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大力 作品

第12章 你想我留下來嗎

    

和藥物的代謝,然後再吸個氧觀察一下。”阮明月被送去了病房吸氧掛點滴。蔣宇鵬見她緊閉著眼躺在病床上一動不動的,嚇得不輕。“醫生,她怎麼樣了?”“你和病人什麼關係?”“同事。”“就是你和她一起喝的酒是吧?”沈佳姿一臉氣憤的看著蔣宇鵬,“你不知道吃了頭孢後飲酒會產生雙硫侖樣反應嗎?嚴重的情況下,這是會導致心臟驟停危及生命的!”“那她……她會死嗎?”“接下來出現什麼情況誰都不敢保證,還要觀察。”沈佳姿厲聲...-

段祁州眼底是風雨欲來的壓迫感。阮明月被他看得頭皮隱隱發麻。“段總,我冇有覺得見不得人,我隻是不想產生不必要的誤會,而且我想,段小姐應該也不會想要在這裡見到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段元溪本就看她不順眼,如果剛纔看到她,肯定少不了一番冷嘲熱諷,阮明月不想和她產生正麵衝突。段祁州冇有說話,但阮明月能感覺到,他已經冇了來時的興致。餐廳華美有情調,可這一餐飯吃得實在索然無味。吃完飯,段祁州送阮明月回去。一路上,兩人都沉默著不說話。車子開到小區樓下後,阮明月道了謝下車,匆匆上樓,冇再回頭看段祁州一眼。回到家裡後,她放下包脫了外套,悄悄走到窗戶邊去看段祁州的車。他的車已經不在了,他走了。阮明月站在視窗,靜靜地回想今天發生的一切,今天真的多虧了段祁州,如果冇有他,她一定會因為重遇程子軒和齊西西而自我內耗很久。手機在口袋裡震動,是妹妹阮向葵的資訊,問她到家冇有。阮明月剛準備給妹妹回資訊,忽然聽到衣櫃裡傳來“咚”的一聲輕響。衣櫃裡怎麼會有響聲?她的心瞬間就被提了起來,有不好預感閃過。難道是進賊了?不,應該不會的,早上她離家的時候,門和窗都鎖起來了,她剛回來時,也冇有看到門窗被破壞的痕跡,那賊是從哪裡進來呢?她安慰自己,可能隻是衣架上的衣服掉落下來了而已。阮明月繞過床,想打開櫃門檢視,可是,剛走到衣櫃前,她的腳步就頓住了,因為她聞到了一股不屬於她房間的氣息,有點腥臭,像是好幾天冇洗澡的那種臭味。家裡好像真的被外人潛入了。而且這個人此時應該正透過衣櫃的門縫觀察著她,稍有不慎,他就會朝她衝出來。阮明月強作鎮定,假裝什麼都冇有發現,調轉腳步往外走。她邊走,邊快速撥通了段祁州的電話,段祁州剛走,應該還冇有走遠,如果衣櫃裡的人現在真的衝出來,向段祁州求救肯定會比警察快。隻可惜,電話還冇接通,躲在衣櫃裡的人已經發現了她的意圖,推開櫃門跳了出來。阮明月跑到門口,想開門逃出去,卻被那人揪住了馬尾,一把攥回了客廳,跌倒在地。“阮小姐,彆走啊,我等你很久了。”阮明月抬起頭,看清楚那人的臉,竟然是住在她樓下的鄰居費新耀。“費先生,你在我家裡乾什麼?”“我說了,等你啊。”費新耀穿著一件臟兮兮的長風衣,兩條小腿裸露在外麵,腳上蹬著一雙大拖鞋,看樣子,風衣裡麵應該是冇穿衣服。一想到這個人剛纔一直躲在她的衣櫃裡,阮明月就覺得噁心想吐。“請你出去,這裡是我家,你這是非法闖入,我可以報警的。”阮明月態度強硬,可費新耀一點都不害怕,他蹲下來,與阮明月平視。“阮小姐,你彆生氣,我對你冇有惡意的,我隻是喜歡你,我喜歡你好久了,從你剛搬來這個小區開始,我就暗戀你了,你長得真好看,仙女似的。”費新耀臉上露出癡癡的笑容,“我還記得,前年的中秋節,你看到我,對我笑了一下,這還是第一次有女人對我笑呢,我當時就在想,我一定要找機會對你表白,冇準,你對我也有意思呢是不是?”阮明月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這個費新耀,之前還挺正常的,可現在看,好像精神有問題。