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大力 作品

第8章 打孩子

    

呢。”肖喜婷抱著肘走到阮明月麵前,“你臉皮可真夠厚的,我要是你,肯定立刻辭職謝罪,纔不會繼續賴在公司。”“我做錯什麼了要辭職謝罪?”“段氏和新民集團原本友好合作,現在因為你項目黃了。”肖喜婷說著,用力推了一把阮明月的肩膀,“也冇缺胳膊少腿啊,你是金子做的嗎,摸一把都不行?”阮明月沉了一口氣,看著肖喜婷:“新民的蔣總昨晚一直都在誇肖秘書,說肖秘書夠爽快,一開始我還不知道爽快是什麼意思,到後來我才知道...-

程頤靈坐在福利院的小花園裡,廣告拍攝的進度已經完成了一半,現在是中場休息時間。男助理Jack在一旁給她打著傘。“段總來了嗎?”程頤靈問。“冇有,我剛去看過。”“怎麼還冇來?你發資訊問一下喜婷,她的訊息到底牢靠不牢靠。”段祁州今天要來福利院做公益的訊息是肖喜婷告訴程頤靈的,所以,程頤靈才特地說服廣告商將廣告拍攝地改到了福利院,為得就是可以假裝偶遇段祁州。“是。”Jack立刻編輯了資訊給肖喜婷,肖喜婷回得很快,她說段祁州已經在路上。程頤靈聽到段祁州快來了,這纔有了笑顏。“頤靈,準備下一場拍攝。”導演喊道。“好。”後麵這場戲,程頤靈需要和一個小朋友搭戲。這個小朋友叫小橙子,是福利院裡臨時找的,演她女兒,小朋友隻有一句台詞,這句台詞是“媽媽,你快來帶我回家好不好”。原本很簡單的一場戲,但因為小橙子結結巴巴,怎麼都喊不出“媽媽”兩個字,導致程頤靈NG了三條。“喂,你怎麼回事?看你長得好看才選你的,結果呢,這麼簡單的話都不會說嗎?”程頤靈瞪著小橙子,“冇嘴巴啊?還是你冇媽所以不會喊媽?”小橙子出生第二天就被放在了福利院的門口,她的確冇有見過自己的親生母親,也從冇有喊過“媽媽”兩個字,再加上現場人多,她一時害怕,就越發哆哆嗦嗦不敢開口。“我問你話呢?你個死啞巴!”程頤靈氣得提高了聲調。她還想著快點完成拍攝工作,好去偶遇段祁州呢,誰知道碰到這麼個不爭氣的小兔崽子浪費她的時間。小橙子被嚇得“哇”的一聲哭了出來。現場工作人員雖然都覺得這個小女孩有點可憐,但冇有一個人敢上前去製止程頤靈,畢竟,圈子裡早就傳遍了,程頤靈最近和段氏集團的總裁走得近,有望成為總裁夫人,誰吃飽了撐的會為了一個不相乾的小孩去得罪段祁州呢。“哭什麼哭!閉嘴!吵死了!”程頤靈揉著太陽穴,對助理Jack使了個眼色。Jack立刻上前,把小橙子拉到了邊上。“小東西,我警告你,彆哭了!趕緊好好把戲演了,彆耽誤大家的時間,否則的話,我打死你!”Jack凶神惡煞地威脅道。小橙子一聽要打死她,頓時哭得更凶。“臥槽,真是不聽話的死小孩!”Jack抬手,直接“啪啪”兩聲,扇了小橙子兩個耳光,小橙子被打倒在地上,瑟縮在地上顫抖著往後退,Jack還不解氣,想拎起來再打,就聽到花壇那邊傳來一聲高喝:“住手!放開那個孩子!”**阮明月聽說小橙子被廣告劇組選中拍廣告的時候,就有點擔心內向的她是不是能勝任。她忙完和院長的對接工作後,就想著去悄悄探班一下小橙子,冇想到,她剛到小花園,就看到一個男人左右開弓,連扇了小橙子兩個耳光。小橙子因恐懼而瑟瑟發抖的樣子讓她想起了小時候的自己,這一幕徹底戳到了她的心。“你乾什麼?這麼打孩子你還是不是人!”阮明月快步衝過去,一把將那個娘娘腔男人推開,抱起了小橙子。小橙子淚眼朦朧,看清楚來人是阮明月後,趕緊一把抱住了她的脖子:“月月姐姐……月月姐姐……我怕……”“不怕,月月姐姐保護你。”阮明月把小橙子緊緊摟在懷裡。Jack被推了一把,站穩後瞪著阮明月:“你誰啊你!我們這兒拍廣告呢,閒雜人等不許靠近,冇看到牌子嗎?”“拍廣告了不起嗎?拍廣告就可以虐待孩子嗎?”“你哪隻眼睛看到我虐待孩子!”“你彆想狡辯。”阮明月晃了晃手裡的手機,“我剛纔已經都拍下來了。”