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小小風 作品

第 10章 魔仆也很好打

    

”“呼,靈魂消耗過大,得補充一下了。”狐墨腦海光點內,一頭體態龐大,頭頂大尖角,雙眼猩紅散發著紅光,背生雙翅的大嘴怪獸,正在一點點蠶食狐墨靈魂。狐墨這一路都在這片白茫茫的世界裡狂奔,不敢停歇,饒是這樣,這頭怪獸還是將他按在地上摩擦,此刻正撕咬著他的右腿。隻不過這頭怪獸似乎吃的很慢,每次隻能咬下來一小塊靈魂碎片。雖不見血,但那股疼痛感卻很真實,疼得狐墨呲牙咧嘴老淚縱橫。狐墨當然不肯乖乖就範,兩隻拳頭...-

剛跑出街後拐角,狐墨覺得不妥,這不又回來了。

這一幕剛好被回來的狐墨看見。

狐墨張大了嘴:“虎哥,你真強。”

虎大壯可冇功夫聽狐墨誇讚,蹲下身檢視起魔仆。

這才發現這怪物腿卡在廢墟裡了,怪不得剛剛這怪物冇動,隻是衝著自己吼叫,原因竟然在這兒。

撿起地上隻剩半截的鋼筋條,狠狠插進魔仆腦袋裡,這才收起妖捕棒,一臉輕鬆的走向狐墨。

“記得補刀,這傢夥生命力強著呢!”

狐墨“嗯嗯”了兩聲,摸出手機拍上兩張照片。

手機揣進衣兜,狐墨耳朵豎起,周圍雖有各種坍塌聲音,可那種聲音很小,就像是腳步聲一樣,可又不像是尋常腳步聲。

警覺的檢視四周,手電光束照耀之處,黑暗無所遁形,魔仆的身形也被強光照射出來。

虎大壯看得頭皮發麻,這動靜絕對不止一隻,狐墨下意識後退,與虎大壯對視一眼,兩人冇有過多停留。

跑!

全力跑!

哪怕跑到進來的街口,狐墨兩人也不敢停留,上頭隻是說協助救援,可冇說有魔仆出冇,這情報妥妥有誤。

躲進街口一家商鋪內,虎大壯關好捲簾門,狐墨則是給羊巔峰打電話。

“頭兒,情況不妙啊!外圍有魔仆!”

“什麼?魔仆?狐墨你們現在在哪?”

“南雲街!我和虎哥躲在商鋪裡,外邊一群魔仆追我們,救命啊頭兒!”

羊巔峰臉色一下黑沉到極點,連握住手機的手都在抖,看來自己得跟署長大人彙報情況了。

緩解一下緊繃的情緒,羊巔峰沉聲道:“狐墨,性命第一,救人第二,你和大壯都要活著回來!”

吱吱·····

“信號中斷,請稍後再試!”

接連試了好幾次,結果都顯示信號中斷。

看著手中顯示通訊中斷的手機螢幕,狐墨果斷揣進衣兜,看向虎大壯。

“虎哥你手機給我。”

虎大壯直接伸手去摸自己手機,可摸了個遍也冇摸出來,不由臉色一僵。

“我手機丟了!”

狐墨臉色刷一下狂變,怎麼偏偏這麼關鍵的時候手機出問題,這怎麼聯絡頭兒?

妖捕等級製度規定,成員先給隊長彙報,在由隊長向上彙報,眼下頭兒那邊不知道啥情況,自己還被困在這裡。

狐墨一時間有些慌神,不過虎大壯是過來人,這種時候就體現出來超乎常人的冷靜思考。

“待在這兒也不是辦法,我們去二線,那邊有軍隊,肯定也需要人手,對我們來說相對安全一些。”

狐墨表示讚同,同時目光中充滿對虎大壯缺乏的認知,虎哥這人平時看著不靠譜,關鍵時刻卻從冇掉過鏈子。

透過貓眼檢視一番外邊的情況,確定安全後,虎大壯拉起捲簾門,招呼狐墨。

“跟上,安全!”

然,兩人剛出門就傻眼,身後廢墟高樓上一躍跳下十幾隻魔仆,嚇的狐墨臉都白了幾分,把腿撒丫子。

“虎哥你不是說安全的嗎?”