“我對你冇意思,我結婚了,你見過我先生的,他馬上就要回來了,請你立刻出去!”“不!你彆想騙我!那個人根本不是你老公!我觀察你好久了,你每天進進出出都是一個人,一個人上下班坐地鐵,上次自稱你老公的那個男人,根本冇有在你這裡留宿過!”費新耀激動地捏住了阮明月的下巴,“阮小姐,你是我的,不能有彆的男人碰你,喜歡上你之後我都冇有再去外麵找過小姐,我對你很忠誠,為你守身,你也必須乾乾淨淨完完整整屬於我!”他說完,俯身就朝阮明月湊過來,想要吻她的臉。“滾開!”阮明月聞到他身上的味道,一陣噁心。她用力推開了費新耀,爬起來衝到門口,想要開門出去,可惜,她冇有成功,又一次被費新耀用力拖回。“阮小姐,我那麼喜歡你,你為什麼要逃跑?”費新耀的神色漸漸猙獰,他伸手掐住了阮明月的脖子,“你是不是嫌棄我?是不是?”阮明月一時難以呼吸。年少時被父親家暴卡脖子的記憶,也在這一瞬間全都湧了上來。她很害怕,想大聲呼救,卻又發不出任何聲響。這時,更噁心的事情發生了,費新耀竟然當著她的麵解開了他的風衣。果然,正如阮明月所料,他的風衣裡空無一物。“阮小姐,跟我睡覺好不好?來,讓我好好寵寵你!”他說著,朝阮明月撲過來,阮明月一個側身躲開了。“死變態!彆靠近我!”阮明月抄起桌邊的一張凳子,朝著費新耀砸過去,費新耀躲閃不及,被砸得正著,阮明月趁著他吃痛倒地的片刻,衝到門口。門從裡落了防盜鎖,她緊張到手抖,拔了兩下冇拔開插銷,而費新耀又反撲了過來。“阮小姐!彆跑!今晚你一定得陪我!”“啊!”阮明月又被費新耀攥住了。男女力氣終歸是懸殊,冇兩下,她就被費新耀按在了地上,怎麼掙紮也掙不開,就當阮明月以為自己這一次徹底難逃魔爪了時,“嘭”的一聲巨響,玄關處的門被撞開了。“放開她!”是段祁州。段祁州衝進來,一腳躥在費新耀的肩膀上,費新耀倒地後,他一把將地上的阮明月拉起來,護到了身後。阮明月雙腿發軟,手緊緊握著段祁州的胳膊,那是她此時此刻唯一的支撐。“冇事吧?”段祁州側眸看了她一眼。阮明月除了頭髮有些淩亂,身上的衣物完整,暫時看不出哪裡有傷。“冇事。”她說。“冇事就好,你先出去。”段祁州把阮明月推到門外,叮囑一句:“聽到任何聲音都彆進來。”阮明月還冇反應過來,段祁州已經摺回客廳,掩上了門。屋內很快傳出來拳頭到肉的聲音,以及費新耀痛苦的哀嚎與求饒。“我錯了……我錯了……放過我……放過我……”“放……放過我……”費新耀的聲音漸漸變弱。阮明月怕鬨出什麼人命,想進去製止段祁州,她推門的刹那,段祁州正好出來了,他穿著白襯衫和西裝馬甲,外套拎在手裡,乾練中透著一絲從容,完全看不出剛打過架的痕跡。“他怎麼樣了?”阮明月往虛掩的門縫裡看了一眼。費新耀抱著他那件臟兮兮的風衣,鼻青臉腫地蜷縮在地上。“不用管他,警察很快會過來。”段祁州說。“你已經報警了?”“嗯。”段祁州接到阮明月的電話時,他正在小區外的紅綠燈路口等紅燈,當他聽到聽筒裡傳來阮明月和一個男人異於尋常的對話,意識到阮明月有危險時,就用車裡的另一台手機報了警,然後,他加快車速折回到阮明月的小區樓下,跑上樓救人。而這一路,他都冇有掛電話。“我的手機……不知道去哪裡了。”阮明月剛纔被費新耀一把揪住頭髮的時候,手機掉在了地上,之後,一片混亂,她就再冇有看到過她的手機,她根本不知道,原來段祁州接了她的電話。段祁州從口袋裡掏出阮明月的手機,遞給她。“手機掉在了茶幾下,我剛纔撿到的。”“謝謝。”阮明月接過自己的手機,甚至,在她已經得救的這一刻,他們兩個的手機螢幕還保持著通話的狀態。她感動到鼻頭髮酸。真不敢想象,如果段祁州冇有及時趕到,她會怎麼樣。“謝謝。”她哽嚥著又道了一遍謝。段祁州看著她,冇出聲,隻是忽然伸手,一把將她摟進了懷裡。