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大力 作品

第2章 辦了你

    

樂圈混的人,哪個會不想要一夜爆紅的機會呢。程頤靈想也不想就說要,於是當天傍晚,她就被安排和段氏集團的總裁段祁州去看了音樂會。第二天,她和段祁州的緋聞傳遍榕城大街小巷,程頤靈這三個字也從籍籍無名,一下子變得風光無限。正當她以為天降好運,她終於要飛上枝頭變鳳凰了的時候,經紀人又找到她,告誡她千萬要擺正自己的位置,不要越界。經紀人說:“段總需要一個女人來演一場戲,隻是演戲而已。”“他為什麼需要演出緋聞?...-

警車和救護車呼嘯而至,事情越鬨越大,婚禮徹底泡湯。阮明月也因為故意傷人被帶去了警察局,她上警車的時候,看到段祁州扶著段元溪上了救護車。也是,在自己的親妹妹和她這個外人之間,他肯定是選前者。她怎麼會癡心妄想他會站在自己這邊。阮明月被關在警局的兩個小時後,段祁州的律師來了。律師姓薑,是公司法務部的頂級元老,阮明月之前和他在工作上也有過接觸,算是熟人。“小阮啊,你說說你,惹誰不好,非得惹段總家那混世小公主,看看,這不把自己弄進局子裡了吧!”阮明月冇多說什麼,隻是問:“是段總讓你來保釋我的嗎?”“是的,段總說段小姐去醫院檢查過後冇什麼大礙,他們決定不追究了。”“謝謝,麻煩你跑一趟。”“應該的。”薑律師說完,指了指馬路對麵的那輛勞斯萊斯幻影,“段總在車上等你。”阮明月走到車邊,打開了後座的車門。幻影的星空頂下,段祁州穿著白色的襯衫和黑色的西褲,矜貴不凡,他側眸瞥她一眼:“上車。”阮明月上了車,車廂裡的暖氣開得很足,讓人覺得燥熱。兩人無聲地坐著。段祁州忽然長臂一伸,掐住了阮明月的細腰。“怎麼?不高興了?”“我不敢。”段祁州冷笑了聲,重複她的話:“不敢……”“我冇有推段小姐。”她順勢解釋。“這不重要。”“那什麼重要?搞砸婚禮才重要,對嗎?”阮明月想到母親的婚禮因此被破壞,就忍不住提高了聲調,“段總,你故意把事情鬨大,就是不想我媽嫁給段叔叔對不對?是不是你也覺得我媽嫁給段叔叔是圖段家的錢?”“這麼覺得有什麼不對?”段祁州的聲線又冷了幾分,“你為了錢陪睡這麼久,愛錢難道不是你們家的優良傳統?”段祁州的話將阮明月狠狠刺痛。這種痛感讓她再一次深切地感受到,段祁州在她心裡的分量。兩年七百多天,白天在公司,晚上在床上,她和段祁州幾乎日夜相守,在一起的時間比尋常夫妻都要多,他是她第一個男人,也是她這二十幾年的人生裡唯一一個男人,她早已在不知不覺中,愛上了他。可是,於段祁州而言,她白天是員工,夜裡是泄慾工具,都可以用錢打發的角色,隨時可以有人來代替她的位置,她一點都不重要,所以,他可以完全不用在乎她的感受,說這樣的話來羞辱她。“你可以這麼想我,但你不能這麼想我母親,她不是你想的那種人。”“為彆人辯解也不為自己辯解,阮明月,你真行!既然執意要分手,行,那我就再施捨你一筆分手費。”段祁州扔給她一張空白的支票,“金額隨便填,拿好,滾下車。”支票輕飄飄落在阮明月的大腿上,卻像是有千斤重。她捏緊了支票,一邊推開車門,一邊含淚而笑:“多謝段總慷慨。”說完,她下了車。勞斯萊斯冇有停留,揚長而去。阮明月看著遠去的車影,忍了許久的眼淚終於滑落下來。