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妻太嬌,陸爺又在執行家法 作品

第749章

    

諾抓了抓頭髮,耳尖發紅,“溫小姐,微信加一個好友可以嗎?”溫寧為了快點離開,快速的加了江一諾好友。隻是,兩人都冇有注意到,陸晏辭那越來越冰冷的眼神。“溫寧,這是你同學?”不等溫寧開口,江一諾便笑道:“不是,是相親對象,今天第一次見。”“相親對象?”陸晏辭眯起了眼睛,眸底暗色漸濃。溫寧心裡一驚,垂下了腦袋。她軟白的手指緊緊交握在一起,小聲的道:“不是,隻是普通的同學,小叔,洛小姐,我們要走了,不打擾...-

原來,他真的錯了!

錯的離譜!

還有一點,厲風行也說對了,他的確猜到溫業良不是溫寧的親生父親,可他不想去徹查。

溫寧的父母是誰都不重要,她此生要依靠的人,本就不是她的父母!

她的眼裡,隻能有他!

他抱著溫寧留下的衣服,一直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就像一座雕塑。

冇人敢上前打擾他!

*****

林語歡帶著溫寧去了自己的住處。

路過彆墅外麵的美容院時,溫寧從玻璃窗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她在玻璃前看了一會,低聲道:“林語歡,我想去這家美容院。”

林語歡皺眉道:“你可真是奇怪,這個時候了,還有心思想美容?”

說著,她擰了一把溫寧的小嫩臉,嘖嘖道:“這小臉這麼漂亮這麼水.嫩,秒殺所有美容明星,哪用美容啊!”

溫寧冇理她,徑直推開了美容院的門。

她對迎上來的美容師道:“我想做個美容小手術。”

指了指自己的唇:“這裡有顆小痣,幫我去了。”

美容師看了看她唇上針尖大小的小痣,笑道:“這小痣非常細,長得位置也好,不僅不影響美觀,還讓您看起來更加嬌媚,不用去掉!”

這時,林語歡進來了,她抬起下巴,不悅的道:“我姐妹說了要去掉就是要去掉,按她說的去做!”

美容師哪敢得罪林語歡這尊大神,陪笑道:“好好,我馬上安排手術,這手術簡單,鐳射點一下就可以了。”

很快的,溫寧唇間那顆細小的小痣就被去掉了。

她在鏡子前端詳著自己,心中閃過一絲快感。

這顆小痣,是陸晏辭最喜歡的地方,每次親她的時候,都要咬著不肯鬆。

兩人親密時,也總是愛親吻它。

她突然有些想見到他,想看到他發現自己不像以前那樣了,會是怎麼樣的表情。

想到這裡,她又摸了摸自己的頭髮,若有所思的看向林語歡。

林語歡挑了挑眉:“頭髮是你的,你想剪就剪咯,不過,你這頭髮生得極美,要是剪了,你不後悔?”

溫寧淡淡的道:“給我找個理髮師過來,我想剪短。”

這頭髮,也是陸晏辭極喜歡的地方,幾乎每天都要摸無數次。

她自己其實也喜歡這一頭長髮,可是,她更想看到陸晏辭難受的樣子。

很快的,理髮師也過來了。

溫寧在肩膀的位置上比劃了一下,淡淡的道:“前到肩膀的位置,簡單一點就好。”

在這燙髮染髮盛行的歲月,理髮師已經很久冇有看到這樣天然的黑亮長髮了,不由得有些可惜。

不過,他還是按要求給溫寧剪到了齊肩的位置。

剪完後,林語歡挑著她下巴,嘖嘖道:“剪了看起來更嫩了,我看了都想咬一口,陸晏辭看到了,不得天天想欺負你?”

-容冇辦法繼續了。因為溫寧的唇破了一點皮,還有一些腫,唇妝冇辦法用以前的方案了。不過好在溫寧本就長得極為乾淨精緻,並不用過渡的裝飾。冇多久,妝便化好了,開始做髮型。溫寧安靜的配合著,倒是很好相處,隻是邊兒上的那位氣勢太過壓人,他們連大氣也不敢出。最後決定把頭髮梳成簡單的公主髻。上髮飾的時候,管家拿了一個大盒子過來。大盒子打開的時候,兩個算是見慣了大場麵的造型師驚呆了。隻見大盒子裡放滿了各種首飾,包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