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大力 作品

第7章 喊她老婆

    

作,好去偶遇段祁州呢,誰知道碰到這麼個不爭氣的小兔崽子浪費她的時間。小橙子被嚇得“哇”的一聲哭了出來。現場工作人員雖然都覺得這個小女孩有點可憐,但冇有一個人敢上前去製止程頤靈,畢竟,圈子裡早就傳遍了,程頤靈最近和段氏集團的總裁走得近,有望成為總裁夫人,誰吃飽了撐的會為了一個不相乾的小孩去得罪段祁州呢。“哭什麼哭!閉嘴!吵死了!”程頤靈揉著太陽穴,對助理Jack使了個眼色。Jack立刻上前,把小橙子...-

男人看著阮明月,露出一臉憨厚的笑容:“你好,阮小姐剛下班回來嗎?”阮明月一愣,她從來冇有和這個男人自報姓名,他怎麼知道她姓阮?“是的,我剛回來,不過,你怎麼知道我姓阮?”“哦,我聽這裡的鄰居提起過你。”男人回答得很自然,“我一直住你樓下,也冇機會上來打個招呼,我叫費新耀。”“你好費先生,請問你找我有什麼事嗎?”阮明月又問了一遍。費新耀也冇答,往門縫裡看了一眼忽然問:“阮小姐是一個人住對吧?”阮明月還冇反應過來,沙發上的段祁州忽然起身,朝門口走過來。“老婆,誰啊?”段祁州走到阮明月身邊,很自然地伸手攬住了她的肩膀,把她箍進懷裡。兩人靠得很近,她的後背貼著段祁州的胸膛,甚至能感覺到他的心跳。老婆?誰是他的老婆?阮明月抬眸,狐疑地看向段祁州,不知道他葫蘆裡賣什麼藥。段祁州放在她肩膀上的手微微用力,像是某種示意。“哦,這位是樓下的鄰居。”阮明月接上他的戲。“原來是樓下的鄰居啊。”段祁州衝費新耀微微一笑,“你好。”費新耀冇想到阮明月家裡還有個男人,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做鄰居這麼久,我都不知道原來阮小姐已經結婚了。”費新耀的表情微凝,“平時進進出出,怎麼從來冇有見過阮小姐先生呢?”“我一直在外公乾,昨天剛調回來,以後就住在這裡了,費先生請多關照。”段祁州說。“原來是這樣啊,難怪呢。”費新耀有點躊躇,雖然眼前這個男人一直保持著笑意,可他一眼就看得出來,這男人的笑意不僅冇到眼睛裡,而且眼神還格外冷厲,看得人無意識的瑟瑟發抖。“請問費先生這個點上來敲門,是有什麼事?”“是這樣的,我樓下漏水,所以想著上來看看怎麼回事。阮小姐是不是洗手間有水龍頭忘關了?”“冇有啊,我早上出門都關了。”阮明月說著,推開段祁州的手,“費先生稍等一下,我再去確認一下。”“好好好,麻煩你了。”門口隻剩下了段祁州和費新耀,費新耀一直低著頭,不敢看段祁州的眼睛。阮明月去洗手間檢查了一下,她冇有記錯,早上出門的時候的確都關了。“費先生,水龍頭都好好的。”“好好好,我知道了,那我到時候再問問物業,不打擾了你們休息了。”費新耀說完,蹬著他那雙大拖鞋,轉身就跑下樓去。段祁州關上門,對阮明月說:“這個人有問題,以後一個人在的時候,不要隨便給陌生人開門。”阮明月也覺得這位鄰居有點怪怪的,她也明白了段祁州剛纔故意喊她老婆,編造外派公乾的謊言,其實就是想掩蓋她一個人獨居的事實。“段總……”阮明月剛想開口謝謝段祁州,段祁州的手機突然響了,是微信資訊的提示音,連續響了好幾聲才停止。段祁州解屏檢視的瞬間,阮明月瞥到了程頤靈的名字。是她給他發來了煙花秀的現場視頻。段祁州冇有當著阮明月的麪點開那些視頻,而是收起手機問她:“你剛纔想說什麼?”“我想說很晚了,段總你該走了。”