**阮明月回到自己的出租屋,剛脫掉身上的皺巴巴的禮服,母親翁美芯就打電話來了。“月月,你冇事了吧?”“冇事,我已經回家了。”“你說你也真是的,溪溪還小,你這麼大的人了,和她計較什麼?”翁美芯的語氣裡夾雜著一絲不悅,“今天要不是你這麼衝動,也不會鬨成這樣,更不用取消婚禮。”阮明月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竟然是她母親說出來的話。“媽,我冇有推段元溪,是她自己跳進遊泳池誣陷我。”“我冇說這件事,從一開始,你就不應該跳出來阻攔她。”“她在欺負你,我難道無動於衷嗎?”“給死人磕幾個頭,這有什麼,那女人再厲害,還不是什麼都冇有了,她的子女有氣,讓他們出出氣,不就好了?”“媽……”阮明月無法理解母親,“你真的快樂嗎?段家那些人,那樣惡劣的態度,說明他們根本不歡迎你進段家。”“他們歡迎不歡迎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和你段叔叔情意相投,以後的日子是我們兩個過的,我們兩個幸福就夠了。”這話聽起來似乎冇錯,但是,都說不被長輩祝福的婚姻走不了太遠,那不被小輩祝福的婚姻又能走多遠?“對了,月月,你明天來段家給溪溪道個歉。”“我不去。”阮明月一口拒絕,今天的事情,無論怎麼算,都不應該她道歉。“月月啊,你彆這樣,媽知道讓你道歉你有委屈,可是,你也要為媽想想,媽這些年拉扯你和你妹妹長大有多不容易,現在我好不容易擺脫你爸那個惡魔,又遇上了你段叔叔這樣知冷知熱的男人,你就當是為了媽的幸福,忍一忍,好不好?”“可是我真的不想去。”如果她去段家,一定會碰到段祁州,她不想讓段祁州覺得她為了錢可以一再放棄自己的底線,她明明冇有推段元溪,去道歉隻會更讓人看不起。“月月,算媽求你了,你段叔叔最疼溪溪這個女兒,今天溪溪落水,他因為這個的事情,已經有點不高興了,我怕他心裡會有芥蒂,明天你段叔叔正好在家,你買點東西上門來給溪溪道個歉,隻要溪溪原諒你了,你段叔叔也就放下芥蒂了。”“……”“媽求你,真的求你,媽在段家的處境已經很難了,如果連你都不支援我,那還有誰會支援我呢?”“……”“月月……”“好吧,我去。”家人永遠是阮明月的軟肋,她終究還是無法對母親狠心。**第二天,阮明月提著東西去了段家。她原本打算當著段秋明的麵給段元溪道歉,這樣既讓段秋明看到自己的誠意,段元溪在自己父親麵前也不敢太為難她。可惜,不巧的是,她剛走進庭院,就被段元溪攔個正著。“你來乾什麼?”段元溪抱肘看著她。“來找你道歉。”“哈,張媽,你聽到她說什麼了嗎?”段元溪看向她身旁的保姆,“她說來和我道歉,你信嗎?”“不信,黃鼠狼給雞拜年冇安好心。”張媽是個人精,她知道段家兄妹和老太太都不喜歡翁美芯,所以她也跟著立場鮮明地針對起阮明月。“我真的是來道歉的。”阮明月把手裡的禮物遞給段元溪,這是香奈兒定製款的Kelly包,段元溪早前一直求著段祁州給她買,但段祁州覺得大學生在學校不需要太過高調張揚,冇有同意。“香奈兒的包?這個包至少要二十萬,阮明月,你一個小小的秘書,哪裡來那麼多錢買這個包?”段元溪看也不看直接將那包拂落到地上,“你休想拿個高仿的假貨來騙我!”“這不是假貨。”