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妻太嬌,陸爺又在執行家法 作品

第1章

    

:“你醉了,回去好好休息。”這時,李楠也上來了,“洛櫻小姐,我送你回去吧。”洛櫻淚光漣漣的望著陸晏辭,似乎在等他留下自己,可陸晏辭隻是放柔了聲音,“聽話,回去。”洛櫻低垂下了腦袋,低低的道:“阿辭,我會想你的。”聲音溫柔繾繾,柔情似水,溫寧覺得自己都快要被化成水了。她羨慕的看著月光下的這對戀人,覺得氣氛甜到他們馬上就會原地結婚。後來不知道陸晏辭說了句什麼,極小聲,洛櫻便一步三回頭的走了。洛櫻走後,...-

幽暗的小巷。

僅有的一盞路燈忽明忽暗。

溫寧剛走到巷口,突然被人大力一扯,扯進了幽黑的角落。

牆邊站在兩個滿身酒味的醉漢,一見到她,立馬撲了上來,開始撕扯她身上的衣服。

濃重的酒味和男人粗暴的動作嚇得溫寧拚命掙紮。

“救命!”

“來人,救命!”

男人當即給了她兩記重重的耳光。

“叫個屁啊,得罪了人還敢叫!”

“你今天叫破天也冇人管你,老實點,哥哥保證一會兒讓你舒服。”

......

突然,一輛黑色的邁巴赫橫在了巷子門口,車窗緩緩搖下,露出一雙冷寂的眼睛,淡漠看著角落裡正在發生的暴行。

旁邊的司機低聲道:“要阻止嗎,小三爺?”

被喚作小三爺的男人搖了搖頭,“開車!”

此時的溫寧已經被撕破了衣服,突然出現的車輛讓她掙紮得更加厲害。

“救命!”

“求求你,救救我!”

醉漢一看她還有力氣求救,抬手又是兩記耳光,在她身上的手也更加用力,眼看她的裙子也要扯下來了。

就在溫寧要絕望的時候,已經啟動的車子突然停了下來。

車門打開,下來兩個高大的男人。

為首的男人修長勁瘦,穿一件冇有任何品牌標誌的白色襯衣,冷沉尊貴,乾淨得在夜色中彷彿會發光。

他死死的盯著角落裡被狠狠欺負的溫寧,似乎想要看清她的臉。

可惜,燈光實在太暗,他看不清女孩的麵容,隻能聽到女孩低低的嗚咽和求救聲。

和記憶中的聲音有些像。

他眯起了眼睛,冷寂淡漠的眸子裡有一絲情緒波動,“李楠,抄傢夥,往死裡打!”

兩個男人迅速的向角落奔去,驚動了正在興頭上的醉漢。

醉漢聽到有人跑過來,停止了手裡的動作,迎上去。

“敢破壞爺的好事,也不打聽打聽,這一帶是誰的地盤!”

溫寧被打得頭腦發懵,卻還是看清了男人的樣子。

陸晏辭!

竟然是陸家的小三爺,她名義上的小叔,陸晏辭!

黑暗中他冷寂淡漠的眼睛染上了一層怒意,直勾勾的盯著她,彷彿野獸鎖定了獵物般透著嗜血的光。

溫寧大腦停了兩秒,心底湧上了更深層的恐懼。

此時她脫離了醉漢的控製,兩秒鐘的停頓過後,她抓起地上的包包,爬起來就向小巷深處狂奔。

身後傳來激烈的打鬥聲音和醉漢的慘叫,但她顧不得這些,就像身後有厲鬼一樣不停的向前跑。

不知道跑了多久,她跑進了滿是燈光和煙火氣的小吃街。

看著眼前溫暖熱鬨的景像,溫寧靠在牆角大口喘著粗氣。

陸晏辭,他回來了嗎?

他不是說了要走五年的,怎麼三年就回來了?

剛纔,他看到她了嗎?

那樣的黑燈瞎火,她又在暗處,他應該認不出她吧?

可是,那樣冷漠和不近人情的陸晏辭,怎麼會下車救人?

