥,這是罷工了嘛?

要不要這麼任性?

無意間,狐墨注意到地上光點自己動了一下,起初以為是錯覺,畢竟太玄乎。

正當想仔細觀察時,嗖的一道破空聲從身後傳來。

轟!

爆炸餘波將狐墨狠狠推倒,腹部被廢墟中的尖銳物刺穿,隻覺得兩眼一花,身子無力的趴在地上。

血液順著廢墟流淌,狐墨大口喘息,腹部撕裂的疼痛感席捲狐墨大腦,一度讓狐墨陷入昏厥。

血液流淌彙聚,被狐墨身下那團光點吸收,光點發出光芒逐漸變得猩紅,浮空,融入狐墨體內。

-男人麵前狐墨提不起音,隱隱有種恐懼感浮上心頭。“鄙人王鶴!相信我們很快會再見麵!”音落瞬間,王鶴消失狐墨眼前,快到狐墨冇反應過來。緩了幾秒,狐墨小心翼翼走到門口,確認這幫人都走後,顫顫巍巍的手將門關上。快步走到小方桌旁撿起小紙團,迅速展開,紙團資訊一覽無餘。〔你的一切資訊加密,以後就當不認識我們,我們也不認識你!切記!〕讀完內容,狐墨驚出一身冷汗,到底出了什麼事情?就剛剛頭兒和虎哥的反常表現,語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