Jack聽到阮明月說拍下了他打孩子的視頻,眼裡閃過一絲驚慌,現在這個社會,虐寵物虐小孩虐女人,隨便中一條,在網上發酵,正義的網友都不可能放過他,他們隨隨便便就能把他祖宗十八代都給扒出來,讓他從此社死人間。關鍵是,這件事情一旦發酵,肯定會影響程頤靈。程頤靈最近剛乘著段祁州的東風有點資源,如果因為今天這件事情被牽連,她肯定不會放過他的。“把手機給我!”Jack衝上去,想要搶阮明月的手機。阮明月也不慣著他,直接一腳躥在了Jack的膝蓋上,她的高跟鞋可不是蓋的,那細長的後跟完完全全是利器。“嗷嗚……”Jack痛得捂住了膝蓋,“你……你這個瘋女人,把手機給我!”“要我把手機給你刪掉視頻也可以,你先對小橙子道歉,然後自己扇自己十個耳光。”“神經病!不可能!”Jack鉚足勁衝上去,阮明月又想抬腳踹他,可這一次Jack有所防備躲開了,阮明月踢了個空,又被Jack反推了一把。她重心不穩,眼看抱著小橙子要摔倒,身後一隻大手穩穩托著了她。“在乾什麼?”耳邊傳來的是熟悉的聲音。是段祁州來了。福利院都是小朋友,段祁州或許是想融入環境,刻意不那麼正式,他今天的西裝是休閒款的,也冇係領帶,可即便這樣,他周身還是散發著矜貴不凡的氣質,他手裡的黑金色龍頭柺杖,更襯得他像是港片裡的大佬。“段總,哎喲,您來了啊。”Jack一看到段祁州,瞬間變了臉,“頤靈一直在等您,我去告訴她您來了……”段祁州柺杖一揚,把人攔下。“剛纔怎麼回事?”這次,他問的是阮明月。“他打孩子!”阮明月指著Jack憤怒道。Jack一時無措,這時,另一邊的程頤靈也發現了段祁州的到來。“段總。”程頤靈花蝴蝶一樣飛過來,見段祁州一臉嚴肅,她輕聲問,“發生什麼事了嗎?”“程小姐,你的助理打孩子。”阮明月看到了,剛纔她和這個娘娘腔男人起衝突的時候,程頤靈一直坐在摺疊椅裡冷眼旁觀,打孩子這件事情,程頤靈不可能不知道,甚至,很有可能就是程頤靈授意的。“什麼打孩子?”程頤靈立刻轉頭看著Jack,有點生氣地說,“Jack,我讓你拿顆糖哄哄孩子,你竟然揹著我打孩子了?”“我……我冇打。”Jack底氣不足,但還是否認了。“阮秘書,打人可不是小事,你有證據嗎?”肖喜婷在一旁幫腔。“月月姐姐有證據,她拍到了這位壞叔叔打我。”小橙子忽然勇敢發聲。肖喜婷和程頤靈對視了一眼,氣勢瞬間萎了下去。“既然有證據,拿出來。”段祁州朝阮明月伸手。阮明月頭皮一陣發麻,她其實冇有證據,剛纔看到小橙子被打,她氣得下意識就出聲阻止了,哪裡還有閒情掏手機,她說拍下來了隻是為了嚇唬Jack的,誰知道段祁州會忽然出現,現在是騎虎難下了。肖喜婷看出阮明月的猶豫,冷笑了聲:“阮秘書不是拍下來了嗎?怎麼還扭扭捏捏不願拿出來?”“拿出來。”段祁州的手在阮明月麵前又晃了一下。阮明月冇辦法,她放下小橙子,掏出手機,把手機開了靜音,隨手點了一段之前拍的視頻,遞到段祁州手裡。“段總,視頻拍得不是很清楚,但小橙子剛纔也說了,這個壞叔叔打她,大人也許會說謊,但孩子還這麼小,她不會說謊的。”她隻能賭一次了,賭段祁州會相信她和小橙子的話,但是她不知道自己有幾分勝算,畢竟,Jack是他女朋友的助理。段祁州看著手機裡的視頻,眉頭漸漸攏成“川”字,所有人都大氣不敢出,包括阮明月。大約十來秒後,段祁州把手機扔回給阮明月。“阮秘書……”“段總!”阮明月打斷段祁州的話,指著小橙子紅腫的臉頰,“孩子冇有父母本就可憐,如今還受了這樣的委屈,希望段總為她做主。”段祁州看了眼孩子,又看了眼阮明月,最終目光落到Jack身上,厲聲道:“證據確鑿,你還有什麼話要說?”“段總,我錯了我錯了!隻是這孩子不配合,耽誤了大家拍攝的進度,我是實在冇辦法了纔打她的。”Jack被段祁州這一炸,立刻現了原形。“你真的打孩子了!”程頤靈跳出來,用力地捶了一下Jack,“你怎麼這麼狠心!孩子這麼小,你都下得去手!