在她印象中,就算有人當場死在他麵前,他也不會眨一下眼,怎麼會這麼好心來救她?

她甩了甩頭,不,她已經低微到塵埃裡了,不能讓他看到如此狼狽的場景。

她站起來,理了理衣服,無比狼狽的往前走去。

突然,她的電話響了起來。

“阿寧,明天中午回陸家吃飯,你小叔從美國回來了,陸家的人全部要到場。”

溫寧腳步踉蹌,低聲道:“我明天有課,回不來。”

小姨沈蘭玉不悅的聲音傳了過來,“陸晏辭這次回來是接手南風集團的,同時也要接手陸家,隻要他一句話就能決定你的人生,上什麼課比嫁進豪門更好?”

沈蘭玉的人生理想,就是能擠進那個高貴的圈子,所以,當年剛二十出頭的她嫁給了喪妻三個月的陸景禮,成為了兩個十幾歲孩子的後媽。

而且,她費儘心思的想把溫寧也帶進那個圈子。

溫寧眉頭微皺,“小姨,我明天真的回不來!”

“溫寧,我告訴你,你明天要是不回,我後天就去你媽墳上哭,你看著辦!”

說完,便掛了電話。

溫寧歎了口氣,繼續往前走。

回到出租屋的時候,發現手機被調成了靜音,上麵有三個陌生的未接來電。

想了一下,她回撥了過去。

“您好,請問您是?”

那邊沉默了一下才道,“所以,我的號碼是陌生號碼?”

清冷的,低沉的嗓音,無比的熟悉。

是陸晏辭。

溫寧嚇了一跳,三年前她就換了手機號,他怎麼會有這個號碼?

她飛速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低聲道:“先生,您可能打錯了。”

不等對方回答,她迅速掛斷了電話。

這一夜睡得極為糟糕,三年前的那件事在夢裡反覆上演,陸晏辭血紅的眼睛像嗜血的野獸一樣盯著她,她逃無可逃。

第二天早上,溫寧頂著一個大大的熊貓眼起了床。

手機上充斥著小姨的幾十條簡訊,讓她打扮漂亮點,早點過去雲雲。

溫寧換了一條淡藍色的連衣裙,淡淡化了妝。

她仔細檢查了自己,發現除了腿上有淤青外,其他地方並冇有肉眼可見的傷痕。

她這才鬆了口氣。

到達陸家大宅的時候,已經是中午十一點了。

溫寧站在警衛室前整理自己的衣服。

公交車上太擠,她出了一身汗,此時額頭的頭髮沾在皮膚上,很不舒服。

偏偏又忘了帶紙,她隻得站在大門前不停的用手扇風,想等涼快一些再進去。

這時,一輛黑色的邁巴赫緩緩停在她麵前。

車窗搖下,一隻手從車裡伸了出手。

手指修長,食指上一枚銀色戒指泛著幽幽冷光。

指尖未端,夾著一包黑色封皮的紙巾。

乾淨,矜貴,帶著施捨的憐憫。

溫寧慌了一下,抬頭便對上了一雙幽暗的眸子,如冬夜的星空般冷寂。

陸晏辭!

溫寧心頭大亂!

在這雙眼睛的注視下,她有一種無處遁形的錯覺,趕緊接過紙巾,低頭小聲道:“謝謝小叔。”

陸晏辭淡然點頭,目光掃過她果凍般誘人的唇,眸底染上絲絲暗色。

時間瞬間彷彿被拉回了三年前。

-。又端了熱牛奶看著她喝下。做好這些,正要出門,溫寧小聲的叫住了她。“張管家,小叔他們還在談嗎?”管家點點頭,“是的,還在談。”溫寧臉色又開始發白,低低的道:“我小姨把我轉送給小叔了?”經過這些天的相處,管家是有些憐憫她的,看她好像很擔心的樣子,便輕聲道:“溫小姐你已經二十歲了,是獨立的成年人了,不存在誰把你轉送給誰的問題。”溫寧拳頭緊了緊,冇有焦距的眼神看向管家,“可是小姨是我在世界上唯一的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