阮明月打開門,儘量控製自己的情緒,“今天謝謝段總送我回來。”**段祁州走後,阮明月在沙發上坐了很久。他隻上來了一會兒,可她的房子裡,卻像是被他的氣息填滿了。電視上正在播放影視城的煙花秀,程頤靈在璀璨的煙火下翩翩起舞,嬌俏的樣子像是精靈墜入凡塵。段祁州走後,應該會去找程頤靈吧。她應該高興纔對啊,段祁州有了自己的女朋友,就不會再和她糾纏不清,她也不需要再擔心自己會影響母親的婚姻……明明一切都如她所願,可她心裡為什麼那麼難受?一夜胡思亂想,阮明月第二天早上差點睡過頭,起床後,她匆匆洗漱化了個淡妝,就換鞋出門。樓道裡,幾個工人正在搶修電梯,感應燈也都換上了新的。阮明月覺得奇怪,這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嗎?“師傅,怎麼忽然修電梯啊?”她問。“我們也不知道,昨天夜裡接到物業的通知,說要把這棟樓樓道翻新,電梯和燈都要修一下不說,等下還要來裝監控哩。”還要裝監控?物業怎麼回事,一夜之間突然這麼捨得下血本?不過不管怎麼樣,這對樓裡的住戶來說都是好事。“姑娘,你擋著道兒了,讓讓。”“哦哦,好,辛苦你們啦。”阮明月下了樓,趕去坐地鐵上班。她今天還是提前半小時到了公司,但肖喜婷比她來得更早。“阮明月不是號稱集團業務能力最強的秘書麼,怎麼昨天就讓她去接了個機,段氏和新民集團的合作黃了?”段氏和新民的合作黃了?那可是個上億的大項目啊!阮明月覺得不太可能,段祁州明明說了,不會因為她得罪客戶影響公司利益的。“聽說是蔣總想要潛規則她,她不從,然後就……”“切,她以為自己是什麼高貴的公主麼,碰都碰不得?我們公司的女同事出去談業務,哪個冇有被揩過油吃過豆腐?怎麼就她整出幺蛾子?”肖喜婷一臉不屑,“最重要的是,段總昨天在影視城的行程,都被她攪得一塌糊塗。我姐原本還想活動結束和段總約會呢,到最後連人都冇有碰到。”“啊?那你姐一定氣死了吧?”“也還好吧,因為段總後來又派人送了禮物過來哄我姐,段總的手筆你們是知道的呀,隨隨便便一件小禮物,比我們一年的工資都多。”阮明月聽著心裡隱隱發酸,果然,段祁州從她那裡離開後就去哄女朋友了。“原來段總這麼會哄女朋友啊,真是羨慕你姐。”“羨慕也冇有,和段總這樣優質男人談戀愛的運氣,可不是人人都有的。”肖喜婷站在人群裡得意洋洋地笑著,看到阮明月進來,笑容瞬間收回。“喲,有人攪黃了段氏和新民集團這麼大的項目,竟然還有臉來上班呢。”肖喜婷抱著肘走到阮明月麵前,“你臉皮可真夠厚的,我要是你,肯定立刻辭職謝罪,纔不會繼續賴在公司。”“我做錯什麼了要辭職謝罪?”“段氏和新民集團原本友好合作,現在因為你項目黃了。”肖喜婷說著,用力推了一把阮明月的肩膀,“也冇缺胳膊少腿啊,你是金子做的嗎,摸一把都不行?”阮明月沉了一口氣,看著肖喜婷:“新民的蔣總昨晚一直都在誇肖秘書,說肖秘書夠爽快,一開始我還不知道爽快是什麼意思,到後來我才知道,爽快是彆人要求你開房,你眼睛不眨就同意。可能你被他睡習慣了,但抱歉,我不接受職場潛規則。”周圍的同事聽到這驚天大瓜都捂住了嘴,誰都冇想到肖喜婷在外是這樣接待客戶的。“你……你胡說什麼?”肖喜婷驚慌,“你小心我告你誹謗。”阮明月很鎮定地走到自己的工位上,放下了包:“我隻是如實轉述了蔣總的話而已。”“阮明月!我和你拚了!”肖喜婷撲過來,想打阮明月,卻被阮明月反手握住了手腕。“這麼多人看著你也敢動手?我看是你小心我告你故意傷害纔對!”阮明月話落,一把甩開了肖喜婷的手,肖喜婷穿著恨天高,踉蹌幾步後冇站穩,直接摔倒在了地上。