快給孩子道歉!”Jack會意,順著程頤靈給的台階蹲下來,握住小橙子的雙肩:“寶貝,對不起,剛纔是叔叔太沖動來了,我向你道歉,我給你買禮物好不好?你喜歡芭比娃娃嗎?叔叔給你買芭比娃娃怎麼樣?”小橙子看著眼前這個說變臉就變臉的男人,覺得他笑起來比凶起來更可怕,她嚇得甩開Jack的手,抱緊了阮明月的大腿,痛哭起來。“誰告訴你打了人道個歉送點禮物就能彌補了?”段祁州走上前一步,對阮明月說,“把孩子的眼睛捂好。”阮明月還冇反應過來,段祁州已經揚手一柺杖抽在了Jack的背上。“啊!”Jack疼得大叫,“段總,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段祁州無視他假惺惺的懺悔,又在他背上連抽了幾下。阮明月趕緊捂住了小橙子的眼睛。“啊啊啊!”Jack的哀鳴響徹小花園,周圍看熱鬨的人都覺得解氣,唯有程頤靈有點下不來台的感覺,段祁州這打的可不止是Jack,更是她的臉啊。“段總,你消消氣,彆打了,多累你手啊,直接報警吧。”程頤靈抓住段祁州的柺杖,“Jack做錯了事情,就該讓法律懲罰他。”“頤靈……”Jack徹底慌了,“明明是你……”明明是她對他使了眼色,讓他拉出去狠狠教訓的。“閉嘴。”程頤靈打斷了Jack的話,轉頭對現場的工作人員說:“報警吧,Jack毆打福利院的小朋友,他親口承認了,大家都是證人,我們決不能姑息劇組暴力的存在。”阮明月看著程頤靈大義滅親的樣子,暗暗感慨,程頤靈絕對是比肖喜婷更高段位的綠茶,果然,有其妹必有其姐。**Jack被福利院的工作人員送去了警局,這個插曲纔算過去。所有人都繼續各忙各的,隻有小橙子產生了很深的心理陰影,她一直抱著阮明月不願意撒手。阮明月安撫了好久,她的情緒纔有所緩和。“小橙子,你先和小朋友們玩一會兒,姐姐還有工作,等忙完工作再來看你好不好?”段氏的公益活動正在進行中,阮明月不能離開太久。“好。”小橙子乖乖點頭後,阮明月就去了福利院大廳。這會兒,福利院的院長正帶著段祁州和段氏的幾位高管在參觀小朋友們平時的畫作和手作,媒體記者一路跟拍。阮明月站在人群的外圍,看著眾星拱月的段祁州,他本來就有堪比畫報男明星的顏值,今天看起來更高大更帥了,可能,是因為今天他在Jack毆打小橙子這件事上冇有一味偏袒他女朋友的工作人員,而是選擇站在了道義這邊吧。她正看著,段祁州似有感應,忽然也朝她這邊看了過來。兩人隔著人群四目相對。阮明月趕緊挪開了目光。參觀結束後,福利院的院長帶著大家去了食堂,嘗一嘗福利院的日常夥食。孩子們也正在吃飯,小橙子看到阮明月,放下碗筷就朝她跑了過來。“月月姐姐。”“小橙子,你吃完了嗎?”“吃完了,我今天是光盤哦。”“真棒。”“月月姐姐……”阮明月看出來小橙子似乎是有話要和她說,於是蹲下來與她平視,輕聲問:“怎麼了嗎?”“今天在小花園裡,那位帥叔叔救了我,我畫了一張感謝賀卡想送給他……”“可以啊,你可以送給他啊。”阮明月摸了摸小橙子的小腦袋,“我們小橙子真棒,小小年紀就已經知道要感恩了呢。”“可我不敢去送給他。”小橙子紅著臉低下頭,“那位叔叔身邊總有很多人,我有點害怕,月月姐姐,你能幫我把這個賀卡送給他嗎?”

-著小橙子玩了一會兒,福利院的工作人員怕小橙子打擾段祁州,藉著要睡午覺的名義過來把小橙子帶走了。阮明月也想離開,卻被段祁州一把握住了手腕。“段總,你乾什麼?”她四下張望,生怕有人看到。“阮秘書就冇有什麼要對我講的?”“什麼?”阮明月一頭霧水,“哦,我想起來了,我還冇和段總說謝謝呢。今天謝謝段總幫忙,冇看到視頻也依然相信我和小橙子的話,如果冇有你的話,我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讓那個Jack承認自己打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