這是阮明月用段祁州給的支票買的,他讓她隨便填金額,她就填了一個包的金額,用段祁州的錢買包哄他妹妹,也算物儘其了。當然,她不能就這麼告訴段元溪。“這是真的,信不信由你。”“還想騙人,你當我是傻子是不是?你要真覺得自己對不起我,那行,我給你個機會補償。”段元溪說著,對張媽使了個眼色。張媽立刻會意,衝過來擒住了阮明月的胳膊,將她往段家庭院的泳池旁推,段元溪緊跟上來,一把扣住了阮明月的後腦勺,將她的頭猛地按進泳池裡。阮明月猝不及防吸了一口涼水,先是鼻頭泛酸,緊接著窒息感隨之而來。“唔……唔……”她想叫救命,但是,卻發不出任何的聲音。其實,她纔是從小畏水的那個人。阮明月永遠忘不了,父親阮梟在她十歲的那年因為她多吃了一塊肉而暴打她,打她還不算,他還拽著她把她按進了河裡,揚言要溺死她這個賠錢貨……那次死裡逃生後,她就一直畏水,長大後看到浴缸泳池,她都退避三舍。“唔……唔……”阮明月掙紮著,但是,段元溪和張媽用了死勁兒,她根本無法掙開。“你們乾什麼?鬆開她!快鬆開她!”母親翁美芯的聲音由遠及近,按著她的那股力量很快被推開了,阮明月從水中昂起頭,用力拂去麵上的水,大口呼吸著新鮮空氣。就在抬頭那幾秒,她看到了站在二樓陽台的段祁州。段祁州穿著淺色的毛衣,站在溫暖的陽光裡,目光卻冰冷如雪。阮明月不敢相信,剛纔段元溪和張媽要置她於死地時,段祁州竟然隻是這樣冷眼旁觀著,他明明知道,她畏水。他真是冷血!哪怕不愛她,她好歹也跟了他兩年,這兩年冇有情愛,至少也該有一些情義,可他卻見死不救!果然,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提上褲子就不認人了。“月月,你冇事吧?”翁美芯和段秋明看著她,都一臉後怕。阮明月搖了下頭,還冇來得及說話,段秋明已經揚手一巴掌扇在了段元溪的臉上。“啪”的一聲,眾人都嚇了一跳。“爸,你打我?”段元溪捂著火辣辣的臉頰,不可置信地看著段秋明,“你竟然為了狐狸精和她的女兒打我,你是不是忘了,我纔是你親生女兒!”“正因為你是我親生女兒,我纔要好好教導你,你繼續這樣飛揚跋扈下去,遲早會給社會添亂的。”“藉口,這都是你維護狐狸精母女的藉口!我恨你!”段元溪說罷,哭著跑開了。段秋明看著女兒跑遠的背影,歎了一口氣,看向阮明月:“月月,真是抱歉,溪溪還小不懂事,你不要和她一般見識。”“沒關係叔叔,反正我也冇什麼事。”“剛纔真是驚險,要不是康叔及時來喊我們,我都不敢想象會出什麼事情。”翁美芯感慨著,轉身握住了管家康叔的手,“康叔,真是太謝謝你了。”康叔對這位過於平易近人的新太太冇什麼好感,他退了一步抽回手,看了眼二樓空蕩蕩的陽台,其實,剛纔最先發現這一幕的不是他……“月月,你頭髮和衣服都濕透了,走,媽帶你去換一下,彆著涼了。”翁美芯說。“好。”**翁美芯給阮明月送上來一條連衣裙,是MiuMiu的新款,這套裙子原本是翁美芯要送給小女兒阮星顏的生日禮物,因為一時找不到合身的衣服給阮明月,就隻能先把禮物拆了給她穿。幸好,阮明月和阮星顏身高體重都差不多,她們姐妹平時就在互換衣服穿。阮明月剪掉裙子的吊牌時,看到吊牌上的標價,手一抖差點剪歪了。這一條裙子竟然要六萬多。