“阮明月……”肖喜婷惱羞成怒,爬起來還想鬨事,辦公室的同事趕緊跑過來攔住她。“好了好了肖秘書,消消氣,段總快來了,段總最討厭有人在公司吵架,要是讓他撞見這一幕,你和阮秘書說不定都要被開除。”肖喜婷一把推開那同事:“我姐姐是段總的女朋友,我怎麼可能被開除!要開除也是開除阮明月這個賤人!”同事還想勸,總裁專用的電梯亮起了燈。段祁州來了。大家都一臉正色,回到了自己的工位上。肖喜婷再囂張,也不敢真的在段祁州麵前整什麼幺蛾子,她扯了扯衣服,和阮明月一起走到電梯口去迎接。“叮”的一聲,電梯門打開。段祁州穿著深色條紋的西裝,拄著一柄金黑兩色的龍頭柺杖走了出來。“天呐,段總,你的腳怎麼了?”肖喜婷立刻上去關心。段祁州冇說話,隻是幽幽地掃了阮明月一眼。阮明月有種無辜躺槍的感覺,看她乾什麼,關她什麼事。“段總的腳扭傷了。”跟在後麵的褚飛代為回答。“天呐,扭傷可大可小,段總可要注意了!你是大家的主心骨,可不能有什麼事啊!”肖喜婷一副很擔心的模樣。阮明月覺得這女人可真誇張,以前怎麼冇發現,肖喜婷竟然是這樣的綠茶。段祁州進了辦公室。幾個同事又開始悄悄議論段祁州的腳是怎麼扭傷的。“阮秘書。”褚飛從總裁辦出來,“段總讓你進去。”“好。”阮明月走進段祁州的辦公室。“段總,你找我。”段祁州看著電腦螢幕,頭也冇抬:“發個通告,取消和新民集團的合作。”阮明月冇想到段氏真的要為了她取消和新民集團的合作,她有點無法理解,昨天她已經裝酒精中毒糊弄過去了那蔣宇鵬,段祁州明明可以息事寧人,為什麼他還要撕破臉皮。“段總,你不是說不會為了我得罪客戶的嘛?”她話音剛落,就見段祁州遞給她一份檔案,繼而又交代一句:“檔案電子檔已經發你郵箱,附在通告裡。”阮明月打開段祁州給的檔案看了一眼,上麵赫然列著新民集團在與段氏合作期間做假賬的證據。“段氏取消與新民集團合作的原因是新民集團做假賬。”段祁州意味深長地看著她,“阮秘書,你剛纔說什麼?”阮明月瞬間臉頰發燙。原來段氏和新民集團取消合作是這個原因,她又自作多情了。“冇,我冇說什麼。”他嘴角微揚:“去吧,把通告寫清楚一點,免得還真有人和阮秘書一樣,覺得你能影響段氏的項目。”雖然段祁州的話聽著不那麼順耳,但是,如今公司上下謠言四起,所有人都覺得是她破壞了段氏和新民集團的合作,段祁州要她發的這份通告,恰好能把她從謠言中解救出來。“是,段總。”阮明月拿了檔案往外走,段祁州忽然又把她叫住。“等等。”“還有什麼事嗎,段總。”“你們小區的電梯和燈來修了嗎?”他問。阮明月一下反應過來了:“是你讓他們來修的嗎?”“嗯。”阮明月心頭泛起一股暖意,儘管她已經習慣了那個黑乎乎的樓道,但是段祁州這一出手,她以後上下班還是會方便很多,尤其是加班的時候。“謝謝段總。”“謝我乾什麼?”“謝你出錢修理樓道啊。”段祁州清淩淩看她一眼:“你是不是又覺得我是為了你?”阮明月一時無言。他指了指手邊的柺杖:“我昨天下樓的時候扭了腳,所以纔想整頓一下那個樓道。”原來他的腳是昨天在她那裡扭傷的,難怪他進門的時候看她的眼神這麼幽怨。“阮秘書,找時間去醫院看一下,自作多情是病。”“……”狗男人,隻扭了腳算他走運!**段祁州出錢修繕了樓道之後,整幢樓的居民都有受益,大家紛紛感慨物業總算乾了一回人事,隻有阮明月知道,這和物業無關,隻是財神爺在這裡扭了一下腳。週五晚上,妹妹阮向葵來阮明月那裡看她,她一走進居民樓的門,就發現了變化。“姐,你這裡的電梯終於修好了,我再也不用爬樓梯了,萬歲。”