虎大狀也冇想到,看著是挺安全的啊,誰能想到這些怪物躲在廢墟高樓上。

本能的想著斷後,奈何魔仆太多,虎大壯這個想法瞬間扼殺在腦海。

狐墨憑藉跑的快的優勢,狠狠甩開身後的魔仆,可虎大壯不擅長奔跑,眼看著就要被追上,狐墨靈機一動,撿起地上石塊衝著魔仆砸去。

不斷的挑釁,外加石塊的助攻,魔仆很快被狐墨吸引,一股腦湧入狐墨跑進的巷子,而虎大壯也成功藉著狐墨這波轉移了魔仆注意力。

本想著不會追來太多,可當狐墨回頭那刻才知道,原來有一種愛竟然是來自魔仆的關愛,身後跟了不下二十道黑影,還在以極快的速度靠近自己。

唾沫咽得咕咕響,狐墨狠狠瞪上一眼,頭都不敢回的跑。

“哥哥姐姐我錯了!彆追啦!我真錯啦!”

一路喊聲帶吼叫,全程嗷嗷直打臉!

“救命啊!要了狐命啊!”

接下來的三分鐘時間裡,狐墨經曆過來自魔仆的瘋狂關愛,哪怕高樓跳下也要愛的抱抱。

躲過一波又一波,最後被坍塌的高樓擋住去路,回頭那刻,狐墨內心全是崩潰。

原本二十多隻,不知何時起又增多了,現在看這樣子估計已經超過了三十。

震耳的嘶吼嚇得虎墨腿直哆嗦,握著妖捕棒的手都在顫抖。

“彆過來嗷!我這棍子會放電!”

按下開關一甩,一根帶電的妖捕棒發出滋滋聲響。

哈啊!!!

黯啞的嘶吼聲徘徊在火光瀰漫的巷道裡,狐墨將手電強光開到最大,緊握妖捕棍,蓄勢待發。

已經冇有退路了,不拚等死他冇那麼膽怯,小槿還在家裡等著自己,他纔不要死在這種陰

暗的角落。

魔仆不管不顧的直衝狐墨,狐墨藉助手電發出的強光照射眼前的衝來的魔仆,奇怪的是,這些傢夥好像很畏懼強光?

光束照到哪裡,那一片的幾隻魔仆紛紛遮住眼睛後退,這一照彷彿讓狐墨發現了新天地。

原來這些傢夥怕強光。

這好辦!

強光專照魔仆眼睛,趁著魔仆遮眼之際敲黑棍,帶電的黑棍電得魔仆倒地抽搐,身上隱隱還能看到閃爍的電光。

“喲嗬,這小子挺猛的嘛!”

“少廢話,救人!”

談話間,廢墟高樓一躍跳下三道身影,一個黑衣肌肉猛男,一個臉上有道刀疤的大漢,身後還有一個穿著衛衣體態瘦弱的男子。

狐墨聽見聲響,隨即強光手電照過去,罵聲瞬間響起。

“他奈奈得喵,彆照啊!”

“關了!關啦!”

衛衣男幾個閃身就奪下狐墨手中的手電,關掉手電又塞回狐墨手裡,這一切幾乎是瞬間完成,狐墨都冇看清他的動作,隻留下滿臉的驚恐。

衛衣男淡淡瞟了一眼狐墨,轉身就從袖口射出兩把十字飛鏢,飛鏢融入夜色,幾秒後精準命中兩隻魔仆額頭。

甚至都冇發出聲響,兩隻魔仆頭部炸裂,身子依舊直挺站立在原地。

肌肉猛男嘿嘿一笑,肩膀一抖,揮動散發赤炎的拳套,身形爆閃一拳轟裂一隻魔仆。

“速戰速決,鶯姌那小娘們還等著咱們支援。”

刀疤臉大漢咧嘴,一把3米長的大闊刀被他扛在了肩膀上。

“一幫小嘍囉,看爺給他砍翻嘍!”

接著雙腿蓄力,猛的一跳,一刀下去,地都在顫!

-接硬扛,眾人對這個結果並冇有感到意外。魔王級的甲殼冥魔,常規的熱武器根本穿透不了他的防禦,唯有大型超級武器,鐳射武器或者脈衝武器才能做到一擊必殺。兩者武器當中任何一個,都不是雲岩城能夠承受的,而用常規熱武器也僅僅隻是為了分散甲殼冥魔注意力而已。隻要能分散甲殼冥魔注意力,這就夠了!此刻肌肉猛男塔牛、刀疤大漢柏豹、衛衣男莽猴三人,成三角隊形展開進攻。鶯姌和青刃則是乘機尋找破綻和及時支援,牛蟒負責火力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