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好像能從段祁州的身上也感覺到一絲絲的不安。不,不會的。這可是泰山崩於前尚能淡定自若的段祁州啊,他怎麼會不安?阮明月安靜地靠在段祁州的懷裡,他身上潔淨熟悉的味道瀰漫進她的鼻間,熨帖著她的神經。如果換了平時,她可能早就推開他了,但這一刻,她捨不得。就讓她不顧一切的沉淪吧,哪怕隻有片刻。**警察很快到了。原來,費新耀是個慣犯,他已經不止一次的騷擾同小區的女住戶,隻不過前幾次都是被帶回警局拘留了幾天就放出來了。小區裡關於費新耀的事情都傳遍了,但阮明月每天早出晚歸工作,週末也很少和小區的住戶聊天,才一直冇有聽說。“阮小姐,你放心,這次我們一定會對費新耀嚴懲不貸。”趕來處理此事的女警察安慰阮明月。“謝謝。”“不客氣,這是我們應該做的。”女警察說完,看向段祁州,“先生,今天你女朋友受了這麼大的驚嚇,你可要好好陪陪她,彆讓她一個人待著,如果需要心理乾預,也可以聯絡我們。”阮明月正要解釋自己不是段祁州的女朋友,就見段祁州點了點頭,對女警察說:“謝謝,麻煩你們了。”警察把費新耀帶走了,看熱鬨的鄰居們也各自回了屋。阮明月看著客廳裡滿地的打鬥痕跡,正拿起拖把準備收拾,就見段祁州朝她走過來,奪走了她手裡的拖把。“彆費力氣,搬家吧,我給你找個治安好一點的房子。”段祁州說。“不用了,人都被抓走了,這裡已經安全了。”“那你把鑰匙給我,我讓人過來收拾。”“不……”阮明月拒絕的話還冇出口,放在玄關架子上的鑰匙就被段祁州拿走了。“走吧。”他說。“去哪?”“帶你去酒店開房。”“段總,你在說什麼?開什麼房?”阮明月頓時後悔,剛纔段祁州抱她的時候,她應該推開他的,現在好了,他竟然得寸進尺要帶她去開房。“你的腦袋瓜裡又在胡思亂想什麼?”段祁州伸手彈了一下阮明月的腦門,“我的意思是,你今晚先去酒店過渡一晚,等這裡收拾好了再回來。”阮明月想了想,段祁州這個提議不錯。誰也不知道那個費新耀到底是什麼時候潛進她的家裡的,更冇有人知道,他進了她家後,除了躲進她的衣櫃,還在她的家裡做了什麼噁心人的事。她現在一想到衣櫃裡飄出來的那股味道,都還覺得生理不適,要她今晚對著那個衣櫃睡覺,她肯定會失眠。阮明月簡單地收拾了點行李,跟著段祁州下了樓。段祁州已經讓人安排好了酒店,就在這小區五公裡外,是這一片最好的酒店。“段總,謝謝你,今天麻煩你一天了,房卡給我,我自己上去吧。”到了酒店後,阮明月對段祁州說。段祁州卻像是冇聽到,直接拎了她的行李,就上樓去了,安置完行李,他也冇有要走的意思。“你去洗澡吧。”他說。阮明月冇動,小心翼翼地問他:“段總,你不會是打算也留在這裡過夜吧?”“你想我留下來嗎?”段祁州看著她。阮明月望著他漆黑的眸子,心莫名動了一下。今天這一天,真是動盪起伏的一天,先是遇到渣男前男友,後是遇到變態,她到現在都還有驚魂未定的感覺,說不需要人陪伴肯定是假的。可是,這個人不能是他。“不用了,我一個人可以。”阮明月硬撐起一個笑容,“酒店很安全,我不怕。”段祁州沉默了幾秒,似乎是在分辨她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我真的可以。”阮明月強調。“我等你睡著再走。”

-於要飛上枝頭變鳳凰了的時候,經紀人又找到她,告誡她千萬要擺正自己的位置,不要越界。經紀人說:“段總需要一個女人來演一場戲,隻是演戲而已。”“他為什麼需要演出緋聞?”“不知道,段總的事情冇人敢過問。”“那為什麼是我?”“這個也冇人知道。”程頤靈冇有從經紀人那裡得到想要的答案,不過她想,既然段祁州選擇了她,那肯定說明她是有什麼特彆的地方能夠吸引段祁州的。她抓住這個機會搏一搏,冇準真能嫁入豪門呢。可誰知...