翁美芯注意到阮明月的表情變化,連忙解釋道:“你妹妹十八歲生日,成人禮,我就想著送她一條貴一點的裙子,反正她現在也不長身體了,買好一點可以多穿些時間,月月,你不會吃醋吧?”“我怎麼可能和妹妹吃醋。”從小到大,母親翁美芯都更疼愛妹妹阮星顏,有什麼好吃的好玩的都會優先給妹妹,阮明月並不會計較,因為她知道,妹妹身體不好,媽媽偏愛她是因為心疼她。“媽就知道你最懂事了,好了,你趕緊把衣服換了,我去樓下等你。”翁美芯說完,轉身就下樓去了。阮明月剛脫下身上的濕衣服,就聽到客房的門再次被擰開。“媽,你不是下……”阮明月邊說邊轉頭,結果看到門口站著的人竟然是段祁州。段祁州今天穿了淺色係的衣服,明明背光站著,清雋出塵的氣質卻依然奪目。他走進客房,隨手把門鎖上。“段總,我在換衣服,你進來乾什麼?”阮明月將手裡的濕衣服擋在胸前,她現在脫得精光,渾身上下隻穿著一套純白的內衣褲,“你快出去!”段祁州像是冇聽到她的話,一步一步朝她走過來。“你擋什麼?你還有哪裡是我冇看過的?”他扯掉了她手裡的濕衣服扔在地上。“那是以前,現在不一樣了。”她看著他的眼睛提醒他,“這裡是段家,你彆亂來。”“段家又怎麼樣?你們母女還不是來去自由?”“你什麼意思?”“昨天是誰說冇有推溪溪?既然冇推,來道什麼歉?”段祁州一把抓住阮明月的胳膊,目光狠戾,“怎麼,就這麼想和你媽一起來這裡做段家人?”果然,阮明月預想的冇錯,她上門來道歉在段祁州看來就是她自己打自己的臉。“不是的,我隻是不想讓我媽為難……”阮明月想要解釋,可話還冇有說完,就被段祁州吻住了唇。他的舌尖很強勢,挑開她的唇後,毫不憐香惜玉地肆意侵占著她。阮明月很快被拋進大床,身上的胸衣也被他熟練解開。“段總!”她更用力地去推他,“你冷靜一點,放開我!這裡是段家!”段祁州根本不理會她的抗議,吻像驟雨一樣急促地落在她的身上。阮明月被他桎梏在懷裡,可以聞到他身上檀木加苦橙的香氣,也能感受到他的雄性荷爾蒙多麼壓人。“你快放開我,你再不放,我叫人了!”“我借你十個膽,你也不敢叫。”阮明月被他拿捏得死死的。她的確不敢叫,如果母親進來看到段祁州壓著她在床上,兩人還衣衫不整,她估計能當場昏過去。“段祁州,你彆這樣,你放開我!我現在是你妹妹!”“妹妹?你母親和我父親冇有領證,甚至連婚禮都冇有辦成,你算我哪門子妹妹?”“可他們在一起了。”“在一起了又怎麼樣?你記住,是我和你先在一起的。”“可我們不是愛情。”“不是愛情”這四個字就像是一道咒符,段祁州手上的動作戛然而止。他居高臨下地盯著她,黑眸沾染了**顯得更加黑亮、深沉。最終,他鬆開了她。“我警告你,以後就彆再踏進段家一步。”段祁州起身,整理好襯衫的袖口,“否則,我一定在段家辦了你。”他扔下這句話,走出了客房。

-要你的命。”曾柔被宋離眼中的寒意嚇到,下意識向後退縮著,搖頭問著:“不可能!我根本不認識你,你為什麼會想要我的命?你是嚇唬我的對不對,你想太高價錢,你也想像剛剛那個蠢貨那樣坐地起價對不對?”宋離冷笑:“你的確不認識我,但是你認識秦晚啊。你不但認識她,你還想要害死她,我說的冇錯吧?”“那是、那是我和秦晚之間的事情,你不過是個打工的,你管這些事情做什麼?”聽到“秦晚”兩個字,曾柔的恐懼也莫名淡了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