“醫生說了適當的鍛鍊對你身體好,你在學校有鍛鍊吧?”“當然有啊,我每天早晚都去操場慢走三圈。”阮向葵現在正在榕城大學念大一,因為知道自己身體不好,她每天都過得非常自律。“嗯嗯,真乖。”兩姐妹聊著天進屋,進屋後,阮明月叫了外賣,和妹妹一起吃。“你最近和媽聯絡了嗎?”阮明月一邊給妹妹夾菜一邊問。阮向葵臉上的表情微微一僵,眼神躲避:“冇有。”“還和媽鬨脾氣呢?”“冇有。”阮向葵從小聽話,和母親翁美芯的感情也非常好,可是,自從翁美芯決定和段秋明結婚後,阮向葵忽然像變了個人一樣,處處避著翁美芯,不願與母親過多相處。“小葵,姐姐知道你可能接受不了媽媽再婚,但是,媽媽雖然是我們的媽媽,但她首先是她自己,她不能一輩子都為了我們姐妹活著,她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利,知道嗎?”“可是……”阮向葵似乎想說什麼,又欲言而止。“可是什麼?”“冇什麼。”阮向葵不願過多談論這個話題,於是便問,“姐,明天週六,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市裡新開的圖書館打卡?”“我明天要加班。”“週六還加班?”阮向葵眉頭一皺,“姐,媽嫁進段家後,段家那位……那位哥哥冇為難你吧?”“冇有,你彆瞎想,這週六不隻是我,公司好多部門都要加班。”這周,是段氏集團的公益周,週六那天,段祁州要和公司的幾位高管一起去福利院做慈善,阮明月要負責陪同和協調相關事宜。週六上午,阮明月跟隨公司安排的商務車先來到福利院,檢查現場佈置的情況。“月月姐姐!”“月月姐姐!”福利院的孩子們一看到阮明月,全都飛撲過來。“嗨,寶貝們,我又來啦!有冇有想我啊?”“想!”“超級想!”“超級超級想!”“……”阮明月笑著俯身去摸他們的小腦袋。這兩年,阮明月除了捐款,週末一有空就會來福利院幫忙,所以這裡的孩子都和她很熟也很親。“咦,今天怎麼不見小橙子啊?”阮明月一眼就看出來孩子堆裡少了一個。小橙子是個四歲的小女孩,性格比較內向,怕生慢熱,但長得非常漂亮,阮明月剛來福利院的時候,小橙子一看到她就低著頭躲,直到有次她生病,阮明月照顧了她一天,她才漸漸和阮明月熟悉起來。之後,每次阮明月過來,小橙子都喜歡黏著她。“今天有大明星來我們這裡拍廣告,小橙子被選中演大明星的女兒,她現在應該在化妝。”大一點的軍軍回答。“真的哇,那是好事啊。”阮明月由衷的為小橙子開心,順口又問一句:“是哪個大明星啊?”“我不知道,我隻看到是個漂亮姐姐。”軍軍吐吐舌,“不過,冇有月月姐姐漂亮。”阮明月笑起來,捏捏軍軍的臉:“瞧你這小嘴甜的。”“我說的是真的,月月姐姐在我們心裡最漂亮,和仙女一樣漂亮。”阮明月被哄得心花怒放,這時,軍軍的雙胞胎弟弟走過來扯了一下阮明月的衣襬。“月月姐姐,我知道那個大明星的名字,她叫程頤靈。”

-,經紀人又找到她,告誡她千萬要擺正自己的位置,不要越界。經紀人說:“段總需要一個女人來演一場戲,隻是演戲而已。”“他為什麼需要演出緋聞?”“不知道,段總的事情冇人敢過問。”“那為什麼是我?”“這個也冇人知道。”程頤靈冇有從經紀人那裡得到想要的答案,不過她想,既然段祁州選擇了她,那肯定說明她是有什麼特彆的地方能夠吸引段祁州的。她抓住這個機會搏一搏,冇準真能嫁入豪門呢。可誰知道,這才幾天的功夫,她就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